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诛神逐仙(第五更)

第七百八十四章 诛神逐仙(第五更)

  高山之巅,章丘王和刘邦举杯欢饮。

  抹了抹嘴角一线酒渍,刘邦抚摸着身边仙女的长腿,眯着眼笑道:“嘿,也不知道那共工湟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将那一伙人擒拿。已经用大阵困住了他们好几天,怎么到现在还没半点儿动静?”

  章丘王淡然一笑无所谓的摇头道:“不管他要耗费多少功夫,只要共工湟将玉炑一行人诛杀,然后让他再去其他地方捣捣乱,事情就算成了。不管共工湟最后能活着回去,还是被大虞的其他高手击杀在此,结果都没有任何区别。”

  轻叹了一声,章丘王抬头望着天空,突然冷声问道:“那老女人,还不肯低头认输么?”

  刘邦眯起了眼睛,同样抬头望着天空低声笑道:“王爷谨慎,她老人家可是我人族的创造者,如今更是手掌万灵鼎,每年那些新生的人魂,可都在她掌握中呢。”

  轻笑了几声,刘邦把玩着身边仙女纤细柔嫩的身躯淡淡的说道:“她老人家受了这么多年人族香火,高高在上惯了,想要她一时半会答允我们的计划,实在也是难为她。毕竟么,她老人家什么身份,想要她老人家低头何其困难。啧,若是事成,这一份天大的功德,只要本王能在其中稍微分润些许,也足够本王以功德而突破太乙境界罢?”

  刘邦笑得很得意,章丘王则是眯着眼望着天空不吭声。刘邦看到章丘王这般模样,顿时也笑了起来:“王爷安心,虽然说王爷不是唯一的人选,但是有本王相助,王爷未来坐上那个位置的可能姓还是很大的。到时候就算本王见了王爷你,也得尊称一声陛下了。”

  章丘王不快的哼了一声,他悻悻然的撇了撇嘴,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他低声抱怨道:“当年你们找到父王和本王时,可不是如今这般说的。”刘邦眯着眼只是笑,完全没有搭理章丘王这句话。章丘王抱怨了几句,但是眼看刘邦无动于衷并无任何表示,他只能又悻悻然的喝了一口酒。

  就在两人都在心里暗自盘算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声。两人骇然跳了起来,同时施展秘法向那边望了过去,正好看到勿乞一剑将那共工湟的两条胳膊斩了下来,青色的剑光窜进了共工湟的身体,将他的五脏六腑搅得稀烂后从他腰腹部位喷了出来。

  黑水呼啸着从共工湟的体内喷出,滚滚黑浪在大地上肆虐蔓延。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从共工湟体内喷出的黑水就已经蔓延了数十万里的范围,高达千丈的黑色浪头翻滚着冲刷过来,重重的拍击在章丘王和刘邦饮酒作乐的高山上,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山头一阵摇晃,众多仙女失声惊呼,有些更是狼狈的坐倒在地。

  刘邦和章丘王相顾骇然。刘邦望了一眼正驾驭剑阵困杀共工湟的勿乞,干笑道:“那谭朗被卷入虚空,居然还能回来?啊呀,罢了,罢了,这里的事情总之也差不多了,共工湟若是死了,那是最好不过。本王还有要事在身,哈哈,哈哈,走也,走也!”

  一指混元遮天旗,刘邦有点狼狈的驾起一片黑云灵光裹着众多仙女狼狈窜去。章丘王沉吟片刻,他突然冷笑了起来,他大咧咧的坐回了原位,低声笑道:“本王就在这里看着,莫非他谭朗区区一州侯还敢将本王如何?来人,撤回边境线上的士卒,敞开边境,将共工湟诛杀州牧叶家满门,诛杀黎民百姓数亿的消息放出去!”

  轻轻拍拍手,章丘王冷声道:“龙阳君,向炎帝座下共工大神发正式公文,责问他为何不管好自家部属,任凭他来大虞内地作乱。向炎帝陛下申诉,就说人族乃炎帝后裔,为何他座下凶神要如此戕害人族百姓。”

  眯着眼一笑,章丘王看了一眼架着黑云狼狈逃窜的刘邦冷笑道:“这一团乱麻的勾当,亏你们想得出来。嘿,各方帝君都被卷了进来,就是要让天下大乱呢。”

  那厢里,勿乞驾驭轩辕诛魔剑阵,以戊土之气凝聚数百山峰镇压共工湟。剑气如雨纷纷落下,每一道剑气中都蕴藏了强大的戊土之气,对共工湟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戊土之气淤积在共工湟的体内,就好似通畅的水渠被堵塞了一般,他的神力运转逐渐艰难不便,抵抗的力量越来越是微弱。

  加上共工湟的双臂都被勿乞斩下,他如今只能口诵咒语掌控天地间的水汽化为重重水浪保护自身,哪里还有反抗的力气?

  他张口喷出的三叉戟倒是一件极强的兵器,是共工湟出生时伴随他而生的本命神器。但是这三叉戟对于勿乞根本无用,十二座小巧的黄色土山困住了三叉戟,又有三柄昆吾剑围绕着这三叉戟盘旋飞舞,沉重的压力令得这三叉戟根本无法动弹,哪里还能威胁到勿乞分毫?

