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三幅阵图(第一更,求推荐)

第七百二十一章 三幅阵图(第一更,求推荐)

  玉辰轻笑了几声,他脚下涌出了几条银色的光线,在地上勾勒出了一个简单的传送符印。勿乞身体一轻,玉辰已经带着他来到了广场正中的位置。一个发须凌乱的老人正手持一柄黑玉刀,在地板上勾勒着复杂的阵图,大概有百多个白袍祭司或者站在他身边,或者悬浮在空中,正全神贯注的看这老人刀尖下勾勒出的纹路。

  玉辰轻轻的拍了拍手,那正在勾勒阵图的老人停下手,缓缓的直起腰神,眯着眼看向了玉辰。

  这个老人的修为极低,袖口上纹了四枚精巧的弯月图纹。四月祭司,也就是相当于中品天仙的修为,在秘殿这种遍地都是高阶祭司的地方他的实力只能垫底。但是勿乞看到地上他勾勒出来的阵图就不由得一愣,阵图不甚复杂,但是极其的精妙,以勿乞的感觉,这个方圆不过丈许的阵图内一笔一划一个符文都可以用‘刀刀见血’来形容。

  低微的修为,但是在阵道上的修为却是极其高深。勿乞看着这个容颜苍老衣衫皱皱巴巴不修边幅的老人,心中不由的肃然起敬。再看看他身边百多个年轻的白袍祭司,其中有七八个袖口纹有金色的太阳图纹,这老人自己的修为不过是月级祭司,但是他的学徒中居然有曰级的祭司。

  玉辰‘呵呵’一笑,他对那老人微微欠身道:“勾陈长老,任意指派三位修为最浅的学徒,和东海州侯较量较量吧!”大声说了这么一句,玉辰的嘴唇微微动弹,却没有一点儿声音传出,显然他正在和这位勾陈长老私下里嘀咕些什么。

  勾陈长老浑浊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深邃的幽光,他望着勿乞‘咯咯’怪笑起来。他缓缓点头道:“修为最弱的学徒啊?嘿嘿,唔,勾陈阴、勾陈晦、勾陈昱,你们兄弟三个和东海州侯玩玩!”

  摇晃了一下相对瘦小的身体而言显得格外硕大的脑袋,勾陈长老对勿乞桀桀笑道:“这三个小子,进我衍天殿不足半年,老夫若是让那些资历足够老的学徒和你比划,那是欺负你。就这三个刚入门的小东西,你若是赢不了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随着勾陈长老的话,三个身穿白色祭司长袍的少年大步走了出来。

  这三个少年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是他们的袍袖上都绣了一个精巧的银月图案,他们赫然已经是月级祭司。三个少年的容貌有七成相似,看来都是同族的血统很亲近的兄弟。和大虞其他的那些专重神通法术和各种秘法,喜欢以力压人的祭司不同,这三个少年的眸子里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也就是俗话所说的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上去古灵精怪的。

  玉辰背着手望着勾陈家的三个少年,面带微笑的说道:“你们新入衍天殿,也不知道你们这半年都学了什么东西。嘿,用你们如今所能的最强的阵图吧。东海州侯可是用大阵困杀了一个太乙金仙哩!”

  勿乞觉得玉辰的话不是滋味,什么叫做他用一座大阵困死了一个太乙金仙?他急忙解释道:“玉老,万仙盟主事先已经被重创了仙体和仙魂,谭朗的大阵还没有发挥作用,他就被诛杀了。”

  玉辰挥了挥手,淡淡的说道:“唉,解释什么?反正就是你用大阵杀了万仙盟主,不是么?”

  勾陈家的三个小家伙目光炯炯的看着勿乞,鼻子翘起来老高老高的,那叫做一个不服气。他们死死的盯了勿乞一眼,三人散开,附近的白袍祭司也纷纷飞起上半空,数百名白袍祭司双手揣在袖子里,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勿乞和勾陈阴三人。

  远处正在揣摩诸般阵法变化的衍天殿祭司听说这里有人和勾陈家的人斗阵,顿时越来越多的祭司向这边涌来。也许是衍天殿的人长年累月的钻研阵法,一个个都穷极无聊到了极点,不多时就有万多个祭司涌了过来,将勿乞头顶的天空遮了个结结实实。

  最后人越来越多,后面的祭司没办法看清前方的动静,几个老祭司干脆随手丢出了数十块下品灵石,布下了一座很简单的‘青叶纳空大阵’。一道细微的灵力波动传开,用数十块下品灵石布成的大阵居然将四周的虚空扩张了数百倍,每个白袍祭司身边都露出了大片的空间。

  勿乞不由得骇然,这几个老祭司是什么来头?刚刚那些祭司在半空中围起了里许直径的一个半球空间,但是他们只是用数十块下品灵石就能布阵将这小小的空间拉伸数百倍,这不是修为高低的问题,而是他们对阵法的领悟已经到了天人之境。

  这几个老祭司自身修为不高,也就是八月、九月祭司的水准,他们也没有什么道行境界的说法。但是他们对阵法、对空间的把握实在是神乎其神,以最小的力量催动阵法,用最简单的阵图发挥最大的力量,这就是衍天殿的老祭司们拥有的力量?

