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六百九十九章 小小冲突(第三更)

第六百九十九章 小小冲突(第三更)

  在勿乞吩咐要布置万毒大阵的山谷中,玉鸪正在精心的调配一罐子毒汤。

  看似很普通的一个黑陶土罐子,大概也就是普通瓦罐大小。三块黑漆漆的石头架起了一个最普通不过的火塘,数十根切割得笔直的骨头在火塘里有气无力的燃烧着,点点磷火喷上来,烧得罐子里五颜六色的汤汁不断冒出小小的气泡,一股子刺鼻的味道四处飘荡,闻者无不想要呕吐。

  那味道真的无法形容,好似是腐烂的尸体和臭鱼臭虾外加三千年没淘换过的茅坑以及其他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能想象出来的最恶心得东西混在一起,然后加上一大包的发酵粉仔细的发酵个三五年,又把这团混合物发霉腐烂数十年后才可能有的味道。

  起码勿乞刚刚回到山谷中的时候,猛不丁的闻到这股味道就身体一晃,眼前骤然一黑,肚子里一阵翻腾,一口黄黄绿绿的苦胆水就喷了出来。混沌灵气能消融万物、吞噬宛如化为混沌,但是面对这么可怕的味道,勿乞本能的拒绝自己的混沌灵气消化这可怕的气味。所以勿乞和旸丘兄弟四个一起呕吐,吐得昏天黑地软在地上动弹不得。

  仅仅是外溢的气味就这么可怕,天知道如果有人喝下那罐子里花花绿绿的毒汤会是什么下场。尤其是勿乞看到黑色陶土罐上有着大量的禁制在闪烁光芒,似乎那毒汤的气味已经被掩盖了九成以上,饶是如此仅仅外泄一点点气息就让勿乞吐得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这等毒汤实在是耸人听闻!

  惊骇的望了一眼那陶土罐,好容易运功稳住了五脏六腑隔绝了嗅觉和皮肤表面触觉的勿乞深吸一口气,这才恢复了正常。鄣乐公主继承的上古天神大道中可没有这种歹毒绝伦的毒功毒术,盗得经里面记载了天地间诸般绝毒之物,但是也没有记载具体的毒功法门,除了醉龙香等有益于偷盗的迷药配方,其他的毒药配方是一点儿都没有提及。

  看玉鸪这调配的毒汤的可怕气味,勿乞突然觉得,他应该学点这些奇门的功法了。

  想想看,以后偷天换曰门的弟子若是他们的飞剑上都能淬上剧毒,就算修为略微低点,岂不是也能威胁到强大的仙人?勿乞只求迅速提升自己门人弟子的实力,至于什么使用毒药不怎么光明正大之类,在他这里可全不是问题。

  遥遥晃晃的站在玉鸪身边,勿乞看着玉鸪小心翼翼的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条巴掌大小的三尾红蝎子丢进了瓦罐。用一根玉棒在瓦罐里搅动了一阵,玉鸪又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条六头毒蛇丢进了瓦罐。随后是铁蓝色半透明的癞蛤蟆、手腕粗细三尺长的大蚯蚓、一丈方圆的吸血毒蝙蝠、惨绿色生了三头三尾的鳖一类的奇门毒物,都纷纷被玉鸪从袖子里掏了出来塞进了瓦罐。

  也不知道玉鸪的袖子里有多大的空间,反正他连续逃出来三百多种奇门毒物投进了瓦罐,那小小的瓦罐口径也就是半尺左右,但是那些方圆数丈数十丈的毒物都轻轻松松的被玉鸪塞了进去,显然这瓦罐也是一件难得的好东西。

  五颜六色的毒汤变得越发的色泽古怪,粘稠的毒汤慢慢的翻腾着水泡,古怪的味道慢慢飘散开来,勿乞觉得有一层粘稠的水雾蒙在了他身上,让他有一种透不过气的错觉。

  以勿乞如今的修为,不吃不喝不呼吸都能够永久生存下去,但是这毒汤散发出的气息居然差点让勿乞窒息,可见这毒汤内的剧毒达到了何等程度。

  摇头看了看这一罐子就要用在万毒大阵中的毒汤,勿乞低声向玉鸪述说了一下自己带着旸丘兄弟几个去探查那冰火龙蟒的情况时碰到的事情。听勿乞说他们生擒了万仙盟主的儿子,玉鸪都不由得诧异的向旸丘兄弟手上拎着的厉殑骅望了一眼。

  厉殑骅也闻到了瓦罐里泄露的毒汤气息,可怜他被禁锢了全部修为,根本无力抵挡毒气的侵袭,勿乞和旸丘兄弟都控制住了呕吐,他依旧在疯狂的吐着绿色的泡泡。他连苦胆汁水都吐空了,现在吐出来的天知道是什么东西。看他那发绿的面孔,若是再让他吐下去,他真的要吐到死才行。

  玉鸪一指头点在厉殑骅脑门上把他打晕了过去,他赞许道:“做得好,这小子活着比死了有用。你们四个小子,这次可是碰了大运气了!嘿,你们当中哪位准备去拿那个侯位?老夫还有一个嫡亲的玄孙女,生得花容月貌很是不凡,倒是可以许配你做个正妻!”

  勿乞微微一笑,玉鸪这老家伙可是会做生意,弄个玄孙女出来,立刻就能拉拢一个新鲜出炉的侯爵,这侯爵名下还会有一州的封地。一个玄孙女换这么大好处,值,简直太值了!

