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零二章 万仙盟主

第七百零二章 万仙盟主

  十七根黑漆漆的旗杆杵在地上,高十二丈的旗杆散发出森森黑气,旗杆上长有数丈绣了无数毒虫花纹的大旗在黑气中纹丝不动,隐隐有隐晦的毫光从旗面上泛出。、勿乞等人站在旗杆正中,仰头看着旗面上透出的毫光在头顶组成的一副朦胧的光幕。

  正是那一对儿冰火龙蟒孪生姐妹居住的山谷,此刻山谷外正有数只生得怪模怪样的黑甲虫子在乱爬。这些虫子生得和蚰蜒相似,不过半厘长的身躯上有一颗天生的眼珠纹路,爬行时纵跳如飞,就算是普通天仙的遁光速度都还比不过它们。

  ‘眼虫’,这是大虞司天殿那些专门研习毒功毒术的祭司一脉喜欢豢养的奇异虫子。它们天赋异禀,身上气息可以随时和身边的环境融为一体,除非是修炼了特殊的法眼神通用肉眼看到它们,否则除非是功参造化的顶级太乙和佛祖级的人物,才可能用神识找到它们。

  这些虫子散布在山谷四周,它们所见到的一切都能在专门祭炼的‘眼虫幡’上反馈回来,是司天殿一脉最为奇妙的监视秘法。一般而言,除非被监视的人确切的知道有眼虫监视自己,并且知道眼虫藏身的地方,否则就算是普通的太乙大能,都可能被这些异种小虫子泄露了行踪。

  山谷中,姐妹两正化为原形懒洋洋的浸泡在冰火奇穴中打着呵欠。她们半透明的肉翅耷拉在身体旁边,随着火气、寒气的奔涌而随意的摆动着。偶尔姐妹两会探出头来,相互磨蹭对方的身体,那亲昵有爱的模样让勿乞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几个鬼鬼祟祟的黑影出现在山谷外。这几条黑影就和太阳下人的影子一样紧贴在地面上飞掠而过,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也没有丝毫的灵力波动泄露。这些影子是一种极其罕见的妖魅名曰‘影兽’修成的仙道,他们的实力地位,而且一般不可能突破天仙境界,但是就和眼虫一样,影兽修成的仙人也是那些实力强大手握重拳的仙人最喜欢豢养的亲卫,他们在刺探情报和通风报信方面有着天生的优势。

  黑影的遁术极快,这些修为大概只是三十六品天仙的影兽修为低微,但是他们飞行的速度堪比顶级的金仙使用最顶级的遁法神通飞掠的速度。影兽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最出名的神通就是他们飞行的速度以及藏形匿迹的技巧。

  几个眨眼的功夫,这些影兽已经绕着姐妹两藏身的山谷周边万里之地转了数圈,就连勿乞他们所在的山谷都被这几条影兽光顾过。幸好勿乞在山谷外布置了一些小型的幻阵,这些修为低微的影兽被幻象所迷,轻轻松松的就放过了这条隐藏了绝大杀机的山谷。

  不多时几条影兽就凑到了一起,他们在山谷外比划着手势无声无息的交流了一阵,随后两条影兽迅速的向来时的道路飞遁了过去,另外几条影兽则是慢慢的潜入了山谷中,掏出了大量的阵旗阵盘小心翼翼的绕着山谷边缘布置了一座大阵。

  勿乞认得这座大阵,那是一门逆转五行元气,封禁地脉和虚空的困阵。看来万仙盟主也害怕这两条冰火龙蟒会使用天生的神通破空遁走,故而预先让属下来这里布置下了大阵。

  这更看得出来万仙盟主的伤势不轻,否则以他堂堂太乙金仙的修为,哪怕是刚刚踏入太乙金仙的存在,他也不会忌惮这两条还没成气候的冰火龙蟒。太乙大能拥有匪夷所思的神通,若是他的伤势不重,神通法力还有小部分保留,这姐妹两就不可能从他手上逃脱。

  勿乞正在这里琢磨的时候,旸丘王已经冷笑了起来:“看来万仙盟主伤势不轻!嘿嘿,父王虽然被他用秘宝打伤,但是父王也联手几位供奉重创了他。太乙金身若是受伤,那可不如那些低阶的仙人那样容易恢复啊!”

  勿乞暗自点头。若是天仙受伤,拼着耗费一点元气,服用一些丹药,再闭关数十数百年慢慢将养就能恢复;如果是金仙受伤,金仙本源点点滴滴都是耗费漫长的岁月积攒而成,损耗了本源,则需要长年累月的闭关重新积攒本源修复仙体、仙魂,金仙若是受到伤害,他们动辄就要闭关数千数万年,不断服用极品仙丹才能将仙体和仙魂完全修复。

  若是太乙大能受创,那乐子可就大了!

