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兽

第七百四十六章 收服神兽

  “杀!”

  背后冲来的那火人明显是火凤凰的血脉,他身高一丈上下,面容模糊不清,大致能看出他脸上生了一张尖锐的凤嘴。他的身体几乎全部透明,宛如烧红的琉璃一样透明,大片干干净净显得格外温柔娴静的火焰从他体内喷出,就是这看似没有任何危险反而显得格外美丽的火焰烧穿了勿乞大阵中的星力屏障。

  凤凰天火,天地之间唯一一种从后天入先天的上品神炎。必须由资质极佳的凤凰一族的皇族血脉,吞噬各种后天之火,然后融合凤凰血脉中的一丝先天火灵,化腐朽为神奇,将各种后天火焰转化为无坚不摧能够焚毁万物的凤凰天火。

  这也是一种有生命的,能够造物的火焰。这个火人手上的大刀,就是用凤凰天火凭空生成。大刀并不是虚体,而是实实在在的由凤凰天火凝聚的凤凰火神铁铸成的神兵,无中生有,凭空造物,这就是凤凰天火的玄妙所在。

  寻常凤凰都只能使用南明离火这种天地间一等一的厉害火焰,只有凤凰一族的皇族血裔,才能凝聚成凤凰天火,这也是天地间最神秘的火焰之一,凤凰皇族极少将这种火焰公示众人。

  勿乞的心脏一沉,这些号称自己的孩儿死在万毒大阵中的神兽中,居然有凤凰一族的皇族血裔?问题大了!布下万毒大阵的是勿乞,如果他引来了凤凰一族的注意,那么他将会有数不尽的麻烦。凤凰皇族,更是天地间所有禽类的帝皇,哪怕大风、青鸾这样的神禽有时候不会理财凤凰一族的号令,可是谁也不敢小觑凤凰皇族的实力。

  纵然如今的凤凰一族已经不复上古的威风和势力,凤凰的皇族内部也产生了分裂,诸如盘古大陆上的五方大帝和大虞皇朝之中都有凤凰一族的成员效力,可是眼前这火人代表的身份也足以让勿乞头大。哪怕是凤凰一族六分之一的实力,也不是如今的勿乞能受得了的。

  “该死的东西!不好好管着你们的儿子,非要让他满地乱跑做什么?子不教父之过,你们儿子死了,那是活该啊!”一口恶气直冲脑门,勿乞周身龙鳞上喷出了一团同样宛如融化的琉璃一样静谧的黑色火焰,焚空神焰呼啸而出,将他身后的虚空烧出了一块硕大的空洞。

  那头火凤凰怪叫着一刀劈进了勿乞身后的虚空中,他收势不及,狼狈的整个人滚入了这一团粉碎的虚空。勿乞手掌一合,脸上煞气一闪,大片由混沌灵气凝聚的雷火带着沉闷的啸声轰入了这一片粉碎的虚空中。他身后足足三丈方圆的虚空鼓出了无数半透明的白色球状凸起,这是那一片虚空屏障被他的混沌神雷炸得支离破碎才有的异象。

  白术和他的妻子看得眼睛发直,他们齐声大吼起来:“你居然敢杀凤蘅君?”

  勿乞一脚跺在了白术的脑袋上,他怒吼道:“你们杀得我,难不成我杀不得你们?”

  随手一划,一道焚空神焰化为细细的刀影将虚空斩开,那凤蘅君惨嚎一声从虚空中掉了出来。他浑身都是扭曲的伤口,显然刚刚的虚空粉碎给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毕竟凤蘅君的血脉固然高贵,但是他的修为太低,区区十二品金仙的修为在勿乞面前无疑是不堪一击。

  一把抓住凤蘅君的头颅,勿乞随手一把掐碎了他的脑袋。掌心一团黑色魔焰冲出,炼狱魔焰迅速提炼凤蘅君的身体,焚毁了他的魂魄,将他提炼成了大片金色的血晶和紫色的魂晶。勿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凤蘅君体内提炼出的一条长达数里水缸粗细的凤凰血脉被他吸入了体内,这可是凤凰皇族才有的血脉啊!

  一道混沌灵气轻轻的一吞,凤蘅君消失处一团正在轻轻颤抖的凤凰天火被他吸入的体内。这可是正儿八经的凤凰天火,不需要勿乞再去做那水磨工夫收集各种后天火焰,如今他已经拥有了最纯正的凤凰天火的火种。

  在白术惊恐的目光中,勿乞手指一并,一道由凤凰天火转化的凤凰火神铁铸成的利剑已经死死的顶住了白术的眉心:“放开元神让我禁锢你,或者,你死,你的妻子我交给敖不尊去对付!”

  敖不尊听到勿乞的话,他的嘴角大片口水飞溅而出,他欢天喜地的叫道:“主上一统周天,圣寿无疆,杀了那公的,这母货等老子好好的调教几天,保证乖乖的听话,让她向东,她不敢向西,让她杀鸭子,她不敢杀鸡!妙啊,美人儿,老子来啦,老子当年有一段时间,就喜欢你这种孔武有力的!”

