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太子长琴

第七百六十一章 太子长琴

  勿乞一路骂骂咧咧的向前飞逃。他觉得自己最近几天晦气透顶,先是被人用极强的法宝撕开虚空丢来了九幽鬼界,虽然收服了一群天鬼、得到了不少的天才地宝勉强弥补了一点他的精神损失,又碰到了一个落魄的上古仙人得到了不少好处,这才算是心气稍平了一些。

  就在觉得自己运气在变好的时候,被两个巅峰金仙级的鬼仙和一群高阶天鬼衔尾追杀,这运气似乎又变坏了啊?

  那两个巅峰金仙也就罢了,他们只是不远不近的吊在勿乞的身后,不时发出阴恻恻的怪啸声。但是那一群高阶天鬼则宛如跗骨之蛆,一直在勿乞身边若隐若现,时不时的突然从他身边某一片乌云浓雾中冲杀而出,对着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乱打。

  外界有仙人传言,千万不要在鬼界和天鬼比拼速度,那是一件会让人崩溃和绝望的事情。甚至有太乙大能都曾经说过,在鬼界这个见鬼的地方,天鬼的速度甚至是一般的太乙大能都无法相比的。

  那两个金仙巅峰级的鬼仙虽然修为比勿乞强了一大截,但是比拼起速度还是不如勿乞。但是这些天鬼虽然修为不如勿乞远甚,可是他们飞行绝迹,虽然不能破开虚空进行瞬移,他们的遁行速度依旧比勿乞快了一大截。

  时不时的有天鬼蹦出来对着勿乞挥出三圈两腿,偶尔有三两条天鬼尾巴朝勿乞周身缠绕过来,闷头向前飞逃的勿乞被他们搔扰得无法全力飞行,反而逐渐的被后面两个强大的鬼仙追上。

  气恼的怒吼一声,勿乞奋起全身之力一拳朝当面扑来的一个高阶天鬼轰了过去。

  这个当面扑向勿乞的天鬼是一个极其美艳的年少妇人,她生得唇红齿白身形窈窕,放在盘古大陆也是个一流的大美人儿。天鬼在修成金仙境界后都能重新铸造一次形体,能够将身体变得和人类有九成相似,而修为达到太乙金仙级的天鬼,他们就能将自身演化得和人类一般无二。

  这美貌少妇飞扑而来,十指上的指甲弹出来有一尺多长,尖锐的指甲撕裂虚空,带起十道绿油油的寒光向勿乞的脖子划了下来。她那条长有二十几丈的细长尾巴则是宛如一柄长枪从她双腿之间甩了出来,笔直的刺向了勿乞的眉心。

  天鬼的尾巴坚韧无比,他们尾巴上的力量更是比四肢都要强劲数分。这条长尾荡起一道恶风直扑勿乞,尾巴尖距离勿乞的眉心还有十丈远,一缕寒风已经将勿乞的眉心压得凹陷下去一分左右。

  勿乞挥出的重拳命中这天鬼的双爪,打得这天鬼惨嚎一声双臂寸寸碎裂。重拳摧毁了这天鬼的双手,沉甸甸的印在了她的心口。一声惨嚎传来,这天鬼突然化为一团浓烟飘散,下一瞬间她出现在数里外的一片乌云中,肉眼可见无量鬼气不断注入她体内,她扭曲断折的手臂正在‘咔嚓’声中急速痊愈。

  这就是天鬼最让人头痛的地方,本来他们就**强横无比,如今又是在九幽鬼界他们的主场作战,借助无穷无尽的先天鬼气的滋养,天鬼几乎可以算是不死之躯!尤其是这些金仙级的天鬼,只要勿乞一击没有断绝他们的全部生机,只要给他们留下一口气息,他们就能在数个呼吸中恢复如初。

  就算是神魂受到重创,这些天鬼依旧可以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痊愈!这就是天鬼在九幽鬼界得到的强大加持,这也是鬼界以寥寥十三个大天鬼王和四百鬼圣就敢于和天庭以及大虞拍桌子瞪眼的底气!

  数十名太乙大能或者通天大祭司若是敢冲进鬼界,他们不见得能够围殴死一名大天鬼王,反而近乎不死的大天鬼王在这里可以和任何敌人进行持久战,这里又没有太乙仙人和通天大祭司能够利用的天地灵气,大天鬼王可以活活将任何敌人拖死。

  衣帛碎裂声传来,几个天鬼飞扑到了勿乞身边,尖锐的爪子撕开了他身上的衣袍,在他坚韧的皮肤上留下了一条条深深的血印。墨绿色的毒液从这些天鬼的指甲上侵入勿乞的身体,勿乞的鲜血流出体外就迅速变成了惨绿色,并且散发出[***]的臭气。

  勿乞大惊,这些高阶天鬼的毒素好生惊人。他急忙运起恶龙杀神通,身形骤然拔高到了十丈高下,周身密布着三重厚重的龙鳞,庞大的威压四散,勿乞张开嘴扭头朝一头逼近自己的天鬼突然喷出了一道赤红色的火焰。狂暴的龙族真火化为一条粗达数丈的火柱呼啸而出,那天鬼吓得面色发白,急忙身形一转避开了勿乞喷出的火柱正面,但是他的一条小腿被火焰略微擦了一下,一条小腿骤然被烧成了灰烬。

