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一十三章 硬撞铁板(第二更)

第八百一十三章 硬撞铁板(第二更)

  “呵呵呵!”

  光线昏暗的大殿内响起了勿乞的阴笑声,他双眸透出丝丝奇光,混沌神目注视下,白山王身边十几个身披斗篷就连头脸都被斗篷裹在里面的人周身浓密的业火是那样醒目,就好像十几根火把一样,那赤红色的业力火焰的光芒是那样的充满了诱惑力。

  业火,太多的业力凝聚,受人心诸般污秽念头引燃的火焰。佛门称之为红莲业火,是时间最污秽同时威力也极为强大的无形火焰。正儿八经的修仙、修佛之人对这种业火唯恐避之不及,稍微沾染些许,就有金身陨落坠入轮回之灾。

  白山王身边的这些人周身业火腾起有数十丈高,显然他们不是修仙也不是修佛之人。这种可怕的火焰就连魔仙、鬼仙之类也不敢轻易碰触,这些人应该是纯正的人类。

  要造多大的孽才能积下这么多的业力,从而引燃如此熊熊燃烧的业火啊!

  勿乞惊叹了几句,要是杀了他们,这能换取多少天地功德啊?真不知道他们造了多大的孽,真不知道他们杀了多少人,违逆了多少天道法规。可是这真是送上门来的功德,却之不恭啊!

  大笑三声,勿乞张开嘴喷出了一道青色流光,三百六十柄微缩版本的昆吾剑从中飞了出来。这些昆吾剑只有正版昆吾剑三分之一的大小,也是如今勿乞能够凝聚出来的最大数量。凝聚三百六十柄体积略小但是功能完全的昆吾剑,这不至于影响勿乞自身的实力,若是用来布置轩辕诛魔剑阵,威力当是一百零八柄昆吾剑布下剑阵的两倍左右。

  将昆吾剑分别交给江云老祖等十二名姓格稳重之人,勿乞吩咐道:“除开你们,挑选三百四十八名精通阵法的稳重之人准备布下轩辕诛魔剑阵。既然白山王来了,那就不要放他离开!他身边之人,也许就是你们的机缘所在!”

  江云老祖等人双眸一亮,急忙接过勿乞递过去的昆吾剑离开了大殿。

  勿乞又向留下的敖不尊一行妖修望了一眼,冷笑道:“随我迎敌,先看看白山王到底想要做什么!”皱了皱眉头,勿乞有点讶异的嘀咕道:“不是说他被昊尊皇囚禁去了大虞宗狱永世不得出么?他的爵位也要重新从大虞宗室中挑选良材继承,怎么就跑来我这里捣乱了?”

  鄣乐公主将手上三根凤凰羽小心的放入袖子里,她慵懒的打了个呵欠,懒洋洋的说道:“管他怎么出来的?先杀了他,将他白山王一脉的所有直系族人都杀了,再去追究是谁私自将他放出宗狱吧!”

  五彩神光从鄣乐公主头顶喷薄而出,三座高有丈许镶金嵌玉七宝镶边的神龛悬浮在五彩神光中载波载浮。除开鄣乐公主凝聚的第一尊灾神金身,这千多年来,在勿乞的帮助下,她额外凝聚了瘟神金身和一尊属于自然天象神祗之列的雷神金身。

  瘟神金身一旦发动,方圆亿万里内瘟疫处处,修为在鄣乐公主之下的生灵都难逃大劫。若是瘟神金身竭尽全力对一人施展神术,可怕的瘟疫诅咒就连修为比鄣乐公主高出数等之人都要头大。至于雷神金身倒是没太多的玄虚,只是她一旦发动,方圆亿万里内尽成雷霆绝域,除开雷霆外别无一物,若是集中全部神力发出太古碎空神雷,那就是传说中能够粉碎鸿蒙虚空的无上神通。

  就连盘古大圣开辟这一方世界的盘古开天神雷也是太古碎空神雷衍化而成,可见鄣乐公主这一神通的厉害。若是说肉身强度鄣乐公主远不及勿乞,如果说神通变化的诡异莫测和强大威能,勿乞在鄣乐公主面前也有点不够瞧的。

  两人手挽着手离开了玄阴星辰塔,敖不尊、显圣灵君等不耐烦研习剑阵的妖修紧随其后,黄俍带着一批在千年中已经被彻底洗脑对勿乞忠心耿耿的东海将领也跟了上来。人族功法最是速成,千多年来,东海已经积蓄了数万名有着一元盘古天修为的将领,此刻跟来的,是数百名已经有了一元盘古天八星、九星修为的大将。

  所有人都是全副武装,他们使用的都是勿乞这些年来亲自为他们炼制的极品甲胄和武器,无论攻防都是一等一的。

  说起来勿乞这千多年来不眠不休,又是做众人练功的外挂为他们醍醐灌顶输入大量精血精元,又要为他们炼制各色兵器铠甲,还要帮助江云老祖炼丹画符,错非他有十八条沥血魔神分身,勿乞早就活活累死了。百多万人的吃喝拉撒都在他一人身上,他就算只是负责其中一小部分最精锐之人,这工作量也实在是太大了。

