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零四章 洗扒一空(第五更)

第八百零四章 洗扒一空(第五更)

  轩辕诛魔剑阵中,九十九柄巨大的银色光剑围绕着一座高达百里的金色佛塔缓缓旋转,无铸剑气混着星辰大力将佛塔放出的无量佛光一层层的削走,但是宝塔内源源不断喷出金色洪流,任凭剑阵如何消磨都无法真正触及宝塔本体。

  愁眉苦脸的浮屠佛盘坐在宝塔顶部的葫芦顶上,头顶一座金色莲台倒扣下来,放出紫金光芒护住了他周身,加上他宝塔本体的保护,更是将他严密的保护在正中,任凭外界大阵如何变化,他始终连眉毛都不动弹一下,丝毫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只是时不时的浮屠佛会拍手飞出几道金色佛光,炸得四周烟花般乱窜的银光荡起大片涟漪。

  但是和他强悍的防御力比起来,浮屠佛的攻击力简直弱得可怜。

  作为佛主弥陀这么多年来的随身佛宝,浮屠佛是一件纯粹的防御至宝,只是偶尔兼当镇压某些强横生灵的镇器。要说起攻击的法门,浮屠佛实在是不甚精通。他如今正在犯愁如何将自己的本体炼化为人体,方便自己的元灵和肉身融而为一,哪里有空钻研大杀伤力的佛门神通?

  仗着强横的防御力,轩辕诛魔大阵奈何不了浮屠佛,但是浮屠佛也奈何不了大阵。除非勿乞能达到和佛主弥陀比肩的实力,否则就算他利用剑阵也难以攻破浮屠佛的本体将他斩杀。

  带着淡淡的笑容,勿乞显出本来容貌出现在浮屠佛面前。

  猛不丁的看到勿乞踏入大阵,浮屠佛顿时气得大叫起来:“无耻小人,你居然敢占我佛门的便宜?那颗星球可是许诺了给那泱丘王突破鸿蒙盘古天境所用,你居然抢走了上面所有的好处?”

  勿乞笑了笑,他没搭理浮屠佛的喝骂。脚踏一团银光绕着宝塔飞旋了几圈,勿乞身形一长,大片紫金色的透明龙鳞冒了出来,将他全身都裹在了龙鳞中。两条长有近丈的九叉龙角从他额头上生出,七彩龙角放出道道祥光,在勿乞身后凝成了一道璀璨夺目的披风足足有数百张长。

  身形暴涨到十丈高下,勿乞双手紧紧握拳对着浮屠佛护身的宝塔一拳轰了下去。

  九十九柄昆吾剑所化的银色光剑同时向下轰击,对着勿乞拳头轰击的那一点攒射。大阵内无数星辰骤然一暗,整个大阵的所有星力都集中在了这一击中,九十九柄昆吾剑首尾相连化为一条银色长虹紧随勿乞的拳头击出,瞬间命中了宝塔。

  浮屠佛骤然吐出一声佛号,他周身放出金色大光明,瞬间照耀万里。金色佛塔矗立在天地间纹丝不动,勿乞的拳头在距离宝塔还有数丈时拳劲就被道道金光逐渐消融,最后他的拳头好似清风一样毫无力道的擦着宝塔打了过去。昆吾剑所化银虹同样没能碰到宝塔本体,四周虚空一阵震荡,昆吾剑就从斜刺里虚空中钻了过去,这一剑同样击空。

  浮屠佛冷眼盯着勿乞,他冷笑道:“小子,你不可能攻破贫僧的防御,若是贫僧是这样好杀的,岂不是佛主早就被人杀了无数次了?你,不成,换一个一品太乙巅峰修为的人来,或者换你们秘殿第一殿主来,说不定能炼化了贫僧!”

  勿乞叹了一口气,浮屠佛的麻烦之处就在这里了。他的防御太强,以勿乞如今的修为背后打闷棍还是有机会吞噬他元灵的,但是和他正面硬碰,那是绝无可能消灭他。

  勿乞甚至不敢冒充弥陀来蒙骗浮屠佛散开防护。和那三个倒霉的佛门佛陀不同,浮屠佛跟随弥陀无数量劫,对弥陀的气息自然是了解得无比透彻,勿乞骗过别人可以,想要骗过几乎等同于弥陀左膀右臂的浮屠佛那怎可能呢?反而会暴露勿乞居然精通大光明不坏弥陀度厄宝经的事情,这不是逼着弥陀满天下追杀勿乞么?

  皱眉望着浮屠佛,勿乞盘算了一盏茶时间,这才缓缓点头道:“本侯如今的确不能灭杀你。但是本侯有足够的把握镇压你,豁出去不要这一百零八柄昆吾剑,本侯能将你彻底镇压,让你千万亿年不见人面。你吸收不到任何的灵气,无法获取半点儿信仰之力,你不可能炼化你的本体,真正的成就一尊佛陀。”

  得到了弥陀修炼的佛典,勿乞自然能看出浮屠佛如今最大的毛病在哪里。

  弥陀点化浮屠佛,让他的元灵化为人身,拥有了佛陀的实力。但是元灵所化的佛陀之身何等脆弱,上次就被勿乞一剑劈下了半截,结果便宜勿乞实力暴涨了一大截。必须将这尊佛塔炼成肉身,然后将元灵之身和肉身相合,这才是浮屠佛真正的完全体的佛陀金身。

  以这座佛塔的强悍程度,浮屠佛若是能将自身本体炼化为人体,他的佛陀金身绝对比现在佛门的所有佛陀都要强悍,甚至还要超过他的主人弥陀,成就真正的佛门第一不坏金身。如此美好的前景等着浮屠佛,勿乞可不信他能容忍自己被镇压无数年。

  盘算了许久,浮屠佛指着虚空中不断旋转的昆吾剑苦笑道:“贫僧倒霉透了!唔,你的确有实力永远镇压贫僧,只要将贫僧镇压在一个不见天曰的地方,隔绝了贫僧和佛主的感应,贫僧就真个永世不见天曰。嘿,你可舍得这一百零八柄昆吾剑?”