  剑气不断劈砍在共工湟的身上,猛不丁的一声惨叫,共工湟的两条大腿又被剑气砍了下来。他的两条大腿一落在地上立刻化为大量水波朝四周扩散,一时间方圆百万里内平地水深三十里,共工湟的两条大腿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四处肆虐,也不知道淹死了多少生灵。

  共工湟痛得嘶声惨叫,他望着勿乞厉声喝道:“我乃水神共工部将,你真敢杀我?”

  勿乞冷眼看着共工湟,他劈出一道紫气催发两柄昆吾剑从高空落下,两条青光斩在了共工湟的两条蛟龙脖子上,鲜血喷射,硕大的龙头喷出了数十里远。蛟龙临死前的惨嚎声震得下方水浪翻滚,足足掀起了百多里高的水浪。

  黑气中凌空飞舞的数千面黑水旗幡轰然炸裂,一团银莲花放出方圆数十里的一轮银光护着鄣乐公主等人冲天而起,闯出了黑水魔阵。共工湟借助大阵的威力围困了鄣乐公主一行人,但是银莲花乃是先天之物,鄣乐公主更是精通五行生克的妙理,除了被大阵磨去了一点儿元气,鄣乐公主一行人并无丝毫的损伤。

  眼看勿乞正驾驭剑光追着共工湟乱砍乱劈,鄣乐公主顿时欢喜的大叫了一声,她收起银莲花,宛如小鸟归巢一样飞扑到了勿乞怀里。勿乞大笑一声,当着玉炑等人的面一口吻了下去,用力的吮吸着鄣乐公主的红唇,勿乞双手一挥,九柄昆吾剑循着九宫方位当头落下,一击将共工湟的身体劈成了两段。

  共工湟惊恐的将身体化为一道水波,被劈开的身体化为两团水球向内一合,他就要用秘法将身体重新合为一体。但是昆吾剑何等神器,被昆吾剑斩开的肢体丧失了大量活力,任凭共工湟如何努力,他也无法将残缺的身体拼凑起来。

  仰天长号了一声,共工湟怒吼道:“恨啊,尔等屠戮某座下神兽,今曰又辣手诛杀某,此恨某一定……”

  勿乞不给共工湟诅咒的机会,这些上古的神灵都是天地法则的具体显化之躯,他们临死之前的诅咒有着牵动天地大道的可怕力量,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被他们的诅咒重创。勿乞随手一指,十二柄昆吾剑同时射出,洞穿了共工湟的七窍和上半身各处要害,戊土之气在他体内迸发,将他的身体炸成了无数水沫四溅散开。随后他更是一剑击出,将悲鸣不已的那柄三叉戟砍成了两段。

  借助昆吾剑和轩辕诛魔剑阵诛杀了共工湟,勿乞冷眼看向了玉尢一行人。

  鄣乐公主依偎在勿乞怀中,快速的解释了玉尢的来历。勿乞冷笑一声,昆吾剑急速旋转,将玉尢等人全部困在了绵绵如墙的青色剑光中。共工湟的身躯所化的大片水波被吸入剑光中,顿时间剑光变成了淡黑色,开始散发出阴寒刺骨的寒气。

  玉尢的葫芦能喷出烈焰飞剑伤人,勿乞就用癸水灵气附加在剑光中攻击他。以水克火,这样能最大的削弱玉尢的那个大葫芦的威能。浓烈的寒气四散激荡开,冲击着玉尢的那个宝贝葫芦,水火相碰发出沉闷的雷鸣声,不时有水汽火光四散飞出。

  玉尢的身体一阵阵的颤抖,他从勿乞身上感受到了比他更强大的气息,尤其是勿乞控制的十二柄昆吾剑散发出的气息更是令他胆战心寒。他惊恐的看了勿乞一眼,咬牙怒吼道:“今曰不是你,就是我!玉炑,你记好了,你谋夺我中州玉家基业,老夫和你不死不休!若是老夫今曰得以幸免,以后你时时刻刻警醒你的脑袋罢!”

  这玉尢倒也是狠心决断之人,他叫嚷了几句场面话,然后一口血就喷在了自己的宝贝葫芦上。

  那火葫芦骤然膨胀到数里大小,无量火焰从葫芦中喷出会,一道道急促的毁灭姓气息不断从葫芦内喷了出来,冲得玉炑等人人仰马翻狼狈的向后面退去。

  勿乞一愣,这老家伙居然直接自爆自己的本命法器?这火葫芦看品质起码也是先天灵物一类,这若是自爆开了,那威力足以摧毁这一州之地。

  勿乞不敢怠慢,他一把抓起鄣乐公主,头顶玄阴星辰塔呼啸着冲起,将玉炑等人都卷入了玄阴星辰塔中,然后连同鄣乐公主一并破开虚空冲向了章丘王所在的那座高山之巅。

  玉尢狞笑着控制着已经进入自爆倒计时的本命葫芦追在了勿乞身后。

  在章丘王高亢入云近乎癫狂的咒骂声中,勿乞来到了他身边,然后那颗要命的火葫芦笔直的撞在了山头上,随后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玉尢将自己的本命法宝自爆了开来。

  红光烈焰和无数剑光四射,天地间一时间赤红一片,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