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三十六章 佛陀陨落

第七百三十六章 佛陀陨落

  每一座通天塔都代表了一名通天大祭司。

  每一个通天大祭司足以和太乙大能相抗。

  这里一共有六十座通天塔,也就是说这里聚集了六十名通天大祭司。这仅仅是明面上的力量,每一座通天塔不仅仅是通天大祭司的交通工具和曰常起居、修炼的场所,更是他教授门徒的道场。每一座通天塔都等同于一座战斗堡垒,里面不可能仅仅有一个通天大祭司。

  诸如勿乞熟悉的玉鴣,他的通天塔内就有门人弟子数百,有仆役侍女近万,有修为精湛的近卫甲士三万。通天塔内的空间可以随着主人的修为增加而叠加压缩,容纳数万人只是轻松平常的事情。

  六十座通天塔代表的不仅仅是六十名通天大祭司,更代表了六十支随时可能出现的军队!

  除了勿乞上次招来雷劫杀死的勾陈光那样的倒霉蛋,偷偷摸摸的借了一座通天塔跑出去对着那些后生晚辈的天仙、散修下手,没有带任何一个随从,结果硬生生被勿乞劈死,其他的通天大祭司不管去哪里,身边总是带着无数的门人侍卫。

  被这么多人团团包围的多宝自在佛脸色无比的难看,勿乞看着他那抽搐好似要哭泣的面孔,怎么就觉得他是一个欲火焚身的色棍,偷偷摸摸的半夜溜达出去拦路调息小姑娘,反而被一群如狼似虎的母夜叉给倒采花的倒霉蛋。

  多宝自在佛真的是欲哭无泪,他只是想要杀勿乞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给自己的门人报仇,顺便给大虞皇朝一个小小的警告,同时在其他佛陀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文治武功而已,但是为什么会有六十个,足足六十个通天大祭司埋伏他?

  白山王不是告诉他说,这良渚附近的通天大祭司都出门调查勾陈光的死因了么?这里除了秘殿的祭司,就只有司天殿大司天柏皇毣一个人留守呢?白山王信誓旦旦的保证多宝自在佛只管一心一意的杀勿乞就是,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来干涉他的行动。

  那眼前的这六十个通天大祭司是哪里冒出来的?

  头顶一座通天塔顶部,玉鴣笑着向勿乞挥了挥手:“东海州侯,速速退去一旁。州侯果然是我大虞的好儿郎,堂堂佛陀连续三击居然奈何不了你,今曰一战之后,你的名声可是要更加响亮了!”

  勿乞嘿嘿笑了几声,他晃了晃身体,收起了恶龙杀神通,重新恢复了人形。吐了一口带着浓浓血腥味的口水,勿乞收起头顶的玄阴星辰塔,迅速飞身而起落在了玉鴣身边。玉鴣随手给他递了一瓶味道略微有点土腥味的药水,勿乞毫不犹豫的将药水喝了下去,眨眼间就有热流在他体内穿梭,他身上的外伤迅速痊愈,不多时就再也见不到任何的伤口。

  多宝自在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脱离战场的勿乞,仰天长颂佛号道:“诸位道友,小僧此番有礼了!”

  刚刚那冷厉的声音响了起来:“再有礼也没用,今天你这秃驴得死在这里。我们耗费了一年多时间没找到杀死我大哥的凶手,你这秃驴自己找死跑来有熊原,犯了我大虞的禁令,正好杀了你祭奠我大哥!”

  一座通体漆黑,但是底座四角上屹立着四座古怪的妖兽雕像的通天塔上,一名身形高大面容冷酷的老人正背手而立。在这老人的身边,悬浮着一片淡淡的黑云,上面盘坐着一尊通体呈青铜色古色斑斓的赤身佛像。

  勿乞深深的看了一眼这身高三丈六尺盘膝而坐的赤身佛像。和他在北溟无底深渊底部看到的,妙应宫主用来镇压魔阵的上古佛陀的金身一样,这也是一座古佛金身。

  现今佛门的佛陀,他们修炼出来的金身或者是黄金色、或者是象牙色、或者是七彩琉璃色、或者是白净水晶色,但是只有修炼最纯粹最纯正的上古佛门大道的古佛,他们留下的金身法体才会是这种古色斑斓的青铜色。古佛的金身法体也比如今的佛陀金身强大得多,他们的法体的气息只要是略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辨识得出来。

  但是眼前这尊古佛金身的头顶上被凿开了一个小小的窟窿,一缕极细的用不知名毛发编成的灯芯插进了这古佛金身的头颅,一点细小如豆的火光正在灯芯上缓慢的燃烧。勿乞睁开万鬼法眼仔细的向那灯芯张望了一阵,却没能看出任何玄虚。他小心翼翼的借着万鬼法眼的掩护,将混沌神目偷偷的张开朝那灯芯瞥了一眼,这才发现有极淡极淡的烟气正从那灯芯中飘散出来。

  勿乞看着那灯芯,再看看被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联手打伤的多宝自在佛,突然明白了多宝自在佛为什么会突然受伤的缘故。这烟气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多宝自在佛也看到了这尊古佛金身,他哆哆嗦嗦的指着那面容冷酷的老人厉声喝道:“你们居然敢亵渎古佛圣骨?这是我佛门圣物,你,你,你好大的胆子!”

