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七百九十二章 正面交锋(第三更)

第七百九十二章 正面交锋(第三更)

  长乐宫中,云龙阁旁,有一座通体用青玉建成的高台。那青玉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色泽和天空一模一样的极佳美玉,高挑的楼台上雕刻了无数的风吹云卷的花纹,数百条巨龙在云中出没,衬托得这座玉台简直像是要直飞九天一般轻盈灵动。

  青冥台,这是刘邦平曰里欢宴作乐的地方。

  朝阳照耀着青冥台,一堆篝火在正中熊熊燃烧,一头被洗扒得干干净净的猛虎被架在木架子上,黄色的油脂不断渗出,滴进篝火里发出‘啪啪’脆响。在篝火边,一个厨子正小心翼翼的炮制着一条肥壮的虎鞭,奇异的香气从他面前的小锅中冉冉飘出,引得人食指大动口水直流。

  勿乞坐在一张玉案后,眯着眼看了那厨师一阵子,笑着对刘邦颔首道:“汉王好享受啊!”

  笑容可掬的刘邦坐在勿乞对面,他身边簇拥着数十名貌美如花的仙女,两只手正搂着一个娇小的仙女在怀里乱揉乱摸。听了勿乞的话,刘邦不无得意的笑道:“本王生平并无大志,只是喜好美酒美人,只愿意此生就此逍遥渡过罢了。”

  一个仙女捻起一颗通红的果子喂进刘邦的嘴里。刘邦咀嚼了几下,吧嗒了一下嘴,摇头晃脑的对勿乞笑道:“故而本王央求了大天帝,将小王派来大虞,若是不出意外,以后本王就常驻大虞,此生不离良渚。嘿,这良渚的美女,可都等着本王宠爱呢。”

  勿乞眯着眼笑了。刘邦说自己是一个并无大志的人?这话要多假就有多假。换了其他大虞的臣子也许还会被刘邦给忽悠了,但是勿乞还能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么?不说刘邦,就说一旁坐着的张良、韩信、萧何三人,他们三个岂是心甘情愿屈身于一个心无大志的人麾下的?尤其是那鹰视狼顾的韩信,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太平人物。

  至于侍立在刘邦身后的樊哙,这个浑身肌肉都好似钢铁锻造而成的家伙正咬牙切齿的盯着勿乞,一副迫不及待冲上来将勿乞撕成碎片的模样。麾下有如此悍勇之士效力,还说自己生平并无大志,这话就太虚伪了。

  刘邦想要玩云里雾里的花招,勿乞可懒得和他浪费时间。他深知道玩弄手段的话自己不会是刘邦的对手,和这样的老狐狸交手,干脆单刀直入用最直接的暴力手段,绝对比绕圈子玩手段来得有效。

  干脆的端起硕大的青铜酒爵灌了一口酒,勿乞望着刘邦冷笑道:“圣皇赐予小侯一百零八柄昆吾剑,要小侯来良渚盯死汉王的一举一动。敢问汉王,天庭、佛门,以及鬼界的十三位大天鬼王,或者还有其他的人,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还请汉王坦白告知,让小侯能完成圣皇吩咐的任务。”

  刘邦愣住了,一旁的张良、萧何、韩信等人也都呆住了,所有人都用见鬼一样的眼神盯着勿乞。

  盯着勿乞看了许久,刘邦突然笑了起来:“东海州侯的话,刘邦听不懂!”

  勿乞一掌拍在了酒爵上,将精美的青铜酒爵拍成了无数粉尘飘散。他直起腰身,双手撑在玉案上死死的盯着刘邦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呢?覆灭大虞?刺杀轩辕圣帝?夺取盘古大陆的统治权?唔,还请汉王直言,否则休怪勿乞死死缠住你,让你们连长乐宫的大门都出不去。”

  冷笑一声,勿乞挑起大拇指点了点自己的鼻子:“记住你家大爷的本名勿乞。谭朗这名字,是你家勿乞大爷师尊的名号,大爷我……”

  刘邦干巴巴的咳嗽了一声打断了勿乞的话:“东海州侯叫什么名字都不重要,叫小猫小狗之类的也可以,叫狗屎牛粪的本王也不在乎。东海州侯的话本王听不懂,来人,送客!”

  韩信缓缓站起身来,他周身杀意汹涌,双眸中隐隐有三颗大星喷发出强烈的星光。他毫不掩饰自己对勿乞的恶意,澎湃的杀机化为无形的刀锋从四面八方锁死了勿乞的身体,只待刘邦一声令下,韩信绝不介意用最强力的手段攻击勿乞、击杀勿乞。

  冷哼一声,勿乞身边突然多了一百零八柄青色的宝剑,昆吾剑散发出凌厉的气息,循着某种妙不可言的天地妙理缓缓旋转。他低声冷笑道:“哦,送客?可惜我这恶客不愿意离开呢。给我答案,或者我用轩辕诛魔剑阵封死长乐宫,让你们进出不得。”

  刘邦气得脸色铁青,他猛的一拍玉案站起身来,指着勿乞厉声喝道:“莫非你以为轩辕诛魔剑阵就能决定一切?东海州侯,你也太小觑了本王!”

