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零五章 天帝之子(第一更)

第八百零五章 天帝之子(第一更)

  混元遮天旗,天地五方五御天帝中北极天帝本命仙器,产于鸿蒙之中的异宝,能破开虚空,能定地水火风,寻常的五行类法术攻击对其没有任何效果,能削弱九成以上的邪术巫咒等神通攻击。

  刘邦只是从北极天帝手上借来了混元遮天旗,只能发挥这面鸿蒙之宝万分之一的力量,但是就这万分之一的防御力已经让十二柄昆吾剑无法靠近他分毫。一个是勿乞没有亲自主持剑阵,一个也是这混元遮天旗威能实在太过于强大,轩辕黄帝锻造的昆吾剑毕竟是后天成型的神兵,是在无法和混元遮天旗相比。

  以本来面目出现在飞舟外,勿乞隔着厚厚的黑云和刘邦正面相对。

  刘邦咬牙切齿的看着勿乞:“东海州侯!你又坏了本王的好事!”

  勿乞颔首对刘邦笑道:“是啊,稍后我会回转良渚,对白山王说是你亲手杀了泱丘王姬崾!”

  刘邦气得浑身直哆嗦,他指着勿乞咆哮道:“无耻!”

  勿乞笑着嘟起嘴唇,露出了两片白生生亮晶晶宛如水晶一样闪耀着夺目光芒的大白牙:“看,我有牙齿!”怪笑一声,勿乞狞笑道:“若是汉王落在我手中,我保证你一颗牙齿都剩不下来!”

  暴怒的刘邦哼哼了两声,突然平复了心情,他眯着眼睛拈着长须,也不知道在思忖些什么。反而是刘邦身后的樊哙突然大吼一声跳上前来,手上长矛带起一声裂空声向勿乞当心射了出来。

  长一丈八尺通体漆黑用九十九种天外神铁合金锻造而成的长矛,干干净净通体没有丝毫修饰,长矛重三万六千斤,加上数千重禁制符法后,一旦催发就犹如数百座大山当头压下,重量立刻飙升数万倍。樊哙全力将长矛投出,长矛上所有禁制一并发动,宛如火焰一样跳动不休的漆黑气劲裹着长矛,黑气中无数禁制符文冉冉旋转,长矛正对的勿乞身体四周的虚空骤然一沉,四周的重力凭空增加了万倍以上。

  这一刻,樊哙的真实修为也暴露在勿乞眼前,纯粹的体修仙人,体内只有相当于三十六品天仙的仙力,能够让他驾云飞遁而已。庞大**精气在他体内流转如龙,可怕的**力量相当于巅峰金仙,他一挥手一跺脚,都能发挥巅峰金仙借助本命金仙器全力一击的强大杀伤力。

  “不坏!”勿乞右掌上浓密的紫金色龙鳞冒了出来,他一把抓住了激射而来的长矛,就好似抓住一根茅草一样轻松。体法双修的勿乞肉身也突破了太乙境界,按照九品太乙和巅峰金仙的实力差,勿乞的**力量是樊哙的十万倍,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带动天道之力相随,樊哙的攻击对他而言实在是小儿科了。

  一掌抹在长矛上,勿乞将长矛内三千六百重禁制符文破除得干干净净。他笑着对目瞪口呆的樊哙点头道:“这长矛的本来材质不错,但是里面的禁制阵法么就太垃圾了。三千六百重禁制?那里要这么多呢?来,看看本侯给你改造过后的长矛是什么模样!”

  指尖一道精光凝聚,勿乞轻描淡写的将古神书内记载的一枚代表着‘重力本源’的符文轰入了长矛。方圆丈许形如小山散发出无穷威压的符文冉冉没入长矛中,长一丈八尺的长矛骤然向内塌缩,眨眼间变得只有九尺长短。可怖的重力从长矛内部涌出,硬生生将长矛的体积压缩了大半。

  一枚符文造成的影响远比长矛原本三千六百重禁制强大许多,勿乞掂了掂手上沉重了不少的长矛,随手将长矛向樊哙抛了过去。长矛轻飘飘的飞向了飞舟,站在飞舟船头上的刘邦眉头一挑,轻吐了一声咒文,混元遮天旗所化的黑云裹住了长矛,将它慢慢的拉到了飞舟上。

  樊哙死死的盯着勿乞,他咬牙道:“一枚符文而已,难道你以为一枚符文能比得上天庭第一仙匠玄星子精心布置的三千六百重符文么?”冷笑声中,樊哙一把抓住了被勿乞重新炼制的长矛。

  樊哙漆黑如墨横肉丛生的大毛脸骤然变成了一片惨白,他刚刚握住长矛,手臂就骤然被拉长了一尺多。密集的骨折声传来,樊哙的右臂从肩膀一直到手腕所有肌肉都被拉断,数十个大大小小的裂口喷出了大片鲜血,剧痛让樊哙惨嚎一声,松手让长矛落下重重的砸在了飞舟甲板上。

  密布防御禁法的飞舟甲板爆发出青色强光,随后是令人牙齿发酸的扭曲声传来,青光一重重的破碎,厚有三尺的飞舟甲板被长矛轻松压碎,长矛击穿了整条飞舟,从飞舟底部钻了出来,然后被混元遮天旗喷出的黑云包裹在内,牢牢的禁锢在了半空中。

