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八十九章 秘密交易

第七百八十九章 秘密交易

  大虞,有熊原,良渚城。

  勿乞在东海城划分部属的权力范围,撮合龙蟒结成夫妇时,白山王府上阴云密布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几个老成稳重的仆役在用草木灰小心的清扫庭院中的斑斑血迹,仔仔细细的将巨石铺成的地板擦拭得镜子一样光洁闪亮。

  大殿中,袒露上身的白山王面色阴郁的坐在一张石案后面。他穿着一条粗麻布的长裤,除此以外身上别无长物。两个**着身躯的少女倒在石案前,脖子扭曲成了一个怪异的角度,更有一个少女的脊椎骨正中部位陷进去了一个三寸深的青色拳印,显然她们的死法不怎么正常。

  几个容貌昳丽体态宛如春柳般窈窕的少女哆哆嗦嗦的站在大殿角落里,惊恐的目光不时扫过地上两个少女的双腿之间。那里血迹斑斑有污物缓缓流下,她们分明是被人施暴后又辣手杀死。有细微的哭泣声隐约从两具赤露的尸体上传来,那是她们的魂魄被人用法咒禁锢在尸体表面,稍微有修为的人都能看到两条淡青色的人形烟雾在她们尸体上方扭动挣扎,却怎么都无法离开她们尸体三尺之外。

  阳山王的容貌显老,但是坦露在外的身躯却比寻常年轻人还要精壮。光洁润泽的皮肤下一块块肌肉宛如钢锭一样充满了力量,扭曲的青筋在皮肤下蠕动,每次他的心脏跳动时他的血管都轻轻的抽搐一下,血管中传来血液‘哗啦啦’的流动声。

  一个用黑色玉石雕成的小人摆放在石案上,白山王死死的盯着小人表面密布着的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低沉的自言自语着:“是谁杀了吾儿?姬岆表露在外的修为只是一元盘古天三星境界,实则他的修为早就突破到了一元盘古天九星天境,只待吾从陛下那里求得巫衍再化丹,就能助他强行突破一元盘古天境界直达鸿蒙盘古天境,凝成小盘古圣体。”

  双拳紧握,骨节‘嘎嘎’作响,白山王咬牙道:“错非通天大祭司或者太乙大能,谁能杀了吾儿?”

  猛不丁的,一个身穿黑色长裙,身上佩戴了众多玉石环佩的美貌妇人从大殿后哭天喊地的冲了出来,她扑到了白山王身上哭喊道:“王爷,您要为岆儿报仇啊!”

  白山王眉头一皱,反手一掌砍在了这妇人的脖子上将她打晕了过去。他冷声喝道:“谁将这事告诉王妃的?将这多嘴多舌的人拉出去砍了,他的所有亲眷全部给本王杀了!将王妃送回后院,关进玄冰阴牢中让她清醒清醒,哭哭啼啼的好不烦人!”

  随着白山王一声令下,几个膘肥体壮的悍妇大步冲了出来,抓起白山王的正妃就往王府后面的玄冰阴牢狂奔而去。白山王妃的几个贴身侍女被一群如狼似虎的王府家将拖了出来,也不管是她们当中的哪个将章丘王的死告诉了白山王妃的,这些生得如花似玉的侍女还来不及哭喊求饶就被砍下了头颅。与此同时已经有家将带着兵丁赶去这些侍女的家中,将她们满门老小全部诛杀。

  人头滚滚、血流满地,刺鼻的血腥味和放在面前石案上的几个美女头颅让白山王的心情略好了一些。他抓起一个侍女的头颅慢慢的抚摸她的面颊,低声咕哝道:“不管是谁杀了姬岆,本王要灭你满门。嘿,来人,给本王说说,章丘王这些曰子都忙着做什么?”

  两个身穿白色长袍风姿极佳的仙人缓步走了出来,他们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向白山王长揖行礼道:“王爷,小王爷这些曰子不在良渚,臣下等实在不知他做了些什么。”

  “哦?”白山王冷眼看了这两个王府秘密蓄养的仙人一眼,冷哼了一声,掌心握着的侍女头颅突然化为一缕青烟冉冉飘散。他低着头盘算了一阵,咬牙狞笑道:“去查,彻底清查姬岆最近在做什么,看看最近他到底和谁有了仇怨。”

  随手向某个方向一指,白山王冷哼道:“去看看那家府上是否有人这些天出门在外,去看看良渚的各家王府是否有修为足够杀死姬岆的人突然失踪。总之不要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只要是可能杀死姬岆的人,都给本王彻底查一遍。”

  两个白袍仙人默默的深深鞠躬,接受了白山王的命令,然后忙不迭的离开了这座大殿,唯恐白山王突然怒火上来将他们也和那几个侍女一样随意处死。这里是良渚,这里是大虞的核心,白山王若是想要杀死几个秘密蓄养的仙人,根本不需要任何借口也不需要耗费任何力气。

  两个仙人刚刚走出去,身穿仙王袍服的刘邦就板着一张脸大步走进了大殿。

  白山王冷眼看了刘邦一眼,面孔突然扭曲到了极致。他双手按在石案上,咬牙切齿的瞪着刘邦嘶声怒吼道:“刘邦,这就是你们给本王的承诺?嗯?姬岆可以成为人皇?但是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

  ‘咔嚓’一声,白山王的一颗大牙被咬得稀烂,他指着刘邦怒声道:“你们天庭的承诺,莫非都是放屁?”

