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先天星核

第七百二十四章 先天星核

  玉辰的确给了勿乞一个额外的天大的好处!

  一如前面所说,有熊原的灵气、良渚的灵气,以及有熊原出产的天地灵物,所有的一切都是超出常人想象极限的。毫不客气的说,在有熊原修炼一天,堪比在盘古大陆其他地方修炼一年,足足比得上在外域天境修炼百年乃至千年的所得。

  大虞皇朝的禁律却是规定,除世代居住在有熊原和良渚的大虞子民,除有熊原各地的地方官员,以及良渚的朝臣外,其他外臣除非得人皇诏令,否则不得进入有熊原。

  像勿乞这种州侯,除了接受册封的时候有机会来有熊原逛一圈,在有熊原居住不超过半个月的时间外,这辈子除非他建立巨大的功勋再次晋升爵位,否则他这辈子再也没机会进入有熊原。

  就连姬岙这样的大虞宗室,在这次昊尊皇特旨让姬岙参赞军务之前,他都是无权随意进入有熊原的。当年还是旸丘王的时候,姬岙只能在自己的封地里蹲着,盘古大陆的其他地方随意他游走,唯独有熊原不能轻易进入,若是他敢违反禁令,则可能被削去王爵,甚至可能被幽禁。

  而这次昊尊皇下了特旨让姬岙参赞军务,一如他的父亲阳山王一样在朝堂上有了具体的职司,他就等于有了随意进出有熊原的通行证,他可以常年居住在有熊原。故而在册封时姬岙对爵位的晋升也就是一般般的兴奋,但是得了昊尊皇的特旨后,他却激动得难以自抑。

  而玉辰却给勿乞说,只要他能参悟出某些新奇的阵法心得,他就能来衍天殿和诸位大祭司切磋交流!

  这等于玉辰给了勿乞随意进出有熊原,随意进入良渚的权利!如果勿乞三五不时的弄点稀奇古怪的阵法心得出来,故意和这些大祭司相互交流个数月数年的,他占的好处可就大了!

  在这种修炼一曰堪比盘古大陆其他地方修炼一年的地方,以勿乞的混沌体质,若是能尽情的修炼上三五年,他的修为能提升到什么程度?就看衍天殿这里这么多二十多岁出头的曰级祭司就知道,在良渚修炼的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小子若是有所心得,定然来良渚和诸位前辈切磋交流!”勿乞双眼放光的望着玉辰:“可是,小子要怎么样才能……”

  勿乞的话还没说完,玉辰就从自己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银色玉牌递给了勿乞。这块玉牌巴掌大小,足足半寸厚,银色的玉石中隐隐有星光流转,上面雕刻了无数精细入微的周天星辰图,散发出令人心悸的灵力波动。玉辰不以为然的说道:“这是老夫衍天殿第一殿主的令牌,你拿着它,自然能随意进出,看谁敢和你为难?”

  得意的笑了几声,玉辰摇头晃脑的说道:“以后你若是有所得,拿着令牌直接去皇宫,自然有人带你来衍天殿。”说到这里,玉辰皱眉道:“不成,这令牌只能你使用,可不能让人给抢了去。”

  抓起勿乞的手,玉辰指甲在勿乞的手腕上划了一下,大片血水喷出,玉辰双眸中闪过一抹逼人的星光,勿乞的鲜血在空气中凝成了一副小巧的由一万七千两百颗星辰组成的星图,随后和令牌融为一体。银色的玉牌上顿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血光,散发出的灵力波动中也带上了一股勃勃生机,血光起伏,好似和勿乞的心跳在遥相呼应。

  玉辰微笑道:“老夫给令牌加了一个血咒,令牌再也不能离开你身周三尺。若是有人想要强抢你的令牌,修为不如老夫的,定然受血咒反噬而死。修为比老夫强的么……”

  扫了一眼玉辰袖子上六座黑漆漆的通天塔图案,勿乞摇了摇头。修为比玉辰强的人,需要抢勿乞手上的令牌么?有这种修为的人,如果是天庭的太乙金仙,他拿着令牌进入有熊原依旧会被大虞斩杀;若是司天殿的祭司,比玉辰修为强的人自然是司天殿或者秘殿的长老耆宿,他们干嘛抢勿乞的令牌?

  却听玉辰怪笑道:“若是修为比老夫强的人想要强抢这令牌,嘿嘿,这令牌直通衍天殿护殿大阵的核心,休要怪老夫联合衍天殿另外八大殿主和诸位长老,给他一个好看!”

  勿乞的嘴角抽了抽,衍天殿八大殿主?修为和玉辰相差不大吧?衍天殿的长老,修为不如玉辰却也相差有限吧?加上衍天殿的护殿大阵,他们还要联手施为给人家好看,这也太不要脸皮了!天庭的太乙金仙是绝对做不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情的,但是这群衍天殿的科学疯子,他们估计还真能这么不要脸。

  得意的笑了几声,玉辰将自己的身份令牌塞进了勿乞手中,然后叮嘱勿乞在殿门外等候着,自己大步走进了殿内。

  这座大殿收藏了衍天殿所有的典籍,除了衍天殿诸多祭司参悟出的各种阵道奥义之外,还有其他无数稀奇古怪的收藏。衍天殿的历任殿主和长老临死前,他们都会将自己的一些随身之物留在这座大殿中,其中就不乏一些断子绝孙的长老没有后人继承自家的随身法器,故而将自己辛苦祭炼了无数年的强力法器留在了这大殿中。

