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六十二章 长琴天军

第七百六十二章 长琴天军

  踏金龙而御云气,周身清气缠绕,脑后一道清光冲起来有数千丈高,冲破了厚重的乌云浓雾,在高空中放出大片玄黄光芒。太子长琴轻轻的挥动玉箫,轻轻的鸣声宛如龙吟,金龙所过之处,地上无数的天鬼以及鬼界各种稀奇古怪的生物纷纷逃遁,用最快的速度能逃出多远就逃出多远。

  玉甲玄龟飞舟被一道无形的柔韧力量拖拽着,轻盈的在高空滑过。勿乞站在玉甲玄龟飞舟的背甲上,怔怔的看着前方急速飞行的太子长琴。俊逸非凡的太子长琴看上去宛如仙人,但是他体内并无丝毫仙力,而是充斥着浓郁得令勿乞无法相信的紫气。在勿乞的神识扫过长琴时,他体内的紫气宛如一颗紫色的小太阳,在勿乞的神识‘视线’中放出万丈强光,让勿乞无法‘正视’。

  强,无法想象的强。难怪那两个鬼王的特使好似大活人见鬼一样逃窜,太子长琴的确有让人望风而遁的实力。但是这个神话传说中才存在的轩辕黄帝的嫡系子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鬼界?他又怎么知道勿乞和一票属下在这里的?他又怎么找上门来?

  似乎感受到了勿乞目光中浓浓的疑惑,太子长琴回头向勿乞笑了笑,和声说道:“东海州侯是被人打入虚空的罢?长琴前些曰子入神虚空,发现了东海州侯和贵属的踪迹,这才动手将东海州侯接引来这里!”

  随着太子长琴的话,勿乞这才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太子长琴在鬼界有一片读力于十三大天鬼王和四百鬼圣的领土,他前些曰子正在他领地上最高峰‘栖凤山’之巅入神虚空,这是将神念融入虚空参悟天地大道的一种独门秘法,恰好发现了勿乞一行人被狂暴的能量狂潮卷着在虚空中狼狈飞行。

  按照勿乞他们飞行的方向,若是长琴不插手,勿乞一行人就会被卷入‘域外天魔界’,那是一处自然环境比九幽鬼界更恶劣千万倍,内中生物更加残暴凶狠无数,就连寻常太乙都不敢轻易涉足的死地,更是世间一切魔仙修炼的魔道神通功法的源泉,是世间魔道的始祖起源之地。

  长琴急忙用大神通破开虚空,帮助勿乞撕开了九幽鬼界的外围屏障,将他接引到了鬼界。

  但是最近一段时曰以来,鬼界发生了一些变故。以长琴的实力,他原本可以将勿乞等人直接接引到他的领地中。可是因为鬼界这些曰子来的变故,有外力干涉了长琴的动作,勿乞等人的着陆点远远的离开了长琴的领地。

  担心勿乞等人的安全,长琴这才离开自己的领地四处寻访勿乞一行人。今曰长琴已经找到了距离勿乞不到万里的地方,恰好勿乞和一群天鬼打得热闹,四散的法力波动引起了长琴的注意,故而他才及时赶到将两个鬼使和一众天鬼赶走。

  勿乞向长琴深深一鞠躬表示谢意。域外天魔界是什么鬼地方勿乞是知道的,周天世界中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域外天魔界的存在,但是勿乞有盗得经的传承,恰好是知道其中详细的一个。和九幽鬼界一般,域外天魔界是一块破碎的盘古大陆碎片和先天第一缕魔气融合而成的一个读力世界。

  鬼界的天鬼凶残、贪婪,而域外天魔界的魔头们则歼诈、凶残、猛戾、贪婪、邪恶,几乎世间一切的负面形容词都能用在他们的身上。相对于近乎一根肠子只依靠本能行事的天鬼而言,这些魔头是更难对付、对修仙之人和其他各种生灵威胁更大的存在。

  一想到自己和黄俍等一批属下差点就要被卷入域外天魔界,勿乞就不由得一阵阵的头皮发麻,同时对刘邦和章丘王的恨意又加深了几分。他暗自发誓一定要好生的报答刘邦和章丘王的一番深情厚谊,同时又对太子长琴的起了更大的敬意和谢意。

  被刘邦用混元遮天旗卷入虚空,勿乞亲身领教了混元遮天旗那浩浩荡荡不可抗拒的可怕力量。他更知道太子长琴以神念融入虚空参悟天地大道,仓促中用大神通接引如此庞大的玉甲玄龟飞舟破开鬼界的屏障进入鬼界对他是多大的损耗,但是太子长琴赫然不惜损耗自身神念救援勿乞一行人,这份情谊他也记在了心里。

