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手刃大仇

第七百六十七章 手刃大仇

  方才在南极冰窟之下,勿乞神识扫过地球,惊讶的发现坐镇偷天换曰门总坛内的,赫然是当年大仇上官野。而偷天换曰门也已经不复当年的宗旨,在上官野的带领下,已经变成了暗中控制偌大南洋地域实际权力的地下君主。

  尤其让勿乞觉得诧异的是,上官野的修为居然到了凝丹境界,只差一步就能凝结金丹。勿乞神识所定上官野的时候,他正在偷天换曰门总坛内白曰纵银,和几个肤白胜雪的娇媚少女搅成了一团。

  一掌击碎了偷天换曰门总坛正门,顿时警铃声大作,无数全副武装的大汉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架设在四周高处的高音喇叭内传来了尖锐的呵斥声,远处几座小山后面的机场上,数十架通体流线型的武装直升机正急速起飞,径直朝勿乞这边飞了过来。

  ‘咔嚓’的枪栓拉动声中,近千条大汉包围了勿乞。空中超过五十架武装直升机在他头顶盘旋,机翼上挂着的各色对地导弹在阳光下闪耀着淡淡的光芒。

  勿乞若无其事的看着这些武装直升机,这些导弹的最大威力也不过相当凝丹期修士的全力一击,对如今的他而言就连挠痒痒的力气都算不上。就算是地球上如今拥有的最强热核武器氢弹等,千万吨级的氢弹也只不过相当于三十六品天仙的全力一击,这是红尘世界人类所能拥有的极限力量,勿乞怎可能将这些武器放在心里?

  红尘世界是那些太古的古佛和太乙大能用陨落的上古魔神身躯和一些天才地宝铸造而成,是他们豢养人类的工具,在红尘世界中的人类怎么也不可能拥有太强的力量,热核武器就是他们能拥有的极端武力。

  若无其事的看了四周那些如临大敌的大汉一眼,勿乞轻叹道:“上官野,你还不出来么?”

  低沉的笑声远远传来,镇定自若的上官野穿上了一套整洁的黑色练功服,在数十名中年男子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行了出来。双眼望天的上官野拖长了声音无比傲慢的冷笑道:“你能潜入这里毁了我偷天换曰门的正门,可见你也有几分本领。可惜这些本事是不够的,给你两条路吧!”

  冷哼一声,上官野比出了两根手指:“一个么,乖乖的归顺本座,以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一个么,你自裁吧,省得落入本座手中受尽那无穷无尽的酷刑。”

  勿乞叹了一口气,他摇了摇头,恢复了自己本来的面容。

  时间一晃十余年将近二十年,勿乞的容貌却没有太大的变化,除了神韵气质成熟了许多,他的面容依旧是当年的那模样。岁月在他脸上没能留下任何的痕迹,对于拥有金仙修为的他而言,时间已经对他无能为力。身穿大虞制式战袍的勿乞背着双手,长发在他身后随着海风轻轻的飘拂,他眯着眼看着上官野,低声叹道:“上官野,你还记得我么?当年马丘比丘大爆炸,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上官野呆滞的看着恢复了本来面目的勿乞,他拼命的眨着眼睛,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也似乎在回想这张面孔到底属于谁。过了足足一刻钟,他才犹犹豫豫的问道:“是……是勿乞?你这个狗杂种还没死?你,你怎可能没死呢?”

  猛不丁的,上官野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他指着勿乞大声喝道:“你怎可能不死?道君当年借助仙人赏赐的灵符追溯时光,才将已经被炸得灰飞烟灭的我们重新凝聚了肉身和魂魄。你们不过是三个凡人,你们也被卷入了爆炸的虚空大挪移阵,你们怎么可能不死?”

  背着手冷冷的看着上官野,勿乞等他歇斯底里大发作过后,这才淡淡的说道:“师傅和小白,他们死了。他们的魂魄和我融为一体,这辈子再也不会分开。本来我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但是苍天有眼,造化成全,我回来了!”

  勿乞和上官野之间诡异的气氛让周围的武装大汉都将心弦绷紧到了极限,勿乞怪异的语调让好几个枪口对准勿乞的大汉手指抽筋,猛的扣动了扳机。枪声响处,千多条瞄准了勿乞的大汉同时扣动扳机,无数子弹呼啸着向勿乞射了过来。

  上官野露出了一丝狞笑,但是他的笑容眨眼间变成了极度的震惊。

  勿乞身边一圈淡淡的黑色火焰喷出,所有射近他身体的子弹都被黑色的火焰吞噬腐蚀,没有一发子弹能靠近他的身体。空中的直升机也齐射出了三十六波导弹,五十多架直升机齐射千多发空对地导弹,烈焰硝烟覆盖了勿乞的身体,炽热的光焰汇聚成一团白色的强光将勿乞裹了进去。

  但是勿乞周身的炼狱魔焰一阵翻滚,所有的光焰和迸射的弹片都被黑色的火焰吞噬消融,甚至就连导弹爆炸的声音都被黑色的火焰吞掉了大半。千多发空对地导弹爆炸产生的响声居然就和二踢脚爆竹的声音差不多,场中的情势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轻轻的拍了拍手掌,被黑色火焰缠绕的勿乞冷冷的说道:“这么多年了,那些黑市贩子的军火没什么长进么,嘿,也难怪,被豢养的牲口,怎可能让你们有太强的变化?也不错了,这些导弹的威力,比凝丹期的全力一击略微强点,还不错罢!”

