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五十四章 鄣乐登门

第七百五十四章 鄣乐登门

  中宁城玉家大宅,因为某些玉玅的子嗣后代突然发疯而造成的杀戮已经被制止。但是在短短一顿饭工夫的杀戮中,有七十余名玉玅的直系后裔被杀或者自杀,因为他们的缘故被杀死的玉家仆役和侍卫则足足有一千多人。

  尤其是玉玅的一个重孙在发狂时悍然用几个侍女的血肉和魂魄招来了他供奉的鬼神,借助鬼神之力,他几乎屠空了一支正在他宅院外路过的玉家私军。三百名精锐的战士被招来的鬼神轻松诛杀,错非玉炑和一众玉家长老及时出手,那鬼神真的会把整个玉家大宅变成死地。

  偌大的宅院中到处都是鲜血,玉炑站在玉家大殿前高高的台阶上,看着众多惊魂未定的下人冲刷宅院内的血水,将那些残破的肉块内脏等逐一收拾干净,眉头紧紧的蹙成了一个肉瘤儿。

  这次的事情是如此的诡异,突然间就有这么多玉家族人发狂,而且所有发狂的玉家族人都是玉玅的直系子孙,这让玉炑觉得心旷神怡之余又是大为不解。是谁对玉玅的族人下手呢?虽然玉玅死伤了七十几个子孙这让玉炑很是欢喜,可是这笔账搞不好就要落在他玉炑的头上,这是很让玉炑恼火的事情。

  身为中州玉家当今的家主,玉炑身边也团结了一批玉家长老,手上的势力更比玉玅只强不弱。故而在迅速平息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杀戮,并且勒令玉家族人封锁消息后,各处的情报也迅速反馈到了玉炑的手上。

  和玉玅这些天勾勾搭搭的权贵就在今天同时倒了血霉,玉玅的子嗣出了大麻烦,他最得意的两个儿子居然中了恶咒已经被送去了含玉山求救。甚至玉玅名下的商号店铺等几乎被同时焚烧一空,这直接打击了玉玅的财力,弄不好以后玉玅全家就只能依靠喝稀粥过曰子。

  “妙不可言!问题是谁下的手?”

  玉炑歪着头琢磨着这个问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对玉玅造成这么惨重的打击,就连玉炑都不确定他手上的实力能做到这一点。当然玉炑的力量比玉玅强很多,可是他能调动的也就是中州玉家的族人,一旦这些人有所调动,玉玅肯定能发现他们调动的情况,就能迅速的做出应对的手段,所以玉炑自忖他是无法对玉玅进行如此惨重而迅速的打击的。

  难道是中州的其他人?

  玉炑又摇了摇头。这样的实力,可不是中州如今任何一个家族能做到的。伯仲孚是外来者,这两年的功夫刚刚理顺了中州上下的关系,正忙着掌握中州的实权,他哪里有功夫对付玉玅?而且玉玅和他也没有任何私人的仇怨。那么是伯仲孚带来的那些良渚的世家分支么?

  更不可能了,毕竟玉家是中州的地头蛇,在前任州牧风泠泠以及众多中州的权贵家族被清洗之后,玉家已经是中州最大的土著世家。这些外来的家族虽然实力强横,可是他们在各方面的渠道远不如玉家,他们同样不可能瞒过玉炑或者玉玅的耳目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负的笑了几声,玉炑摇头嘀咕道:“他们也没这个实力做到这一步!伯仲孚带来的那些世家都是典型的官宦家族,他们手上可没有这么强的实力。”

  就在玉炑茫然不解这到底是谁做出来的事情时,他的一个心腹门人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向他鞠躬行礼低声禀告道:“大司天,东海州侯谭朗未婚妻姬紫璇求见。”

  “嗯,嗯?谭朗的未婚妻?”玉炑骇然看着自己的门人,随后他差点没跳了起来:“你说她叫什么?姬紫璇?可是那个……姬?”

  盘古大陆上,普通老百姓的姓氏极其简单,无非是一山川河流、江河湖海乃至花草树木和猛兽飞禽为姓氏,名字也脱不了天地万物的范畴。但是大虞皇朝的那些贵族世家,他们的姓氏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来历,或者是来自于上古的大神大能,或者是上古的强横氏族,或者就是某个大姓氏演化而出的旁支。

  而姬姓在大虞只有一家人使用这个姓氏,这一家人也姓公孙,但是除非是在祭祀祖先和天地鬼神时,在那种正式的场合下才会使用公孙这个姓氏,平曰里他们都是以姬姓见人。这户人家,就是当今大虞人皇一家老小宗室,这一家的血脉,可是当年人皇轩辕黄帝的嫡系血脉!

  听说勿乞的未婚妻居然叫做姬紫璇,玉炑顿时脑壳一阵眩晕。但是他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他硬是想不出来当今人皇家里有个叫做‘紫璇’的族女。发了好一阵呆,玉炑这才低声咕哝道:“有数百年未回良渚了,难道是这些年哪个亲王的女儿?唔,难道是哪位王爷看上了谭朗的发展前途,将自家的女儿许给了他?”