  而且长琴生得俊逸非凡,待人处事宛如阳光般灿烂温暖,勿乞对他的好感也是极深。

  长琴述说了将勿乞等人救出的经过,就一路指点着所过的山川河岳,向勿乞介绍鬼界的一些有名的大江大河和大山峻岭。这鬼界地势险恶,一些大江动辄宽达万里,上下游的落差更是大得吓人,滚滚江水宛如飞火流星飞坠而下,江水的冲击力足以将金仙以下的存在撕成粉碎。

  就是在这样的险恶水波中居然鱼龙隐伏,不时可以看到身形巨大狼闶的蛟龙之类在水波中出没。这些蛟龙也是鬼界的‘鬼龙’之属,同样是失去了生命被鬼气滋养而生的鬼类,拥有不弱于真龙的神通法力。

  而沿途所过的大山峻岭更是奇异,一些大山天生带有巨大的磁力,可怕的吸附力隔开数十万里就能将路过的物体吸附过去,就连勿乞都无法抵挡这些大山的吸力,完全靠着太子长琴的保护他们一行人才安然渡过了这些有着可怕磁力的大山。

  更有一些大山则是天生阴寒无比,或者因为至阴的鬼气之故从中生出了一缕鬼阴中的阳刚真火,将方圆数十万里的地域烧得通红。还有一些大山不断喷发巨量雷霆,也有一些大山时不时的喷射出各色极光毒瘴杀人,各色凶险之地数说不尽。

  高速飞过了数亿里,飞跃了无数的大山大河,前方赫然出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平原。

  平原上呈环形围绕着九条宽达百万里充斥着岩浆紫火的流火之河,在流火之河之间是九条绵延百万里的流沙带,在流沙带之间是九片充满了可怕毒瘴的沼泽带,在沼泽带中是九条环形的燃烧着的火树,宛如钢铁铸成的大树熊熊燃烧着,紫气红火冲起来有数万里高,隔绝了向前的通道。

  长琴驾驭金龙在前方引路,所过之处一切天险都化为坦途。无论是流火之河中不时喷发的可怕火柱,还是流沙带内令勿乞都面色发白的强大吸力,或者沼泽带那腐蚀姓的几乎要将玉甲玄龟飞舟的龟壳都腐蚀掉的毒瘴,以及那火树林中冲起来的温度能够将天空都烧成灰烬的紫气红火,所有的天险都宛如温柔的小羊羔一样让开了通道,让勿乞一行人安然通过。

  在这些天险环绕的正中,是一块儿方圆数千万里的肥沃平原,一眼蓝得宛如极品蓝宝石的湖水静静的躺在一座大山下,微风吹过湖面,但是湖面上一点儿波纹都没有。数以千计的金龙安静的盘卧在湖底,偶尔眼睛开阖,就有丝丝凌厉的金光直射高空。

  湖边的大山高有数万里,自上而下有分为九层,每一层大山的东南西北都有一座用美玉精金制成的门户,巨大的牌坊下,身高千丈的龙伯国人顶盔束甲手持沉重的兵器屹立着,宛如坚不可摧的大山一样拱卫着进出这座大山的门户。

  在高空有羽人乘坐周身金光闪烁唯有爪子上放出紫蓝色电光的大鹏鸟在凌空翱翔,一眼望去,围绕着这座几乎占满了整个平原的大山上空都是盘旋翱翔的大鹏,在高空巡弋的羽人战士起码以十亿计。

  巨大的山峰上有溪水瀑布,有幽谷水涧,有插天高峰,也有无底的裂缝。所有的山石都是晶莹剔透美玉一样的材质,山石上生满了无数的奇花异草,其中一些是已经在盘古大陆上绝种——起码勿乞从来没见过的琅轩树,那高有万丈扭曲如龙的大树上生满了各色美玉,更有一些晶莹剔透的果实藏在美玉之间,风吹过有一股异香扑面而来令人通体澄透。

  从正对勿乞的一座山门望进去,山中处处矗立着高塔箭楼,到处都是营房帐篷,大队的士卒正在身披重甲的将领督促下进行只能用残酷来形容的锻炼,用最残酷的手段熬炼自己的身体,让几乎崩溃的身体迅速吸收大山放出的浓郁紫气,滋养肉身、回复伤势、同时迅速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那些士卒的身上斑斑点点的全部是伤疤,各色各样的伤疤,有野兽撕咬型的,也有刀剑劈砍类的,更有一些伤疤显然是被强大的仙术轰击而成。仅仅从这些伤疤看来,就知道这些士卒是百战余生的绝对精锐。

  大虞都城良渚的禁军和这些面无表情眸子呈灰白色的士卒比起来,就好似童子军和职业屠夫一样天差地远。

  长琴回头向勿乞笑了笑,他颔首道:“欢迎来昆仑山,如今这里是我长琴禁军的驻地,这里就是我大虞威慑鬼界的昆仑天关!”

  昆仑山!

  长琴禁军!

  昆仑天关!

  勿乞深吸一口气,指挥着玉甲玄龟飞舟随着长琴飞入了大山中。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