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战佛陀

第七百三十四章 大战佛陀

  勿乞如今的**力量是金仙五品的水准。

  多宝自在佛轻描淡写抓出的一爪,则堪堪是金仙四品的实力,恰恰压了勿乞一品。对金仙而言,相差一品的境界,实力往往相差百倍以上。以百倍之力擒拿勿乞一人,多宝自在佛自认为是手到擒来轻松自如的。

  看着面前带着令人窒息的强大威压的金色手掌,勿乞冷哼了一声。恶龙杀神通发动,勿乞骤然变成了十丈高下的巨大龙人,汹涌的法力充斥全身,勿乞口诵咒语,指尖在空气中急速挥动,无数符文宛如流水一样倾泻而出,化为黑色的符阵烙在了勿乞的身上。

  在符阵的加持下,勿乞的力量骤然暴涨千倍。强横的力量让勿乞的血管膨胀开来,就连厚厚的龙鳞都无法掩盖住他骤然暴涨的血管,水桶粗细的血管从他厚重的龙鳞下凸起,宛如蛟龙一样在他身体表面滚动。他的血液开始燃烧,血管中流动的不仅仅是血液,而是近乎半凝固态的龙元。隐隐龙啸声从他每一条膨胀的血管中传出,一时间勿乞体内好似有百龙长啸。

  敖不尊惊骇的瞪大了双眼,他怔怔的看着勿乞,低声咕哝道:“见鬼,你不会是哪个龙族的小王八蛋和人类生下的混血罢?也没道理啊?你的**也换成了混沌灵体,老子见识过你化形时的模样,你和龙族有鸟毛的关系?可是你怎能将龙变经修炼到周身气脉凝聚如龙的地步?”

  身为上古龙族的敖不尊心里清楚,像勿乞这样修炼到周身血脉凝化龙形,能发出天龙长吟的境界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就算是龙族中顶级的天才,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这一步。可是勿乞只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啊,他不是龙啊,他怎能将龙变经推演到这一步呢?

  勿乞身上黑漆漆的九冥散魂鬼炎冲天而起,黑色粘稠的火焰中隐隐有九龙升腾。尖锐高亢的龙吟声绵绵不绝于耳,勿乞的额头上骤然有两根黑漆漆的龙角探了出来。

  虚空中,某些借助强力法器藏身于空间屏障中的存在发出了惊讶的呼声:“能将恶龙杀演绎到如此淋漓尽致的程度,能够以身化龙,这小子的资质可真不错啊!他莫非是人和龙的混血么?”

  勿乞自然不是人和龙的混血,但是他从万灵殿那里勒索了一百种神兽的血脉。多宝自在佛一出手,勿乞就立刻将一百种血脉融入体内,混沌灵气开始全力消化其中的青龙血脉,并且在七玄升灵诀的推动下,勿乞的身体结构开始向青龙转化。

  他小心翼翼的控制自身的变化,除了外表看上去还是普通的人形怪龙,勿乞体内的肌肉血脉都变成了龙族的**。以纯正的龙躯催动恶龙杀的功法,勿乞的**力量顿时得到了极其变态的加强。伴随着肌肉筋骨相互挤压膨胀的巨响声,勿乞体表的鳞甲和龙角都带上了一层神秘高贵的淡青色。

  伴随着低沉的咒语声,勿乞额头上的龙角喷出了两条水波一样的灵光,无数符文在灵光中飞速缠绕,化为一个巨大的符阵印入了勿乞的胸口。如潮的巨大力量在体内飞驰奔涌,勿乞的**力量骤然被催升了三千倍!

  这已经勿乞如今肉身能承受的极限!虽然恶龙杀的强大秘法还能用更强的符印将勿乞的力量催升一万倍,但是他的**却承受不住如此强大的增幅。三千倍的**力量,是勿乞如今能够控制、运用的最强力量。

  张口喷出一道九冥散魂鬼炎,将几乎压到自己身上的金色大手喷得光芒黯淡,大片黑色秽气、死气混入了金色的手掌中,勿乞举起双手重重的向那金色巨掌一拍,只听一声巨响,多宝自在佛随意拍出的,自以为能够将勿乞轻松擒拿的金色巨掌骤然被砸成了粉碎。

  借助恶龙杀秘法,勿乞如今的实力无限逼近二品金仙的水准,以多宝自在佛拍出的这一掌不过四品金仙的力量,怎禁得起勿乞的全力一击?金色的手掌轰然崩塌,无数拳头大小宛如纯净铸成的半透明碎片噼里啪啦的落了满地都是。

  这些金色的碎片都是多宝自在佛纯净的佛力凝聚,勿乞击碎了他的佛掌,佛力失去了控制,故而宛如实物一样崩塌粉碎。渐渐的这些碎片逐渐消融,化为淡金色的佛力弥漫四方,受到这些佛力的滋养,地上原本就灵气充沛至极的石块逐渐转化为舍利美玉,小半个山头都变得明光熠熠宛如珠玉铸成。

  一击无功,多宝自在佛原本好似宝珠一样圆润光泽的面孔骤然变得铁青一片。身为佛门著名的佛陀之一,外域亿万天境的掌控者,多宝自在佛有多少年没亲自出手过了?这次因为勿乞杀了他派出的传法使者,为了报复勿乞,同时震慑大虞针对佛门的某些动作,多宝自在佛这才亲自赶来盘古大陆。

  但是他刚刚计算妥当一击居然被勿乞轻松化解!

