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巨大馅饼

第七百二十二章 巨大馅饼

  大虞秘殿衍天殿,勿乞身边围了好几个在衍天殿内位高权重的老祭司,正在受他们暴风骤雨一般的语言袭击。这几个老祭司里面,就包括了玉辰和刚才的勾陈长老勾陈迷。

  一群岁数加起来足以让埋在地下的木头变成煤炭的老家伙围着勿乞,七嘴八舌的劝说勿乞放弃东海州侯的身份,全心全意的加入衍天殿,为衍天殿阵道的发展出谋划策、发光发热,为了大虞衍天殿奉献青春和生命。按照勾陈迷的说法,勿乞最好是献了青春献子孙,以后他的儿子孙子只要是有阵道资质的,都要加入衍天殿,成为衍天殿的一份子。

  勿乞苦着脸接受这群老头子的狂轰乱炸,抱着一杯泡成了白开水的茶水喝个不停。

  他这才发现,这些秘殿的殿主也好、长老也罢,他们都是一群科学疯子类的人物,他们甚至对世故人情都不怎么知晓,他们是大虞这个保守封闭的国度中的异类,他们的全部心智都沉浸在自己有兴趣的无穷无尽的知识中,他们的人生就是为了他们感兴趣的东西而活。

  这是一群很纯粹的人,像衍天殿的这些老家伙,他们的人生就是为了阵法而存在,他们的生命就是为了阵法而燃烧,除了阵法之外,他们再也不知道其他的任何东西。

  任何一个新奇的阵法都会让他们欢欣鼓舞,任何一个有天分的新人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都会竭尽全力的拉他加入衍天殿。一如现在的勿乞,这些老家伙觉得,像他这样能够在举手投足间破掉三个大阵的天才,他为什么要去做那劳什子的东海州侯呢?如果勿乞加入衍天殿的话,他们可以立刻让勿乞成为衍天殿的‘师范祭司’,这身份在大虞朝堂中清贵无比,在荣誉上可是比那些亲王还要高出了一等。

  勾陈迷抓着勿乞的手,絮絮叨叨的对勿乞翻来覆去的形容加入衍天殿的意义何在。

  玉辰则是拉着勿乞的手,同样罗里啰嗦的给勿乞描述自己奉了良渚玉家的家主之命新纳的那个夫人是多么的国色天香,那个女人为自己生下来的女儿是多么的美丽可爱,只要勿乞加入衍天殿,他立刻将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勿乞。虽然他的女儿现在还在吃奶,但是只要勿乞耐心等待十六年,实在不成他只要等个十一二年就可以有个无比美丽的妻子!

  玉辰热烈的和身边的那些长老讨论勿乞和自己的女儿生下来的孩子,有多大的可能拥有绝佳的阵法资质。

  这些衍天殿的长老都坚信一点,阵法的资质和其他的资质一样,都是可以通过血脉遗传的。玉辰作为衍天殿的第一殿主,他在阵法上的资质不用多说。勿乞作为一个举手投足能破掉三个大阵的天才,他的血统也是很优良的。那么优良的血统相互融合,肯定能生下更加优秀的子孙,这样他们衍天殿就能有更加优秀的新鲜血液加入。

  一个老祭司咧咧嘴,露出了缺了好几颗大牙的牙床笑道:“这就和给那些牲口配种一样嘛,爹种和娘种都好,就能生下好的牲口。殿主的这主意是极好的!”

  勿乞‘咔嚓’一声将杯子口咬掉了一块,若非他知道这些老祭司都是纯粹得一根筋的学术疯子,他真以为他们是有意讽刺自己。哪里有他们这么说话的?不就是为了让自己加入衍天殿么?玉辰居然连自己的女儿都可以当条件列出来!天可怜的,他女儿才刚刚出生一个多月啊!

  紧咬牙关,勿乞坚定的摇头,坚决不答应这些老祭司加入衍天殿的要求。放弃自己的亲人朋友,放弃自己的地盘和一切筹划,跑来加入衍天殿,一辈子就在这不见天曰的地方参悟阵法?他勿乞是疯了还是傻了?勿乞可不愿意自己哪天变得和玉辰、勾陈迷这些老家伙一样疯疯癫癫的。

  浪费了好几个时辰的口水,勿乞终于在这些癫狂的老家伙的狂轰乱炸下全身而退。

  眼看勿乞是铁了心的不肯加入衍天殿,玉辰等一行人也彻底没了念想。勾陈迷一众长老大祭司无奈的叹息了几口气,用那种‘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的眼神盯着勿乞上下打量了足足一刻钟,这才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又兴致勃勃的回到了自己的学徒身边,为那些学徒讲解各种阵法之秘。

  玉辰用很古怪很幽怨的目光盯着勿乞看了一阵,这才叹了一口气,抓过勿乞手上的茶杯丢在了地上,一把拎起勿乞沉声道:“罢了,罢了,暴敛天物,自甘堕落,老夫还有什么好说的?随老夫来吧!”

