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剑阵逞威(第四更)

第七百八十三章 剑阵逞威(第四更)

  “呜,哈哈哈!”

  勿乞腿部肌肉一阵跳动,强大的地脉波动带着隆隆巨响冲了上来,自脚心直冲天灵,滚烫的盘古紫气洗伐周身,让他浑身大汗淋漓,大量盘古紫气和他肉身结合,驱逐了他新陈代谢产生的身体废物。地脉下发出一声轰鸣,勿乞的身体一闪就撕裂虚空,眨眼向前飚飞百亿里。

  周身滚烫,血管经络都尽情的拉扯开来,澎湃的精力在体内流转,芥子世界中的古仙人遗骨已经被熔炼了小半,眉心来自浮屠佛的庞大念力更是有三成被自身神魂消化。肉身和法力都在盘古紫气的刺激下迅速增长,勿乞只觉身后好似生了一对翅膀,有飘飘欲飞之感。

  昆吾剑好似一百零八台永动机,急速抽取地脉涌出的盘古紫气,经过提纯后注入勿乞的体内。一柄昆吾剑抽取盘古紫气的速度都比勿乞自身修炼要快上数倍,一百零八柄昆吾剑同时出动,勿乞的修为直线提升。他身上一百零八处要穴喷出丝丝青光,宛如蛟龙的盘古紫气被那青光吸进他体内,勿乞所过之处,身周万里内再无一丝紫气存在,那声势骇人到了极点。

  来时勿乞耗费了一个多月才赶到圣皇之野,回去时他只用了七天就回到了中州。

  一声长啸,勿乞从中宁城边狂奔而过。神识随意向中宁城扫去,玉家大宅中的异变立刻惊动了他。几个来自良渚玉家本宗的祭司正在嘀咕着最近一段时曰的异变,勿乞这才得知鄣乐公主登门,令得玉炑和玉玅彻底翻脸,中州玉家分裂,如今鄣乐公主配合玉炑等人正在满天下追杀玉玅一行。

  “紫璇倒是能干!如此一来,我要是出门在外,再也不用担心后方根基不稳!”勿乞大笑了三声,他停下脚步,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用来和鄣乐公主联系的玉符,一指灵光轰入了灵符中。

  但是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灵符上没有丝毫动静。勿乞大惊,这块灵符是他有了金仙修为后炼制,就算远隔万亿里,也能迅速联系上鄣乐公主。如今灵符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要么是鄣乐公主手上的灵符被毁,要么就是有阵法隔绝了灵符之间的响应。不论是那种情况,鄣乐公主如今的情况都不会妙。

  神识迅速向东海州的方向探了过去,二品金仙的神识还做不到周天世界一览无遗的程度,但是任何一个二品金仙都能轻松的让自己的神识覆盖一方星域,在盘古大陆上这种强度的神识起码能轻松覆盖上千个大州的范围。东海州距离中州不远,当中不过隔了十几个大州的距离,勿乞的神识又远超寻常二品金仙,他当即将东海州的一举一动都掌握在心。

  显圣灵君在东海之下艹练兵马,他的父亲正在和几个老龙王在大殿上饮酒作乐,几个老不休的老龙王怀里都搂着美貌的龙女、蚌精,看样子似乎在准备给显圣灵君添几个弟弟妹妹。

  金角、银角正躺在一堆凶兽的尸体上呼呼大睡,宛如梦游一样不时张开嘴吞食几具凶兽的尸体。一年多时间不见,这兄弟俩又肥胖了许多,尤其是他们的肚皮,足足有他们身体其他地方的十几倍粗。

  鲶蛟四仰八叉的躺在东海州一个偏僻水潭里,一群偷天换曰门的水妖正巴结的给她擦拭鳞片,给她嘴里灌进去一缸一缸的美酒。水潭边借积年的老虎精正在认真的烧烤肥肉肥羊,不时有小妖怪奔过去,麻利的抓起烤得油水乱喷的牛羊肉喂进鲶蛟的嘴里。

  其他的诸如龙伯国人正在聚居的山谷中耕作,有些男女正在大白天的努力为龙伯国人的人丁繁茂而努力。江云老祖等几个老仙人则是坐在高山之巅古松之下,笑吟吟的指点天地万物的景色,风轻云淡的逍遥无比。

  东海州的一切都很正常,唯独是鄣乐公主不见了踪影。

  勿乞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他迅速的将神识向四周扫了过去,不多时就在叶家统治的那个大州的原州城上空发现了那团方圆万里的浓密黑气。黑云翻滚,阴风从黑气中不断翻卷而出,那个大州小半领土都别玄冰覆盖,足足十几亿里方圆内是一片的冰天雪地,已经有无数的黎民百姓被冻饿而死。

  那黑云中不时有丝丝庚金锐气冲天而起,更不时响起沉闷如雷的琴鸣声。勿乞认识那庚金之气和琴声,那是鄣乐公主随身的银莲花和仙琴发出的攻击。

  在那一团黑云上,一尊高有百里的神灵盘坐在一片黑气中,两条狰狞凶狠的黑色蛟龙在他身周盘旋,不时喷出大片的寒气注入下方黑云。那神灵双手结成古怪的印诀,引动了四周的天地灵气转化为可怕的寒气封锁四方,他的身体已经蒙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块,显然他是造成那一片冰天雪地的罪魁祸首。

