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一通乱打

第七百二十五章 一通乱打

  这的确是一颗先天星辰的星核无疑。但是以玉辰这些衍天殿的殿主和长老的见识和手段,依旧无法激发星核内的诸般先天大道,只能说明这不是一颗寻常的先天星辰的星核,而是盗得经中记载的,能够进入盗得经周天秘宝录中‘鸿蒙’一级异宝前百位的‘万象星核’。

  万象星核,取其包容万象之意。

  寻常先天星辰内的星核,内孕的先天大道都是同一个范畴的妙理。诸如说主‘杀伐战争’的先天星辰,这星核内孕大道,都和杀戮、流血、暴力、战火有关,其大道包涵重伤、撕裂、牺牲、血腥种种妙理。诸如现今天庭最出名的三大杀星‘杀、破、狼’三星,它们在太古鸿蒙之时,就是在同一颗先天星辰中孕育而成,故而它们的星力和代表的法则都是一般属姓。

  又好比内孕的大道和生灵的运数有关,那么这星辰碎裂后形成的后天星辰,就可能代表了财运、福运、寿数、子嗣等等气运之力;当然也有负面的运数,形成的后天星辰很可能就代表着出门摔破头、喝凉水塞牙、放屁砸伤脚后跟等倒霉的气运之力。

  绝大多数先天星辰星核内蕴藏的先天法则都单纯的指向某一部分,其蕴藏的星力也是如此。唯独有一些先天星辰在鸿蒙之中相互吞噬融合,内孕大道不仅仅是某一个单方面的道理,而是经过相互的吞噬后包罗万象,不是简单的数条数十条先天大道法则,而可能包容了数千乃至数万条不同的法则之力。

  数千数万条的法则,看上去似乎很是吓人,但是真要论述起来却也不多。

  一如五行中的‘火’,就有石中火、木中火、水中火、高天火、太阳火等等,就连勿乞如今拥有的禁律神炎、焚空神焰和太虚清净琉璃神炎也不过是火之大道中的一部分而已。一个‘火’的法则都能分成数千数万份,故而这数万条大道妙理却也不多,真的不多。

  但是寻常星核内孕数条、数十条法则之力就已经很是了得,用秘法强行刺激,能够激发法则之力,让拥有星核之人领悟其中的先天大道,从而缔结自身的大道根基。

  可是万象星核内蕴数千数万乃至更多的法则妙理,诸般法则相互纠缠融合,实则已经在星核中自成一个小小的世界,想要用外力激发它内蕴的法则力量,可就没这么容易了。盗得经内倒是有一门‘点星探界大手印’,专门对付万象星核这种已经衍化一个世界的鸿蒙异宝,可是衍天殿的这些祭司他们擅长的是阵法阵图,他们哪里能有这么神奇的手印秘法?

  也许秘殿其他分殿的殿主有类似的法门神通?问题是秘殿的个个分殿老死不相往来,有时候相互之间还有着不小的矛盾纠纷,想要衍天殿的殿主和长老们去向别的分殿之人求助,那真是做梦都没有的好事。

  所以这颗万象星核,这颗包容了无数先天大道,在内部衍化了一个小小世界的万象星核,就这么到了勿乞的手中。接过这颗沉甸甸的足足有一亿斤的万象星核,勿乞的心脏不由得剧烈的跳动了起来。

  盗得经中就有将万象星核与自己的芥子世界相融合,然后以点星探界大手印激发万象星核内蕴的无边大道,在芥子世界中衍化太古星空的神通秘术。

  就连佛门佛陀的掌中佛国,都可能被人用暴力攻破,那是因为掌中佛国自身的力量也有极限,佛陀的法力修为也有极限。但是勿乞的芥子世界若是能将万象星核彻底消化,在他的芥子世界中衍化太古星空,将无数大道妙理化为星辰布下一座太古星辰大阵,那天下能攻破他芥子世界的人可就太少太少了。

  等得他芥子世界中的太古星空大成,他的芥子世界就拥有了真正的一界之力,无论是用来禁锢敌人或者直接将敌人镇压杀死,都是挡者披靡的利器,诸般妙用实在是无穷无尽。

  小心翼翼的捧着万象星核,勿乞向玉辰深深的鞠躬致谢,然后当着玉辰的面张开嘴,将这颗人头大小的万象星核吞进了肚皮里。修炼天地真身诀到了金仙境界,勿乞的身体已经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拥有了不弱的神通,诸如说他的嘴可以张开有千里方圆,一口吞下一座山也不是难事。

  看到勿乞这般小心谨慎又恭恭敬敬的模样,玉辰很是欣喜的拍了拍勿乞的肩膀:“等你做腻了那个东海州侯,衍天殿师范祭司一职随时为你准备着……唔,老夫那幼女,你有空过去看看?虽然刚刚满月,但是也是一小美人胚子了!”

  勿乞茫然的看着玉辰,你怎么还惦记着你那刚满月的小女儿呢?

  玉辰正要努力给勿乞推销自己的小女儿,努力的将勿乞拉入衍天殿,猛不丁的他眉头一挑,手指急速掐动了几下,突然冷笑道:“谭朗,你可是带了一条太古血统的黑龙和两条飞天冰火龙蟒来秘殿?”

  眉头一挑,勿乞沉声道:“是,有什么麻烦么?”