  那老人低着头俯瞰着多宝自在佛,淡淡的说道:“老夫勾陈戾,胆子自然不小。区区一具死物,你们佛门看得这么重作甚?留给你们佛门供在佛龛内膜拜,还不如让老夫用秘法祭炼后,化为阿鼻香专门坏你们佛门修士的金身!”

  古怪的抿嘴一笑,勾陈戾阴沉沉的说道:“阿鼻香取阿鼻地狱的典故,只要是你佛门修士闻到这香气一盏茶时分后,足足有一刻钟,除非是真正得到了完结不坏的佛门无上金身,就算是秃驴你这等佛陀,一刻钟内金身也和寻常凡人无异!”

  多宝自在佛面色仓皇的看着勾陈戾,他厉声喝道:“你真敢杀我?”

  勾陈戾淡淡的说道:“既然有人敢杀我勾陈家的家主,敢杀我大虞国师,你区区一个多宝自在佛,有什么不干杀的?而且是你先触犯了我人皇禁令,闯入我有熊原袭杀我大虞州侯。嘿嘿,就算去你们佛主弥陀面前说理,他也只能说你死得活该呢!”

  勾陈戾话音未落,多宝自在佛已经长啸一声,头顶悬浮的金钟发出轰然巨响,无数佛门法器带起森森寒气向四面八方呼啸射去。一瞬间的功夫,起码有数百万寒光熠熠的佛门兵器凌空射出,方圆百里的虚空都被这些佛门法器占据,锋利无匹的佛门兵器在淡金色佛力的缠绕下四处乱射,所过之处就连虚空都被斩碎。

  但是这些佛门兵器能斩碎虚空,唯独斩不碎有通天大祭司坐镇的通天塔。

  六十座通天塔同时放出大片黑色光芒炼成了一片,厚重的黑色光晕中无数鬼怪虚影缠绕,更有大片的符文宛如流水一样在黑色光幕中急速流走。无数淡金色的佛门兵器被黑色光幕缠绕成一团,只听得无数凄厉的鬼神啸声传来,这些威力极大就连勿乞的法相真身都无法抵挡的佛门兵器纷纷碎裂。

  勾陈戾冷笑一声,他手上一根黑漆漆的用不知名骨骼制成的骨锤呼啸着飞上高空,大片青色火焰裹住了这不过拳头大小的骨锤。在高空中迎风一晃,骨锤周边出现了白骨惨惨的九个硕大的魔神。随着一声轰然巨响,体型膨胀到百丈大小的骨锤带着九大魔神从高空急速落下,一击将多宝自在佛的金钟打落尘埃。

  不等多宝自在佛去抢回自己的炼魔之宝,玉鴣已经桀桀怪笑着一跺脚,从他的通天塔内冲出了数十只巨大的绿纹大蜘蛛。这些凶狠的毒虫屁股一抬,同时喷射出鸡蛋粗细带着逼人恶臭的蜘蛛丝。无数蜘蛛丝缠住了金钟,‘哧溜’一下将金钟拖到了玉鴣面前。

  玉鴣从袖子里飞快的掏出了十三张用妖兽皮革制成的灵符贴在了金钟上,任凭多宝自在佛如何的怒吼咆哮,如何的念咒掐诀,金钟只是轻轻的晃动几下,却再也无法飞回他身边。

  多宝自在佛愤怒的咒骂着,他双手一挥,从他身边同时喷出了数百件金光闪烁的佛门法器。这些佛门法器都是多宝自在佛无数量劫来积攒的上好材料为自己锻造的随身法宝,一些法宝已经赐给了他门下的菩萨、罗汉使用,但是更多的法宝他却舍不得赐个别人,一直都藏在自己身上温养。

  今曰情势危急,若是不出尽全力就定然会被人击杀当场,他也顾不得心痛自家的身家,一骨碌的将所有的法器祭出,用数百件佛门法器裹住了全身,就待从西方冲杀出去。

  只要冲破一个小口子,多宝自在佛就有自信离开盘古大陆。毕竟对太乙级别的大能而言,一步就是天涯,一步就是海角,他回到自己的佛国天境,也不过是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已。

  但是六十个通天祭司联手布下的陷阱,哪里容得多宝自在佛逃走?

  勾陈戾手上的白骨锤呼啸着落下,每次都能将几件佛门法器打落尘埃,其他的通天祭司纷纷施展手段,不过两个呼吸的功夫,就连多宝自在佛手上的玉钟都被人抢走。多宝自在佛就好似豪门富豪在深山中遇贼,三两下就被一群强人扒得干干净净,除了身上一套僧袍外,他一件法器都没有了。

  怒啸一声,多宝自在佛咬牙切齿的祭出了本命舍利想要拼命,但是六十座通天塔骤然向内一合,六十个修为都不在多宝自在佛之下的通天大祭司联手施为,当即将失去了强横金身的多宝自在佛碾成了粉碎。

  一声巨响,无量金色的血肉飞溅下来,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欢啸一声,张开大嘴急忙冲出去将那些血肉吞入腹中。

  多宝自在佛,于良渚城外陨落!

  勿乞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多宝自在佛陨落之处,堂堂佛陀,怎会这么倒霉被六十个通天大祭司围上呢?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