  勿乞的神识向那黑云探了过去,阴寒之气让他的神识一阵难受,他也无法看清那黑云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隔绝勿乞的神识窥视,可见这黑云就是造成他无法和鄣乐公主联系的主要原因。

  冷哼一声,勿乞身形一闪化身闪电向那一团黑云冲了过去,同时他神识宛如大网一样向四周扩散开,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缘故让那神灵都侵入了大虞疆土却没有大虞的军队前去征讨。

  这一扫视不要紧,勿乞立刻发现了在那大州的边缘地带,隔着千多里地就驻扎了一小队身披重甲的精锐人马。偶尔有附近大州的巡逻士兵靠近这个大州的边境,那些驻扎在边境线上的官兵立刻将那些巡逻士兵驱赶开。他们手上的公文令牌似乎有着极大的权威,并没有一个其他大州的巡逻士兵敢违逆他们的命令。

  至于原本这个大州的地方官员派出去传信的信使,勿乞也发现了他们的下落——在一些偏僻的山谷中,他发现了大量被砍得稀烂的尸体,这些尸体都身穿大虞低级官吏的袍色,或者披挂着铠甲,显然都是被派出去想要将这里的异变通告给上层官员的信使。但是那些驻扎在边境线上的官兵拦截诛杀了他们,故此那神灵才能肆无忌惮的在那里布阵围困鄣乐公主一行。

  “混账东西!”勿乞低声骂了起来,显然大虞内部有人和神灵勾结,帮他遮掩消息。

  神识迅速向着那神灵的四周扩散开,勿乞的神识宛如篦子一样扫过大地,骤然间在距离那神灵大概有十万里的一座山头上,勿乞发现了一座辉煌的行营。

  章丘王和刘邦坐在一根巨大的旗杆下相对欢饮,几个高手厨师正在从一些挣扎咆哮的妖仙身上取下各处珍贵的食材,现场为章丘王和刘邦烹饪美味的佳肴。半山坡上已经丢下了几头浑身血淋淋的恢复了原形的妖仙,他们嘶声咆哮着在地上扭动挣扎,但是修为被毁,大量器官被取走烹食的他们哪里还能挣扎得动?

  “又是你,章丘王!”勿乞气得直咬牙,他神识化为一根细针向章丘王身后的行营大帐扎了进去,结果他发现龙阳君正大模大样的坐在大帐帅案后,赫然在为章丘王处理各种往来公文。

  勿乞一愣,然后一道恶气直冲脑门。龙阳君和章丘王的关系如何他不关心,但是龙阳君作为勿乞的盟友,曾经有守望相助的盟约,结果章丘王设计勿乞和鄣乐公主的时候,龙阳君似乎镇定自若并入任何反应,这让勿乞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冷笑几声,勿乞双足重重跺在地上,地下一条巨大的地脉一阵抽搐,他的身体骤然撕裂虚空,出现在亿里之外的那神灵头顶。

  清叱一声,勿乞十二处要穴中喷出道道青光,十二柄轻如鹅毛通体透明的昆吾剑无声无息的飞出。体内所有盘古紫气注入昆吾剑内,这些昆吾剑立刻变得沉重无比。勿乞随手向四周一招,虚空中大量的戊土元气涌入昆吾剑,十二柄昆吾剑组成一个小型剑阵,散发出巍巍高山特有的气息向那神灵斩了下去。

  以十二柄昆吾剑布下小型轩辕诛魔剑阵,用戊土之气为布阵的核心动力,取土克水之意攻击这显然出生于天地之间水之法则的神灵,无疑勿乞对轩辕诛魔剑阵的领悟已经有了几分火候。

  昆吾剑落下,那神灵骇然抬头看向了当头劈下来的青色剑光,他嘶声惊呼道:“这,难道是昆吾剑?”

  显然乱了阵脚的神灵下意识的举起双手向昆吾剑挡了过去,就听一声惨嚎传来,锋利无匹沉重无比的昆吾剑宛如快刀割豆腐一样将这神灵的两条胳膊齐着肩膀斩断。剑势未消,一直刺进了这神灵的身体,十二柄昆吾剑从他的腰腹部位刺了进去,一路势如破竹的轰碎了他的五脏六腑,从他的小腹下方穿了出来。

  戊土之气侵入这神灵的身体,镇压了他体内浓郁的水气,破坏了他的身体,甚至开始动摇组成他神体的核心——他起源的天地法则。这神灵的身体上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缺口,滚滚黑水发出隆隆巨响从他身体的缺口处喷出,一时间好似有数十条长江黄河从他体内一起喷出,那景象很是奇异。

  每一滴黑水都是这神灵的本源神力,饶是他如今身躯有百里高下,他的本体也有万里长短,也经受不起这样的消耗。这神灵发出惊恐的怒骂声,匆匆的化为一团黑色水浪朝高空冲去。

  但是十二柄昆吾剑轻轻一旋,高空中立刻出现了数百座小巧的黄色山峰。这些山峰都是由戊土之气凝聚,由轩辕诛魔剑阵驱动,有无穷的妙用在内。每一座山峰都散发出强大的吸力,不断从这神灵的体内抽取大片黑水,急速消耗着他的神力和生命力。

  那神灵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惊恐,他咆哮一声,张口喷出一柄通体漆黑的三叉戟向勿乞刺了过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