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三十二章 半路拦截

第七百三十二章 半路拦截

  大虞司天殿大司天柏皇毣是个干巴巴的人。

  不仅仅生得干巴巴的好似一根芦柴棒,柏皇毣的谈吐言辞也是干巴巴的没什么味道。他向两个黑衣老人询问了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然后干巴巴的对勿乞淡淡的说道:“此事我会去和玉辰计较,唔,就算当年欠他人情,也不能做这种儿戏。”

  勿乞有点紧张的看着柏皇毣,他沉声道:“这塔!”

  柏皇毣摇头道:“既然已经被你收取,这通天塔自然就是你的了。东海州侯有陛下恩旨,你能得到这塔,这是你的福分。事情和你无关,你也不用多想什么。来人,送东海州侯离开。”

  几个黑衣祭司缓步走了上来,示意勿乞离开内库。

  勿乞看了一眼柏皇毣,无声的向他抱拳一礼,跟在几个黑衣祭司身后离开了大虞司天殿。事情解决得比勿乞想象中还要容易,刚刚两座宝塔合二为一,星辰珠和时间禁制发生了某些奇妙的变化,骤然增强的引力让高空星力突破了内库的防护阵法轰入内库,这件事情甚至惊动了大司天柏皇毣。

  柏皇家在大虞司天殿一脉中名列第一世家,大虞历史上出现过的通天大祭司中有一成左右出身柏皇家,由此可见这个家族在大虞的声势和地位。作为当今司天殿的大司天,大虞各州司天殿的顶头上司,柏皇毣修为已达深不可测之境。

  惊扰了这座大神,勿乞还害怕自己会有麻烦。但是没想到柏皇毣却是这么好说话,干巴巴的问了他几句话后,就让他顺利的离开了司天殿。至于他要去和玉辰怎么分说,这事情就和勿乞无关了。玉辰既然敢指点勿乞来取得这样的能够控制时间的异宝,显然他就有把握不惧怕柏皇毣秋后算账。

  司天殿在良渚城东侧,位于一片绵延的山丘之间,无数的殿堂密布在山峦之上、点缀在山谷之中。一路上勿乞记下了从内库一直到司天殿外围的所有道路,沿途他起码经过了上千座大小殿堂,每座殿堂都有众多祭司出入。这只是从内库出来沿途所过的殿堂,司天殿后山还有大片的殿堂藏于迷雾中勿乞不得见,这良渚司天殿的规模简直大得吓人。

  在几个黑衣祭司的带领下,勿乞离开了司天殿。几个黑衣祭司给勿乞指明了通往良渚城的道路,再给勿乞交代了一下他应该去哪里找姬岙等人,也不再搭理勿乞,自顾自的转身离去。

  勿乞摇了摇头,他向四周眺望了一阵,记下了这司天殿附近的地势地貌,再看看前方数十里外的良渚城墙,认命的向良渚城行了过去。姬岙如今应该在阳山王府等他,阳山王在大虞朝堂上掌握了极大的权力,是大虞真正的重臣之一,只要进了城,打听他的府邸在哪里倒也不难。

  从司天殿出来没有几里路就是一条大河,河面宽达百里,河道在良渚城边弯了一个弧线,勿乞顺着河岸走,就是良渚城的东门。一如有熊原上的其他大河,这条河内的水有七成是充沛的灵气液化而成,剩下三成才是清澈的水流。河道里铺着的也不是河沙,而是拳头大小的宝石、人头大小的美玉,这条河道内随意翻腾一下,都是外界罕见的奇珍异宝。

  河边的草丛中有几个身披蓑衣的老渔夫手持鱼竿在钓鱼,这些渔夫筋骨强健,虽然没有修习任何的功法,可是他们的**强度却是极其惊人。勿乞的神识扫过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肉身居然足以和下品天仙的**强度相抗衡,他们手上的力量足以移动一座大山。

  他们手上的鱼竿、鱼线和鱼钩制造工艺都极其简陋,显然是他们自制而成。可是鱼竿是金斑紫竹制成,鱼线是万年雪蚕吐的丝,鱼钩是用星纹玄光铁磨制而成。这一套奢侈的渔具若是落在仙人手中,随便用本命真火祭炼几天,然后打入一条强悍的器灵,这就是一套上品天仙器的材料。

  勿乞看着这几个老渔夫笑呵呵的从河水中钓起足足一人长的金色大鲤鱼,不由得连连咧嘴。这些鲤鱼长须、金鳞、眼睛连连眨动宛如龙眼,双眼开阖间有金光射出,显然都是成了气候的鱼精。敖不尊在勿乞头上幽幽叹息道:“给它们机缘,就能跃身为龙,怎么在这里被人钓起,就要变成盘中餐了呢?”

