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玉家分裂

第七百五十五章 玉家分裂

  玉家大堂上,玉炑不敢按照宾主之位落座,而是将两张条案一字儿排开,让鄣乐公主和自己平起平坐。鄣乐公主神魂中那股无形的威仪让玉炑整个人都被震慑住了,他的一言一行都变得无比的谨慎和恭谨。

  捧着玉石雕琢的精美茶盏,鄣乐公主抿了一口清香扑鼻的清茶,眯着眼对玉炑沉声道:“家主可还有什么意见?与本宫联手,杀玉玅,夺玉家大权,这是最便宜不过的事情了。”

  玉炑龇牙咧嘴的很是为难。玉家大权他是想要的,杀死玉玅也是很有必要的。但是如今的局势是,一旦玉炑对玉玅下手,势必引发玉玅身边的那些玉家长老的群体反弹。为了玉家大权杀一个玉玅那是小事,但是为了玉家大权杀死一批玉家的长老,清洗一批玉家的族人,这就不符合玉炑的利益了。

  在盘古大陆上,一个家族的实力不就是依靠着一个个的族人来维持的么?死一个玉玅和玉玅的一批子嗣亲眷不会对中州玉家的实力有太多的折损,但是死一批的长老和大概占了中州玉家七成的族人,中州玉家也可以彻底除名了,就算玉炑掌握了大权,这么一个残破的玉家又有什么价值?

  鄣乐公主冷眼看着玉炑,她略带讥嘲的微笑了起来。双手捧着茶盏,她静静的抿着香茶,任凭玉炑去做决断。她有点看不起玉炑,做了中州玉家的家主数百年了,居然还不能彻底的掌控这个小小的玉家,他的手腕和能力实在是很欠缺啊!如果是大燕的那些臣子,随便哪位有玉炑的这个实力,有他背后的良渚玉家支持的话,最多十年就将玉家上下收拾得服服帖帖了!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鄣乐公主将茶盏放在了条案上。玉炑不足与之谋,鄣乐公主站起身来,向玉炑颔首道:“既然家主还没做好决断,就当今曰紫璇空来了一趟好了。”

  嘴唇宛如利刀一样抿着,鄣乐公主昂着头向堂外行去。玉炑眉头一皱,他站起身来沉声道:“还请留步,此事关系着我中州玉家兴亡大计,由不得老夫不仔细盘究。”

  鄣乐公主斜睨了玉炑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继续向大堂外走去。玉炑心里一阵恼怒,他很想重重的拍打条案大喝一声以宣泄自己的怒气,但是鄣乐公主神魂带来的庞大威压让他的魂灵儿一阵动摇,他再也没有勇气对鄣乐公主呼喝出声。

  憋屈,玉炑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这么憋屈过。当年在良渚玉家他也是天才中的天才,经过家族重重挑选,趁着中州玉家家主出事的机会空降来中州,在良渚玉家的长老配合下一举夺取了中州玉家的大权。数百年来,他压制着中州玉家那些心有不甘的长老,源源不断的利用中州玉家的权势收集各色资源反馈给本家。

  尤其是在风泠泠一事上,玉炑奉良渚本家的意志,一举将风泠泠出卖,结果为玉家换取了天大的利益,这更是让中州玉家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高峰。玉炑自诩他是如今大虞一等一的能臣干员,但是在鄣乐公主面前,她却是如此的蔑视自己!

  从鄣乐公主的冷哼和斜睨目光中,玉炑感受到了极深的蔑视!

  从来没人敢蔑视自己,就连玉玅这个大对头都从来不敢轻视自己分毫。而这个姬姓的女子……

  玉炑的委屈和怒火再次消于无形,鄣乐公主姓姬,这个姓氏是他无法忽视的。他低着头,双手紧握成拳头,牙齿咬得‘嘎嘎’直响。好吧,好吧,仔细的考虑一下鄣乐公主的要求,配合她将玉玅干掉?然后彻底的掌控玉家的大权?

  但是这要杀死多少玉家的族人?为了争夺权力而屠杀族人的恶名要是传了出去,其他世家会怎么看自己?良渚玉家固然是想要自己真正将中州玉家控制在手中的,但是用残杀族人的手段来夺取大权,会不会让良渚本宗的长老们对自己有意见呢?

  眼看鄣乐公主已经走到了大堂大门处,心乱如麻的玉炑差点没仰天嚎叫起来。为什么今天就诸事不顺呢?刚刚内宅闹腾了这么大一场乱子,然后鄣乐公主一来,更是给他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啊!

  就在玉炑无比纠结的时候,玉玅阴恻恻的声音从大门外传了进来:“家主,听说你有意和一个女子联手灭杀老夫,独掌玉家大权?哈,哈,哈,这是家主盘算了很多年的大计吧?”

  玉炑心头一阵,他冷哼道:“玉玅,你胡说什么?”

  鄣乐公主停下了脚步,她骄傲的站在大门口,冷眼看着带着十几名玉家长老急匆匆走过来的玉玅。这还是鄣乐公主第一次亲眼看到玉玅长成什么样子,她小嘴一撇,冷哼了起来:“这么一个糟老头子?要模样没模样,要气质没气质,就这种不入流的货色,也能做一家的长老?”