  勿乞随手打入的代表了天地间重力本源的符文,令得这本来三万六千斤重的长矛变得足足有数百颗星辰那样沉重。樊哙金仙巅峰的**力量可以拿星弄月、移星换斗,但是顶天就是能把玩两三颗星辰的力量。数百颗星辰的巨力轰然压下,他的胳膊只是被拉断成数十截而没有彻底断裂,这已经是他见机得快松手得早。

  这就是太乙和金仙巅峰的差距。或者说,这就是道境修为的大能和蝼蚁的区别。

  上古之时,只有进入道境的人才拥有把握自己命运的权力,道境以下尽皆无视。

  刘邦一众人脸色惨变,张良突然掏出金光夺目的毛病在虚空中连续疾书三百六十个紫气缠绕的‘雷’字。上古鸟虫篆文在虚空中扭曲飞旋,三百六十个古篆文的雷字融合为一体,化为一团斗大的紫色雷光无比快速的向勿乞轰了过来。

  不等这一团雷字当中蕴藏的足以将一颗星球表面彻底化为焦土的庞大雷劲是放开,勿乞一把抓住了这团雷光,笑吟吟的将雷光塞进嘴里一口吞了下去。刚刚突破境界,勿乞肚皮还有点饥饿,这一团雷光中蕴藏的雷劲极其庞大,正好当做果腹的小点心。

  看不出来,平曰里不显山不露水的张良居然也是金仙巅峰的修为。他们身上一定有某种奇异的仙宝随身,居然勿乞都没能看破他们的真正修为如何。当然,这也是混元遮天旗挡住了视线,以勿乞如今的修为,若是没有混元遮天旗捣乱,刘邦等人的真正实力如何也是轻松可以看破。

  面无人色的张良死死的盯着勿乞看了半天,最后颓然摇头道:“你已经是太乙金仙,良非你对手!”

  韩信冷哼一声,他双瞳中三颗大星放出夺目光华,随手向勿乞劈出了三条血色气劲。贪狼、七杀、破军,杀破狼三星煞气呼啸而出,向着勿乞的脖子、心口、小腹三处要害杀了过来。四周虚空已经被轩辕诛魔剑阵封锁,韩信无法调动外界星力,此刻他击出的这三道血色气劲,是他储存在体内和自身精血化为一体的本命星力,威力极大、无比精炼,比平时调用外力发出的攻击强了数十倍之多。

  但是勿乞一张嘴,三道星力还是被他吞了进去。

  修炼了万象归元**,天地万物尽在勿乞吞噬之列,韩信蕴藏了本命精血的攻击恰恰是无上美食。

  韩信也不过是金仙巅峰的修为,三道血光被勿乞轻松消化。微微打了个饱嗝,勿乞向韩信笑道:“韩信?上次和你交手过一次,可惜还不是你对手。这次么,呵呵,你有胆走出来,我就灭杀了你,可好?”

  韩信脸色微变,他向刘邦看了一眼,咬牙切齿的就要冲出混元遮天旗的保护圈。

  刘邦一把抓住了韩信的肩膀,他笑着对勿乞叹道:“州侯已经是太乙上尊的身份,何必与我们这些小辈为难呢?唔,本王父皇乃天庭南极统御万灵巡狩周天荡魔大天帝,乃是五方五御天帝之赤帝是也。父皇已经是二品太乙巅峰的修为,州侯若是敢对本王做点什么,怕是,哈哈哈,哈哈哈!”

  刘邦眯着眼笑了起来,笑得口水横飞不亦乐乎!

  勿乞看着刘邦,沉吟了片刻,他颔首笑道:“我不杀你!”

  刘邦挑起了大拇指,很认真的说道:“明智之举,州侯今曰高抬贵手,未来本王定有所报!”

  勿乞望着刘邦冷笑道:“不杀你,你们身上所有值钱的物事全部掏出来。唔,赤帝之子,若是没什么值钱的宝物随身,本侯是绝对不信的!唔,本命仙器可以留下一件,毕竟做人留一线曰后好相见嘛,除此之外,一个铜板都不得留下!”

  刘邦放声大笑,他连连点头道:“说得是,身外之物只是浮云,哪里有本身姓命要紧?”一边大笑,刘邦一边从手上摘下了一颗金龙造型光芒四射的储物仙戒丢给了勿乞,他大方的摆手道:“本王所有积蓄都在里面,州侯尽可以……”

  话没说完,刘邦就被勿乞的动作弄得呆住了。

  勿乞一把抓住了仙戒,然后手指一点,点向了刘邦右手腕上系着的一条不起眼的玉色丝线,上面挂着一串十三片看似护身符咒的小玉片。刘邦张了张嘴没吭声,宛如死了亲爹一样将这一串小玉片摘下来,无比肉痛的将它们丢给了勿乞。

  这些小玉片每一片内都封禁了一个小小的次元虚空,这些玉片就是通往那些次元虚空唯一的坐标门户,刘邦的所有私人珍藏都在里面。

  勿乞微笑着看着刘邦一行人:“不要做手脚,乖乖把钱都拿出来。唔,对,萧何大人很明智,你脖子上那颗宝珠似乎也是储物法宝吧?不要遮遮掩掩了,赶快拿出来吧!啧,还是韩信大人爽快,唔,不,不,兜裆布我是不要的,连兜裆布都抢走,这也太缺德了。”

  一番搜刮后,刘邦一众人欲哭无泪的看着勿乞,刘邦怒道:“本王可否走了?”

  勿乞笑着点了点头,他笑道:“只要汉王将自身的出生来历说一遍,就可以走了!”

  刘邦顿时微微一滞。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