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一手遮天

第七百四十五章 一手遮天

  一团夺目的星光笼罩了百里方圆,高空中云层上,大片星辰白曰显形,丝丝缕缕的星光宛如烟雾一样从高空落下,不断融入这一团星光中。数十种神兽神禽的身影在这方圆百里的银光中奔驰飞翔,带起刺耳的巨响。星光在颤动,不时有数十道彩光从这一团星光中喷出,将远近的山岭无声无息的化为乌有。

  千里之外一座高山上,一根通体漆黑的大旗杆足足有三千丈高,巨大的旗杆迎着高空的狂风,一面长一千八百丈宽九百丈的黑色大旗迎风招展,大片黑气从大旗中喷出,化为一张半透明的朦朦胧胧的大手将方圆三千里的虚空一掌遮住。

  这一张大手中一切的法力波动都被大手吸收,没有半点儿波动、半点儿声响能传出这一片虚空。但是从大手之外向这方圆三千里的地域望下来,一切都是无比的正常,没有丝毫的异样。无论是神识还是肉眼,或者某些稀奇的法眼神通,都无法看透这一片虚空中正在发生的事情。

  大旗下,刘邦和章丘王正对而坐,两人坐在鎏金雕龙的交椅上,面前是一丈长的华美桌案,各色热气腾腾的精美菜肴堆了满桌子都是。这些菜肴都是刘邦带来的高手厨子现场烹制,所有的材料都是真正的龙肝凤胆之类的珍贵原材料。

  一条已经修成十八品天仙,原形是一头三彩麋鹿的妖仙惨嚎着在半山腰上翻滚,他化为原形,四肢的蹄筋和胯下的鹿鞭已经被割掉,体内鹿血也已经被抽走了七成以上。他声嘶力竭的惨嚎着,但是一张司天殿出品的镇妖符牢牢的贴在了他的眉心,让他除了惨叫翻滚外,再也没力气做出任何别的事情。

  刘邦笑吟吟的从面前的汤罐中舀起了一汤勺热腾腾鲜美无比的鹿血蹄筋羹,柔嫩鲜甜的鹿血顺着喉咙宛如丝绸一样绵柔的滑下,鹿血中切得极细的鹿蹄筋嫩、弹、香、滑,好似在他的嘴里爆炸一般,带来了重重叠叠不断翻转而上的浓香和鲜味。

  “妙不可言!”刘邦赞叹了一声,他斜睨了一眼山腰上正在挣扎扭动的鹿仙,轻描淡写的挥了一下手指。樊哙大笑着冲了过去,一脚踏在了那体长七八丈的鹿仙脑袋上,掏出匕首就在鹿仙的胸膛上片下了热气腾腾的鹿肉片。一旁的亲兵送上来了烈酒,樊哙就着鹿肉片,喝着美酒,不多时就将这鹿仙胸前的肉吃得干干净净。

  “痛快,痛快!”樊哙大笑着拍打着胸膛,目露凶光的看向了远处那一团正在急速波动的银光。

  章丘王微笑着夹起了一筷子爆炒鹿鞭丝喂进了嘴角里,他慢条斯理的咀嚼着散发出腾腾热气的美味,很是舒畅的长叹了一口气。山腰上,一条同样修成了天仙的蛟龙正哀嚎着被一群身披重甲的精锐战士按倒在一块卧牛石上。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厨子慢条斯理的走到了这条蛟龙面前,手持锋利的屠刀将他的龙筋、龙肝、龙心等珍贵的原料慢慢的挑了出来。

  悠扬的乐声从一旁的小树林中响起,一群衣衫暴露的仙女手持长长的宫扇彩绸从树林中载歌载舞而出,在章丘王和刘邦面前上演了一曲天魔之舞。酒肉飘香,美色娱人,章丘王和刘邦开怀畅饮好不快活。

  酒过三巡,就连用龙肉做主要材料的菜肴也更迭了五种,刘邦终于放下酒盏,扭头看向了远处那一团夺目的银光:“此子果然不凡,白术等人都是金仙的修为,尤其本体都是极其强横的神兽,他居然能以大阵将他们尽数围困,实在是了不得。难怪章丘王要将他困杀于此!”

  章丘王摸了摸嘴角流下的一滴酒水,冷笑道:“陛下对他格外青睐,居然赏赐了他一座通天塔。体法双修的资质也就罢了,他偏偏是姬岙那小子的人。不借着这个机会将他杀死,难不成留着他以后和我们为难不成?”

  刘邦懒散的笑着,他招来一个生得娇柔秀美的仙女搂在了怀里,双手轻揉这仙女胸前的两团暖玉,很是逍遥的长叹道:“那,就让他随意施为吧。若是他被白术等人杀了,固然好。他若是能杀了白术等人,也是极妙!总而言之,不让白术他们生离有熊原就是!”

  冷酷的笑了几声,章丘王眯着眼睛冷哼道:“只不过,牺牲一个太乙,一个佛陀,加上几个不入流的金仙神兽,那勾当,能成么?更不要说鼎钧仙人他只是遁入佛门,虽然不复太乙,但是不出数年就能得了那佛陀之位,这种手段,瞒得过那些人?”