  刘邦大摇大摆的走到白山王身边的一张条案后坐定,他带着欣赏的笑容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具女尸,又看了看放在条案上的几颗美女头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地上这两个不错。可惜啊,这条案上的几个女子,从她们的眉梢眼角看来,她们死前还是处子之身,委实浪费了!”

  白山王一掌将面前石案轰成粉碎,他怒吼道:“本王和你说,姬岆死了!”

  刘邦不以为然的斜眼望了白山王一眼,他冷笑道:“死了就死了罢,你也不缺这么个儿子。死了章丘王姬岆,您不还有泱丘王姬崾和其他几个儿子么?尤其是泱丘王姬崾的资质比章丘王更好了几分,修为比章丘王还要高出一截呢,无非他生母身份略低了一些,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不以生母身份断高低嘛!”

  白山王气得浑身直哆嗦,刘邦这说得什么话?乱七八糟而且不顾天理人伦,实在是王八蛋到了极点。

  摸了摸胡须,刘邦施施然说道:“好酒、好菜、美人的送上来啊,王爷,小王来此,给您带来好消息了!”

  白山王狞笑一声,突然用力了拍了拍手,他咬牙道:“好消息?阿呸!”

  随着白山王的拍手声,数十名全副武装的大将悄无声息的从空气中闪现,舞刀弄剑的将刘邦团团围住。这些大将一个个面无表情,双眸中透出森森血光,分明都是杀人无数的沙场悍将,而且他们身上的气息极其逼人,显然都有着一元盘古天巅峰的修为。

  刘邦看了一眼面容狰狞的白山王,他轻叹一声摇头道:“如果王爷要放弃一个让您的儿子当中多出一个鸿蒙盘古天境高手的机会,那就对小王下手吧!”

  白山王愣了愣,他犹豫了许久,终于轻轻的挥了挥手。他咳嗽了一声,就有侍女流水价送上来美酒佳肴,更有衣衫暴露的美貌舞女在大殿中载歌载舞,做出各种旖旎迷人的舞姿。白山王看了一眼条案上代表章丘王安全的黑玉雕成的小人,用力挥了一下袖子,将那小人化为灰尘飘散。

  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白山王已经开始遗忘自己曾经有个得意的儿子叫做章丘王姬岆。

  他若无其事的看着刘邦,淡淡的说道:“汉王所说的,是泱丘王吧?你如何保证他不会像他哥哥那样被人杀死?”

  刘邦轻笑了一声,他稳重的说道:“那就让泱丘王先成为可以和太乙金仙比肩的存在如何?红尘世界中将有几处世界发生重大天灾,泱丘王若是能救援那些红尘之人,天降功德足以将他的修为推进一步,配合我天庭灵药和佛门秘法,已经是一元盘古天巅峰修为的泱丘王再进一步不是轻轻松松的么?”

  白山王沉吟片刻,他颔首道:“这,似乎还不够。”

  刘邦颔首道:“以前的约定依旧有效,姬崾将成为人皇之选,只等天庭、佛门的大计得成,现任人皇定然是要被赶下台的。到时候……哈哈!”

  打了几个哈哈,刘邦眯着眼睛笑道:“王爷只要记住,当时机成熟时,王爷策动一部分良渚的兵马攻打三十三天和灵鹫圣山就是。”

  白山王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抓过了一个舞到他身边的舞女,重重的将她的头颅压到了自己的胯下。

  咬牙沉思了一阵,白山王冷哼道:“本王不要再见到和姬岆一样的事情。姬崾是本王最得意的一个儿子,你们既然承诺了,就要保证他不会出事,要太太平平的坐上那个位置!”

  刘邦迫不及待的抓过了四个舞女按倒在地上,他一边给自己宽衣解带一边笑道:“王爷放心,放心,这次章丘王的死完全是个意外。谁能想到那个东海州侯居然带了昆吾剑出现呢?哎,轩辕诛魔剑阵哪,章丘王能不死么?”

  白山王吓得整个人都跳了起来,被他压在胯下的舞女痛呼了一声,一排大牙被他生生从嘴里拉断。他瞪着刘邦大吼道:“你说什么?昆……昆吾剑?你,你……”

  刘邦斜眼看了白山王一眼,他冷哼道:“所以,谭朗这小子不能活了,必须得死!这事情您去安排,本王身边实力不够,想要杀他都没办法啊!”

  深深的进入一个舞女的身体,刘邦龇牙咧嘴的说道:“杀了他,将那些昆吾剑夺来,本王保证泱丘王能有八成的把握登上皇位!唔,王爷,本王宫中空虚寂寞,可否赏赐千多个舞女给本王充斥宫廷啊?”

  白山王眯着眼没搭理刘邦,他双眸中凶光闪烁,一时间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