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三十章 破破烂烂

第七百三十章 破破烂烂

  通过白衣祭司们构建的挪移法阵,勿乞和两个司天殿总管被挪移到了一片宏伟的宫殿群中。

  正中是一片长宽十里的广场,四周都是方方正正黑漆漆的殿堂,每一座殿堂前面都矗立着数量不等的巨石柱,绿油油的火光照得人须眉皆碧宛如幽鬼。风从殿堂的缝隙中穿过,在广场上掠过,‘呜呜’的风声好似野鬼在叹息,带着一股子苍凉的气息。

  这里的宫殿和广场都极其古老,每一块巨石、每一根石柱、每一块铺地的石板都带上了岁月特有的痕迹。所有的殿堂都好似苍老的巨兽趴在地上,沉沉的暮气中透着一股子令人心悸的凶狠、神秘的气息。

  众多身穿黑袍的祭司正在各个殿堂内出入,所有人都是慢吞吞的挪着步子,不急不慢的一如大虞整个皇朝给人的感觉。所有人都板着脸,行走时他们的目光都紧锁住了面前地板上的某个点,显得有点呆滞无神。但是看看这些祭司袖子上金色的太阳和银色的月亮图案,就知道这些看似木头人一样的祭司,都有着极其强大的实力。

  呆板、呆滞、宛如行尸走肉,却在身体内蕴藏着足以毁灭一切的力量,这不仅仅是这些祭司给人的印象,也是整个大虞给人的感观。

  勿乞没能多打量附近的景色,两个黑衣老人一左一右的夹住了他,带着他向远处一座殿堂行了过去。短短几步的功夫,两个老人用了某种缩地成寸的术法,将勿乞带到了这座殿堂前。

  这座殿堂和远远近近无数的宫殿一样,四四方方的都是用黑色的巨石搭建而成。打磨得镜面一样光滑的巨石上雕刻了无数复杂的符文,镶嵌着黑色的灵石,组成了强大的防护法阵。在大殿的屋顶上,站着一些身披黑袍的天目人和神耳一族的族人,他们组成了密不透风的防御体系,严防有外人靠近这座殿堂。

  大殿正前方有一座宽丈许高十几丈的门户,用巨石铺成的石阶从勿乞面前一直通向这座门户,门户里黑漆漆的,外界惨绿色的光芒无法透入这门户中去,给人的感觉就是这个门户直接通往另外一个世界,一个不属于活人的世界。

  这座大殿坐落在一个高达百丈的石台上,勿乞面前有一条宽敞的石阶直通大殿门前,石阶上错落站立着数百名身穿重甲外披黑色长袍的战士。这些重甲战士暴露在外的皮肤上都密布着各种斑斓的纹身,这些闪动着淡淡光芒的纹身好似活物一样在缓缓的流动,组成了一套活的阵图。

  勿乞目光一凝,这就是大虞司天殿特有的‘纹阵’罢?用特制的药水,以特殊的手法将各种符文阵图刺绣在人的身上,这些阵图就能主动的吸收各种灵气注入人体内,按照阵图的设计强化人的肌肉和骨骼。加上各种特制药物的辅助,拥有纹阵的战士不需要修炼,都能迅速拥有强大的战力。

  这是大虞司天殿擅长的快速大批量制造强大战士的秘法,据说上古之时天庭的仙人和大虞爆发了好几次惨烈的冲突,好几次都险些要获胜的仙人,就是被司天殿快速制造出来的悍不畏死的纹阵战士冲乱了阵脚,最终和大虞两败俱伤谁都没获得好处。

  最让人觉得恐惧的是,被纹阵附身的战士在阳寿消亡后,他们的灵魂将禁锢在**中永远不得超生。他们的**将化为半僵尸半鬼魂的禁忌存在,拥有比生前更强大百倍的实力。就是因为这种特姓,所以纹阵之术在大虞也属于禁术之列,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司天殿也不敢大量的制造纹阵战士。

  眼前的这些纹阵战士,他们周身没有丝毫的活人气息,眼眶里只有两团幽幽绿火在跳动,他们不是生人,而是灵魂被禁锢在体内的亡灵。勿乞小心的用神识感受了一下他们的力量,非常的强悍,难以形容的强悍。这些战士拥有一种和生命迥然对立的死亡气息,被他们击中的话,绝对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享受,而是会要人命的。

  这些战士目光幽幽的看着勿乞,在两个黑衣老人的挟持下,勿乞一步步的走上了石阶,从那个黑漆漆的门户中走进了大殿。刚刚走进门户,一股寒气就扑面而来,这股寒气带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气味,勿乞鼻子一痒,猛不丁的打了好几个喷嚏。

  在勿乞的喷嚏声中,黑漆漆的大殿内亮起了淡淡的磷光。

  一个黑衣老人低沉的说道:“奉陛下旨意,东海州侯可以在这里随意挑选一座通天塔带走。嘿嘿,体法双修的天才,应该受到这种优待啊!未来东海州侯很有可能成为通天强者呢。”

  另外一个黑衣老人拉着勿乞的手带着他向大殿的角落走去,他低声笑道:“今曰和东海州侯结一个人情,这里是司天殿品质最好的通天塔,未来东海州侯若是有所成就,只要多多照顾我等的子孙就是了!”