  玉辰咬牙诅咒道:“谁敢找我们衍天殿的麻烦呢?他娘的巫常魑,万灵殿也敢找我们衍天殿的麻烦?”一把抓起勿乞的肩膀,玉辰的身体一扭,一座高只有三丈左右的通天塔凭空涌现,一道黑光将他和勿乞吞了进去。四周虚空轰然坍塌,通天塔喷出大片光影凝结的符箓符文,随之破空远去。

  秘殿入口处,龙蟒姐妹俩喷吐着大片金银二色流光,和巫常魑带领的万灵殿祭司打成了一团。足以熔金化铁的金色光芒和足以冻结天地万物的银色寒光凌空飞射,打得四周山崖轰然坍塌,往往就是方圆数里厚达百丈的一大块山体轰然崩落,从高空呼啸着落下,配合四周不断坍塌的巨大石块,那情景简直有如末曰。

  巫常魑头顶悬挂着一具通体血淋淋的黑色骷髅,这具看似人类骨骼,但是关节处生了许多尖锐的骨刺,头上更有一对长角的骷髅放出大片玄光护住了他和身后的门人弟子。万灵殿众祭司念咒、结印,叽里咕噜的不断抛射诸般骨符、骨箭攻击龙蟒姐妹俩。但是龙蟒姐妹俩**强横,身上鳞片坚固得吓人,任凭诸多咒法和骨符、骨箭落在身上,最多只是打得她们的鳞片微微裂开而已。

  镇守秘殿入口的众多秘殿祭司早就开启了防护大阵,他们死死的守着秘殿入口,一脸漠不关心的看着巫常魑一行人和龙蟒姐妹俩的争斗。秘殿的祭司深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精要,巫常魑要做什么、龙蟒姐妹俩要做什么,这些事情和他们这些看门的祭司有什么关系?只要他们不闯入秘殿捣乱,那他们就一点儿责任都没有。

  巫常魑要护着身后的门人弟子,可怜他的修为却又不甚高。巫常魑之所以能成为万灵殿的第一殿主,也无非是因为他在各种奇异的研究中有着杰出的成就,培养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生灵而已。但是巫常魑的修为只是一般般,他能一把制住敖不尊,但是对龙蟒姐妹俩可没有半点儿办法。

  被暴风骤雨一样扑面袭来的金银二色强光打得浑身战栗不已,头顶悬浮着的黑色骷髅也发出了‘砰砰’巨响,一部分骨头被融化,一部分骨头则是结出了厚厚的冰片,眼看巫常魑的这件奇门法器就要被龙蟒姐妹俩彻底消灭。

  就这时候,秘殿内响起了古怪的长啸声,三名身穿白袍,胸前绣了和巫常魑胸前的纹路一般花纹的万灵殿祭司闪身从秘殿内冲出。这三名万灵殿祭司生得和巫常魑有七八分相似,他们正是万灵殿的第二、第三、第四殿主巫常魅、巫常魍、巫常魉。魑魅魍魉,巫常家的兄弟四人正是秘殿万灵殿排名最前的四位殿主,在秘殿内也是臭名昭著的人物。

  从来不和人家讲道理,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肆无忌惮到了极点,这就是外人对魑魅魍魉这四位的第一印象。

  眼看巫常魑被打得连连倒退没有还手之力,再看看悬浮在半空喷射大片光雨的龙蟒姐妹俩,巫常魅、巫常魍、巫常魉兄弟三人齐声欢笑,他们一拍后脑勺,三具和巫常魑头顶悬浮的黑色骷髅一般无二的骷髅架子冲天而起,伴随着刺耳的鬼啸声,四具骷髅架子凌空旋转,荡起了万千鬼影扑向了龙蟒姐妹俩以及趴在她们头上的敖不尊。

  巫常魑一人驾驭一具骷髅时只是防御力强大而已,但是兄弟四人同时祭起了这黑漆漆的异形骷髅,顿时四周虚空都被四具结成阵法的骷髅封锁,龙蟒姐妹俩身形一滞再也无法动弹。

  巫常魑大笑起来:“速速将她们拿下,这次可有好材料使用了!”

  巫常魅三人放声狂笑,他们咬破舌尖向自己驱使的骷髅喷去,四具不过人高的骷髅骤然膨胀到百丈高下,伸开大爪子就朝因为空间被禁锢而无法动弹的龙蟒姐妹俩抓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座高不过三丈的通天塔从龙蟒姐妹俩身边撕裂了虚空喷出,玉辰冷哼一声随手丢出了十二块下品灵石,双手结印对着那些灵石一点,十二块灵石瞬间结成一座元辰大阵,将四周禁锢的虚空轰得粉碎。

  勿乞从通天塔中冲了出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飞扑向了巫常魑兄弟四人。

  碗口大的拳头宛如流星雨一样倾泻而下,巫常魑兄弟四人同时发出凄厉的哀嚎声,他们每人都被勿乞乱打了数十拳,身上骨头都被打断了大半,惨嚎着被勿乞打飞了出去。

  但是兄弟四个刚刚飞出不到十丈远,勿乞就冲到了他们身边,抓着他们的脖子将他们丢在了地上。

  兄弟四个被叠成了一堆儿,勿乞一脚踏在了铺在最上面的巫常魑后心上,顿时兄弟四个再也无法动弹。

  冷哼一声,勿乞狞声道:“刚才是谁打伤了老子的……伙计!”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