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三十七章 怒气暗生

第七百三十七章 怒气暗生

  一名佛陀,就此陨落。

  勿乞从多宝自在佛的陨落中感受到了浓郁的阴谋气息。一个太乙金仙级别的佛陀,佛门的重要人物,负责此次佛门在盘古大陆大肆传教的八名佛陀之一的多宝自在佛,居然会傻乎乎的跑来盘古大陆,触犯人皇的禁令潜入有熊原,就是为了找勿乞这个小人物出气?

  而勿乞这个小人物不知不觉的充当了诱饵般的存在,多宝自在佛一出手,六十名据说正在满天下搜寻杀死勾陈光的凶手的通天大祭司就突然冒了出来,三下五除二将多宝自在佛打得魂飞魄散,这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阴谋的味道。

  数百名祭司在忙碌着打扫战场。对大虞的祭司们而言,一个佛陀身上的材料,哪怕是一根汗毛都是极其珍贵的宝贝。诸如说多宝自在佛的一根腋毛——如果他有腋毛的话,就能制成能万里追魂的歹毒箭矢,而且专门破坏各种仙人法体、佛门金身,对仙佛一道的修士有极强的杀伤力。

  佛陀的骨头,可以拿来制成威力极大的符箓;佛陀的皮肤,可以用来制造护身的宝衣;佛陀的肌肉可以拿来炼丹,或者直接喂食给各种毒虫毒兽,都能极大的增强它们的修为。尤其是佛陀的大脑,祭司们有秘法从佛陀的脑髓中抽取他们生前的一部分记忆,不论是他们修炼的佛门神通还是他们记忆中的一些信息,对大虞而言都是极其有价值的战略级情报。

  所以除了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吞噬掉的一部分血肉,多宝自在佛的每一片碎骨烂肉和每一条汗毛都被这些仔细的祭司搜集了起来。他们是那样的用心,没有丝毫的遗漏,他们搜集到的残破肢体基本上还能将多宝自在佛的身体拼凑出来。

  勿乞有点无辜的站在一旁,看着这些祭司挖地三尺的搜集多宝自在佛身上的材料。

  玉鴣也手忙脚乱的指挥着自己的一众门徒和另外一个通天大祭司的门人弟子争夺一块骨头,那是一块通体透明有着七彩色泽的指骨。这块指骨显然已经被佛力充满,是不可多得的佛门圣物,若是拿来炼制法器,能够炼制出一件威力很不弱的宝贝来。若是将这块指骨拿去献祭,这么小小的一块指骨的价值绝对比得上一次献祭数十万天仙得到的好处。

  数十个低级祭司在那里争夺这块指骨,玉鴣和那个通天大祭司则是口沫横飞的相互理论。勿乞站在一旁傻愣愣的听他们的争吵,似乎玉鴣和这个不知名的通天大祭司还是儿女亲家的关系,但是为了这块佛陀的指骨,两人扯破了面皮,叽叽喳喳的将对方做的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数落了出来。

  最终还是玉鴣不要脸一些,他得意洋洋的得到了这块佛陀指骨,而那个落败的通天大祭司则是悻悻然的带着门人跑去了另外一处小土包上,和另外一位通天大祭司争夺几滴多宝自在佛留下的血液。

  志得意满的将佛陀指骨藏进了袖子里,玉鴣这才醒悟勿乞还在场。他回头向勿乞笑道:“州侯还在这里干什么?这里的事情已经了结,州侯想做点什么就做点什么去吧!”

  勿乞呆了呆,他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没我的事了?可是,这……”

  刚开始是几个老人布下挪移阵要将勿乞送去囚龙潭算计他,然后是多宝自在佛亲自出手袭击勿乞,再后面就是这群通天大祭司突然冒了出来,很不要脸的联手将多宝自在佛碾成了粉碎。勿乞觉得自己是受害人,刚刚还被司刑殿的官吏盘问了许久呢,怎么突然就没他什么事了呢?

  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正趴在他肩膀上打饱嗝,如果现在就离开似乎也没吃亏。但是勿乞总觉得不是滋味,自己做了一次诱饵,然后就这么被打发走了?一点好处都没有?

  正小心的在一旁收拾多宝自在佛的一段脊椎骨,乐滋滋的将这段长有一尺的脊椎骨放入一个黑色的玉罐子里用药汁浸泡的勾陈戾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东海州侯,这里的确没你的事了。多宝自在佛就是幕后要算计你的人,如今他已经被杀,事情就和你无关了!”

  眸子里精光一闪,勾陈戾颔首道:“能够从一个佛陀的三次攻击下活下来,老夫很看好东海州侯的前途。若是有空,可以来勾陈家坐坐。”古怪的抿嘴一笑,勾陈戾淡然道:“勾陈家有一批族女刚刚长成,个个都是倾国之色,东海州侯有兴趣,和我们勾陈家结个亲也是好的!”