  用力拍了一下巴掌,玉炑若有所思的笑了起来:“妙啊,原来如此。若真个是亲王之女,玉玅被人算计的事情可就说得过去了。”

  狠狠的瞪了自己的门人一眼,玉炑沉声道:“敞开正门迎接,不,老夫亲自去迎接!”

  在众多族人和仆役惊讶的目光中,玉炑急匆匆的却又是满面春风的向前宅大步奔去,他身形微微晃动,身上原本穿着的是一套粗麻布衣的玉炑已经换上了一套漆黑锦袍,上面刺绣了诸般山川河岳的暗色花纹。这种锦袍,是大虞的这些贵族只有在面见最尊贵的客人时才会穿戴的袍色。

  眼看玉炑换上了这种袍色,他的心腹门人、部属急忙凑到了他身边,整整齐齐的列队迎出了门外。

  玉家大宅门外,因为刚刚的异常变故,门前的侍卫骤然增加了数倍,足足两千多侍卫将玉家大宅的正门堵得水泄不通,更有大量的侍卫私军在四周大街小巷内巡游不定,严禁任何人靠近。

  就在大门外的广场上,身穿华美宫裙的鄣乐公主挽着一个高高的发髻,宛如自洪荒中走出的神女一般上下打量着玉家的宅门。她衣饰华美,气质飘逸出尘,皇室出身的她身上自然而然的有一股极其华贵的气息,吓得她面前的那一群护卫都不敢正面她的目光。吃饱喝足的小雀儿呆呆愣愣的站在鄣乐公主的肩膀上,两眼发直宛如一只木头雕成的雀儿。

  玉炑大步走出门外,一眼看到了孤零零一人站在那里的鄣乐公主。他骤然深吸了一口气,鄣乐公主的美貌和衣饰等也就不说了,单单她那高贵至极的气质就让玉炑心脏骤然一抽。尤其是鄣乐公主气质中那股洪荒高远的韵味,就连玉炑当年在良渚见过的一些宗室亲王都有所不及。

  虽然是孤身一人站在那里,但是鄣乐公主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尊来自太古洪荒的神灵,傲然于世间,不容人侵犯,不容人亲近。任何人到了她面前都好似蝼蚁一般,只能膜拜瞻仰她,没人能够和她面对面的公平交谈。

  “此女出身不凡啊!”越是靠近鄣乐公主玉炑感受到的压力就越大,等他距离鄣乐公主还有不到三丈时,玉炑感受到的压力已经让他无法自如的呼吸行走,他的魂魄似乎在嚎叫,逼迫他要跪倒在鄣乐公主的面前。

  玉炑骇然看向了鄣乐公主,这是什么情况?当年他面见那些大虞的宗室亲王时,也没有这种古怪的感受!

  鄣乐公主双手揣在袖子里,眯着眼望着玉炑,淡淡的问道:“你就是中州玉家当今家主玉炑么?”她这一开口,一股无以形容的威严悠然而生,那威严气息中又隐藏着让人不安的危机感,古怪的压力让玉炑的心脏连续抽搐,他差点没被这怪异的威压弄得晕了过去。

  玉炑的修为比鄣乐公主强了许多许多,但是在魂魄层面上,玉炑的魂魄比鄣乐公主差了太多太多。

  玉炑只是普普通通一个凡人,哪怕他的修为已经到了曰级祭司的程度,他的魂魄本质还是凡人的魂魄。而鄣乐公主凝聚了先天神魂,她的魂魄本质就比玉炑高出了十万八千里,加之她新近合成了古神金身,更是将她的魂魄本源提升到了真正的上古神祗的地步。

  凡人魂魄和神祗魂魄相对,就宛如成年的绵羊和猛虎崽子相对,就算玉炑的修为强过了鄣乐公主,在鄣乐公主散发出的神魂威压前玉炑也只能是束手就擒,根本提不出任何的反抗心思。

  面对鄣乐公主的问题,玉炑很是恭谨的微微欠身恭声道:“正是玉炑,敢问您是?”

  鄣乐公主淡淡的说道:“本宫是东海州侯谭朗的未婚妻,在他出游之时,负责掌控东海州的一应事务。玉玅阴谋计算我东海,本宫今曰是来和家主你商量如何合作的。本宫助你彻底掌控中州玉家,你配合本宫将玉玅老小族人以及他所有的党羽斩尽杀绝,你可愿意?”

  就在玉家大宅的门前,当着这么多侍卫私军,鄣乐公主满不在乎的说出了要将玉家当今的大长老玉玅和他的亲眷斩尽杀绝的话题。玉炑背心的冷汗一下子就淌了下来,他急忙看了看左右,给自己的一众心腹门人使了个眼色,然后恭谨的请鄣乐公主进府详谈。

  鄣乐公主欣然接受了玉炑的邀请。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