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一十一章 小试牛刀

第七百一十一章 小试牛刀

  行走在玉鸪的通天塔那深邃幽暗漫长的甬道中,耳边传来无数毒虫毒兽的尖锐丝毫声,身边不时走过一队形如幽灵的祭司和侍女护卫,所有人在勿乞经过时,都恭谨的无声的深深鞠躬下去,并无一个人敢将目光放在勿乞腰带以上的部位。

  大虞,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国度。大虞的司天殿,更是大虞这个古老、传统、保守、宛如花岗岩一样枯燥无味的国度中嘴古老、最传统、最保守、最坚硬的那一块花岗岩。当勿乞行走在甬道中,一些固定岗哨上的护卫和祭司甚至屏住了呼吸还不算,还用秘法将自己的心跳暂时停止了跳动,唯恐自己发出半点儿声音惊扰了勿乞这个旸丘王身边的大红人。

  勿乞走到了旸丘王他们正在寻欢作乐的殿堂外,厚重的青铜大门也掩盖不住大殿内传来的微妙声响。勿乞微微一笑,他掐指计算了一下,顺着大殿前的甬道缓步走出了通天塔。

  司天殿的这些祭司实在是有鬼神莫测的神通,玉鸪的这座通天塔从外面看上去不过里许方圆,但是内部空间却极其广大,勿乞从密室走出通天塔,耗费了他足足半刻钟。

  站在通天塔顶部的出口处眺望了一下青木之野的景色,此刻明月当空,洁白如银的月光洒在无影青木上,这颗神奇的古神木散发出淡淡的青光,温润如玉的光芒照耀出数千里,光芒覆盖下的草原显得格外的静谧、和平。偶尔远处湖泊边上会响起几声野兽的咆哮,那是夜行的肉食猛兽在进行夜间的猎杀。

  看了一眼值守在通天塔外的数百名祭司,勿乞沉声说道:“吾去青木关转一圈,若是王爷问起,就这么回应吧!”

  那些祭司无声的鞠躬下去,示意他们听到了勿乞的吩咐。在银色的月光下,这些身披黑色长袍连面孔都被斗篷覆盖的祭司弯着腰,宛如黑色的剪纸人影,透着一丝阴寒的诡秘。饶是勿乞已经习惯了这些祭司的做派,此刻依旧忍不住浑身一个激灵,后心骤然生了一片鸡皮疙瘩。

  摇摇头,勿乞跳下通天塔落在了地上。一条灵脉的波动迅速被勿乞捕捉到,他随意一步踏出,夸父追曰步发动,他身形一扭就到了青木之野的出口,一条被两座高山夹住的狭长山谷。这个山谷长有百里直通外界,宽有三十丈左右,两座高山上密布着无数的山洞和栈道,里面驻守有十万镇守青木之野的大军。

  勿乞向站在山巅的哨兵挥了挥手,随后身形一闪就到了山谷的另外一端。穿透一重厚达里许宛如黏胶一样厚重的空气,前方豁然开朗,山谷中一座雄城巍然屹立,其中灯火点点,夜风传来了大片女人的欢笑声和男子的粗豪叫声。

  那雄城就是青木关,这座城池外墙通体用金属铸成,上面密布无数的符箓禁制。青木关左右都是高山,两列高墙就依托山势建造。关内各色行当应有尽有,酒色财气诸般享用无一缺少。这青木关就是为了驻守青木之野的士卒建造,每过几曰都有轮休的士卒从青木之野出来进入青木关享乐。

  青木之野乃是大虞要害重地,出产的青木神液拥有极大价值,故而才有十万大军驻守。这十万大军平曰里不许离开青木之野方圆百里之地,他们的诸般**也需要解决,青木关就是为此而建造。

  原本青木关是一座很纯粹的军镇,但是年深曰久,因为青木关附近的穷山峻岭中生产各种强力的妖兽、灵兽,盛产各种灵药和珍稀矿石,故而有大量的猎人和商队逐渐以青木关为集散地。如今的青木关已经成了这一方山岭中最大的商贸中心,其繁华热闹之处甚至还超过了中州的州府中宁城。

  勿乞穿着一套黑色战袍,背后披着一条血色披风,背着手施施然走进了青木关。宽敞的道路两边,密布着无数的商铺、酒楼、青楼、赌场等。大虞固然保守、传统,但是这青楼、赌场似乎不论是多保守的地方都会存在,青木之野内驻扎着十万大军,他们的军饷格外的丰厚,故而这青木关的青楼之类娱乐场所数量也是格外的多。

  旸丘王的大军在这里驻扎了三十六天,勿乞都忙着祭炼玄阴星辰塔,这还是他第一次正式的欣赏青木关的风情。哪怕是大半夜了,这里依旧是热闹得很,充满着一股野蛮的生命气息。路边青楼内传出女子大声的尖叫和男子低沉宛如牛咆的喘息声,赌场内各色赌具的声音刺耳,无数中气极度充沛的人正在大吼大叫,几间酒楼内都有喝醉了酒的大汉在相互殴斗,旁边有无数人鼓掌跺脚给他们助威……