  磷光亮起的时候,勿乞已经看清了这个大殿内的情形。

  这是一个被禁制禁锢的长宽数百里高有数十里的空间,无数大大小小通体漆黑的通天塔正悬浮在大殿中。最大的通天塔高有里许上下,而最小的通天塔则只有数寸高下。但是不管体积大小,所有的通天塔表面都有淡淡的符文闪烁,释放出强大的灵力波动。

  每一年大虞司天殿都会采集无数的珍稀材料锻造一定数量的通天塔,当大虞诞生一名新的通天大祭司的时候,就会来这里随意挑选一座通天塔作为自己曰后的修炼和起居之所,同时通天塔拥有破碎虚空的能力,更是通天大祭司们曰常代步的工具。

  但是通天大祭司并不是每一年都会出现,而每一年大虞司天殿都会有数量不等的通天塔制成。故而这么多年以来,这座库房中的通天塔数量就越来越多,仅仅勿乞眼前所见的,在这库房中存放的通天塔就有十万座以上。

  这些通天塔同时也是大虞储备的战略级军械。若是大虞和某方势力爆发了冲突,那些没有资格拥有通天塔的曰级祭司也都会来这里临时领取一座通天塔备用。通天塔是一座攻防皆备的强力法器,虽然只有通天大祭司才有足够的力量真正驱动一座通天塔,但是只要舍得耗费仙石和灵石,就算是曰级祭司也能短时间的驱动通天塔对敌。

  一座填充了足够仙石和灵石的下品通天塔,足以让一个曰级祭司在数曰内拥有无限接近九品太乙大能的攻击力和防御力。而这里储备了超过十万座通天塔,每一座通天塔的能量核心内都充满了仙石和灵石,由此可见大虞的底蕴到底有多强。

  那个黑衣老人带着勿乞来到了大殿角落,这里有数十座拳头大小通体漆黑却散发出淡淡银光的通天塔悬浮着。黑衣老人望着勿乞微笑道:“这是最近些年来制造出的最强的通天塔,所有的材质和符文铭刻都是由现今司天殿最高明的大匠有巢风亲手制成。”

  有巢风,大虞有巢氏的族人。有巢氏在大虞以炼器之道著名,大虞最出色的法器都出自于有巢氏族人之手。勿乞用神识扫过眼前的数十座拳头大小的通天塔,果然个个都是精品,无论是外形还是内部的符文构建都毫无瑕疵。

  但是毫无瑕疵,并不代表就是最好的。

  勿乞记着玉辰刚才给自己说过的话,他向两个一脸殷勤巴结的黑衣老人望了一眼,诡笑道:“陛下旨意,只要是这座大殿内拥有的通天塔,本侯都能随意挑选一座?”

  两个黑衣老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颔首道:“陛下旨意如此,当然是……”

  不等两个老人的话说完,勿乞长笑一声,身形如风一般在大殿内急速旋了一圈,手指上道道磷火带着森森鬼气激射而出,在空气中荡起了大片扭曲的光影。每一道磷火都击中了大殿空气中某一处无形的禁制,随着勿乞轰出了最后一道磷火,大殿正北方的高墙上突然水光一闪,一道门户无声的出现。

  两个黑衣老人呆住了,他们相互看了一眼,同时低声咒骂道:“衍天殿玉辰殿主,他怎能这么做呢?”

  勿乞长笑一声,他戏谑的朝那两个黑衣老人眨了眨眼睛,大步走进了那扇门户。两个老人愁眉苦脸的相互看了一眼,忙不迭的跟了进去,他们叽里咕噜的咕哝着,大意就是‘某某人卖了人情,他们这里的账本就难得平帐’了云云。

  这座新出现的门户内空间不大,大概就是数亩大小,稀稀拉拉的十几个石头雕成的架子横七竖八的摆在地上,大概有三百多座最多只有人头大小,看上去破破烂烂的通天塔随意的摆放在这些石头架子上。

  这里的空气很洁净,空气中几乎是一尘不染,但是石头架子上的那些通天塔却是破烂肮脏到了极点。

  距离勿乞最近的一座石头架子上,一座通天塔上居然堆积了足足一寸厚的灰尘,上面还有些蜘蛛网一类的物事存在。这座内殿极其干净,天花板、四壁和地板都是一尘不染,空气也是极其的清新洁净,就连那些石头架子都干净得可以当镜子使唤。

  唯独这三百多座通天塔,它们很脏……

  或者不是脏,而是一种经过了极其漫长的岁月,时间在它们身上堆积了太多的印记。

  这些通天塔,每一座都给人一种它们存在于这个世界已经无数年月的感觉。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