  丢脸,丢脸大了。勿乞只是区区金仙级的渺小存在,虽然比蝼蚁强了不少,但是在佛陀级别的存在面前,他依旧是渺小的。但是他居然能让多宝自在佛的一击无功,这实在是丢尽了佛陀的脸面。

  深吸一口气,多宝自在佛对勿乞寒声道:“孽障自取死路。原本贫僧还有意收你为镇山法王,但是你既然这么不知好歹,你与我佛门的缘分却是彻底断绝。今曰贫僧就要降妖除魔,铲除你这阻碍我佛门光大的妖孽!”

  双手缓缓举起,多宝自在佛的掌心有一口金钟一口玉钟冉冉浮现。金钟外表霞光万丈,隐隐有极其锋利的锐气凌空射出,那玉钟内则是混着一团儿氤氲之气,偶尔传出一声清脆的钟鸣声,就好似在人的魂灵深处直接响起,让人有一种昏昏然想要睡去的冲动。

  多宝自在佛在佛门以炼器著名,是佛门数一数二的炼器宗师,他炼制的诸般佛门法器样样都是精品,那些佛陀、菩萨往往要耗费数个辛苦炼制的掌心佛国才能从多宝自在佛那儿换得一两件顺手的法器。这金钟、玉钟都是多宝自在佛不惜成本为自己炼制的本命降魔之宝,威力至大,有无穷的玄妙。

  玉钟清鸣动摇勿乞的神魂,金钟则是凌空飞起,钟内有十八条金龙盘旋飞舞,无数降魔刀、降魔剑、金刚剑、金刚杵、莲花剑、莲花印之类的佛门兵器闪烁着刺目的金光,从钟口内喷射而出,宛如雨点一样砸向勿乞。这些兵器都是后天庚金之气被佛力淬炼而成,每一件兵器都可大可小、可硬可软、可轻可重,轻时宛如鹅毛沾身,重时就好比泰山压顶。

  如今多宝自在佛颜面大失,他自然是全力催动金钟,放出无量佛门降魔兵器向勿乞全力砸下。每一件兵器都是寒光闪闪锋利无比,更兼重于泰山,明晃晃的刃口凌空飞舞,大有将勿乞碎尸万段的冲动。

  勿乞尝试着挥动手臂向一柄降魔刀迎了上去。

  ‘咔嚓’一声脆响,勿乞水缸粗细的巨大胳膊被那降魔刀轻轻松松的一刀劈开,坚固的龙鳞和强韧的肌肉根本无法阻挡降魔刀的锋利,鲜血宛如泉水一样喷了出来。降魔刀来势不减,一路斩开勿乞的肌肉骨骼,幸好勿乞缩手得快,这口降魔刀差点将他的小臂一刀砍了下来。

  惊骇的向后退了几步,勿乞如此强横的**居然经不起金钟内喷出的无数佛门法器随意一件降魔刀的劈砍?若是这些兵器全部落在身上,岂不是真的会被斩成肉酱?

  情急之下,勿乞双臂一晃,刚刚被降魔刀劈开的手臂迅速愈合,大片肉眼可见的紫气裹住了勿乞的手臂,他随手向自己喷出的大片鲜血一指,这些血浆纷纷飞起,化为无数扭曲的恶毒符箓勾勒成一道毒蛇一般形状的符阵,带着‘咝咝’怪声向多宝自在佛打了过去。

  这是司天殿无数恶毒禁法之一‘万蛇噬心咒’,若是被这咒法击中,就有万蛇噬心之苦,其痛苦能活活将人痛死。以勿乞如今的修为,就算是顶尖的金仙也不敢让他的禁法击中身体。

  但是多宝自在佛是何等人物?他看着勿乞打出的万蛇噬心咒冷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孽障,你受死罢!”

  数十柄金光闪烁寒气森森的金刚剑从金钟内飞下,轻轻松松将勿乞击出的禁法斩成粉碎。法术被毁,法力反噬,勿乞身体一晃,踉跄着向后退了数十步,大片鲜血从他胸口鳞片下渗了出来。司天殿的诸般法术歹毒凶狠,若是不能伤敌就一定会伤了自己,当初玉玅的几个徒儿、儿子就是用咒法杀勿乞不成,反而被玉槐的反击弄得自身殒命。

  无数佛门兵器从金钟内激射而出,乱杂杂的笼罩了勿乞的身体。

  勿乞沉声冷笑,他头顶突然冲出一道黑光,新生的玄阴星辰塔从黑光中冲出,化为一片黑影牢牢的护住了周身。勿乞全身法力毫无保留的涌入了玄阴星辰塔,他身周方圆里许的空间内,时间的流速骤然增加了百倍。

  勿乞自身的时间流速增加了百倍,但是那些佛门兵器附近的时间流速却是丝毫不变。

  勿乞宛如一线流光,轻松自在的在无数兵器中往来穿行,却没有任何一柄兵器能碰到他的身体。

  多宝自在佛的脸色变得更加诡异,他嘶声道:“你能控制岁月时光?更留你不得!”

  双手一翻,多宝自在佛掌心中托着的玉钟慢吞吞的发出一声清鸣。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