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三十九章 饕餮兽魂

第七百三十九章 饕餮兽魂

  “儿子多了,是一个麻烦。”

  在阳山王府的后院里,坐在一株巨大的古木下面,阳山王无奈何的向勿乞叹息了一声。

  勿乞和姬岙并排坐在阳山王对面,除了他们三个,附近一个人都没有。头顶的古木宛如华盖,浓密的枝叶让一丝阳光都无法透下来。清风穿过附近的树林,带来了袅袅凉气,头顶有很多拇指大小的绿玉豆纹鸟的巢穴,这些身躯娇小叫声却最是婉转动听的鸟儿正藏在树叶下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

  “儿子多,偏偏每个儿子都很有才干,这更是一个大麻烦。”

  捧着黑玉雕成的茶杯,阳山王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的表情很温和,这对熟悉阳山王的人而言,这种温和的表情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一直以来阳山王都以心狠手辣、冷酷无情而闻名,这种温和的宛如刚刚怀孕的圣母那样的表情,真不该出现在他脸上。

  勿乞看了姬岙一眼,姬岙端着茶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茶,呆板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老三和他的几个兄弟一样,都想要继承本王的王位。”阳山王手指轻弹茶盏,淡淡的说道:“大虞王爵也有数千人,但是真正重要的就是本王在内的十八宗王。和其他的那些王爵不同,这十八宗王是有资格继承人皇之位的。”

  勿乞心头一震,他看了姬岙一眼,这家伙刚刚得了天道功德赏赐的一量劫的阳寿,他以后难不成还真有指望成为人皇?如果是,那自己可就赚大发了!

  望了姬岙一眼,阳山王沉声道:“就说老三吧,他立下了这么大的功劳,被晋封为嶽峰王。但是哪怕他以后被封为和本王爵位相当的‘山’字头的亲王,他也不可能成为人皇。”

  放下茶盏,阳山王扳着手指说道:“若是人皇驾崩,皇太子才干不足无法震慑天下,又或者有其他的缘故人皇的皇子中无人能继承皇位,那么就会由联盟长老会从十八宗王中挑选一人继承皇位。”

  姬岙端起茶杯,将茶水一饮而尽,然后将茶盏放在了身边的小茶几上。

  勿乞缓缓的点了点头,难怪姬岳他们几个会对自己是那样的态度。

  阳山王轻叹了一声,摇头道:“现在看来,老三的才干最强,若是不出意外,等本王寿命尽了,继承本王王位的,有八成指望是老三。但是这不是你们兄弟相争的理由。”阳山王凝视着姬岙沉声道:“若是你们敢兄弟相残,我会亲手毙了你们。无非是几个儿子而已,本王年富力强,还能继续生!”

  姬岙双手撑在地上,向阳山王屈身行礼,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阳山王有点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他望了勿乞一眼,摇头道:“至于谭朗你,好生辅佐老三,以后总有你的好处!你今曰碰到的那些事情,本王也觉得奇怪,到底是谁设计杀了多宝自在佛?就勾陈戾那老东西,他还没有这个心机。此事本王会暗中查探,你自己小心就是。”

  沉吟片刻,阳山王摇头叹道:“至于老二他们对你……不管怎样,老三是本王的儿子,老二他们也是。你是老三的部属,所以你就吃点亏、忍口气罢!本王这里正好有一样好物事,就赐给你,当做本王替老二他们赔礼罢!”

  说着说着,阳山王居然微微欠身,向勿乞行了一礼。

  勿乞急忙站起身来,深鞠躬向阳山王还了一礼,口中连称‘不敢’。阳山王给他的印象很好,真的很好,起码刚刚在姬岳、姬岱、姬岚三位胡搅蛮缠要阳山王处罚勿乞时,阳山王勃然大怒将三个儿子都赶出了有熊原,逼着他们赶快滚回自己的封地去了。

  本来姬岳三个就是因为这次为姬岙庆功,为参加姬岙的封赏大典而来的。如今大典完成,按照大虞的规矩他们在良渚还能逗留十天半个月。但是这次他们惹怒了阳山王,就被阳山王毫不客气的赶回了封地。

  阳山王如此处置自己的儿子,勿乞已经无话可说,如今又郑重其事的为了自己的儿子对勿乞赔礼道歉,勿乞还能说什么呢?阳山王的态度让勿乞很是受用,心头的一口恶气也逐渐消散了。

  说了一阵客气话,一旁有一个黑衣老人缓步走了进来,凑到阳山王耳朵边嘀咕了几句。

  阳山王微微一笑,他向姬岙颔首道:“准备得差不多了。这宝贝本来是为你第三十七弟姬峤准备的,但是你这次居然寻访到了谭朗这么个人才,干脆就给了谭朗吧!”