  旸丘兄弟四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三个做弟弟的同时将手指向了旸丘风伯。旸丘风伯的脸色有点难看,眼角余光不时的瞥向玉鸪面前的瓦罐,他的三个弟弟也是这般模样,不停的往那瓦罐偷瞥几眼。

  玉鸪这老家伙长得就不怎么的,加上他还会这么可怕的毒术,旸丘兄弟实在是对娶他的玄孙女兴趣缺缺。但是既然人家都主动提起来了,以他在旸丘王面前的身份地位,怕是拒绝不得!

  娶一个生得和玉鸪一般模样,每天都在卧房里调配毒药的正妻?一想到未来可怕的婚姻生活,旸丘风伯的脸都发绿了!但是推辞不得,不得推辞,旸丘风伯看着自己鼻子前面的三根手指,真个是欲哭无泪。

  勿乞看得心里偷笑,他懒得理会这一群纠结的人,再看看玉鸪又不断的掏出无数稀奇古怪让勿乞都毛骨悚然的毒物加入瓦罐,不由得汗毛直竖,忙不迭的借口去查探阵基的布置告辞离开。

  也亏了有玉鸪这个积年的老毒物,否则勿乞想要布置万毒大阵也不可得。他虽然知道万毒大阵的阵图,这大阵也的确有鬼神辟易的可怕威力,但是勿乞上哪里去找那些可怕的毒物?幸好玉鸪自幼就修炼毒术,他的通天塔内什么古怪物事没有?凑齐一套布置万毒大阵的材料还是足够的。

  闪身掠进了山谷,勿乞看到随行而来的大虞将士正小心翼翼的在各处布置阵盘阵旗以及大阵内的杀戮之器。这些物品都是从旸丘王中军库房中得来,样样都是极品,是勿乞这么多年来布阵最奢侈的一次,就连最基本的阵盘都使用的是炼制极品天仙器的材料,可见这座大阵的耗费是如何惊人。

  玉鸪停放在山谷深处的通天塔内,正有旸丘王调来的高手匠人不断的炼制各种阵盘阵旗和杀戮器具,所有器具都按照勿乞给出的万毒大阵的阵图配制。随行的将士们在通天塔进进出出,抱出大批刚刚炼制成功的阵盘阵旗送去四方。

  勿乞四处查探,一切布置都是按照他的设计进行,这些大虞将士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一举一动都是丝毫不错,勿乞看得煞是欢喜。只要能斩杀万仙盟主,不仅仅是为鄣乐公主和勿乞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这份巨大的功劳也足够勿乞获取无穷的好处。想到得意处,勿乞不由得抿嘴微笑起来。

  就在勿乞得意的时候,一旁的一座山峰上突然传来了一个倨傲的声音:“你们这般布阵是错的,还是让公子我来教你们该如何布阵!将这三座阵盘向西挪动三丈,这样才能和远处的那些阵盘遥相呼应!”

  勿乞一愣,随后心中一阵怒火涌了出来,这座山峰在整个万毒大阵中,是西方的主要支撑点之一,上面的阵盘阵旗等物都是用炼制金仙器的珍稀材料铸就,随意改动阵盘阵旗的位置,很可能让整个万毒大阵的威力削弱一等。

  怒气冲冲的勿乞腾空而起落在那山峰上,也不看清人就厉声呵斥道:“哪个蠢货在这里胡说八道?谁说要将阵盘阵旗胡乱挪动的?”

  山峰上正有百多名将士在摆放阵盘阵旗,还有几个祭司正在地上勾勒符文符印。看到勿乞这个负责这次大阵的主将到来,这些将士和祭司急忙向勿乞躬身行礼。唯独山峰上几个身穿白衣,悠闲得好似在郊游踏青的青年男女倨傲的昂着头,不屑的看着勿乞。

  其中一青年男子指着勿乞冷笑道:“谭朗,你不过是荒野粗人,就算得了什么大阵的阵图,你懂什么叫做阵法么?你懂阵法的精义何在么?你懂什么叫做阴阳五行,什么叫做两仪三才么?你这种蠢物,你以为依着阵图一点都不修改的布阵,就算是一个完整的大阵了?”

  另外一青年男子无比傲慢的指着勿乞冷笑道:“按照你的布阵方式,阵中被困之人不轻松逃跑才怪!公子我在玉师座下号称阵法第一,为了王爷的大计才好心指点你手下的这些废物,顺便好好的指点指点你,让你明白什么才叫做……”

  “叫你老母!”勿乞懒得听这些玉甠晟的徒子徒孙的叫唤,他虎扑过去,一顿拳脚将这群口舌伶俐但是修为连太始盘古天都没达到的男女打飞了出去。

  “滚!再敢在我这里捣乱,就算玉甠晟也救不了你们!”勿乞毫不客气的将刚刚两个开口的男子满口大牙打了下来,白花花的牙齿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都是。

  这群男女见得勿乞厉害,急忙灰溜溜的扶起受伤的同伴狼狈逃窜。

  逃出了数十丈远,一个青年男子转身回来指着勿乞怒喝道:“谭朗,你一意孤行不听我们逆耳忠言,你若是放走了王爷要诛杀的大敌,你是死罪哩!”

  勿乞心头一抽,这些人的话里面似乎有所指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