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七十三章 灾神手段(第四更)

第七百七十三章 灾神手段(第四更)

  勿乞在盘古大陆上纵情奔跑的时候,中州玉家的内乱也到了如火如荼的程度。

  那一曰鄣乐公主亲自登门,玉炑和玉玅突然大起冲突,玉家正式分裂。身为中州玉家现任家主,玉炑无疑占据了极大的优势。他当场下令玉家的私军围剿玉玅等人,数万玉家私军群起而攻,玉玅和亲近他的那些长老的家人顿时倒了血霉,他们大部分亲属都居住在玉家大宅中,玉炑一声令下他们所有人的亲属都被生擒活捉了七成以上。

  玉玅和诸位长老倒是顺利的逃出了中宁城,但是他们的亲眷大多被玉炑掌控在手中,玉炑掌握了大义名分,又掌控着玉家的私军和其他渠道的力量,包括玉家的一些盟友也都只能和玉炑这个家主进行交流沟通,故而玉玅和他身边的十几位长老代表的中州玉家的势力全面落了下风。

  个多月来,心旷神怡的玉炑几乎是追着玉玅打压,玉玅那一派族人在上次争夺三十个大州的大权中胜出的族人都被玉炑派人追拿,见机得快的还能侥幸逃走,反应略慢一些的,则直接在州牧宝座上被玉炑派去的人生擒。

  玉家内乱,中州各大豪族都在看好戏。这种家族内部争权夺利的事情在大虞内部也不少,但是极少有演绎得如此血淋淋如此淋漓尽致的。玉炑下手之狠,玉玅倒台之速,这简直就是家族内乱的经典教材。

  原本还有不少中州的豪族想要浑水摸鱼弄点好处,但是当良渚玉家本宗突然派出了数十位长老和大批本家高手‘探视’玉炑后,这些蠢蠢欲动的人都乖乖的缩回了手。中州玉家尽可以得罪,正在内乱的玉家无力反击他们的侵扰,但是良渚玉家?谁敢招惹良渚玉家那就去吧,但是伯仲孚都没那个力气和良渚玉家争胜,那可是大虞司天殿一脉的重要势力啊!

  闹腾了一个多月,玉玅明面上的势力已经全盘被玉炑接手,三十个大州的州牧之位,玉家各个分支的大权,玉家在中州各地的利益渠道,全部被玉炑指派族人一一收于手中。玉玅也被扣上了居心叵测勾结仙人的大罪名,被伯仲孚下了公文满天下的缉拿。

  星夜,星光下,周身散发出不祥波动的鄣乐公主悬浮在一片乌云上,庞大的神识宛如水银泻地般扫过四方。她的神识彻底覆盖了眼前的一州之地,正一寸寸的搜寻着一切可疑之处。

  十几名有着一元盘古天五星天境、六星天境修为的将领领着数千士卒乘坐着三条大蛇飞舟,静静的护卫在鄣乐公主身边。这些将领和士卒是嶽峰王姬岙派来的心腹,当嶽峰王听得勿乞半路遇袭被人卷入虚空不知去向当即勃然大怒,他一边向昊尊皇申诉此事,一边派出了耳目打探东海州的消息。

  当姬岙得知玉玅正在勾结中州的一些权贵谋夺东海州的利益时,姬岙的脾气发作,他立刻动用自己在朝中的一切关系对此事作出了最激烈的反应。所以良渚玉家才能如此顺利的直接将手渗入了中州,所以才有了鄣乐公主身边的这数千精锐。

  玉玅倒台倒得这么快,和姬岙的发作也不无关系。他错估了勿乞在姬岙心中的地位,错估了勿乞在大虞某些人心中留下的印象。当他针对失踪的勿乞的基业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各方面的反应当即将他代表的中州玉家一脉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鄣乐公主突然冷笑了起来,她低沉的念诵了几声咒语,天地间突然有阴风‘飕飕’的席卷四方。彻骨阴寒的阴风覆盖了下方的这个大州,这是中州治下的一个六品大州,统治这个大州的,是中州当地的一个豪族叶家。在伯仲孚接掌中州之后,叶家用最快的速度投靠了伯仲孚,一番曲意奉承外带誓言效忠后,叶家顺利的接替全家潜逃的前任州牧,获取了这个大州的统治大权。

  玉玅勾结的那些意图分享东海州利益的权贵中,叶家是最积极的一个。

  在一个多月前鄣乐公主发起的报复中,叶家统治的这个大州也是遭遇最凄惨的一个。州内的所有庄稼、所有牧草、所有的植被都被蜂拥而来的蝗虫在短短三天内吃了个干干净净,随后瘟疫突然爆发,州内数十亿百姓九成以上被瘟疫感染病倒在床,一个多月的功夫,这个大州早就陷入了崩溃的边缘。

  但是今夜,在鄣乐公主的神识感应中,被伯仲孚下令通缉的玉玅和十几位玉家长老,以及跟随他们冲出玉家大宅逃跑的玉家族人,居然全部隐藏在叶家的州府密室中。

  整个大州的空气中都密布着肉眼不可见的瘟疫病毒,这些瘟疫病毒由鄣乐公主凝聚的灾神金身的神力衍化而成,并非常规意义上的实体病毒,这些病毒来无影去无踪,不带任何的能量反应,似生物却又似死物,错非神力相克的神灵施术,否则一般的道法神通根本不可能防范这些瘟疫病毒的侵蚀。

