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零六章 巡天仙将(第二更)

第八百零六章 巡天仙将(第二更)

  勿乞没要刘邦说出天庭的计划是什么。

  不管天庭准备做什么,既然佛门已经和天庭联手设计,甚至都有人开始堵上了娲皇宫的大门,就证明事情已经极难挽回。娲皇氏啊,人族的创造者之一,如今还手掌天地亿万生灵魂魄来源的万灵鼎,早在虚影那个年代就已经凭借无量功德踏入合道至境的存在居然被人堵上了大门,这水混着呢、深着呢。

  如此浑水,勿乞如今没兴趣参合。大虞是否崩解,盘古大陆是否被天庭、佛门掌握在手中,这和勿乞没什么关系。越是浑水越好摸鱼,大虞强,勿乞就是大虞的州侯;大虞衰败,天庭掌握一切,勿乞就是偷天换曰门的掌教,堂堂太乙金仙,依旧能够在天庭获取高位。大不了换一张面孔而已,这又有什么麻烦的?

  所以,天庭的计划勿乞懒得搭理,他只是好奇刘邦的来历。毕竟刘邦是勿乞熟悉的历史中出现过的人物,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有趣。

  刘邦的脸色很难看,但是面对勿乞的暴力威胁,他只能咬牙切齿的将自己的出身来历说了一遍。

  确切的说,刘邦是赤帝,也就是天庭南极驾驭万灵巡狩周天荡魔大天帝的亲生儿子。赤帝,天庭的南极大帝手握天庭巡天诸部,位高权重,负责扫荡各方对天庭不敬的异己势力。换句话说,天庭在很多时候都遵循那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做风,赤帝就是这一政策的执行官。

  刘邦身为赤帝的亲生儿子,出生于三个量劫之前,自幼聪颖能干,生而有天仙巅峰的实力,不多时就踏入了金仙境界。奈何他母族地位不高,生母在赤帝身边也只是普通侧妃之一,故而刘邦表现得越是能干、越是天资不凡他受到的排挤和打压就越重。

  到了最后,刘邦自家兄弟的设计下犯错,被赤帝重罚,承担了最吃力不讨好的任务——转世轮回,于红尘之中铲除一切可能对红尘世界造成威胁的力量。

  一如太子长琴他们安排下来的,在地球上扰乱战国,从中扶植出了秦皇嬴政。天庭立刻派遣仙人出手动摇大秦根基,刘邦转世人间,斩蛇而起,将秦朝大乱后阳山王一脉扶植出的西楚霸王项羽等人也杀得干干净净。

  随后刘邦建立大汉,聚拢红尘人皇之气,而这人皇之气就被赤帝用仙器收集,用来淬炼自己的本命仙器。按照当年刘邦接受的惩罚,他大概还要轮回数万次,在红尘中打滚数万世,建立数万个人间王朝聚集如此巨大的人皇之气后,才能被赤帝取消他的惩罚。

  只是刘邦结束上一次转世回归天庭之后,迅速搭上了天庭大天帝太子的关系,由他出面讲情让赤帝取消了对他的惩罚,并且让他出面担任天庭驻大虞的特使,秘密执行一些勾结拉拢的任务,者才有了勿乞在盘古大陆和刘邦碰面的事情。错非刘邦这次钻营得快,他早数百年前就再一次遁入轮回之中,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领着农民起义军被人打得鸡飞狗跳呢。

  面带苦笑的刘邦望着勿乞,淡淡的说道:“看,本王就是这般的人。不为父皇宠爱,故而只能自己努力挣扎的可怜人。错非本王这次结交了太子,怕是终生无出头之曰。”

  勿乞看着刘邦,努力挣扎的可怜人么?能结交天庭太子,能从北极天帝手上借来混元遮天旗这样的鸿蒙之宝,居然还是可怜人?那其他那些没靠山没后台的仙人早就该抹脖子了干脆。

  冷哼一声,勿乞随手一照,一百零八柄昆吾剑卷起浩荡星光没入体内。大阵收起,虚空骤然一暗,大阵衍化的无数近在咫尺方圆数万里的大星消失不见,漆黑的天幕中只有星星点点看起来不过豆子大小的星辰闪耀着。

  百里开外虚空中,浮屠佛气急败坏的跳着脚咆哮起来:“混账东西,你真把这一方红尘世界给击碎了?天哪,这一块的天道法则正在崩溃,你这该死的东西!”

  顾不得找勿乞算账,浮屠佛大声高呼佛号,连同本体佛塔一并化为一条金色佛光飞射了出去。他盘坐在原本那颗大星所在的空域,周身佛力滚滚而出,化为一颗硕大的星辰悬浮在半空。浮屠佛以自身佛力凝聚一颗大星,暂时顶替了被勿乞吞噬的那颗星球在无数红尘世界中的地位,暂时停滞了因为这颗大星被毁而引发的红尘世界的连锁反应。

  勿乞晒然一笑,向目瞪口呆的刘邦挥了挥手,头顶玄阴星辰塔飞出,虚空轰然炸开,勿乞施施然带着敖不尊一行人破空遁去。

  正看着浮屠佛发呆的刘邦脸色骤然一变,他怨毒的望了一眼勿乞消失的方向,随手向天空一指,低声念诵了几声咒语。无边虚空中突然有一点金光闪过,伴随着沉闷的雷霆声,数百辆巨型黄金四轮战车在金色蛟龙的拖拽下破空而来。每一架四轮战车上都有数十名身披金色重甲的天将,其中领队的那一员天将周身为紫色烈焰缠绕,散发出的庞大气息差点将这一方红尘世界震成粉碎,气势格外的惊人。

  浮屠佛愤怒的叫声远远传来:“滚,滚!你们想毁掉红尘世界么?还不快快滚开,佛爷我将你们生擒活捉送去大欢喜菩萨那搔娘们那里让她抽干你们的骨髓!”浮屠佛气急败坏之下也是口无遮挡,什么荤话都咆哮了出来。

  刘邦遥遥的向浮屠佛拱手行了一礼,他从腰间掏出一块金色令牌向那一队天将晃了晃,大声喝令道:“追杀大虞东海州侯谭朗,若能生擒一定生擒,若是不能,杀了他,将他身上所有物事带回来!”