  勿乞摇头不语,他看了那几个老渔夫一眼,不断咋舌向良渚城行去。

  有熊原的灵气如此浓密,以至于这里的凡人都和外界不同。这些老渔夫从来没有修炼过,却有着不弱于天仙的实力。有熊原方圆千亿里,拥有黎民百姓何止万亿?只要大虞一声令下,将各种修炼法诀发放下去,旬曰之间就能征召起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饶是仙人们修为强大、妙法无边,但是在数量上大虞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也许这就是大虞一直能和天庭并存,天庭死活不能全盘侵入盘古大陆的原因吧?

  前方一群农人扛着锄头背着犁头嘻嘻哈哈的顺着河岸朝这边行来,他们看到了勿乞,认出了他身上的袍色是大虞侯爵才能穿戴的华服,但是这些面容淳朴衣衫简单干净的农人也只是远远向勿乞唱了一诺,并没有向勿乞跪拜行礼。从这些农人的身上,勿乞能感受到一股浓郁的自然和平等的气息,哪怕自己身为大虞侯爵,这些农人也不过是将自己当做一个平常人看待罢了。

  这种感觉很好,勿乞笑着向一群农人抱拳行了一礼。

  这些农人个个生得身躯高大健壮,周身筋肉虬结,分明都蕴藏了极大的力量。但是他们也没有修炼任何功法,他们生活在有熊原,时刻受那无穷无尽的浓郁灵气滋养,故而他们天生血气充沛力大无穷。和有熊原外的那些凡人比起来,他们的运气无疑好了太多。在这种灵气充沛的地方生活,他们的寿命都会比外面的同类长了十几倍啊。

  敖不尊吧嗒着嘴巴感慨道:“老子本族的老祖宗说过,上古洪荒之时,那些上古的人个个都有移山倒海的神力,老子刚开始还不信呢,这些只能当点心来吃的人,真有这么好的造化?现在看来,老祖宗们倒是没骗人,这些人的祖先,怕是真的生而拥有大神通,所以才能从上古洪荒繁衍至今啊!”

  勿乞暗自点着头,心情舒畅的他欣赏着四周的景色,到处都是农田阡陌,田中的百姓相互问答,大河之上有小巧的渔船出没,河边偶尔有渡口,有淳朴秀美的村姑在河水中清洗衣物。这种田园风光古朴淳厚,让勿乞望而兴叹,所谓的世外桃源,哪里比得上良渚这里的风情?

  沉浸在良渚这种无法言语的风情风貌中,勿乞一步向前迈出,四周骤然一暗,庞大的压力从四面八方疯狂涌来。他身上的衣袍被巨压碾碎,长发被无形巨力拉得笔直。

  骤然遇袭的勿乞长嘶一声,无数黑色龙鳞从皮肤下涌出,他身形骤然变得有数丈高下,筋肉虬结的双臂对着四周虚空一拍,‘隆隆’巨响中四方虚空一阵动摇,隐隐有惊呼声传来,勿乞眼前骤然一亮,他已经落在了一个小山头上。

  几个黑衣老者手持骨杖,骇然站在十几丈外看着勿乞。附近地面上掉落了大量粉碎的灵石和骨片,显然这些老人暗地里布下了一座大阵想要将勿乞从河岸边挪去某处,但是他们没想到勿乞的反应这么快,力量这么强,阵法刚刚启动就被勿乞将大阵轰碎。

  勿乞迅速的看了看四周,这里地势较高,从这里看过去,两百多里外良渚城清晰可见。这座小山附近是绵延数百里的丘陵,生满了一种树干笔直通体碧绿的大树。山头上本来也生满了高达数十丈的大树,但是刚刚勿乞用巨力震碎了大阵,崩解的大阵释放出巨大的力量,将山头夷平了大半,附近的数百株巨木也都在爆炸中化为乌有。

  “你们是谁派来的!想要做什么?”化为龙人形状的勿乞双手上缠绕着一团浓密的黑色烟雾,里面有无数的鬼怪头颅闪烁,更蒙上了一层复杂的符文。他目光森严的盯着这几个黑衣老者,一步步的向他们缓缓逼近。那些黑衣老人也缓缓提起了骨杖,一言不发的做出了和勿乞死战的架势。

  数十道强光从良渚城内冲天而起,数十名身披重甲,甲胄后面有一对白色羽翼凌空招展的甲士朝这边急速飞来。可以看到良渚城的城墙上开始有淡淡的毫光闪烁,良渚城外的一些庄园宫殿上空也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幢。就是一眨眼的功夫,良渚好似一头打盹的巨兽一样突然惊醒,毫不犹豫的亮出了自己的爪牙。

  几个黑衣老人面如死灰的看着勿乞,其中一人干涩的说道:“罢了,你居然能击毁我们的幻境飞腾大阵。主上交代的事情没能完成,我们固然是死罪,你误了主上的大事,也是该死!”

  勿乞骤然向前一扑想要生擒一人拷问,但是几个黑衣老人齐齐怪笑,他们七窍中同时流出了粘稠如墨的黑色血液,不多时他们的**崩解化为一滩污血,就连魂魄都被剧毒腐蚀得干干净净。

  好狠辣的手法,勿乞后心一阵凉气冒了出来。

  他刚刚到良渚还不到一天,是谁要这样下力对付他呢?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