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一十九章 秘殿门前

第七百一十九章 秘殿门前

  迈着僵硬的双腿,瞪着发直的双眼,勿乞慢吞吞的跟着一群大虞的重臣顺着烛龙身躯盘成的大山向山下走去。长长的人流中不时响起低沉有力又绵绵悠久的饱嗝声,腥臊味和血腥味此起彼伏,不时有身体虚弱的祭司和文职官员发出低声的哼哼,他们的胃被撑得太胀了。

  勿乞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山顶上黑漆漆宛如一头怪兽那样蹲着的有熊殿。

  大虞人皇的赐宴看上去就是一个笑话,荒谬荒唐到了极点。但是就是这样荒谬荒唐的赐宴,却从上古时期一直持续到了如今,满朝文武乃至部落联盟的长老和那些亲王宗室没有一个人开口对这赐宴进行任何的评说,一代代的大虞官员就啃着半生不熟的血肉和整棵的大白菜将传统延续至今。

  可怕的传统,顽固的习俗,经过这一顿赐宴,勿乞突然感觉大虞就是一块坚固的石头,它顽强的保持着原始的风貌,不管岁月流逝、不管人世变迁,它始终就是它。

  勿乞偷偷的打量着身边的文武官员,除了姬岙和他属下的将领,其他的人虽然肚皮里都不怎么舒服,但是他们的表情却都是一样的淡然,甚至可以用漠然来形容他们的表情。对他们而言,这赐宴的滋味虽然难吃了一些,可是这些东西是传统,传统就是要遵守的,就好似人需要呼吸,鱼儿离不开水,这些大虞的臣子,他们也离不开这些传统。

  “可怕的国度,可怕的人!”勿乞在心里暗自感慨,当传统变成了一种习惯,这就是世上最可怕的力量。

  长长的人流缓步走下高山,路边突然闪出了几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祭司。他们拦在了勿乞面前,低声咕哝道:“东海州侯谭朗?随我们来吧!人皇诏令,你可以入秘殿衍天殿一行!”

  姬岙骤然眯起了眼睛,他一把抓住了勿乞的手腕,凑到他耳朵边低声说道:“秘殿有无数秘法神通,威能绝大,大虞最高深的秘传神通不在司天殿,而是在皇宫秘殿之中。衍天殿内有无数仙人阵图和我大虞阵法秘要,一定要小心挑选!”

  姬岙和勿乞也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在那几个祭司阴沉的目光逼迫下无奈的随着队伍离开。秘殿在大虞拥有极高的地位,它神秘而可怕,是所有通天大祭司完结自己生命的地方,它负责对大虞所有的典籍文档进行整理和保管,承担着延续大虞国祚的重任,故而就连部落联盟的长老会,也对秘殿敬畏有加,轻易不敢对秘殿有丝毫的不敬。

  也许秘殿内随便走出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就是大虞某个大族豪门现任家主十几代前的嫡亲先祖,或者是某个强大部族若干代前的大神巫,那可是这些部族的精神领袖。有着这样的底蕴,秘殿的祭司的身份及其的尊贵,就连姬岙这样的宗室亲王都不敢冒犯他们。

  在几个祭司的招呼下,勿乞跟着他们离开了皇宫内仅有的这一条大道,向一旁的树林深处走了过去。

  分开茂密的野草,从密布着毒虫的密林中艰难的跋涉了足足一个时辰,前方一片林间空地中十几个身穿白袍的祭司正静静的围成了一个圈等候在那里。勿乞还是第一次看到大虞的祭司有身穿白袍的,他不由得向这些人多望了几眼。

  这些祭司看似年纪都不大,最多也就是二十来岁的模样,但是他们的袖口都纹了或多或少的太阳图案,可见他们都是曰级的祭司,也就是说他们都有着和金仙相抗衡的实力。但是看他们的表情,他们那种不通世故的懵懂和青涩,他们的年龄绝对不会超过勿乞的判断。

  这就是秘殿的底蕴么?二十来岁出头的曰级祭司?

  勿乞咧咧嘴,一个仙人从一个凡人开始修炼,金丹、元婴、元神、天仙,一品一品的突破一直到金仙,就连玄金水母那样的天才都要耗费以元会计算的漫长时间才能达成。可是大虞秘殿的这些年轻祭司,他们才多大啊,就有了和辛辛苦苦耗费量劫级时间进行修炼的金仙相当的力量。

  可怕的底蕴,不过就算是秘殿,这样的怪胎祭司也不会太多吧?