  带队的那名身上缠绕着紫色烈焰的天将低沉的应了一声,他大喝一声,数百辆金色战车发出巨大的雷鸣声,纷纷破空遁入无边虚空之中。那天将发出一声声低沉的长咆声,声浪以某种独特的玄妙方式传遍了虚空,天庭布置在异次元虚空中的诸多哨卡同时接收到了他的咆哮声。

  头顶玄阴星辰塔,正破空飞行的勿乞前方一座天庭的哨卡上突然闪过大片云烟,数万名全副武装的天兵天将大声呐喊着列阵向勿乞杀了过来。这些天兵天将中修为最高的是一尊骑着白色猛虎手持双剑的彪形大汉,有着三品金仙的修为。他也不和勿乞废话,两柄宝剑放出长达百丈的紫青二色龙形剑气向勿乞绞杀而来,同时张口一喷,一道黄光带着一块凹凸不平仿佛牛黄的玩意当头向勿乞打了下来。

  三品金仙么?

  勿乞轻轻一笑,他也懒得和这些修为低微的天兵天将纠缠,他随意一拳击出,两道龙形剑气轰然粉碎,那天将手上两柄长剑‘咔嚓’一声裂开了数十条裂痕,心痛得那天将‘哇哇’大叫。

  黄气中那一团牛黄一样的物事带着一道沁人心脾的清香向勿乞打了下来,那清香令人迷醉,牛黄自身更是重于星辰,当头砸下若是修为不高者肯定被他砸一个头破血流。勿乞望着这团清香的物事不由得大笑:“将军是牛精成仙?这是将军体内的牛黄修成的本命仙宝吧?这种宝贝都拿来砸人,将军身上莫非再无其他宝物了么?”

  大笑声中,勿乞一把将这块重有数百万斤的牛黄硬抢了下来,一把塞进了储物戒指中。三品金仙级的牛精体内孕化的牛黄,这可是难得的好药材,数十种极品金仙丹内都用得上呢,可是实实在在的上佳原料。

  那天将急得差点没哭了出来,正如勿乞所言,他身上除了两柄仙剑再无长物。若是他是一个富庶的妖仙,怎可能被天庭派来镇守这鸟不拉屎的异次元虚空通道?这牛黄的确是他的本命仙宝,是他自幼在体内凝结的一团牛黄祭炼而成,基本上就是他的半条命。

  被勿乞强收了牛黄,这天将眼珠都红了,他丢下手上残破的仙剑,骤然化为人形,一头高达百丈的巨型黑牛嗷嗷怪啸着向勿乞一头撞了过来。

  勿乞冷哼一声,他身形一闪让开了这头情急拼命的黑牛精,反手一拳砸在了他的耳门上,无铸神力轰然爆发,将这头牛精的半截身躯都炸成了粉碎。勿乞轻喝道:“身为妖仙,不去妖界,反而投身天庭为天庭驱策,这也就罢了,无非是找个饭折子。但是你不该拦我的路啊!”

  敖不尊习惯姓的从勿乞的袖子里钻出了半截身体,张口将这头半截身躯粉碎的金仙级牛精吞入腹中。

  正要赞叹牛肉的美妙滋味,后方一道金光闪过,一柄紫色长枪带着滚滚烈焰激射而来,洞穿了敖不尊的脖子。敖不尊发出凄厉的惨嚎声,他身体剧烈的扭动着,金色的龙血喷洒而出,甚至有大量鲜血洒在了勿乞的身上,滚烫的鲜血让勿乞都一阵的失神。

  这一枪差点就命中敖不尊逆鳞下的要害,幸好敖不尊这厮也是老歼巨猾的家伙,眼角易光一闪,他本能的直起身体避开了要害。饶是如此长枪上附着的火劲依旧烧得他五脏六腑都差点燃烧起来,金色的龙血更好似廉价的自来水一样洒了出去。

  勿乞的脸色一沉,他猛的停了下来,一掌按在了敖不尊的身上。

  蕴藏了‘生命’、‘回复’等本源力量的十几枚太古神文被勿乞逐一打入敖不尊的身体,虚空中无边生气滚滚而来,迅速没入了敖不尊的身体,刺激他的伤口迅速愈合。

  金光闪过,一尊身披饕餮掩心金甲,周身紫火升腾的仙将傲然出现在勿乞面前。

  “本将乃赤帝座下巡狩周天荡魔大将古奕真君,尔等孽障还不速速就擒,更待何时?”

  勿乞望了这古奕真君一眼。

  体修,九品太乙!巡狩周天荡魔大将,这是天庭顶尖的战力了吧?

  勿乞一言不发的团身向古奕真君撞了过去,密布龙鳞的双拳雨点一样向他当面轰出。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