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四十三章 小挫凶焰

第七百四十三章 小挫凶焰

  普通的庚金之气衍化的兵器攻击?勿乞可不怕这个东西。

  黑色的九冥散魂鬼炎腾空而起,污秽阴邪的鬼炎带着森森寒气化为九条黑色蛟龙在身后扭动缠绕。飞射而来的无数兵器被黑色的火焰击中,立刻崩解粉碎,再不复刚才那煞气腾腾的气象。

  但是最大的威胁是面前的白术。这彪形大汉张开大嘴一吸气,方圆千里内的庚金之气瞬间化为一道洪流冲进他的大嘴。白术的身体爆发出夺目的强光,银色的光芒带着无数的芒刺,每一条芒刺都锋利无比,在白术向勿乞猛扑的时候,这些芒刺撕裂了虚空,带起了无数极细的黑色痕迹。

  白术一拳宛如流星坠地般向勿乞面门砸下。一团急速闪烁的银光在白术的拳头上跳动,这团火光宛如火焰一样炽热,散发出令人心悸的危险气息。银光所过之处,虚空宛如碎之一样被撕开,拳头距离勿乞的面门还有数丈远,森森寒风已经在勿乞的脸上割出了细细的血印。

  深吸一口气,勿乞向白术诡秘的笑了笑,头顶一道黑光冲出,玄阴星辰塔在黑光中迅速膨胀,从拳头大小变成了数丈高下。道道银色星光从玄阴星辰塔的边缘倒垂而下,宛如极光一样在空气中扭动缠绕,荡起了瑰丽的七彩光霞。

  白术能够将方圆千里内的天地灵气全部驱散,只留下了五金精气这独门灵气,这对勿乞的确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但是白术能够驱散诸般灵气,只有一种力量是他极难驱除的——这就是高空中照耀整个盘古大陆的星辰之力。纵然是大白天的,星辰之力依旧存在,依旧充斥四周。

  玄阴星辰塔蒙上了一层厚达尺许的银光,肉眼可见高空之上道道银色洪流俯冲而下注入玄阴星辰塔。勿乞诡笑着对着玄阴星辰塔一指,附近的时间流速骤然变快了百倍。

  突然增加的时间流速让白术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他身形一歪,狼狈的擦着勿乞的身体向他身后撞了过去。勿乞身后悄无声息的浮现了一条三头恶狼的虚影,他轻轻的念诵了一声咒语,玄阴星辰塔吸收来的庞大星力注入了这条恶狼的身体,令得这条恶狼从拳头大小迅速膨胀到了十几丈长短。

  三声凄厉的狼啸声传来,勿乞一拍这恶狼的脖子,顺手向白术的身体一指。这恶狼无声无息的带起一道恶风向白术品扑了过去。三张大嘴分别咬向了白术的脖子、后心和腰间软肋。

  白术挣扎着奋起神力,周身强力的白光一阵颤抖,勉强摆脱了一部分时间增速对他身体的影响。他挥起右拳向三头恶狼砸了过去,同时不无讥嘲的冷笑道:“区区借调星力的小手段,岂能伤得了老子?若是天庭的星君他们掌控了星辰的本源之力,老子还怕他们几分,你算什么东西?”

  话音未落,白术就发出了凄厉的惨嚎声。三头恶狼在白术的拳头快要碰到自己身体的时候,他的身影骤然化为一团浓烟消散,随后直接在白术的身体上重新凝聚成形。白术的脖子、后心和腰间软肋被同时咬中,大片银白色的鲜血喷洒而出,三头恶狼疯狂的摇摆着脖子,竭尽全力的撕扯白术身上的伤口。

  一股诡异的毒力渗入了白术的身体,让他伤口附近的皮肉迅速变得紫黑一片。身为四方圣兽白虎的后代血裔,白术的身体极其强悍,天下间极少有什么毒物能够伤到他的身体。但是三头恶狼体内的剧毒属于世间前所未见的先天星辰大道衍化而成的剧毒,白术的祖先都没有碰到过这种剧毒,他自然也无法消受这股毒力的侵袭。

  虎咆声冲天而起,白术的身体用力一弹,大片鲜血好似暴雨一样洒下,他豁出去被三头恶狼撕下了数十斤血肉,凶悍无比的挣脱了三头恶狼的大口。带着三处血肉模糊露出骨骼的凄厉伤口,白术狼狈的向后窜去。他大步冲到了一个体型比他略小了一圈,也带着明显的白虎特征的妇人面前怒道:“娃他娘,赶快给我找解毒的丹药,好狠、好诡异的咒法,他借来的是那颗星辰的本源星力?”

  勿乞微微一笑,他可没有传到授业解惑的义务。

  天庭控制的周天星辰诸位星君之力已经被天下的修道之人研究得无比通透,甚至那些星君平曰里用什么兵器、喜欢吃什么东西都已经在修士中广为流传。但是勿乞借来的星力不是如今大众知晓的星君的星力,而是来自于那颗万象星核的崭新的星辰本源之力。

  任凭你白术想破了脑袋,也绝对想不到勿乞居然能得到一颗万象星核,而且还在自身的芥子世界中衍化了一个先天星系出来吧?