  在几个黑袍祭司的带领下,勿乞走进了这些白袍祭司围成的圈子。那些白袍祭司同时轻喝了一声,手指在虚空中急速滑动带起了大片磷光,同时他们口诵古怪的咒语,无数符文伴随着浓烟从他们身边喷涌而出,在勿乞身边围成了一个内外十八层由无数符文组成的符阵。

  虚空突然一旋,伴随着沉闷如雷的碎裂声,勿乞四周一暗,强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等得他眼前重现光明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一座山谷前,可怕的风暴正从山谷中喷出,风劲如刀,在山谷前的岩石地面上劈出了大片的火星。

  几个白袍祭司手一点,给勿乞身上加持了一重厚重的符文禁制,一道无形波动裹住了勿乞的身体,凡是有狂风靠近他都会被这波动消于无形。勿乞惊讶的看着扑面而来的淡黑色风暴,这里的风应该是一半自然生成一半人工加工过,否则不可能有这样可怕的威势。就从几条风刀从勿乞身边劈过去的速度以及风刀凝聚的程度来看,这里的风刀怕是普通天仙都消受不起。

  回头望了一眼,极远处地平线上可以看到烛龙盘成的大山,也能看到山顶上被一道强光笼罩在内的有熊殿。这里应该还在大虞皇宫的园林内,但是沿途应该有很多的禁制埋伏,所以这些白袍祭司才会直接接引勿乞用秘法破开虚空来到山谷入口处。

  跟在这些祭司的身后,勿乞顶着狂风向前缓步行走。可怕的风暴在耳边肆虐,渐渐的一行人走进了山谷高有百里宽只有三丈左右,又高又细宛如一条黑线的入口。

  顺着光线黯淡的山谷向前行走了许久,一路上那些白袍祭司各种禁止手段层出不穷,也不知道花费了多少花招,才终于将勿乞带出了这条山谷,前方光线一亮,视线骤然开朗。

  一片高有百里通体漆黑的山崖出现在勿乞前方,距离勿乞有数十里的距离。两侧都是峭壁陡立,身后除了这一线山谷也是一片陡峭的悬崖。狂风从四周山壁中凭空生出,经过无形的禁制压缩后化为无数漆黑的风刀冲进山谷,经过山谷内重重禁制的压缩、加速,变成强大的风暴冲出山外。

  前方那一片山壁高百里,宽有两百里左右,山壁上雕刻了无数最低也有里许的魔神雕像。这些魔神在相互厮杀争斗,更有无数的太古异兽的雕像参合其中。雕像栩栩如生,勿乞甚至能听到那些魔神和异兽发出的凄厉嚎叫声。

  在正中两头最大的魔神之间,山壁上有一个宽不过一丈高有三丈许的方形入口。

  入口高出地面有三十里左右,从勿乞面前里许左右一直到入口下方是一条极长的石阶。石阶宽只有丈许,长有百里左右,笔直的石阶直达那入口,每一条石阶上都雕刻了无数繁复的花纹、铭刻了无数古老玄奥的咒语。勿乞将目光投放在这石阶上时,耳边竟然能隐隐听到凄厉的怪笑声。

  几个黑衣祭司在这里向勿乞微微鞠躬行礼一礼,就向左侧的一堵山壁走了过去,那山壁下面也有一个入口,他们走进了那个入口消失不见。而那些白衣祭司则是簇拥着勿乞走上了石阶,顺着石阶缓缓的向前方山壁上的入口行去。

  顺着石阶越行越高,渐渐的身边的狂风越来越强劲,就连白衣祭司加持在勿乞身上的禁制都开始抵挡不住狂风的侵袭,那无形的波动开始战栗,有风劲吹拂在了勿乞的身上。行走在离地数十里的高处,感受着身体被劲风吹拂的感觉,勿乞有一种行于天上似乎要飘身飞起的错觉。

  行走了小半个时辰,白衣祭司们一路上偷偷的释放各种印诀暂时解开石阶上恶毒的禁制,勿乞默默的将他们的印诀记在心里,更是将他们释放出的灵力波动也记在了心中。大虞的秘殿啊,以后有机会是肯定要来走一遭的。对外说秘殿只是储存了大虞所有的典籍和文档,但是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秘宝重器呢?

  来到石阶尽头的入口时,几个身穿白袍,但是袖口上有黑色条纹镶嵌的中年祭司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字儿排开拦在了勿乞面前。正中的那中年祭司笑着向勿乞伸出了手:“东海州侯,还请将您身上三条畜类交出,他们是不能进入秘殿的。”

  从那山谷中就跟着勿乞,一直跟了勿乞一年多的龙蟒姐妹两一声不吭的钻出了勿乞的耳朵,趴在勿乞的肩膀上扭头看着勿乞。敖不尊则是恼怒的窜了出来,他身体一晃变得有三丈多长海碗口粗,指着那祭司的鼻子破口大骂道:“你才是畜类,你全家都是畜类!老子……”

  勿乞一把抓住了敖不尊的嘴巴,将他的身体狠狠一撸,让他碗口粗的身体变得只有头发丝般细小,用他细长的身体为材料在他嘴上打了个非常复杂的蝴蝶结,然后将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交给了那中年祭司。

  深深的望着那祭司的双眼,勿乞笑道:“有劳了,谭朗不想他们有丝毫损伤!”

  中年祭司微微一笑,他点了点头,闪身让开了通道。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