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章丘王薨(第一更)

第七百八十五章 章丘王薨(第一更)

  玉尢的本命法宝火葫芦,是他舍弃人族之身秘密修炼仙道,等得仙术大成时于盘古大陆某处刚刚吸收鸿蒙之气而扩张生成的蛮荒大山中所得。那座大山刚刚自混沌中生成,蕴含了鸿蒙大道之机,其山体为五金精气凝聚而成,山下则是地火毒穴,孕育了一缕先天火元气息。

  得火、金二气滋生,山后生了一缕葫芦藤,上面就结了这么一个火葫芦。

  玉尢得到机缘,这火葫芦被他取走,而葫芦藤则被另外一散修仙人抢去。得了这葫芦后,他曰夜以自身精血元神祭炼,将葫芦中的一缕先天火元气息滋养得蓬勃壮大,而葫芦内的一丝先天杀伐之气化为无数飞剑曰夜受火元之力淬炼,变得格外的锋利凶狠。

  平曰里对敌,一道火焰烧出,就算普通金仙都会被烧得灰飞烟灭。等得葫芦中的五金飞剑飞出,错非上品或者极品的金仙器,根本挡不住这飞剑轻松一击。

  今曰也是见到勿乞昆吾剑神兵,又见勿乞居然能布下轩辕诛魔剑阵这传说中人族老祖宗的剑阵对敌,玉尢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故而才不惜一切的自爆本命法宝,豁出去了这件先天凝聚的灵物,只求自己和玉玅等一众后生晚辈能够脱身。

  葫芦丢出去锁定了勿乞自爆,玉尢自己带着玉玅等人狼狈的破开虚空逃窜。火葫芦紧随着勿乞轰出了数万里外,命中章丘王藏身的山巅,不管不顾的轰然炸开,将火葫芦里内蕴的一缕先天火元之气和无量杀伐气息、五金精气瞬间释放出来。

  可怜章丘王刚刚还带着大批随从将领大咧咧的坐在山顶,他自忖就算勿乞发现了自己也不敢对自己做任何事情,故而刘邦偷偷摸摸的溜走,他却镇定自若的留在现场只等稍后给勿乞一个难看。

  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玉尢会如此拼命,仙人的本命法宝何等重要,他居然说自爆就自爆。而勿乞更是歼猾无比,他带着这火葫芦直奔自己而来,原本和他章丘王屁事不相干的自爆,居然硬生生被勿乞牵扯到了自己头上。

  呆呆的看着那硕大的火葫芦当头砸下,章丘王大叫了一声不好,正要叫身边的将领应变,但是哪里还来得及?火葫芦那纯粹由先天火元之力凝聚的葫芦壳化为大片火焰四散,内蕴的一丝先天火元之力和无量杀伐之气、五金精气轰然喷出,一时间方圆数万里内被恐怖的爆炸力重新恢复到洪荒混沌状态,除了火气、金气两种先天五行之力外,再无其他任何灵气存在。

  所有山峰丘陵、花草树木、江河湖海、飞禽走兽,只要是在这方圆数万里内的一切存在都消融无形,后天灵气滋生的诸般存在同时被先天火气、金气吞没。两种先天之气覆盖了一切,吞没了一切,毁灭了一切,视线所及之处,只有满眼的红光和白光存在。

  章丘王大吼一声,他顾不得身后那些心腹将士的死活,他头顶一道红光冲天而起,龙之九子之一的霸下兽魂随之现形。龙头龟身的霸下体长万丈,放出一道厚重无比的黑色光幕团团包裹住了章丘王身躯。

  勿乞见机得早,他祸水东引将自爆的火葫芦引到了章丘王身边,立刻祭出了全部一百零八柄昆吾剑化为剑阵护住了身边众人。玄阴星辰塔呼啸着飞出,放出道道星辰之光融入剑阵之中。轩辕诛魔剑阵包容万象,有衍化宇宙之机,有开辟混沌之力,勿乞得自万象星核的十万八千先天星辰的大道法则化为星光融入剑阵后,昆吾剑立刻化为无量萤火虫一般的璀璨星芒四处流动,将勿乞等人身边虚空防御得宛如金汤城池,外界肆虐的火气、金气丝毫不能入侵。

  火葫芦自爆开,先天火元焚毁万物,先天一缕杀伐之气和五金精气化为无数条杀戮气息极重的惊天白虹漫天乱窜。后天之物被先天火元碰及,立刻被化为一缕青烟飘散;章丘王身边的心腹将领和数万随行士卒则是被无数白虹透体而过,身上密密麻麻的被打穿了无数的筛子眼,纷纷惨嚎着被那杀伐之气撕成了最细小的颗粒。

  红光白气覆盖了数万里方圆的地域。幸好盘古大陆的结构和外域星辰有极大的不同,盘古大陆每一块山石都比外域星辰坚固千百倍厚重千百倍,就连盘古大陆附近的空间结构都比外域天境稳固许多。堂堂一件先天灵物级的宝物自爆开,波及范围也不过数万里方圆,其可怖的爆发力就被盘古大陆逐渐吸收消融,肆虐的火气、金气化为如烟如雾的红白气息被盘古大陆抽了进去,再也不复刚刚爆炸时那毁灭一起的煞气。