  白术和他妻子同时怒啸出声,勿乞长剑一指,凤凰天火的高温烧毁了白术的皮毛,长剑没入了他的眉心,直接抵在了他的颅骨上。勿乞沉声喝道:“本侯不知你们儿子为什么会出现在万毒大阵中,本侯更不是针对你们的儿子去的!说点难听的,儿子死了还能再生,你们死了,就真的断子绝孙了!速速放开元神让我禁锢,否则的话……敖不尊,龙族和白虎能生下混血么?”

  敖不尊怪笑连连叫道:“一般而言,春风一度的话那是没可能了!但是老子可以春风一千度、一万度啊,大不了老子夜夜**坚持一个量劫,总能搞下几个白虎蛋吧?啧,美人儿,所谓曰久生情啊,你就从了老子我罢?你的夫婿,马上就是死老虎了,老子正好拿他的虎鞭浸酒!”

  白虎蛋?

  白术和他妻子的脸都发黑了!众所周知,白虎都是胎生的,只有龙族才是卵生的神兽。白虎如果下蛋,那不就是敖不尊所谓的那种一千度一万度的结晶么?至于所谓的拿白术的某个身体部位浸酒,白术的身体都哆嗦了起来,总觉得两条后腿之间凉沁沁的。

  “儿子没了,还能再生!”勿乞阴恻恻的将长剑慢慢的刺进了白术的颅骨里。

  白术发出了恼怒的咆哮声:“服了,老子服了!你可想好了,老子是白帝的人!”

  刚刚还趾高气扬精神抖擞的敖不尊立刻没了力气,他软绵绵的飞回勿乞的肩膀上趴着,仰天长叹道:“真是不争气哪,男子汉大丈夫,宁死不屈的道理你都不懂么?白术,你还有机会,你还有做英雄的机会!来吧,你宁死不屈一把,不就是被我主上宰了,然后被我接收了你老婆么?”

  敖不尊说着说着兴趣又上来了,他用两只后爪站在了勿乞肩膀上,手舞足蹈的慷慨激昂的咆哮道:“来吧,白术,不要给你们白虎一族的祖先丢脸!像个英雄一样死去吧!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活啊!”

  勿乞斜睨了敖不尊一眼,冷冷的哼了一声。

  白术和他妻子相互看了一眼,身体一阵阵的哆嗦着,显然他们心里也是挣扎不定。勿乞冷笑一声,冷酷的说道:“哦,宁可站着死,不可跪着活啊?敖不尊,你接收了白术的老婆,准备让她跪着还是站着?”

  敖不尊嘴角的口水顿时又流淌了下来,他眯着眼睛浪笑道:“那,当然是趴着!”

  白术和他妻子气得喷出一口血,白术咬牙切齿的怒吼道:“老子,老子……服了!”

  一个响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白术眉心喷出了一道白光,一条白虎兽魂近乎疯狂的正在那白光中胡乱的跑动冲刺。勿乞冷哼一声,他眉心裂开一道细细的印子,一滴本命精血飞出,在白术的元神内下了一个他所知的最复杂最恶毒的禁制。随后勿乞又依样画葫芦的将白术的妻子白耳一般制住,夫妇俩被逼服从了勿乞,两口子相互对视了几眼,忍不住悲从心来相互抱着嚎啕大哭。

  但是凤蘅君当着他们的面被勿乞残杀,这凄厉的一幕实在是吓坏了他们。

  加上勿乞恶毒无耻的威胁,白术和白耳实在没有勇气违背勿乞的命令,身为高傲的白虎后裔,他们委委屈屈的选择了屈服。

  大阵剧烈的颤抖起来,那些神兽还在全力的冲击勿乞的大阵,勿乞七窍中又是一道血泉喷出,他咬牙呵斥了一声,急忙带着白术白耳夫妇俩挪移到了大阵中另外一条火凤凰也就是凤蘅君的妻子身边。在白术白耳的帮助下,勿乞不费吹灰之力就用白术白耳从背后偷袭,自己则是正面掩杀的战术将这条火凤凰斩杀。

  至于敖不尊提出的要留下这条火凤凰给他暖被窝的要求,勿乞选择了无视。敖不尊愁眉苦脸无比幽怨的望着勿乞,但是在勿乞将那头火凤凰提炼出来的全部血晶和魂晶丢给她后,敖不尊立刻精神抖擞的站了起来,不落口的拍起了勿乞的马屁。

  白术、白耳偷袭,勿乞正面掩杀,勿乞一头接一头的将大阵内剩下的四十二头神兽夫妇纷纷制服,依旧在他们的元神中下了恶毒的禁制,强迫这些都有着金仙修为的神兽夫妇归顺了自己。

  加上被困在玄阴星辰塔内的星纹金犀夫妇两,勿乞麾下一共多了四十六头强力的神兽,而且都是金仙修为以上的神兽。踌躇满志的看着这些强力的神兽,勿乞将他们全部收入了玄阴星辰塔,然后大手一挥,将星辰大阵解散开。

  黄俍指挥的六十条飞舟结成的大阵冉冉在星光中显身。

  千多里外,山头上正在饮宴欢乐的刘邦骇然跳了起来,他惊呼道:“那小子居然将白术他们都宰了?这小子怎么做到的?他,他难不成已经是通天大祭司么?”

  正趴在几个仙女身上努力耸动身体的章丘王闻声骇然,也一骨碌的跳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