  太乙大能,他们已经将自己参悟的天地法则融入周身,他们身上的一根汗毛都代表了他们参悟的天地大道的精义,那是一个完整的不可或缺的精密整体。太乙大能极少手上,极少有人能让他们受伤,同为太乙一级的存在,相互之间也会尽量避免任何的冲突,为的就是不至于让自己的仙体、仙魂受到半点儿伤害。

  一旦太乙大能的仙体、仙魂受到创伤,他们领悟的天地法则就会残缺不全,每一条天地法则都要耗费太乙大能量劫级的时间去重新参悟重新融入周身,他们若是受点轻伤,都要耗费数个量劫的时间慢慢修复自己的伤势。若是他们受到重伤,伤势甚至影响到了仙魂,那问题就很惨重了。

  一如万仙盟主,寻常天仙、金仙若是被伤到了仙魂,他们闭关修炼就能恢复如初。但是太乙金仙被伤到了仙魂,就可能像万仙盟主这样引发仙体和仙魂的连锁反应,仙体和仙魂彻底的崩塌湮灭。

  旸丘王和他父亲能够设计万仙盟主将他打成重伤,逼得万仙盟主在万仙盟花天文数字的悬赏求购救命的百多种灵药。但是偌大一个万仙盟,居然硬是不能将所需的灵药凑齐,估计旸丘王和他父亲也在后面做了手脚,很可能那些没有收集到的灵药都被旸丘王他们通过大虞官方的渠道搜刮干净了。

  有每个大州的盘古山川社稷图做向导,抢在万仙盟前面将那些很可能一个大州都只有两三株存活的极品灵药搜刮一空,实则是很容易的事情!

  正在暗自感慨旸丘王和他父亲的手段时,头顶光幕上已经有彩光闪烁。

  一圈紫气凌空飞来,紫气升腾弥漫数百亩大小,紫气中裹着一架用三头水晶天马的车辇,造型古朴厚重的车辇散发出红、蓝、白、黄四色霞光,光芒照出数十里远近煞是夺目。车辇前拉车的三头水晶天马高有数丈,长有十几丈,背后双翼张开有四十几丈长短,通体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铸成,这是一种只有在天庭才有少量豢养的洪荒异种,传闻有龙族的血脉,每一头成年的水晶天马都有相当于高阶金仙的实力。

  车辇上除了驾车的两名长袍高冠的车夫,飘荡的珠帘后面隐隐约约坐着一人,但是那用拇指大小的极品明珠串成的珠帘放出锋利如刀的白色寒芒,就算是眼虫的异能也无法看透珠帘看清后面那人的容貌。

  在车辇左右,分别有三百名骑着龙鳞天马身披金甲的天兵天将拱卫,在车辇后方,则是跟着一千名身穿白色仙袍,头戴白色玉冠,衣袍格式完全统一的仙人。

  在浓郁的紫气中,隐隐有数百条人影若隐若现,那些人影周身都有紫金色霞气笼罩,显然都是金仙级的存在。因为那紫气的关系,一时间也弄不清这紫气中暗藏了多少金仙,但是看这万仙盟主出行的派头,其中藏身的人不会是少数。

  “好大的排场啊!”旸丘王讥嘲的笑了起来:“传说中的万仙盟主低调隐晦,出行时身边最多带三五随从,怎么今曰带了千多名护卫?难不成被上次的事情吓住了?”

  旸丘风伯等人齐声怪笑,设下陷阱埋伏重创万仙盟主,这是他们王爷很得意的一件事情。今曰他们则是要趁着万仙盟重创的机会,将万仙盟主一举击杀!若是这件事情成了,旸丘王势必得到重赏,而他身边的这些心腹铁杆,也是水涨船高,自然都有说不尽的好处。

  所以万仙盟主带来的金仙越多越好,每一个金仙都是一份巨大的功劳!

  为了诛杀万仙盟主,旸丘王将自己麾下的精锐抽调一空,花费了这么多人力物力,怎能容得他逃走?

  车辇的速度快得吓人,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冲破了数十万里的厚重云霭,势不可挡的到了那山谷上空。紫气骤然向四周扩散开,眨眼间将百里方圆的山谷包裹得结结实实,一个低沉有力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人,将这两条孽障生擒活捉,拿回去为盟主入药!”

  一声呐喊响起,车辇旁边拱卫的六百金甲天兵天将中冲出了数十人,他们骑着龙鳞天马呼啸而下,朝正在水火奇穴中嬉戏的姐妹两杀了过去。平地里狂风卷起,道道雷霆在紫气中凭空涌现,那些仙人纷纷施展神通变幻诸般天相为那出击的天兵天将助威。

  正在嬉戏的姐妹两一惊,她们迅速盘起身体,水火奇穴中的寒气火气迅速涌入她们身体。姐妹两张开嘴,金银二色强光喷薄而出,冲杀在最前面的十几名天兵天将同时举起左手腕上的腕盾,激发出一道厚重的光盾护住全身。沉闷的轰鸣声中,光盾纷纷碎裂,姐妹两轻松的击杀了数十名高阶天仙修为的天兵天将。

  勿乞拊掌赞叹道:“杀得真漂亮,能再漂亮点么?”

  旸丘王和诸多大将齐声欢笑,乐不可支的看着光幕中那些天兵天将纷纷坠落在地的凄厉景象。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