  若是换了在外域天境,这样一件先天灵物自爆开,足够摧毁一个星域数十颗星辰所在的广大地域。也就是在盘古大陆上,这破坏力才被压缩到了最小的极限。

  勿乞有剑阵护身,有星辰法则保护自身,倒也没感觉到什么吃力的地方。虽然他身处爆炸的核心处,可是昆吾剑和剑阵的威力太大,火葫芦自爆的威力就连他放出的剑光都无法撼动,就不要说伤及勿乞本体了。

  但是章丘王可就乐大了,眼看自己的心腹一个个惨死,他的心脏都在滴血。

  他随身的这些将领都是他这一脉世代侍奉的家臣,是精挑细选的天才人物,自幼和他一起长大,基本上他们自幼同进同出、同作同息,且不说那君臣之义,他们甚至滋生出了兄弟一样的情谊。饶是章丘王刻薄寡恩手段狠辣,但是眼看这些追随自己数百年、修为都在一元盘古天之上的心腹在火光中被化为青烟,或者被无数白虹透体而过打成了筛子眼,章丘王的心痛啊!

  霸下兽魂放出的厚重光幕只能保护他一人,而且就算如此,黑色的光幕也在火光中不断的消融,被白虹冲击得连连颤抖。先天杀伐之气和五金精气所化的白虹每一道的穿透力都极其惊人,饶是章丘王幼年时融合的这一条霸下兽魂有着金仙巅峰的修为,但是兽魂毕竟是兽魂,并非霸下本体,哪怕霸下在龙之九子中以力大出名,依旧只能勉强自爆。

  每一条白虹撞击在护身光幕上,都震得章丘王五脏六腑乱颤。当他看到自己的心腹将领一个个在火光中惨死,章丘王心痛如绞,不由得流出了滚滚热泪。

  “谭朗~小人~本王誓必杀你!”气急败坏之下,章丘王猛的转身,怒视着就在自己身边不到百丈远的勿乞放声咆哮。隔着厚厚的火云,勿乞的面容在火光中变得朦朦胧胧的。章丘王紧咬牙齿,死死的指着勿乞,嘴角一线血迹慢慢流下,面容扭曲宛如恶鬼。

  在那宛如天地颠覆的巨响声中,勿乞听到了章丘王的咆哮声。他‘呵呵’笑了起来,指着章丘王轻轻的比划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他冷笑道:“事已至此,不说你要杀我,难不成我还能让你活着?”

  勿乞清楚的记得刘邦和章丘王是如何动用混元遮天旗将自己打入无尽虚空的。错非太子长琴在九幽鬼界接引,他还不知道会漂流去什么地方。那无尽虚空啊,若是没有详实的坐标点,寻常仙人被卷了进去根本不可能从中脱身。刘邦下手固然狠辣,但是没有章丘王在一旁助纣为虐,刘邦岂敢在有熊原外袭击大虞的州侯呢?

  冷笑一声,勿乞低声对鄣乐公主咕哝了几句。

  鄣乐公主微微一笑,她背后五彩神光骤然一挥,长达千丈的五彩神光发出沉闷的巨响,狠狠的撕开了勿乞和章丘王之间那肆虐奔涌的先天火焰,将数千条急速穿刺的五金精气一扫而空。

  勿乞狂笑一声,他张开嘴,先天灵器血蜈剑化为一条不过尺许长的红色蜈蚣形剑光激射而出,笔直的朝章丘王的眉心刺了过去。随后是天地万象碑带着浓郁灵光冲起,无边烟云裹着诸般水墨画一样的扭动的山川河流的景象呼啸冲出,后发而先至赶在血蜈剑前轰在了霸下兽魂放出的黑色光幕上。

  天地万象碑,圣帝颛顼亲自祭炼的无上法器,威能骇人之极。

  章丘王护身的黑色光幕被天地万象碑放出的烟气冲开了寸许方圆的一条小小缝隙,血蜈剑就在那小小缝隙中一闪而过。在章丘王惊骇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血蜈剑洞穿他的眉心,摧毁了他的魂魄,从他脑门后激射而出。

  “你敢杀我!”这是章丘王留在人间的最后一句话。

  勿乞冷酷的笑了起来:“杀你,无非杀一鸡耳!最烦你这种吃里爬外和外人勾搭的混账东西!”

  剑光闪过,勿乞收回了血蜈剑,那霸下兽魂仰天悲嘶了一声正要化为一道黑光遁入轮回之中,但是勿乞的袖子里敖不尊贪婪的跳了出来,张开嘴一口吞下,将那措手不及的霸下兽魂一口吞了下去。

  “金仙巅峰的龙子兽魂,大补之物啊!”敖不尊激动得热泪盈眶:“天下还有这等好事等着老子?妙不可言,有了这兽魂,老子起码能恢复前世百分之一的修为!”

  勿乞骇然望着敖不尊,这货又一次失口泄露了自己的老底子——一条金仙巅峰的龙子兽魂才只能回复他百分之一的修为,那么他没被人抽筋扒皮制成储物戒指前,他岂不是已经……

  失去了霸下兽魂的保护,章丘王的身体暴露在火葫芦自爆产生的火光之中。

  他那具千锤百炼的强横**在火光中坚持了不到三个弹指的时间,就被迅速化为一缕青烟消散。

  大虞章丘王,薨。

  勿乞突然厉声喝道:“来人啊,速速向陛下传送紧急公文。中州玉家玉尢叛乱,伙同玉玅等逆党袭杀章丘王。臣东海州侯谭朗,奏请陛下大索天下,于大虞境内通缉玉尢一党。”

  这个黑锅,结结实实的扣在了玉玅等人的头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