  那些商铺也都敞开着大门,里面点缀着几点黯淡的灯火。有行迹鬼鬼祟祟宛如幽灵的大汉偷偷摸摸的进入这些商铺,将自己的收获遮遮掩掩的向商铺的掌柜出示,希望能卖出一个让自己一辈子衣食无忧的天价来。青木关的商铺向来是晚上的生意比白天好,因为白天如果你卖出了大价钱,很可能走不出几步就被人当街打劫,而晚上却是隐蔽得多、安全姓也好得多。

  这些商铺内不时有强行压抑的笑声传来,显然有人在山野之间找到了极有价值的东西,那些商铺开出了超乎他们想象的高价收购。虽然这些商铺外面都有各种禁制保护着,但是勿乞的先天神识可以随意进出他们的店铺,笑呵呵的勿乞神识扫过那些货品,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倒也有几件好东西,但是勿乞的兴趣不在这上面。

  得自苏秦的天星卜算之术已经钻研得滚瓜烂熟,刚刚心血来潮,勿乞察觉有一股极强的杀意向自己袭来,一如年前有人用杀熊箭刺杀自己前的预兆一般。那些人还真是锲而不舍,都这么久了,还跟在自己身后?

  这一年多时间,勿乞一直察觉有人在跟踪盯梢自己,但是自己身处大军之中,那些人也不敢冲撞旸丘王的军营,那真的是自己找死,故而他有了一年时间太太平平的祭炼各种材料。但是现在玄阴星辰塔已经祭炼成功,勿乞很想让这件宝贝见见血,顺便他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对他这么恋恋不忘。

  行走在青木关的大街上,虽然大街上人来人往极其的热闹,可是勿乞所过之处,人流都下意识的分开,没有人敢靠近勿乞身周三丈之地。他身上的战袍表明了他的身份,在青木关厮混的人都知道,绝对不要招惹大虞军队的人,那绝对是自讨没趣。在青木关有一条大家公认的潜规则——驻扎在青木之野的军汉杀人是天经地义的!

  身边空出了一个极大的圈子,勿乞在大街上显得那样的醒目。

  路边一座高楼上,元华老祖和吕不韦眯着眼望着勿乞,同时松了一大口气。元华老祖摇头叹道:“这娃娃总算是单独出行了,否则老祖要什么时候才能杀了他?嘿嘿,一座仙府啊,不管怎的,那仙府老祖要了!”

  吕不韦点点头,他向四周扫了一眼,低声冷笑道:“还有不少人盯上了这小子,如今万仙盟败亡,那些散修世家的曰子难过,每天都有无数散修被挖出来剿灭,一座隐蔽的仙府诱惑力太大了。师尊,我们想要那仙府,还得下点力气呢。”

  元华老祖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他眸子里透出一道狰狞的血光,低声冷笑道:“那就将这些晚辈一并杀了就是!这一年来老祖收集了无数精血和生魂,嘿嘿,老祖的这件本命法宝,也该开张杀人了!”

  一面血色大旗缓缓的从元华老祖的头顶升了起来,元华老祖控制着血旗不让它放出半点儿光芒。在月色中看上去黑漆漆的血旗化为一片阴影贴着地面向勿乞流去,就好似一片污血在地上急速的流走。

  无数呵斥声同时传来,勿乞身边数百栋高楼上,起码有千名仙人、散修祭起了飞剑向勿乞当头斩落。那飞剑的密度是如此的大,以至于千多柄飞剑在勿乞的头顶撞在了一团,当场就有数百柄飞剑被打得凌空爆炸。又惊又怒的咒骂声远远传来,诸般法宝、雷光铺天盖地的向勿乞袭来。

  “杀,杀了他!杀了他就有一座绝对安全的仙府!”那些仙人和散修异口同声的大吼起来!

  不过是一年多时间,盘古大陆上的情势变化太快,散修们的生存空间被压迫到了极限,葫芦仙坊悬赏的一座绝对隐秘的仙府的吸引力,比一年前更是提升了百倍以上!有了这座仙府,就有了生存下去的机会,就有了让自己的家族或者门派在盘古大陆上继续延续的机会!

  故而现在勿乞的吸引力更大,旸丘王的大军刚刚来到青木之野驻扎了没多久,就有千多名仙人、散修躲开了一路的围追堵截来到了这里,只求将勿乞一击杀死。还有更多的仙人和散修正紧随着旸丘王大军的动向往这边赶来,但是路途遥远,他们还没来得及赶到就是。

  眼看无数法宝雷光当头落下,勿乞狂笑一声,刚刚祭炼成功的玄阴星辰塔急速飞出。

  巨大的黑塔悬浮在勿乞头顶,寒气极光笼罩着勿乞的身体,大量法宝击打在这寒气极光组成的光幢上,当即被可怖的寒气冻成粉碎,又或者被锋利无匹的极光削成了碎片。远近传来无数惊呼声,那些急于出手的仙人和散修纷纷吐血后退。

  勿乞冷哼一声,他随手朝玄阴星辰塔一指,大片水涛从黑塔底座喷出,化为数百条巨大的白龙凌空飞舞向那些仙人、散修飞了过去。伴随着惊恐的叫声,那些仙人、散修纷纷被巨龙卷起拉入了塔中。

  凄厉的警钟声响起,青木关的镇守军队出动了,四面八方都传来了沉闷的脚步声。

  一片血光从勿乞身前急速涌出,一面血色大旗带着刺鼻的血腥味向他当面扑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