  冷笑几声,勿乞看向了紧跟在白术身后冲来的数十位男女。他轻轻的抚摸着身边三头恶狼的身体,低声喝道:“敖不尊,你们自己当心些,能占多少便宜,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冲杀而来的男女中,有两对夫妇显然是蛟龙一族神兽的后裔,他们头顶有龙角,眉心和脖子上有淡淡的龙鳞,周身更散发出浓郁纯正的蛟龙气息。敖不尊怪笑一声,他腾空而起,身体迅速化为长达十丈的蛟龙形象,一道异常强烈的龙气铺天盖地的释放了出去。

  猛冲而来的那两对男女骤然一惊,他们惊骇的望着敖不尊厉声喝道:“上古龙族?”

  敖不尊还没吭声,龙蟒姐妹俩已经迫不及待的将飞天冰火龙蟒特有的气息释放了出来。这下可好,飞天冰火龙蟒在洪荒之时是一切龙族的天敌,她们凶悍的气息刚刚放出,那两对夫妇就尖叫一声,近乎是本能的转身就逃。

  勿乞手指轻轻一勾,几个诡秘的符文在他指尖迅速成型。这几个符文来自于盗得经中传承的《古神书》,是上古神文中威力极大的代表了‘破裂、粉碎’含义的攻击姓符文,有粉碎世间一切存在,毁坏世间万物的强大力量。勿乞又将那十万八千星辰中代表了杀戮死亡之一的一颗星辰的本源星力抽出了一丝注入了这几个符文中,然后玄阴星辰塔内急速吸收而来的庞大星力一股脑的全部注入了这几个符文中。

  原本不过拇指大小的符文骤然膨胀到面盆大小,黑气缠绕却闪烁着瑰丽银光的符文无声无息的急速射出,在勿乞的神识锁定下,飞行速度极快的符文命中了那转身逃窜的两对夫妇的后心。

  痛楚的龙吟声冲天而起,那两对夫妇被打得七窍中三味真火混着本命精血乱喷,宛如岩浆一样的龙血带着袅袅火苗四射。黑色的符文带着银色的星光轰入他们的体内,两对夫妇不受控制的显出了原形,却是两条绿龙、两条白龙。

  绿龙有毒,白龙控水,这都是龙族中地位不甚高的旁支血脉。如今四条长达数里的蛟龙都是一般无二的在背上裂开了一个极大的缺口,他们的身体差点被勿乞的符文拦腰炸断,大片金色的血液正不断从伤口处喷出。透过他们的伤口,可以看到他们的龙骨和龙筋都被炸开了。

  “老子真不好意思欺负你们这些娃娃!”敖不尊疯狂的吼叫道:“但是,欺负人乃快乐之本啊!啧,这两小娘儿生得还不错!”叽里咕噜的胡说八道着,敖不尊带起一道黑影冲向了那四条被迫显出原形的蛟龙,张开大嘴向他们吞噬了过去。

  两条雄龙的脑袋被敖不尊一口咬下,敖不尊的嘴里喷出大片黑光,两条巨大的龙体被他一口吞入了腹中。两条雌龙则是发出声嘶力竭的龙吟声,她们拼命的扭动身体挣扎着,但是受到重创的她们根本就没有多少余力,敖不尊桀桀怪笑着伸出前爪,一把扣住了她们的头颅,强迫她们缩小了身躯被敖不尊死死的捏在了手中。

  “唉,杀其夫夺其妻,老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邪恶了?”怪声怪气的笑了一声,敖不尊兴奋得浑身的鳞片都在哆嗦:“老子,老子一贯如此啊!嘿,这老本行买卖多少年没做过了?你们两个不许动,只要你们和老子上过一次床,你们这辈子都忘不掉……我艹!”

  两道黑色的太古神文激射而来,准确的击中了两条雌龙的脑门,轰碎了她们的头颅。

  敖不尊委屈的转过头去,勿乞冷眼看着低声喝道:“杀人放火我不管,这种缺德的事情少做罢!你吃了她们就是,何必掳掠了她们做那种勾当?唔,明媒正娶的可以,歼银掳掠的不行!”

  敖不尊失望的仰天长啸了一声,他压低了声音叽里咕噜的抱怨道:“这算什么呢?这算什么呢?啧,多好的两个美貌小娘儿啊!明媒正娶?阿呸,大丈夫男子汉,谁傻了才明媒正娶,这么多过瘾啊?”

  长叹一声,敖不尊一点负罪感都没有的,将两条雌龙也塞进嘴里吃了进去。

  勿乞都不由得看得直咧嘴,敖不尊这厮以前肯定不是好东西,如今他更加确定了这一点。就连那种最凶残的妖孽,一般而言也不会吞噬自己的同类,但是敖不尊将四条蛟龙说吃就吃了,难怪这家伙以前被人杀了不算,还被抽筋扒皮的制成储物戒指,这货实在是活该啊!

  摇摇头,勿乞朝那脸色有点难看的数十名男女冷笑道:“我不知道万毒阵中是否杀了你们的儿子!但是你们来找我的麻烦?这就该死!”

  随手一指,玄阴星辰塔内三百六十团银光激射而出,纷纷化为里许大小的银光悬挂高空。

  浓烈的星辰之力覆盖四周,虚空骤然变成了一片银色的汪洋,勿乞已经迅速布置了一座大阵!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