  刘邦若无其事的揉弄着怀中的仙女,他淡淡的说道:“我们只管做,至于我们背后的那些大能如何想,管我们什么事呢?他们既然定下了这计划,那就是有成事的把握,事成之后,我刘邦固然有好处,你的好处难道又少了?”

  眯着眼望了章丘王一眼,刘邦低沉有力的说道:“王爷就放心吧,天地之间,是需要一个人皇的。但是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能和我们竭力合作的人皇,这宝座,迟早是王爷你的!”

  章丘王眯着眼笑了,刘邦靠在了交椅上,懒洋洋的说道:“王爷只管静静的等着,这事情也差不多快完结了。就算娲皇圣人一心护着人族,她一人纵然周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呢?这次是大虞犯了众怒啦,等那几位和娲皇圣人齐名的老祖宗一并出面关说,她老人家也只能在那天外看着,再也无法出手干涉呢!”

  用力拍了一下怀中仙女挺翘的臀部,刘邦得意洋洋的说道:“有理走遍天下,这次道理是在我们手上哩!”

  章丘王和刘邦相视大笑,两人同时抬起头看了看矗立在两人当中的那根长达三千丈的黑色旗杆,同样都是目光狂热的扫了一眼那旗杆上迎风飘荡的巨大黑旗。

  混元遮天旗,天庭北极大帝的本命太乙仙兵,诞生于混沌之中的鸿蒙之宝。错非刘邦借来了这种级别的宝物遮挡住了这方圆三千里内的一应气机,有熊原的驻军又怎可能发现不了勿乞和白术他们的冲突?但是如今有了这宝物遮掩天机,就连良渚的通天大祭司们都察觉不到这里发生的事情,不论是勿乞被白术等人杀死,还是白术被勿乞杀死,总而言之都是最有利的结果。

  “不枉了老子给白术这群牲口通风报信,啧,正好堵住了谭朗这小子!”刘邦摇头晃脑的笑道:“体法双修?得人皇赏识恩赐通天塔?阿呸,这种天才不把他早点弄死,留着他以后和我们为难么?”

  章丘王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他吞了一块龙肝,然后高高的举起了酒杯:“为汉王贺!”

  刘邦笑着和怀中的仙女口舌纠缠的深吻了一轮,然后同样举起了酒杯大叫道:“为王爷贺!”

  两人相视大笑,然后纷纷痛饮杯中美酒。章丘王也是兴致油然而动,他一把抓过了身边的一个娇俏仙女,迫不及待的将她按倒在交椅上。不多时女子的呻吟声就在山头上飘然散开,刘邦以及他身边侍立的张良、韩信、萧何等人目光中同时带上了一丝不屑之意。

  眯着眼睛疯狂冲刺身下仙女的章丘王嘴角带着笑,他看似朦胧的目光中,也带着一丝冷厉的讥嘲。

  玄阴星辰塔喷出的星光笼罩下,勿乞死死的揪着白术的顶瓜皮,拳头好似暴风雨一样胡乱的砸得白术嘶声惨嚎。白术的妻子,一头同样彪悍凶猛的母老虎嘶声怒吼着,她化为白虎原形,不断的向勿乞扑击,想要救助自己的丈夫。

  可是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死死的缠住了她,根本不让她靠近勿乞丝毫。敖不尊缩成一寸多长,嬉皮笑脸的在母老虎的身边窜来窜去,油腔滑调的调侃着她:“唉哟,死了娃了,现在又要死老公!啧啧,寡妇死儿子,没指望了喽!喔唷,寡妇喽,寡妇喽,干脆你改嫁算喽!你是白虎,老子黑龙,黑白龙虎配,天生一对儿啊!娘子,来,亲一个!”

  敖不尊满口的污言秽语,母老虎被气得浑身毛都竖了起来,她挥动利爪想要撕碎敖不尊的身体,但是敖不尊只有一寸长短,她的本体却又太过于巨大,哪里抓得住比泥鳅还要油滑数倍的敖不尊?

  尤其还有龙蟒姐妹俩在一旁不断喷出冰火神光助战,每一道冰火神光都逼得这头母老虎狼狈而逃,四周还有无数星光凝聚的宝珠当头打下,每一颗宝珠都有数百座大山重,打得她浑身剧痛难忍,一不小心就会被打得在地上连连翻滚。

  尤其是这些星光凝聚的宝珠中蕴藏了某些奇妙的力量,每一次这头母老虎被打中,眼前都是幻象丛生,渐渐的她的神智都开始迷迷糊糊的,再也弄不清自己到底身处何方。

  两头白虎被勿乞所制,但是大阵中其他的那些神兽却是在疯狂的咆哮怒吼,不断冲击大阵的阵脚。以勿乞一人之力对抗数十头修为都在金仙以上的神兽,仅仅是维持大阵就已经让他不堪重负。

  每一次冲击都让勿乞的五脏六腑都受到直接的震荡,他的七窍中不断有鲜血滴下,经络中更是宛如刀搅一样剧痛。勿乞很是诧异的抬头看向了远处有熊原的方向,怎么还没人发现这边的动静?

  骤然间勿乞身后的银色光幕一阵震荡后被一道巨大的力量轰碎。

  一头火人手持一柄沉甸甸的大刀飞扑而来,一刀劈向了勿乞的后心。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