  勿乞的回答很直接,他随手一指,一道青色剑气呼啸轰出,琉璃一样半透明的剑气中隐隐有数十条巨大的雷霆缠绕,这是一道融合了天雷奥义的轩辕诛魔剑气,不仅仅锋利无匹更有着纯阳刚猛的天雷之力,杀伤力比起单纯的剑气或者天雷要大了起码十倍。

  悄无声息的拎着长矛厚盾从刘邦身后扑出,正向勿乞扑来的樊哙首当其冲成为了剑气的目标。凶姓大发想要突袭勿乞的樊哙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刚刚冲出勿乞就发现了自己的动作,剑气带着雷霆巨响当面刺来,樊哙只能举起右手厚达一尺的圆盾拦在了面前。

  一声巨响雷电强光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青冥台上所有人的头发突然‘噼里啪啦’的带着无数的电火花竖了起来。樊哙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后倒退了数十步,差点一头栽下了青冥台去。他那柄由天庭仙匠精心锻造的上品金仙器级别的盾牌上赫然裂开了一条透明的缝隙,好端端一件防御至宝被勿乞一剑给洞穿了。

  樊哙的右臂一阵酸麻,半天没办法抬起手来。他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报废大半的盾牌,愤怒的松手丢下盾牌,抬头怒视勿乞,左手长矛作势就要向勿乞投掷出去。

  勿乞冷笑一声,一道黑气从头顶冲出,玄阴星辰塔在黑气中隐现,无量星光从玄阴星辰塔内呼啸而出,化为丝丝银雨注入了盘旋不定的昆吾剑。原本青色透明的昆吾剑吸收了星光之力,逐渐变成了银白色,剑身中出现了大大小小无数星辰的光影。

  刘邦的脸色一变,他低声呵斥了一声,蓄势待发的樊哙愤怒的咆哮了一声,气呼呼的大步走到了刘邦身边,吹鼻子瞪眼的歪着身体生气了闷气。他恨毒了勿乞,但是刘邦有令,他也不敢再向勿乞出手。

  刘邦轻叹了一口气,他低头沉思了片刻,摇头叹息道:“州侯的威胁,打在了本王的软肋上。你若是封死了长乐宫,本王还真是无计可施。嘿,轩辕诛魔剑阵啊,本王是无力破除的。”

  手指轻弹玉案,刘邦淡淡的问道:“州侯可知,仙人修炼所耗几何?”

  勿乞呆了呆,这个问题问得很是莫名其妙,他皱着眉头思忖了一阵,摇了摇头。勿乞真没计算过一个仙人修炼起来需要耗费多少资源,但是想必不会是一个小数字吧?

  刘邦笑了笑,扳着手指说出了一番话来。

  一个凡人修炼到先天境界,大概需要一座方圆数百里的大山中出产的资源。药草,灵气,以及其他各种物事,方圆数百里的一座不算贫瘠的大山足够让一个凡人修成先天。

  先天武者想要凝聚金丹,除非是那种惊采绝艳的天才,就需要千里方圆的地域提供资源消耗。只要千里之内有一条小小的灵脉提供灵气,更有些许灵石可供开采,凝结金丹也是容易。

  金丹修士想要衍化元婴,那就需要万里之地提供消耗。各种药草,各色飞剑法宝,万里之地出产的药草、矿产或许还不够消耗,如果这块地域内没有足够的矿脉,还得想方设法去别处寻觅所需的资源。

  到了元神境界,若是想要提升修为,所需的资源更多。每个月都要服食一定的灵丹,每天都要耗费灵石,加上护身的法宝,杀敌的飞剑,修炼所需的灵符、法印、各色稀奇古怪的物事,若是没有十万里的地域数条灵脉提供消耗,元神修士一次吐纳就能将空气中的灵气消耗一空。

  至于到了天仙的程度,消耗的资源就必须以星球来计算。以最底层的三十六品天仙为例,他们所需的天仙丹都必须用数千年气候的灵药入药,而数千年气候的灵药,灵气普通的星球上一颗星球也许还不会出产多少。而天仙对天地灵气的消耗也是极多,他们一次吐纳也许就会消耗寻常元神修士数曰消耗的灵气总量。

  所以一颗灵气普通、资源普通的星球最多能供应三五个低品级天仙和相对应的门人弟子修炼。这就是外域天境一颗灵气普通的星球上经常只存在一个仙门的元婴。三五个低级天仙,二三十名元神修士,近百名元婴修士,加上数百名金丹弟子,这就是一颗星球能供养的仙人和修士的极限。若是再多的话,就可能涸泽而渔,将星球的灵脉彻底消耗一空,未来这颗星球就会变成死星。

  勿乞暗自点头,刘邦所说的倒是事实,就好比当年在小洞元天境,白云仙门也好,清净离垢门也好,都是三位天仙级的祖师带着一众门人独占一颗星球修炼,一些散修的仙人则是孤身一人占据一颗灵气稀薄的星球修炼。那些散修仙人不是不想广收门徒开宗立派,实在是他们的地盘无力支撑太多的修士消耗。

  眼看勿乞点头,刘邦又扳着手指说出了下面一番话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