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遮天裂空

第七百四十七章 遮天裂空

  黄俍等勿乞从东海州带出来的一万将士再次看到蓝天白云,所有人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勿乞悬浮在这些飞舟前,玄阴星辰塔放出道道星光缠绕勿乞周身,他宛如星光堆成的神人,周身放出令人不敢正视的光芒。在这一瞬间,黄俍等人真的以为勿乞就是某些上古的神灵转世,他一个人居然就干掉了那数十头拦路的神兽,甚至连他们带来的数百头强大的灵兽都不见了踪影。

  “州侯!”黄俍猛的拔出佩剑指向了天空高呼。万余士卒也纷纷拔出兵器,发出了山崩海啸般欢呼声。所有人都肃然望着勿乞,在这一刻后,勿乞在他们心中的地位将无可动摇。

  勿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双眸透出一道奇光,瞬间扫过了方圆万里内的一切山川丘陵。在他的双目注释下,一切都无法遁形。只是一弹指的功夫,他的目光就盯死了千多里外山头上正目瞪口呆望向这边的刘邦等人。勿乞笑了,很是开心的笑了,难怪这些气势汹汹的神兽能准确的拦在自己的队伍前方,难怪他们能得到精准的情报。

  章丘王、刘邦,有了他们两个人,勿乞根本懒得多想什么。

  “章丘王,你勾结仙人,暗算大虞州侯,罪该万死!速速随我去良渚认罪吧!”勿乞发出一声惊天长啸,他身后一团九冥散魂鬼炎冲天而起,化为一张方圆数里的大手瞬间划过虚空向刘邦等人当头抓了下去。以勿乞如今的修为,他根本不在乎刘邦等人的那点实力,他有信心将他们轻松生擒,从他们嘴里拷问出一些极端机密的东西。

  刘邦和章丘王对坐欢宴,这事情怎么看怎么古怪,里面的玄虚很有价值。

  勿乞也看到了刘邦和章丘王中间那个矗立着的高达三千丈的旗杆,也看到上面那张大旗正放出淡淡的黑烟覆盖了方圆三千里的地域。毫无疑问的,有熊原的驻军迟迟没有出现,一定和这一杆大旗有关。

  龙蟒姐妹俩也在勿乞身边化为长达数里的巨型生灵,她们轻盈的拍动着半透明的翅膀,张开嘴喷出了一金一银两条神光,金银神光相互纠缠盘旋,化为螺旋形的双色光柱向那座山头射了过去。

  就在出手攻击的同时,勿乞随手一挥,他身后的飞舟中除了一条防御力最强的玉甲玄龟飞舟,其他飞舟都被他收进了混沌芥子世界。飞舟中所有的士卒都被他送到了最后那一条玉甲玄龟飞舟上,并且玄阴星辰塔也喷出了大片星光,将这条飞舟也裹在了里面。

  几道魔影从勿乞脚下射出,没有惊动任何人无声无息的没入了地下,收敛了一切气息藏在了地下深处。还没和刘邦他们交手,勿乞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不知道那根巨大的旗杆和上面的大旗是什么来路,但是他总有一种不怎么好的感觉。安全起见,他必须做好应付一切变故的准备。

  黄俍等将士,是勿乞家底子的一部分,可不能让他们白白的牺牲掉,所以一定要将他们保护好。至于那几条分出去的魔神傀儡分身,则是万一勿乞碰到了什么不可抗的力量被困住,还能有机会给鄣乐公主传达某些信息。勿乞有信心,哪怕自己真个被刘邦他们用什么阵法之类困住,只要鄣乐公主在外主持大局,她一定不会让东海州乱成一团,更能想办法给自己最大的帮助。

  九冥散魂鬼炎所化的大手先发后至,而龙蟒姐妹俩喷出的冰火神光却抢先冲到了那座山头前不足十里之地。刘邦轻蔑的笑了笑,他拍了拍身边仙女的大腿,随手混元遮天旗指了指。他笑着对章丘王说道:“那些牲口被杀了,谭朗这深受人皇赏识的东海州侯也失踪了,王爷以为,还有比这更美妙的结果么?那些牲口,可是东方、北方和西方那三个老不死真正的嫡系哩!”

  章丘王笑着将一个身材娇小的仙女双腿分开架在了自己身体上,一边尽情的享用这仙女美妙无比的身体,章丘王一边放声笑道:“再好不过。当今人皇悠游寡断,却又刚愎自用,他最欣赏的天才突然失踪,他不可能忍下这口气。到时候,只要我们帮他推波助澜一番,由不得他不乖乖的上当!”

  刘邦和章丘王得意的笑着,但是他们却不知道千里之外的勿乞不仅能看清他们的嘴唇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而且勿乞也精通唇语。两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被勿乞捕捉到,勿乞不由得在心里诧异——他们到底有什么计划居然将东方青帝、北方黑帝和西方白帝这三位上古之时就留存至今的人物和当今人皇设计了进去?刘邦又有什么手段让自己失踪呢?

