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二十七章 百兽血脉

第七百二十七章 百兽血脉

  一个衣衫破烂,好似刚刚被阴雷轮番轰炸了数百次的干瘦老人气势汹汹的冲了出来。他手舞足蹈的冲着玉辰咆哮道:“玉老三,你们衍天殿的阵法,是用来对付自己人的么?”

  玉辰眼睛一瞪,大声吼道:“谁和万灵殿的这群东西是自己人?”

  那边被勿乞踩在脚下动弹不得的巫常兄弟也大声吼道:“我们绝对不和他们是自己人!”

  干瘦老人有点头痛的揉了揉眉头,他咬牙切齿的吼道:“要不是人皇诏令,要不是你们逼老子,我会做这个秘殿大长老才有鬼!一天到晚折腾,一天到晚闹腾,一天到晚没得个安静,你们有完没完?”

  玉辰一下子蹦起来有十几丈高,他指着巫常兄弟几个怒吼道:“这次是他们撩拨我衍天殿!”

  除了昏迷的巫常魑,巫常兄弟三个厉声喝道:“放屁,柏皇大长老,你看看我们被他们的人踩着呢!衍天殿了不起么?修为高了不起么?有本事让我们万灵殿布下万灵兵阵和他们衍天殿见个胜负高低!”

  大虞秘殿大长老,统管秘殿一切曰常事务的柏皇瞐眨巴了一下他那对散发出淡淡蓝光的深邃眼睛,有点恼怒的低声咕哝道:“分个胜负高下?好啊,老子恨不得你们一个个都死光了最好!”

  咬咬牙,柏皇瞐愁眉苦脸的耷拉着面皮低声叹道:“好了,好了,都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你们的年纪比我柏皇瞐略小一些,也不过是千把岁的事情,在大虞都是耆宿长老,自家的子孙都多大了?怎么还一天到晚搞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呢?”

  望了一眼万灵殿那些双手揣在袖子里,似乎正在掏摸什么东西的长老们,柏皇瞐冷哼道:“你们敢把袖子里的那些东西掏出来,老子立刻帮衍天殿的人打断你们浑身骨头!”万灵殿的长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同时将背起了手,自然他们的手掌也都从袖子里伸了出来。

  柏皇瞐又瞪了一眼玉辰,他冷哼道:“放人,散阵,不然老子就帮万灵殿的人对你们衍天殿下手了。啧,老子刚刚修成万灵护体破界大神通,正想试试你们衍天殿的阵法能不能困住老子哩!”

  玉辰歪了歪嘴,他哼哼了一声,瞪着柏皇瞐冷声道:“这临时布下的大阵自然奈何不了柏皇长老,有种你去我衍天殿的护殿大阵里走一遭?有种你去闯我们衍天殿的浑天大阵!”一边挑衅柏皇瞐,玉辰一边拍了拍手,衍天殿的众长老和祭司七手八脚的将自己射出的诸般灵石、宝珠、阵旗、阵盘之类的物事收了回来,将笼罩了这片虚空的大阵解开。

  柏皇瞐呆了呆,他恼怒的对玉辰咆哮道:“老子没种,老子不敢去闯浑天大阵!你玉老三有种,老子刚刚配出了一剂龙涎千果汤,你有种给我喝一口试试!”

  手掌一翻,柏皇瞐的手上就多了一个大概脸盆大小用黑色玉石雕成的小药剂锅子。漆黑的药水在药剂锅子里翻滚着,细碎的绿豆大小的气泡不断从药剂深处翻腾起来,一股令人窒息的恶臭味急速扩散开,就连化身为龙人的勿乞都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这味道太可怕了。

  呕吐声四起,一些闪避不及同时修为又不怎么高的祭司纷纷呕吐不迭。天知道柏皇瞐配出的龙涎千果汤里面参合了什么玩意,那股子惊天地泣鬼神的恶臭让一些祭司三两下就连苦胆水都喷了出来。一些祭司吐得太厉害了,苦胆黄绿色的胆汁从鼻孔里喷了出来,他们痛苦得双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痉挛的手指差点没把自己的脖子给拧断。

  玉辰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他死死的盯了一眼柏皇瞐手上的龙涎千果汤,扭过头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我衍天殿的浑天大阵,这么多年来,可从来没有人能闯进去过!”

  柏皇瞐得意洋洋的端着小药剂锅子向四周炫耀了一番,他笑得眯起了眼睛说道:“老子配出来的各种汤药,都是来自上古秘方,嘿嘿,经过老子的精心改良,喝过老子汤药的人都变成了死鬼,嘿嘿,这威力也不小啊!”

  得意的深吸了一口气,柏皇瞐陶醉的说道:“这一锅龙涎千果汤,老子的目标是毒死一个太乙金仙!哎,如此极品的汤药,那些金仙之流根本不配品尝老子的手艺嘛!”

  勿乞呆呆的看着柏皇瞐,哪个太乙金仙脑子坏掉了会喝你的汤药?也许这龙涎千果汤毒姓惊人,可是这味道也太可怕了一些,隔开百里地都能闻到这股子恶臭的滋味,哪个太乙金仙会喝你的汤药?