  但是现在,看着身后甲胄鲜明周身杀气升腾气焰冲天的部属,勿乞心头一股豪气直冲了上来,他仰天长笑了三声,搂着鄣乐公主的小腰,一行人大步冲了出去。

  于那灵气海洋中之上亿里,在鄣乐公主妙法加持下,一行人不过是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就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地面。在最高的那座正殿屋顶,勿乞一行人掩去了自己身形,静静的看着远处小心翼翼向这边潜入的白山王一众人等。

  夜色下,白山王率领的两万余战将正分成两千多个小队,小心翼翼的从四面八方向勿乞宫殿群的核心部分掩杀而来。他们的行动宛如行云流水一样,短短几个起落就逼近了数十里。

  昊尊皇赏赐勿乞的这两座宫殿占地面积能有数百里方圆,是连带着寻常的侍卫、侍女和大量内臣一并赏赐下来的。勿乞这个主人好侍候,平时都闭关不出,那些下人根本见不到勿乞和鄣乐公主的影子,如今夜深了,那些侍女、内臣都已经上床休息,只有值夜的侍卫还在漫不经心的四处游走。

  毕竟勿乞根基尚浅,他也没什么亲眷老小,那些宫殿中也没有什么重要的物品存放,故而这些侍卫也没有什么压力,就算夜间巡哨也不过是做一个样子。且不说良渚有没有贼人,就算有贼人他们也偷不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伤不到什么重要的人啊!

  白山王麾下的那些战将可不是这般想,他们宛如水银泻地一般侵入勿乞的宫殿,所过之处所有生物都被他们扼杀。无论是值守的侍卫,或者已经上床休息的侍女、内臣,以及夜间巡哨所用的那些驯熟的凶禽猛兽,这些修为强悍的战将将他们全部杀死。

  “鸡犬不留啊!”勿乞抿了抿嘴:“我和他有这么大仇么?”

  勿乞等人修为高深,如此夜间那些人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们的视线。眼看一个有着一元盘古天七星修为的大将居然一脚将一个从草丛跳出来的蟋蟀都踏成了粉碎,勿乞不由得有点悻悻然的抱怨起来。鸡犬不留也就罢了,你连虫子都要全部杀死,你白山王到底有多恨自己啊?

  一群人都是咋舌不已,眼看几个侵入者居然飞身上树,将几个鸟巢中的鸟儿不分大小全部掐死,就连鸟蛋都全部碾成了浆糊,这些人中脾气最好的兔小白都气得挥动起小小的拳头。

  兔小白化形而成的少女一如她的名字,娇小可爱到了极点,只有寻常人腰间高下,因为兔子的本姓,兔小白平曰里也是温文和善最不愿意和人动手的。但是眼看这些人居然连所过之处的鸟蛋都不放过,兔小白不由得怒道:“师尊,这些人真是罪该万死了!”

  鄣乐公主挑起了下巴冷酷的说道:“真正是该死,哼,先给他们一点好看吧!”

  双手轻轻的在空气中划动,鄣乐公主的神力无声无息的放出,她已经用神魂锁定了侵入这里的两万多战将的身形。她并没有对这些战将发动攻击,而是循着冥冥中的一丝牵引之力,直接找到了这些人这一世的血亲。两万多名修为有成的将领,他们每个人身后都有着庞大的家族,其中一些人的家族牵扯足足有数千人之多。

  鄣乐公主冷笑着将这些人的气机牵引炼成了一张寻常人无法见到的灰色气网,她头顶悬浮的瘟神金身轻轻的吹出了一口灰色的气息,两万余战将的所有亲眷同时感染了各种稀奇古怪的瘟毒。

  勿乞看着鄣乐公主施为,不由得对她的神术造诣大为惊叹。这种细致入微的艹控他人生死的手段,可是如今的勿乞都还没有掌握的。这种无声无形之中毁人满门的恐怖力量,让勿乞对未来可能遭遇的那些神灵也凭空增添了几分戒心。

  白山王身边还带着数千名黑衣祭司,他们同样分成了近千个小队,无声无息的跟在那些侵入的战将身后。他们不断的将大量的骨符、灵骨以及炼制成形的旗幡、阵盘之物丢向四面八方,迅速的以勿乞的两座宫殿为核心布下了司天殿专门用来困杀强敌的‘十绝大阵’。

  十绝大阵,绝‘天、地、神、仙、佛、魔、鬼、妖、灵、人’,融合天地间所有酷绝之气,绝灭一切生机。随着这些祭司的动作,淡淡的黑雾平地而起,黑雾所过之处,地上的所有花草树木全部枯死腐坏,宫殿楼阁一切房屋都崩塌腐朽,黑雾笼罩的地方,只留下了一片毫无生机的枯朽土地。

  “多大的仇啊,不就是杀了你两个儿子么?”勿乞皱着眉头叹息了一声:“列阵!”

  江云老祖挑选出的三百多位金仙已经手持昆吾剑遁到了白山王等人身后,他们按照周天三百六十度围成了一个直径千里的大圆,随着勿乞一声轻喝,他们同时放出了昆吾剑。

  无形无迹的剑光遁入虚空,缓缓的牵引四周天地之力,逐渐布下了轩辕诛魔剑阵。

  一块巨大的铁板,正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气鼓鼓的向前猛冲的白山王面前。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