  故而这大殿在衍天殿内也只有九位殿主和长老会的诸位长老有权进入,除了他们之外任何人不许进入大殿半步。就连玉辰这第一殿主,他能给勿乞随意进出良渚的特权,但是他也不能违背衍天殿的禁令让勿乞踏入这座大殿。

  在大殿外等候了一刻钟,勿乞就看到玉辰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人头大小的银色水晶球缓步走了出来。看玉辰行走之时颤颤巍巍的模样,这颗银色水晶球显然很是沉重,而且正在散发出一波又一波时而灵动飘浮时而厚重滞涩的灵力波动。

  距离勿乞还有老大一段距离,勿乞就感应到这颗银色水晶球内散发出的灵力波动很是诡异,好似漫天的星辰都被压缩到了这颗水晶球内,它释放出的是周天星辰特有的星力波动,无数星辰的灵力波动各不相同,故而才有了这么让人捉摸不透瞬息万变的气息。

  而且不仅仅是这诡异的灵力波动,就是这颗银色水晶球本身,也让勿乞惊骇得慢慢的张大了嘴,最后他的嘴巴已经张到了极限,差点没让他的下巴脱臼。以盗得经中对天地间诸般异宝的描述,勿乞认出了这颗银色水晶球的来历——苍天在上,勿乞真的有了洗劫整个大虞秘殿的心思!玉辰小心翼翼捧出来的银色水晶球,居然是一颗先天星辰的星核!

  在盘古大圣开辟这一方世界之前,混沌中并不是什么都没有。混沌气息孕化万物,里面也有诸般灵物生存,传说中的混沌至宝,就是这种在混沌中生成然后被人祭炼过的宝物。每一样混沌至宝都蕴含了无穷妙理,若是有一件混沌至宝随身,对仙人和佛修而言,就有了安身立命乃至开宗立派的根基。

  混沌之中也有先天星辰存在,所谓的先天星辰,无非是混沌之气极度凝聚而成的灵气团,里面孕化了无数星辰奥义,故而被名之为先天星辰而已。传说如今盘古大陆外域天境中的无数星辰,就是盘古大圣击碎了大批的先天星辰,那些先天星辰爆炸开来的碎片演化而成。

  现在所谓的周天星辰大阵,其实没有任何一座大阵真正能够将所有的周天星辰的力量完全用上。哪怕是太乙仙人,他们布下一座所谓的周天星辰大阵,最多也只会使用天庭册封的百万星君的星辰之力罢了。天庭之所以能册封这些星君,就是因为这些星君掌握了对应星辰代表的天道妙理,故而他们能将自身气息融入星辰之中,衍化星辰真身成就星君封号。

  也只有这些被人掌握了本源大道的星辰,才能被人运用其星力布阵。

  但是勿乞眼前的这颗先天星辰的星核,它是完整的,它是完全的,这颗星核的里面,肯定蕴藏了极多的本源大道。这一颗先天星辰的内核若是被击碎,如果能够得到足够的灵气聚集,也许这一颗内核就能衍化数万颗如今的星辰出来。

  每一颗先天星辰内部孕化的星辰本源大道都是迥然不同的,也就是说这颗星辰内核中的大道妙理对于天庭那些高高在上的太乙仙人而言也是生疏陌生的。

  这就代表着,若是勿乞能够掌握这颗星辰内核,用它为核心布下大阵的话,也许那些强大的仙人能够用强横的力量强行破阵,但是天下无人能解!

  玉辰小心翼翼的捧着星辰内核走了出来,他低头看着这颗银色内核,故而没注意到勿乞脸上震惊的表情。勿乞飞快的闭上了嘴,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迎到了玉辰面前一把将那颗星辰内核抢到了手中。

  “玉老,这是什么?唔,衍天殿的所有典籍,都记载在这里面么?”勿乞若无其事的问了玉辰一句。这颗先天星辰的内核极重,人头大小的内核却重达几近一亿斤,难怪玉辰如此小心的才将它捧了出来,玉辰是纯粹的祭司,可没有勿乞这么强横的**力量,他是借助法术之力才将这颗内核带了出来。

  “唔,一颗寻常的星辰星核罢了,是老夫的太祖爷爷当年游历外域星空无意中得到的宝物。原本以为它是一颗太古星辰的星核,但是回来经过无数长老和历代殿主的研究,这就是一颗普通的星核罢了。虽然没有太古星核的诸般神妙,但是它内部的储存位却是极大,整个衍天殿所有的阵道秘典,也只有它能一次全部抄录下来!”

  玉辰摇摇头苦笑道:“若用普通的玉简,怕是没有一千万片根本不可能将衍天殿的秘典全部抄录下。老夫既然答允了你要讲所有秘典都给你一份,也就只能用这颗星核了!”

  勿乞心中狂喜,急忙深深鞠躬谢过了玉辰!

  苍天在上,衍天殿历代殿主和无数长老都没能激发其中玄妙的先天星辰的内核……

  难道是盗得经中记载的那种玩意?

  勿乞有一种饥肠辘辘的老鼠突然摔跤栽进了米仓的幸福感!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