  不过经过柏皇瞐这么一打岔,衍天殿和万灵殿的祭司们已经分开。衍天殿的祭司在玉辰身后懒洋洋的东倒西歪的站着,万灵殿的祭司们则是忙着抢救自己的同伴。几个万灵殿的长老扑到了被重创的巫常兄弟身边,忙不迭的掏出了药丸给他们服下,同时给他们正骨、接骨,更用药粉给他们包扎了肉眼可见的外伤。

  但是巫常魑的胳膊被敖不尊啃掉了一条,一时半会是没办法救治的,这些万灵殿的长老也只能先给他包扎好伤口,然后用艾草一类的熏香救醒了昏迷的巫常魑。

  昏头昏脑的巫常魑睁开眼,正好看到了端着小小的黑玉药剂锅在那里耀武扬威的柏皇瞐。巫常魑立刻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嚎声:“大长老,你要为我做主啊!衍天殿欺人太甚,这小子简直是无法无天,你一定要严惩衍天殿,将这小子一刀宰了,他身上的那一龙二蟒,可得给我们万灵殿送来!”

  玉辰骤然跳了起来,他嘶声吼道:“我看整个大虞谁敢动谭朗一根头发!他是我们衍天殿的人,巫常魑,你想要动他,就是想要动我们衍天殿!诸位长老,布下闇天蜈神秘藏大阵,将这群万灵殿的祸害给宰了!柏皇瞐,你敢出手帮他们,我玉辰和你没完!当年你老而不修,勾引……”

  神色骤然变得无比紧张的柏皇瞐仰天发出一声怒吼,巨大的轰鸣声震得在场的众多祭司东倒西歪的倒了一大片,就连勿乞都觉得耳膜剧痛,他眼前金星乱闪,一屁股狼狈的坐在了地上,半晌没回过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声大吼将在场的祭司全部震慑,柏皇瞐得意洋洋的挥了挥袖子,他衣袖上八座黑漆漆的通天塔图案是那样的刺眼、那样的醒目。他昂着头冷哼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老子已经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分明就是万灵殿不对!唔,巫常魑,你敢多说一个字,老子现在就掐吧了你!”

  狠狠的瞪了万灵殿的一众殿主和长老一眼,柏皇瞐冷笑道:“错在万灵殿,唔,你们要抓什么材料,有种去天庭坑蒙拐骗抢嘛,干嘛要动衍天殿弟子的东西呢?这就是你们的不应该了!好了,好了,你们万灵殿出点血,给谭朗这小家伙一点赔偿,事情就这么过去了,满天乌云就这么散了,哈哈哈,大家都是秘殿所属,都是一家人嘛!”

  巫常魑气得直哆嗦,他看了看自己身后数百名身受重创不知死活的祭司,在看看双眸中喷出森森蓝光,脸上的表情在淋漓尽致的诠释什么叫做‘暴力威胁’的柏皇瞐,再回想一下柏皇瞐曾经做出的一些‘丰功伟绩’,巫常魑咬牙忍下了这口气。

  贪婪的望了一眼勿乞脖子上盘着的敖不尊,再看看趴在勿乞肩膀上的龙蟒姐妹俩,巫常魑咬牙咕哝道:“好罢,这次算我巫常魑不对……但是这次的事情,到底是否真的是我万灵殿的错,等我万灵殿大长老出关后我们再来计较……但是今天的确是我们错了,当然这不代表我们以后也是错的,起码今天我们还是错了。”

  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巫常魑冷哼道:“好罢,你小子叫谭朗是吧?你要什么赔偿?先警告你……”

  巫常魑一句话没说完,玉辰在一旁又跳了起来:“巫常魑,你警告谁?你不把柏皇大长老放在眼里?”

  柏皇瞐冷哼一声,很是不快的瞪了巫常魑一眼。

  巫常魑眼珠转了转,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我万灵殿库房里收藏的诸般珍物的总录!”

  手掌一翻,巫常魑取出了一块奇形龙椎骨丢给了勿乞。

  勿乞神识透入这块黑漆漆的龙椎骨,顿时庞大的数据扑面而来,万灵殿库房内无数珍藏的信息瞬间涌入了勿乞的神魂。那数据实在是太大,而且没有经过任何的缓冲就直接在勿乞的神魂中爆炸。错非勿乞如今拥有了极强的神魂,就这一下他可能就会神魂受创变成白痴。

  紧紧的握住龙椎骨,勿乞冷眼望了巫常魑一眼,低沉的说道:“也好,小子也不贪心这里有一百种神兽的血脉,还请巫常殿主将这百种神兽的血脉交给小子,今曰的事情就算过去了!”

  勿乞的心脏再一次剧烈的跳动起来。

  百种神兽的血脉,将他们和自身融合后,勿乞就多了一百种神兽的法体变化!传说中的天罡地煞变化虚有其形不得其神,哪里比得上勿乞这种血脉变换来得神妙?

  今曰万灵殿窥觑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结果是万灵殿吃了大亏,四个殿主被勿乞踏在地上折辱了一通,还有数百门人弟子被衍天殿大阵重创。怎么看都是勿乞占足了便宜,所以勿乞只要这百种神兽的血脉就可以了,过于贪婪是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的!

  至于龙椎骨中记载的无数珍藏,就凭刚才巫常魑暗算勿乞的这一档子事情,勿乞一定会找机会将它搬空的!勿乞发誓,他一定会将万灵殿内无穷无尽的神兽、神禽的身体材料搬空的!

  一旁的柏皇瞐笑了起来,他大笑道:“看,这样多好?满天乌云散了,大家还是一家人嘛!”

  柏皇瞐大笑,玉辰也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只有万灵殿的那些人,他们怎么笑得出来?他们死死的盯着勿乞,记住了他以谭朗之名出现时的这张面孔。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