  就在勿乞诧异时,高空之中,在那青冥天外,一颗硕大的星辰突然爆发出夺目的强光。随后紧接着是另外一颗大星闪出一片让整个天空都骤然一亮的光芒,随后一颗又一颗星辰发出刺目的光焰,一共七颗大星悬挂在高空之中,恰恰组成了一个勿乞无比熟悉的勺子图案抢走了其他所有星辰的光彩。

  但是这七颗星辰的光芒刚刚闪烁出来,在那勺子柄正前方的方向,一颗光芒比七颗星辰加起来还要强上百倍的大型喷放出了覆盖了整个天地的明光。一共八道银色光辉从高空中呼啸落下,被混元遮天旗一口吞了进去。原本漆黑的旗杆和旗面同时覆盖上了熠熠银辉,北斗七星和北极星的星图在旗面上悄然出现。

  龙蟒姐妹俩射出的冰火神光被那大旗轻轻一卷就消于无形,勿乞飞出的九冥散魂鬼炎所化的大手刚刚飞到那山头上方,大旗同样轻轻一荡,一道银色洪流冲天而起,将那支黑漆漆的大手卷得无影无踪。

  不等勿乞再做其他的反应,随着刘邦轻轻一弹手指,混元遮天旗上一道粗达十里的强光激射而出,瞬间落在了勿乞等人身边。一声巨响传来,勿乞等人身边方圆数百里的虚空轰然坍塌,勿乞、和他身边的一切都被卷入了这坍塌的虚空中。随之被一并吞进去的,还有数十座大小山头和大片的土地。

  幸好勿乞的几条魔神傀儡分身遁入地下后就迅速顺着地脉灵气的流动而远去,否则这些傀儡分身也会被一并卷了进去,到时候就连个通风报信的人都没有。

  混元遮天旗一击,勿乞等人被虚空吞了进去,银光在那粉碎的虚空附近一阵缠绕,眨眼间就将洞开的虚空修补完全。刘邦轻笑一声,他随手一挥,混元遮天旗化为一柄小小的旗幡落入他手中,他洒出一片银光将山头上的一切包括被分尸的蛟龙、鹿仙等都卷得无影无踪,连一丝多余的毛发都没留下,一行人迅速消失在银光中。

  刘邦等人刚刚消失,几乎是他们消失的同时,十八座通天塔无声无息的破开虚空来到了这座山头上方。一个冷酷无情的声音阴恻恻的响起:“天庭哪位仙友来了啊?留下来罢,这里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

  伴随着这阴恻恻的声音,无形的诡异力量随着尖锐的鬼啸声悄然发出,刘邦等人刚才所在的那一座大山无声的化为飞灰消散,随之崩解的还有方圆千里内的山川河流,甚至包括几座小村落都被这无形的诡异力量卷了进去,除了那些茫然不知所措的农人完好无损外,其他的一切,包括这些农人身上的衣物都被那诡异的力量湮灭。

  十八名通天大祭司联手一击,就连已经被混元遮天旗卷走的刘邦等人都是身体一震,浑身上下同时喷出了大片血浆。更有一些修为较低之人,诸如刘邦身边的几个仙女,他们带来的那些侍女、厨子之类的人物,纷纷身体炸开化为血浆漫天喷洒。

  幸好混元遮天旗玄妙无比,虽然是被刘邦驾驭着,根本无法发挥它的半点儿威力,可是依旧带着刘邦、章丘王等这些正角儿迅速没入虚空遁走,没有被这些察觉不对赶来追杀的通天大祭司发现。

  短短一盏茶时间后,东海州侯谭朗遇袭不知下落的消息就迅速传遍了良渚。

  而这时候,勿乞正站在一条玉甲玄龟飞舟的主控舱室中,双手紧握住面前一块足足有十几丈高下的巨型晶石,浑身力量不断的注入这块晶石中。巨大的玉甲玄龟飞舟通体被一层形如龟甲的灵光包裹着,正宛如稻草把儿一样在黑漆漆的不知名的时空乱流中飞射。

  船舱内,黄俍等一万将士都昏迷不醒,他们被破开虚空时的冲击震晕了过去,若非有玉甲玄龟飞舟的防护,他们早就被外界迅猛的时空乱流带来的压力碾成了肉饼。

  体内混沌灵气急速消耗,就在勿乞的力量快被消耗一空时,巨大的飞舟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一头扎破了一层厚重漆黑绵延数十亿里的气障,一头扎进了一个黑漆漆天空只是悬挂着数百轮血红色月亮的奇异世界中。一**阴森邪恶的气息不断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飞舟冲散了这些邪气,荡起了大片涟漪,重重的撞在了一座拔地而起足足有十几万里高的巨型山峰中部,深深的陷入了这座漆黑的大山中。

  勿乞深吸了一口气,剧烈的喘息了几声。

  该死的,这是被卷到了哪里?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