  和大燕的那些重臣名宿暗自对比了一下,鄣乐公主发现玉玅还真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地方。无非是一个德行和能力都极差的糟老头子,因为出身好有了点实力,所以在玉家掌握了一定的权力的幸运儿罢了。像这样的糟老头子若是在大燕的朝堂上厮混,用不了三五年就被人将他的家业整个侵吞了。

  玉玅大步走到了门前,他死死的盯着挡在门前的鄣乐公主厉声喝道:“你就是那个姬紫璇?妖女,你就是东海州侯谭朗的女人?嘿,来人,将她拿下!”

  怒气冲天的玉玅感受到了鄣乐公主散发出的那股神魂层面上的威压,在靠近鄣乐公主的时候,他也感受到了一阵阵的心悸。但是玉玅心头怒火冲天,这火气让他的血液都快沸腾了,他已经处于几乎疯癫的状态,故而这股神魂层面上的威压暂时还无法让他像玉炑一样忌惮鄣乐公主。

  一声喝令,玉玅身后的一名生得好似竹竿一样的玉家长老冷哼一声,他的双眸骤然弹出来一尺多长,瞳孔中喷出大片黑色光丝,化为大片渔网向鄣乐公主当头罩了下来。这渔网带着森森寒气,所过之处空气都被冻成了白色的雪片凌空飘落,若是被渔网罩住了身体,就连寻常金仙的仙魂都会被冻成冰块任凭人擒拿。

  鄣乐公主只是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无比骄傲的看着这个出手的玉家长老。

  渔网在快要碰到鄣乐公主身体的时候突然化为粉碎,那长老两颗凸出的眼珠子突然炸成了无数的冰片,鲜血好似喷泉一样从他深陷的眼眶里喷了出来。那长老发出凄厉的嚎叫声,双手抱着眼眶在地上乱滚。他全部的法术神通都在他这两颗眼珠上,鄣乐公主不动声色就摧毁了他的眼珠,他一生修为尽付流水。

  鄣乐公主头顶有五彩神光喷出,那镶金嵌玉的华美神龛悬浮在神光中,灾神的古神金身静静的坐在神龛中,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目瞪口呆的玉玅等人。

  太古神祗,天地大道的化身,他们就是天地间‘道’的具体表现。攻击神祗,就等于直接攻击‘道’,就会受到‘道’相对应的反制攻击。鄣乐公主凝结的第一尊古神金身是灾神,是一切灾祸的源泉,这长老攻击鄣乐公主,就立刻受到了灾祸之力的攻击,他的眼珠虽然有无数妙法,但是他的眼珠依旧是**凡胎,在那灾祸之力的反击下他的眼珠立刻粉碎。

  鄣乐公主甚至都没有动手,没有耗费一点儿法力。她就好似一座大山一样站在那里,有人傻乎乎的用脑袋去撞击一座大山,自然而然会被撞得头破血流,而大山却没有消耗半点儿力量。

  古神金身一出现,玉炑就倒抽了一口气,他低声惊呼道:“上古神灵的血脉?而且凝结了神体金身?大虞有多少年没出现过这种古神血脉完全苏醒的大能了?”玉炑的眸子里奇光闪烁,一个完全觉醒的太古神灵的血脉后裔,这其中的蕴意他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大虞秘殿的各个分殿中,就有一个众神殿,里面的成员,全部是大虞境内众多觉醒了太古神灵血脉的后裔。但是如今众神殿的第一殿主,整个众神殿修为最强的那位,他似乎也没能凝结古神金身啊!

  以秘殿那些神经兮兮的殿主、长老的做派,若是他们知道有鄣乐公主这个觉醒了全部的神灵血脉,而且凝聚了古神金身的存在,他们很可能直接让鄣乐公主成为众神殿的殿主!

  “若是有了众神殿殿主的支持,就算将玉玅和他们都给……”玉炑的目光闪烁,带着一股子深沉的杀意看向了玉玅等人。

  玉玅感受到了玉炑双眸中的杀意,他冷冷的望了玉炑一眼,咬牙切齿的问鄣乐公主道:“老夫的孩儿他们……”

  不容玉玅讲话说完,鄣乐公主直截了当的说道:“是本宫做的,你待怎的?敢谋夺本宫夫君的领地,这就是死罪!本宫已经发誓,你,还有你的党羽,你们所有的亲眷都将被斩尽杀绝、寸草不留!”

  玉玅一愣神,他怒吼道:“斩尽杀绝?你好大的口气!”

  话音未落,鄣乐公主头顶五彩神光化为五条巨大的剑影呼啸着向玉玅当头轰下,灾神金身发出低沉的咆哮声,诸般瘟疫、病毒、毒虫、猛兽等从五彩神光中呼啸而出,顷刻间淹没了玉玅等人!

  玉炑深吸了一口气,他突然拔出了一柄鬼气升腾的,显然是用某种巨兽的脊椎骨淬炼而成的大刀,无声无息的一刀劈向了玉玅的胸口。他低声喝道:“玉玅,你大胆犯上谋杀老夫,罪无可赦,罪该万死!来人啊,玉玅丧心病狂刺杀老夫,速速来人将他们一并……斩杀!”

  滔天杀气从玉家大宅中冲天而起,代表良渚玉家的玉炑和代表中州玉家的玉玅,他们正式决裂!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