  短短一刻钟的功夫,勾陈阴、勾陈晦、勾陈昱兄弟三人已经分别在地上布下一座小巧的阵图。看得出那个勾陈长老挑选自家的三个年轻人出列,也有为他们扬名的意思。当着万余名衍天殿祭司的面,兄弟三个干净利落的分别布下了阵图,所有的阵图纹路和符文纹丝不乱,显然他们在阵道上自有自己的一套。

  在兄弟三人布阵的时候勿乞才发现,这衍天殿处于地下深处的巨大空间有它独特的奥秘,这里的一切布置都是为了钻研阵法、传授阵道而成。头顶无数漂浮着的大殿循着天空星辰的变换而游走,每一座大殿内都隐隐传出星力波动,显然这是模拟的微型天象图;而下方方圆千里的广场下面,人工的布置了模拟的微型灵脉脉络。

  在这地下三尺深的地方,无数条细如发丝的脉络扭曲蜿蜒,里面有微弱的灵气流动,构成了一个复杂的人工灵脉网络。配合上头顶无数大殿散发出的淡淡星力,衍天殿的学徒们能利用这两套系统,布置出细致入微的阵图来。

  眼前勾陈兄弟三人布下的阵图就是这样。他们的阵图都是依靠这两套灵力系统而成,三幅阵图最大的也不过是三丈方圆而已。但是如果将阵图扩张开,将其对应真正的星辰和地下灵脉,这三张阵图起码能扩张数万倍覆盖数百里,成为威力无穷的杀伐之阵。

  妙不可言的巧思。

  勿乞看了看头顶飘浮的大殿,再看看脚下光滑的广场地面,不由得赞叹道:“奇思妙想,果然不凡,唔,妙啊,这样一来,不论是传授阵图还是和学徒斗阵,直如掌上观纹,再轻松直接不过了。”

  勾陈长老嘿然一笑,他颔首道:“东海州侯也看出了这里的奥秘?嘿嘿,还请东海州侯破阵吧?”

  勾陈兄弟三个布下的阵图分别是[***]阵、八卦阵和九宫阵。

  那个[***]阵舍弃了对天星之力的利用,完全依靠地脉灵气而成。六个阵眼枢纽抽取下方细微灵脉的阴邪之力,配合六面旗幡凝成阴煞之气盘旋阵中,是一座[***]纯阴的纯粹杀阵。

  八卦阵则是舍弃了天星之力和地面之力,依靠八个阵眼中的小块下品灵石勾动四周的天地灵气,以八卦衍化地水火风四种元力,同时分化生死八门,内有一千零二十四种奇妙变化,若是走错一门,弄错一种变化,则地水火风一起发作,能将人炼化为乌有。

  那座九宫阵则是仅仅利用天星之力,利用九个微型阵坛勾动天空九曜星辰的本源星力化为诸般异兽在阵内杀人。这座大阵没有多少变化,而是依靠单纯的力量杀人。

  勿乞扫了一眼这三幅阵图,他微微一笑,随手取出了一块下品灵石,一把将它捏成了无数黄豆粒大小的细碎灵石颗粒。他手指轻弹,第一波十二颗灵石颗粒射出,六颗灵石颗粒堵死了[***]阵抽取地脉灵气的阵眼,然后截断了六个阵眼之间的灵气传送,阴煞之力反冲,将[***]阵冲得稀烂。

  第二波六十四颗灵石颗粒射出,同样是截断了八卦阵抽取天地灵气的阵眼,然后在大阵内重新布成了一个小巧的逆转八门阵,将阵内灵气弄得一塌糊涂,小巧的阵图内地水火风化为无数小巧的蛟龙腾空而起,将大阵彻底震毁。

  至于第三波灵石颗粒只有三颗,一颗定阵,一颗乱阵,第三颗灵石颗粒直接轰入了大阵中最隐晦却也最虚弱的一个破绽,将这座已经失去了生机的大阵彻底捣毁。

  勾陈兄弟三个布下大阵花费了他们一刻钟时间,但是勿乞破阵却只用了三个弹指的功夫。

  一时间万多名衍天殿的白袍祭司齐齐屏住了呼吸,目光同时射向了勾陈长老。

  那勾陈长老呆呆的看着被勿乞轻松摧毁的三座微型阵图,突然跳了起来飞起大脚丫子将勾陈兄弟三个踢飞了出去。他怒喝道:“丢人现眼的东西,速速去将衍天阵书入门三千六百卷给我从头到尾的抄写一遍!”

  将自家的三个后生晚辈赶走,勾陈长老涎着脸凑到了勿乞面前,笑呵呵的一把抓住了勿乞的手腕。带着一丝狂热,勾陈长老笑道:“东海州侯,你想不要想要一个英明神武阵法之道举世无双的师尊?你想不想要一个衍天殿的长老做靠山啊?”

  勿乞哑然,无奈的看向了玉辰。

  玉辰却也是一脸诡秘的望着勿乞,他眯着眼笑道:“唔,老夫突然想起,老夫新纳的夫人给老夫刚刚生了个女儿……唔,不如东海州侯和老夫幼女定个娃娃亲,十六年后将她嫁给你如何?”

  勿乞愕然,他吓得倒退了一步,这秘殿里的人,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