  不容勿乞和姬岙询问是何等宝物,阳山王已经站起身来,示意两人跟上,带着他们顺着树林中的一条小道向王府深处行去。一路走过了几处哨卡森严的所在,前方一座小山下,一个直通地下的隧道入口正透出淡淡的绿色光芒。阳山王回头招呼了一声,带着勿乞和姬岙就走进了这隧道。

  顺着干净敞亮的隧道向地下大概行进了数里深,前方出现了一座宽敞的殿堂。长宽数里的殿堂四壁上雕刻了无数的鬼神图案,正中一座圆形的直径里许的祭坛上,正懒洋洋的盘绕着一头奇形巨兽。

  这兽形如龙,腹部极大,通体黑鳞格外厚重,比龙鳞大了许多。真龙体型颀长,而这兽形如龙却是又粗又短,通体透着一股子凶狠暴虐的力量感。他的脑袋极大,头顶的龙角又粗又壮,双眸深邃闪烁着刺目的血光,头上一张大嘴格外醒目,偶尔大嘴开阖,露出来的是一条猩红的长舌头和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

  敖不尊打了个顿儿,干涩的说道:“是条饕餮啊?啧,血统挺纯的么?公的还是母的?当年老子……”

  这厮又要卖弄他当年的风流韵事,勿乞抬起手一把捏住了他的嘴,懒得听他的废话。

  盘在祭坛上的这头饕餮体长里许,周身气息强悍之极,肉眼可见的猩红色气浪不断从他体内散发开来,大殿内数百名围绕着祭坛而立的祭司都苦苦的用各色法器护住了周身,却也只能勉强在大殿中站稳。猩红色的气浪冲击着他们的身体,护身的法器不时发出难堪重负的呻吟声。

  看到阳山王走了进来,那饕餮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向阳山王颔首道:“阳山王,你那儿子在哪儿呢?丑话说在前面,你那儿子如果不成器,可别怪小龙直接吞噬了他的魂魄。”

  长舌舔了舔自己的鼻梁,饕餮冷笑道:“像小龙这样的人才,这样的资质,怎么也要找个天下极等资质的主子。”双眸中血光透出,饕餮贪婪的向勿乞和姬岙望了一眼。

  饕餮双眸中的血光充满了吞噬姓的异力,姬岙挡不住血光中澎湃的力量,他头顶一道青光冲出,他融合的兽魂蒲牢当即飞出体外,仰天发出了一声疯狂的咆哮。四周虚空荡起了大片的波纹,饕餮眸子里的血光在靠近姬岙身体的时候,就被扭曲的空间绞碎。

  勿乞冷哼一声,他身形一晃,周身黑焰缠绕,他身体迅速拔高到了十丈高下,黑色龙鳞一片片的覆盖住了他的身体,凶狠霸道的龙气透体而出,勿乞盯着这头饕餮,同样发出了一声巨大的长啸。

  敖不尊身形迅速膨胀到十丈长短,他竖起前爪指着饕餮冷笑道:“混帐小子,换了老子当年,你敢这么盯着老子看,老子肯定宰了你老爹,干了你老母,然后把你小子撕吧撕吧做成酱肉下酒!你还盯着老子,作死么?”敖不尊龇牙咧嘴的朝饕餮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一股比勿乞体内的凶杀之气更加凶狠百倍的龙气悄无声息的从敖不尊眉心透出,对着饕餮的脑袋狠狠的轰了一击。

  蒲牢的怒吼,勿乞的长啸,敖不尊的暴力威胁,凶残贪婪的饕餮瞬间被压制得气焰全无。

  但是这还没完,勿乞肩膀上的龙蟒姐妹俩突然腾空而起,她们张开大嘴发出飞天冰火龙蟒特有的‘嘎嘎’长啸声,自上古以来龙蟒一族令天下所有龙族忌惮、畏惧的凶煞之气宛如潮水一样散发开来。

  她们姐妹俩不发威还好,她们这一发作,姬岙头顶的蒲牢兽魂‘哧溜’一下钻进了姬岙体内,再也不敢露头;勿乞打了个哆嗦,龙人法身打了个哆嗦,迅速恢复成了人形;嚣张跋扈的敖不尊本能的打了个寒战,瞬间从体长十丈的黑龙缩成了三寸长的小泥鳅,委委屈屈的钻进了勿乞的衣领子里躲避这几乎相当于龙族天敌的可怖气息。

  刚刚还无比嚣张,无比的凶神恶煞的饕餮骤然露出了一丝谄媚的笑容,他点头哈腰的向勿乞笑道:“您就是王爷的第三十七子姬峤吧?哈哈哈,小龙能成为您的兽魂,从此同生共死共同进退,真是小龙的福分啊!哈哈哈,哈哈哈,您身边那两位,真是飞天冰火龙蟒?她们不是早就绝种了么?”

  阳山王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笑着拍了一下勿乞的肩膀:“谭朗,这就是本王送你的礼物。你还没有融合兽魂罢?我大虞的战士,可都需要一条强大的兽魂,这样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哪怕你是体法双修的天才,多这一条兽魂护身,对你未来也有极大的助益啊!”

  阳山王所谓的宝贝就是一头饕餮的兽魂么?

  勿乞大喜过望,急忙行礼谢过了阳山王!

  一条兽魂?这好处实在是太大了!

  而且恰恰是龙之九子中的饕餮兽魂,勿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这次来良渚,虽然受了些惊骇风波,但是好处也太多、太大了!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