  但是让勿乞无奈的事情发生了,这小腿被化为飞灰的天鬼向后退了数里,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被龙族本命真火烧毁的小腿就骤然重生,和没受伤前简直是一模一样。

  无奈的勿乞长啸一声,他被天鬼撕开的伤口上大片惨绿色的毒血不断渗出,他的肌肉急速蠕动,迅速的愈合如初。恶龙杀是大虞专门为体法双修之人研制的强力神通,对一切的阴邪力量和毒素都有着极强的抵抗力,天鬼爪子上的剧毒虽然厉害,但是这些天鬼的修为远不如勿乞,还不能真个奈何得了他。

  敖不尊盘绕在勿乞的脖子上,眼看纯阳霸道的龙族本命真火对这些天鬼似乎有克制作用,他急忙张开大嘴就是一通乱喷。赤红色的龙火四散,逼得那些不断搔扰勿乞的天鬼四散。

  龙蟒姐妹俩也发出低沉的咆哮,她们张开嘴,金银二色神光四射,勿乞周身宛如被赤红色的火焰和金银二色光雨包裹一样,不断逼近他的天鬼被逼得不断后退,更有好几个天鬼被金银二色光芒击中了身体。不论是金色还是银色的光流,只是击中这些天鬼的身体就立刻在他们身上洞穿人头大小的伤口,逼得他们不得不后退去吸收先天鬼气疗伤。

  勿乞和敖不尊以及龙蟒姐妹同时发威,硬生生从这些天鬼的围追堵截中撞开了一条通道。但是不等勿乞飞出多远,后方那两名鬼仙突然同时长啸一声,手持铁链的那鬼仙再一次手一抖,铁链化为巨大的渔网向勿乞当头罩下,而另外一个手持令牌的鬼仙则是一声冷哼,他手上令牌化为一座巨大的厚重的铁板,沉甸甸的砸向了勿乞后心。

  那块令牌飞起之后,变成了一块长有百里宽十多里厚达三里的巨型铁块,浓郁的阴气缠绕在令牌上,带着让人窒息的压力当头砸下,更有一股庞大的吸力牵扯着勿乞的身体,让他一时间难以动弹。

  勿乞回头向那令牌望了一眼,他的心脏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金仙器,而且绝对是极品的金仙器,应该是一品到二品水准的金仙器。这股吸力他很熟悉,被他收服的那个天鬼部落居住的山谷四周山峰上散发出的,就是这姓质一模一样的吸力。

  能够将如今的勿乞都禁锢住让他难以动弹,这块令牌的威力实在是太大。勿乞只觉浑身好似被无数座大山压制一样,沉甸甸的就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自如的转动。

  苦笑一声,无可奈何的勿乞正要喷出血蜈剑将这些鬼仙和天鬼全部诛杀,远处突然有一声高亢嘹亮的龙吟声传来。听到这龙吟声后,两个鬼仙和那些天鬼的脸色都变得比鬼还要难看。

  大片金光穿透了浓密的黑云洒了过来,金光中一条长有里许矫健神骏的金龙昂着头踏着大片紫霞朝这边飞奔而来。龙头上站着一个风流俊逸的白衣青年,他手持一根玉箫,正笑吟吟的看向了这边。

  “两位鬼使且慢动手,此子乃我大虞重臣,你们可不能动他一根头发!否则休怪我打上你们大王的殿堂,让你们好生生的跳上三年五载的舞蹈!”

  两个鬼仙宛如穿着新靴子刚出门就踏中了狗屎一样,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收起自己的法器,咬牙向那青年深深的鞠躬一礼,然后吹了一声尖锐的口哨,数十头高阶天鬼忙不迭的窜回了他们身后的乌云,一言不发的向来时的道路飞去。

  一边急速飞行,那手持令牌的鬼仙一边回头向那青年喝道:“既然是太子长琴保人,这人自然是好人。今曰是误会了,还请长琴太子不要介意就是!”

  太子长琴?勿乞心里突然一动。

  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有芒山。有桂山。有榣山,其上有人,号曰太子长琴。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祝融生太子长琴,是处榣山,始作乐风。《左传》记载:“有五采鸟三名:一曰皇鸟,一曰鸾鸟,一曰凤鸟,闻琴则舞。”

  这太子长琴,是轩辕黄帝的嫡系血脉,生而怀抱玉琴,擅长做各种乐曲,能驱动鸟兽闻乐起舞。

  勿乞呆呆的看着太子长琴。

  身为轩辕黄帝的嫡系后裔,他在大虞朝中的地位可想而知,他为何会在这里?

  他是上古之时的人物,如今的昊尊皇姬奎在他面前都是灰孙子辈的人,他为何会在鬼界?

  尤其是,他如何知道勿乞是大虞的臣子?还堪堪的在这里遇到了勿乞?

  乘龙而来的长琴笑着到了勿乞面前,他向勿乞颔首道:“随我来吧,你的属下都在哪里?”

  勿乞一愣,他喷出玄阴星辰塔,将玉甲玄龟飞舟放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