  背着手,玉辰面色阴郁的带着勿乞走过这一片衍天殿钻研阵法的广场,绕过一片厚重的岩壁,来到了后面一座通体漆黑的大殿前。这座大殿整体从山体中开凿出来,四周空荡荡的是一片空地,淡淡的雾气飘荡在离地数寸的地方,白蒙蒙的雾气衬得这大殿分外的神秘。

  勿乞看着这大殿,只觉这大殿无论长宽高乃至上面的每一条纹路都暗合天机,包括它门前矗立的三十六根石柱的高度、直径,以及石柱上的那些看似自然生成的斑点,一切的一切都构成了一个完美有机的整体。这座大殿就好似一个沉睡中的生灵,静静的躺在那里,无声无息,却蕴藏了绝大的危险气息。

  “这就是衍天殿收藏所有阵道典籍的地方。”玉辰望着这座大殿叹息道:“你不仔细考虑一下?东海州侯不过是区区侯位,哪里比得上钻研阵法之道带来的快乐?你可以委托忠心可靠的属下为你打点领地上的一切,你只要留在衍天殿全心研究这阵道中的奥秘嘛!”

  勿乞没吭声,他只是微笑着看着玉辰。

  玉辰长叹道:“你谭朗起于荒野,只是荒野匹夫,却得了仙人的阵道图解,居然就能从中参悟出诸般阵道妙法,你的这份天资是很惊人的。勾陈阴兄弟三人,自幼就受勾陈家全心栽培,半年前进了衍天殿,是衍天殿这些年来收录的资质最高的弟子。”

  扭过头望着勿乞,玉辰柔声道:“他们虽然年幼,但是浸银在阵道之中也有十年之久,眼光阅历都是非凡。他们全心全意布下的大阵,居然被你弹指而破,你如此的天分、如此的悟姓,若是不加入我衍天殿,实在是可惜了,可惜了,可惜了啊!”

  勿乞依旧没吭声,他的兴趣可不是做一个穷经皓首的老学究,他对衍天殿的诸般阵道精义有兴趣,但是他绝对没兴趣成为衍天殿的人。

  已经站在了无数典籍的门口,但是玉辰却不带勿乞进入大殿,他只是站在门前嘀嘀咕咕的啰嗦个不停,依旧是在翻来覆去的重复刚才那些老祭司的话,无非就是勿乞若是不加入衍天殿,这是暴敛天物,这是浪费自己的天才,这是最自己的天分不负责。

  但是说实话,玉辰他们修为高深莫测,可是他们在言辞上的功夫实在是太弱了一些,那些苍白无力的话语根本就不可能说服勿乞。

  看到玉辰罗里啰嗦的浪费着口水星子,勿乞长叹一声,反将了玉辰一军:“玉老,衍天殿中有阵道秘要无数,但是为何姬岙王爷征伐万仙盟,却对那些仙人布下的大阵一筹莫展?是大虞没有阵法高手么?”

  玉辰哑然,他眨巴了一下眼睛,皱眉道:“衍天殿只负责钻研阵道,但是这些……”

  扁扁嘴,玉辰没吭声,要衍天殿的这群一心沉迷于阵道的大祭司去帮姬岙行军打仗,他姬岙有这么大的面子么?秘殿读力于大虞,除了衍天殿的这些清贵的祭司,外界的人谁又能得到衍天殿中研究出来的成果?谁敢向人皇提出要求说,他想要衍天殿中的阵道秘籍?

  勿乞冷哼了一声讥嘲道:“衍天殿钻研阵道,但是哪怕衍天殿钻研出了无数的阵法精义,这些阵法精义却没有人拿去实践,谁能知道这些阵法是否真正有效?是否真正完美无缺?各种奇思妙想是否真的恰如其分?若是没有一个实际验证的手段,谭朗就算加入衍天殿,对衍天殿却又有什么补益?”

  玉辰皱眉望着勿乞若有所思,这些话可从来没人对他说过。

  勿乞无比严肃的看着玉辰,他沉声道:“小子谭朗斗胆,请殿主将衍天殿所有奥义尽交付于我,小子定然将其一一尝试,为我衍天殿查漏补缺。”

  脑筋一转,勿乞无比严肃、无比肃穆的剽窃了一句话:“殿主,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啊!”

  玉辰脑袋晃了晃,深邃的眸子里透出两道精光,他惊讶的看着勿乞,突然长笑道:“妙啊,一语点破天机,妙不可言,难怪这些年来,老夫总觉得衍天殿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阵道推演再无寸进,原来却是……”

  眯着眼沉吟许久,玉辰拉着勿乞向大殿内走去。

  “谭朗,这殿内秘要尽交付与你。你只管拿去随意应用,但切记不可落入外人之手。”

  “老夫再破例许诺你,曰后你只要在阵道之上有少许新奇发现,就能来衍天殿和老夫相互参详。你以为如何?”

  衍天殿所有典籍秘要也就罢了,但是玉辰许诺勿乞只要在阵法上有任何的心得,就能来衍天殿和他参详讨论……勿乞的眼睛一亮,这可真的赚大了!

  也许玉辰只是想换个法子让勿乞成为衍天殿的一份子,但是这给了勿乞多少额外的好处?

  真的是赚大发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