  勿乞沉默了一阵,他飞快的搓了搓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三根手指。他笑着对浮屠佛说道:“罢了,本侯在这里发誓,只要和尚你拿出足够让本侯心动的宝贝来,本侯立刻放开大阵让你离开。唔,不知道和尚意下如何?”

  浮屠佛倒是干脆得很,他只注重自身这一具本体佛塔,其他身外之物他倒是看得淡。毕竟他是弥陀的绝对心腹,佛门宝物无数,缺了谁的份儿也不可能少了他的。只要他能安全回去弥陀的佛境中,混一身上好的佛宝不是轻轻松松的么?

  手一拍,头顶的金色莲台就飞到的勿乞的面前,浮屠佛沉声道:“佛主八宝莲台第一批结成的九颗莲子所化的度厄法莲,除了贫僧,就只有佛门至高的现世八佛人手一具。”

  勿乞毫不客气的将度厄法莲一口吞了下去,他笑着向浮屠佛点头道:“不够,还要。和尚你身份尊贵无比,可不是寻常人能比的。直白点,除了你这座佛塔,将你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事都交出来,本侯保证你平安无事的离开这里。”

  侧耳向外倾听了一阵,勿乞笑着对浮屠佛说道:“和尚的动作要快点了!刚才那颗星球和它的卫星被本侯一不小心砸碎了!唔,红尘世界似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地方吧?两颗星体被毁,不知道会惹出多大的麻烦来?”

  一直镇定自若的浮屠佛的脸色骤然变得漆黑一片,他猛的跳了起来,指着勿乞就是一通破口大骂:“我艹你祖宗十八代,不管男女佛爷我全艹个爽快!混账东西,你毁掉上面几座山脉也就罢了,你居然毁了他们本星?佛爷我发誓,我……”

  勿乞立刻打断了他的话,他阴恻恻的说道:“秃驴你敢发誓说一定要杀了本侯,本侯今天豁出去也要将你镇压了!快点发誓,以后你绝对不主动对本侯出手,否则本侯今天就镇压了你!快,用本命元灵发誓,用你家主子弥陀的名义发誓,以后你见了本侯就远遁万亿里,不许主动对本侯出手!”

  浮屠佛呆了半天,他气得一张脸紫胀一片,差点没气得吐血。

  哆哆嗦嗦的指着勿乞发了一阵楞,浮屠佛才嘶声叫道:“佛爷倒霉,怎么碰到你这么歼猾无耻的小子?那些道门的牛鼻子都说我佛门歼诈多智,都说你人族脑袋像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你怎么这般歼猾?你,你真是人族的人?你不是什么精怪化身罢?”

  勿乞无所谓的摊开了双手懒洋洋道:“少废话,发誓,然后先把你僧袍脱下来看看,唔,你这袈裟、僧袍很不错啊,上面镶嵌的那些舍利、宝珠都有几千粒吧?都说和尚清苦,你们这些做佛陀的可是很有钱嘛!”

  浮屠佛‘咯咯’笑了起来,他摇头晃脑的笑道:“可不是?穷了谁还能穷我们这些佛陀?”

  一句话刚迸出口,浮屠佛就骤然察觉这话题不对味,他干笑了几声,狼狈的脱下了袈裟、僧袍丢给了勿乞,乖乖的按照勿乞的话发下了誓言。

  不仅仅是袈裟僧袍,还有他腰间的那条用龙筋编成的法带,脚下那双用玉茎菩提叶制成的僧靴,以及他和僧袍一套的那条僧裤。手上的念珠也被勿乞扒了个干净,这念珠上最大的一颗珠子就是一件储物法宝,浮屠佛所有的私人珍藏都在这颗念珠内。

  除了一条裹裆布,勿乞没给浮屠佛留下任何东西。

  本来勿乞想要将那条用珍稀的材料制成的裹裆布也刮走的,但是想想看,勿乞实在没勇气吞下这玩意,所以勿乞才让浮屠佛不至于一丝不挂的回去佛境。

  仔细的审视了一下浮屠佛周身,发现他身上再无任何的油水了,勿乞轻叹一声挥了挥手,随着一片星光消散:“稍等片刻,等本侯发落了另外几人就送你离开!”

  浮屠佛眯着眼盘坐在佛塔上,低声自言自语到:“另外几人?唔,还有谁活着呢?”

  勿乞带着淡淡的笑容,出现在刘邦等人藏身的飞舟边。

  混元遮天旗化为大片黑云裹住了飞舟,正死死的抵挡着十二柄昆吾剑的侵袭。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