  而这些细小的瘟疫病毒,却等同于鄣乐公主的分身,她的神识可以随时调动这些细小的病毒,知晓这些病毒附近百丈内的一切动静。病毒和整个大州的空气都混成了一体,整个大州有空气存在的地方就不可能避过鄣乐公主的神识感应。

  玉玅等人就在州牧府的密室中!鄣乐公主清楚的感应到了他们的气息。

  玉玅甚至借来了他供奉的鬼神的力量,用好几件强力的法器封禁了密室四周的动静。但是面对鄣乐公主掌握的纯正的上古天神的神通秘法,玉玅的防范禁制就好似到处都有窟窿眼的筛子,没能起到任何作用。在鄣乐公主的神识调动下,玉玅等人身边的空气中瘟疫病毒的浓度越来越高,逐渐的达到了一个量变到质变的程度。

  地方宽敞,但是给人极其狭窄压抑感觉的密室中,面无人色的玉玅盘坐在蒲团上,十几名玉家长老同样呆呆的坐在蒲团上,所有人都望着被围坐在正中的隐修长老。叶家当今的家主,也就是这个六品大州的州牧叶天砚无比狼狈的坐在一旁,浑身大汗宛如流水一样潺潺而下。

  叶天砚真不愿意招待宛如丧家之犬的玉玅一行,但是玉玅等人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叶家根本无力反抗。玉玅摆明了告诉他,若是不收留自己一行人,叶家满门老小都将被杀得干干净净,叶天砚被逼无奈,只能将玉家一行人留在了州牧府中。

  想想叶家那些被下了恶毒禁制,生死都掌握在玉玅手中的重要族人,叶天砚就有一种哭得冲动——他没事干甚要听玉玅的蛊惑,为什么要利欲熏心去谋算东海州的地盘?

  苍天在上,自家的地盘所有的庄稼植被遭遇蝗灾被吃了个干干净净,不要说今年了,就是未来数年内都是颗粒无收。九成的百姓卧病在床奄奄一息,随时都可能大批量的死去。

  九成的治下子民暴毙!这种事情在大虞的历史上还从来没发生过。可想而知这种创大虞历史记录的事情若是出现了,他叶家将落得一个什么下场。人皇的震怒啊,一想到这个叶天砚就觉得脖子一阵阵发冷。

  灾星,玉玅一家子都是灾星!叶天砚握紧了拳头,有一种和玉玅拼命的冲动。都是玉玅这个老狗种,要不是他蛊惑自己,叶家怎可能被卷入这样天大的麻烦来?

  但是东海州内到底有什么神人坐镇?东海州侯都已经被卷入虚空失踪了,为什么东海州还能做出这么可怖的反击?凡是和玉玅勾结的图谋瓜分东海州利益的中州权贵,他们的领土上全部出现了各种天灾。玉玅到底是招惹了哪一路灾神啊?

  玉家的隐修长老盘坐在蒲团上低头不语,过了许久他才缓缓颔首道:“事已至今,只有一个法子能保全我中州玉家一脉。良渚本宗也不可能将我中州玉家这一个分支彻底斩尽杀绝,我们只需要低头服软,再给东海州一些赔偿,这事情还是能解决的。”

  玉玅的脸色急变,他咬牙道:“太公,我们如何低头服软?”

  隐修长老和众多长老同时看向了玉玅,如何低头服软?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玉玅交出去顶缸!这些长老也恨苦了玉玅,你干嘛一定要逮着勿乞折腾呢?你能整死勿乞也就罢了,但是如今人家没被你整死,反而中州玉家快要全面衰落了!

  想到自己那些被玉炑下令生擒的族人,这些长老的心就一抽一抽的剧痛啊!自己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大部分族人都落入敌人之手,这是绝了他们的苗裔啊!

  看出了这些长老眸子里的一丝不善之意,玉玅心头一口恶气直冲了上来。他愤怒的站起身来,正要大声呵斥这些失去了自己立场的本家长老,他突然觉得四周的空气有点不对劲了。

  空气突然变成了蓝蒙蒙的,好似有薄薄的烟雾充斥在空气中。用力的吸一口气,根本没有半点儿氧气进入身体,反而是无数汇聚在一起,让空气都变得粘稠宛如胶水一样的细小物事冲进了身体。这些细小到以神念都无法察觉的可怖物事一进入身体就迅速依靠体内的精血营养发展壮大,迅速的裂生繁衍,不多时就充斥在血管和五脏六腑中。

  玉玅大骇惊呼了一声,一旁的叶天砚已经身体一晃,重重的摔倒在地。

  叶天砚只剩下了一张薄薄的人皮,在这短短的一个呼吸的时间内,叶天砚的全部血肉都被瘟疫病毒吞噬一空,浓浓的蓝色烟雾从叶天砚裂开的皮肤中喷出,这是叶天砚的全部精血所化的瘟疫病毒啊!

  隐修长老大骇,他嘶声叫道:“对头找上来了,冲出去,和他们……好生说道!”

  ‘哇’的一声,隐修长老张口吐出了一口瓦蓝瓦蓝的鲜血,道道蓝烟从他吐出的血内冲了出来。

  密室中的玉家长老们脸色一时惨变。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