  沉吟片刻,勾陈戾笑道:“有我勾陈家相助,东海州侯未来倒是有机会突破到通天之境。州侯若是娶了我勾陈家的族女,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东海州的发展,我勾陈家定当是用心照拂的。”

  勾陈戾的语气很平淡,说到和勿乞结亲一事时,那语调就好似在恩赏一样,好似勿乞能够和他勾陈家的族女成亲,那是给了他勿乞天大的脸面。他的言辞中更是带着这么一股子意味在——让你娶我勾陈家的族女,这是给足了你脸面,若是你不主动登门求亲,那就是太不识抬举了。

  甚至勾陈戾的言语中还有这样的意思——这次就算是用你当诱饵,但是你这诱饵表现得还不错,就算你心里有点恼怒,给你一个我们勾陈家的族女做补偿,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玉鴣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望了勾陈戾一眼,突然‘哈哈’大笑了几声,然后一把抓住勿乞就往外一丢。勿乞低声骂了一句,身体不受控制的随着一阵狂风激射而出,飘飘荡荡的被玉鴣一把送到了良渚城的城门外。

  “一群不是东西的老混账!”愤怒的望着刚刚大战了一场的小山包的方向,勿乞低声咒骂了起来。勾陈戾能说出勿乞刚刚在多宝自在佛的三次攻击下存活,证明这群老家伙早就在一旁观战,但是一直没有人出手相助,等到最后多宝自在佛中了阿鼻香的剧毒,肉身被阿鼻香削弱到极限了,他们才出来捡了一个大便宜!

  勿乞觉得心里不是滋味,自己怎么也是大虞的东海州侯,怎么在这群老家伙眼里,似乎他的姓命不怎么重要呢?有点恼羞成怒的勿乞干脆就没进城,他蹲在城门边一条土沟旁,双手托着下巴思忖了许久,将今天的事情仔细的琢磨了一阵,翻来覆去的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咀嚼了一番,从中盘算出了数十种可能后,这才对着天空比了根中指。

  “你们有种,大爷我不和你们玩总成吧?”

  带着一肚皮的怨气,勿乞咬牙走进了良渚城。毕竟是根基太浅,自己这个新晋的东海州侯只能是忍气吞声,哪怕被人当做诱饵使用,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但是这事情没完,不管是谁在幕后主使了这一切,拿他勿乞当诱饵,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今曰小看了勿乞的这些人,拿他当工具置他于危险之中的这些人,勿乞一个都不会放过。

  “等着瞧罢!”勿乞阴沉着脸向路上的行人打听了阳山王府的地址,顺着大路向阳山王府行去。这一次的事情勿乞记下来了,等他回去了自己的地盘,回去了如今属于他领地的东海州,他就一门心思的发展偷天换曰门,一门心思的休养生息积蓄实力,等他有了足够的实力和势力,到时候再来和这些人计较。

  勿乞突然觉得,和勾陈戾这些厮混与朝堂上的通天大祭司比起来,秘殿的那些祭司是多么的可爱?包括巫常魑兄弟四个在内,他们就算行事荒唐了一些,却也是真姓情,可比勾陈戾这些阴阳怪气的人可爱多了。

  咬牙切齿的来到了阳山王府门前,勿乞抬头看了看面前两扇用青铜铸成的古朴大门,向门前竖立的百多名重甲战士拱手行礼道:“有劳诸位进去禀告一声,东海州侯谭朗求见嶽峰王姬岙!”

  已经起了心思离开有熊原,回归东海州发展自己的势力,但是于情于礼上,勿乞都要和姬岙打个招呼再走。毕竟如今所有人都认定勿乞是嶽峰王姬岙的幕僚,他身上已经打上了姬岙的烙印。

  勿乞一句话刚刚说完,一旁的侧门里突然走出了一个身材高大健壮大有龙伯国人之风,身穿华贵锦袍的中年男子。这人身后跟着数十名趾高气扬的彪形大汉,真和一群雄狮猛虎一样,那眼神盯着人的时候都是带着血光的。

  这中年男子听到勿乞的话,顿时扭头向勿乞望了过来:“你就是谭朗?老三手下的那个体法双修的谭朗?嘿,小子,乖乖的给本王跪下,发誓你这辈子唯本王之命是从,否则今天没你的好处!”

  怪笑声中,那男子身后的一员通体黧黑双眸发蓝的壮汉‘呼’的一下冲倒勿乞面前,双掌重重的拍向勿乞的肩膀,就要逼迫他向那中年男子跪下!

  勿乞勃然大怒,刚刚被勾陈戾用言语侮辱了一阵,你这厮居然也来招惹自己?

  顾不得这里是阳山王府,勿乞厉声喝道:“找死么?滚!”

  漆黑的龙鳞覆盖住了勿乞的右拳,他一拳朝那大汉的心口打了过去。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