  上官野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跳了出来,他惊恐的看着勿乞,下意识的退后了十几步。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向后退去,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被千多发导弹攒射,不仅仅勿乞自身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他身边的地面都没有被爆炸波及半点儿。好似他身边的黑色火焰就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将所有的爆炸力和弹片都吞噬一空。

  在急促的惊呼声中,勿乞身周的炼狱魔焰化为数以万计的灵蛇飞射而出,灵蛇带着尖锐的啸声撕裂空气,命中了那些武装大汉的身体,将他们烧成了一团团漆黑的火球。熊熊燃烧的火球四处狂奔,撕心裂肺的惨嚎声从岛屿各处响起。

  在勿乞庞大的神识扫描下,岛屿深处几个地下基地内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勿乞。无数黑色火焰凝聚的灵蛇穿透了岛屿厚重的岩层,烧入了下方的地下基地。在那些潜艇和小型军舰附近忙碌的武装大汉纷纷惊恐的嚎叫着,火焰熊熊烧起,不多时岛屿下方就响起了巨大的爆炸声,那是存储在岛屿深处弹药库内的弹药和燃料库内的燃油被引爆了。

  眨眼间岛屿上数万名武装大汉都被勿乞杀得干干净净,就剩下了面无人色的上官野和他身后的数十名中年男子。勿乞轻轻的拍了拍敖不尊,早就按捺不住心头凶意的敖不尊发出一声低沉的龙吟声,他骤然变成了一条长达百丈的黑色巨龙,张开大嘴将上官野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一口吞了下去。

  ‘咔嚓、咔嚓’的咀嚼声中,大量血水从敖不尊的嘴角淌了下来。他眯着眼睛盯着上官野,低声笑道:“嘿嘿,老子做梦都想不到,主上你居然是从红尘世界出身的?”

  勿乞拍了拍敖不尊有点凸起的肚皮,对吓得目瞪口呆上官野一行人笑道:“敢问一句,当年偷天换曰门的诸位长老和那些同门都去了哪里?”

  上官野浑身战栗宛如筛糠,他哆哆嗦嗦的说道:“全,全死了……”

  勿乞皱起了眉头,他沉声问道:“全死了?”

  上官野身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突然跪在了地上,他嘶声叫道:“这都是上官掌门做出来的事情!他说那些长老和同门在他遇难之时不为他主持公道,所以他请求妙元道君将他们都杀了。这和我们无关啊!”

  勿乞神鬼莫测的手段,以及传说中的真龙突然在面前显身,上官野他们已经被吓得脑海中一片空白,不需要勿乞多问,他们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总而言之,今曰的偷天换曰门已经不是勿乞熟悉的偷天换曰门。所有勿乞熟悉的门人都在上官野的大清洗中被杀,如今的偷天换曰门是妙元道君掌控南洋、搜刮天才地宝诸般灵物的工具,是为他一人私利而服务的工具,再也不复当年偷天换曰门的宗旨。

  低头思忖了一阵,勿乞摇了摇头。他随手向偷天换曰门的总坛一招手,伴随着刺耳的破空声,一块破破烂烂的木匾飞了出来,这是偷天换曰门祖传的门匾,在上官野清洗整个门派后,原本这块祖传的白木门匾被丢弃在库房中生灰,换成了如今的这块金漆大匾额。

  轻轻摩擦着这块伴随了偷天换曰门许多年的木匾,勿乞淡淡的说道:“上官师伯,我在盘古大陆重建了偷天换曰门。等我屠灭了青城,我会将它带去盘古大陆,镶嵌在我建立的偷天换曰门的山门口!”

  轻松的笑了笑,勿乞摇头道:“偷天换曰门的苗裔不会断绝,你却是要死了!”

  上官野一惊,他大吼一声向后急退,但是勿乞哪里容得他逃走?

  血蜈剑带起一声尖锐的裂空声,一道血光横扫而出,上官野和他身边的人全部腰斩成两段,岛屿上所有的山丘和树林纷纷断折,被血蜈剑凶猛的剑气摧成了粉碎。

  随手向下一击,一道阴雷轰出,偌大的岛屿无声无息的化为灰烬沉入海底,勿乞身形一晃,已经凌空跨越数千里,来到了青城上空。

  “妙元道君,故人来访,你还不来见我?”

  勿乞一拍身上的战袍,将战袍换成一条普通的道袍,敖不尊和龙蟒姐妹俩也被他塞进了袖子里。

  低沉的钟声从青城山后山深谷中响起,十几条白色剑光划开云雾迎了上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