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一十七章 雷霥魔威(第一更)

第八百一十七章 雷霥魔威(第一更)

  漫天都是雷霆飞舞,除了雷霆再无一物。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让人皮肤刺痛的电荷,其他的天地灵气消失得干干净净。大片大片的电弧在空气中组成了方圆数万丈大小的电幕,无声无息宛如幽灵一样在空气中扭动飘荡,无数这样的电幕密密麻麻充斥着视线,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雷霆地狱。

  雷霥悬浮在这一片方圆数万里的虚空正中,这是他的领地,这是他用自身庞大的雷霆魔力构建的雷霆世界。这里除了雷霆之力再无其他的任何天地灵气存在,这种环境也是雷霥一族发源地的真实面目。

  身体快速的闪烁明暗,雷霥苦苦的抵挡着这个世界天道法则对他的排斥,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双手挥动两条巨大的电流,宛如两条长鞭一样对着前方数百里外的白山王一行人劈头盖脸的乱打。电流对雷霥而言就宛如自己的肢体一样可以随意驱动,两条电流凝聚成的长鞭已经压缩成了实体,电流裂空荡起空气发出沉闷的巨响,震得白山王身边的那些一元盘古天境九星巅峰的将领和阳级巅峰的祭司耳膜裂开,鲜血顺着耳垂不断的滴了下来。

  白山王身边两个通天大祭司指尖挑动,三十几枚纤薄轻巧的骨符飞出,炸成大片黑色光芒将这些实力不够的将领和祭司护在了里面。白山王则是大叫一声,大片漆黑的液体从他体内渗出,在他体表结成了一套宛如昆虫甲壳一样光滑的黑色铠甲,铠甲的造型极其诡异,到处都是弧形极长的椭圆形甲块,更在关节附近密密麻麻的生出了许多的尖锐长刺。

  套上这一重铠甲,白山王看上去就好似一条人力行走的大天牛,脑袋上甚至还有两条极长的触须长了出来。他一手握着一柄沉甸甸的单刃大斧,凌空跃起十几里高,双斧撕裂空气向头顶的两条巨大的闪电挥了过去。

  雷霥的世界排斥了其他所有的天地灵气,只有雷霆之力存在。但是像白山王这样修炼人族锻体功法的鸿蒙盘古天境的高手,他对外界灵气的需求近乎为零。依靠强横的**力量他就能够和任何强敌对抗,包括头顶的这两道闪电。

  短斧和闪电重重的撞击在一起,强光笼罩了整个世界,巨大的轰鸣声将白山王身后的那些祭司和将领炸得向后倒飞了出去。白山王的身上喷射出了无数条拇指粗细长达数十里的电芒,恐怖的雷劲轰击着他的铠甲,将他的铠甲轰得焦糊一片。铠甲一层层的化为灰烬,却有更多的黑色液汁从白山王体内涌出,不断凝结成了新的甲胄组织。

  白山王仰天长啸,嘴里喷出了一条夺目的电光。雷霥的雷劲已经轰入了他的身体,在他的五脏六腑中乱窜。但是白山王是大虞权势最重的十几位议政亲王之一,他的修为也是极其骇人的,他的五脏六腑早就淬炼得宛如紫色的水晶一样光润坚韧,雷劲在他的五脏六腑中窜动,只是略微震荡了一下他的内脏就被他一口喷出体外。

  “雷霥!”白山王死死的盯着雷霥咆哮道:“本王听说过你的名号!你是外域诸多魔神中最为霸道的一位,是你们雷魔一族的先锋大将!哈哈哈,这些年来,为了抢夺盘古大陆的血祭祭品,你和大虞众多世家豪门都联系过!但是他们无法满足你的胃口,谭朗那小子用什么东西打动了你?”

  雷霥收回两条电鞭,他轻描淡写的比出了一根手指:“小家伙刚开始用仙人的血肉献祭,这让本座很是欣喜,所以承诺了他只要给我足够的祭品,我就做他们家族的供奉祖神。原本本座以为他起码需要数千年时间才能凑齐本座所需的祭品,谁知道他居然用了整整一颗星球的所有生灵的血肉和魂魄献祭呢?”

  古怪的笑着,雷霥摇头晃脑的说道:“数以百亿计的生灵啊,不仅仅是人类,还有大量的妖修和人类修士,还有无数的虫鱼鸟兽,太多太多,无法计数的生灵!你们大虞这么多世家豪族,偶尔偷偷摸摸血祭一次,也就是宰杀数十万生灵献祭而已,哪里比得上他的手笔?”

  白山王和他身后的众多祭司的头皮一阵阵的发麻,只觉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勿乞用了一颗星球的所有生灵献祭?难怪他能召唤雷霥这样的凶神不惜以本体降临!白山王能够招来鬼幽的真身,那也是他用两万多一元盘古天境的忠心部属的姓命换来的,鬼幽更是享用了白山王一脉世世代代的供奉,和白山王一面的交情深厚这才勉为其难的亲身降临。

  可是勿乞呢?他只是轻轻的呼唤了一声,雷霥就屁颠屁颠的降临此界!

  “一个外域星球的所有生灵!”白山王的眼珠都红了,他愤然扑向了雷霥,两柄短斧对准雷霥的脑门就劈了下去:“这混账东西,他居然敢违逆人皇禁令!他……”

  白山王想用最严厉的言语指责勿乞的这种行径,但是他的指责很是软弱无力。血肉献祭这种事情,他做过也不少,若说违逆人皇禁令,他自身做的很多事情比勿乞更见不得人。因为无法指责勿乞以占据道德的制高点,白山王变得越发的气急败坏,他竭尽全力劈向了雷霥。

  两柄短斧在距离雷霥的脑袋还有数十丈远时突然炸开,雷霥的手上多出了一柄奇形三叉戟,扭曲的长戟由黑色的雷霆组成,雷光凝成了水晶一样的材质,隐隐可见到一根极长的大概有数百节的不知名生灵的脊椎骨镶嵌在长柄中,每一根脊柱骨上都密布着无数的符文,闪耀着刺目的光芒。

  白山王手上的短斧显然远不及这柄长戟,雷霥轻描淡写的刺出一戟荡在了白山王短斧上,两柄短斧当即炸成粉碎。白山王闷哼一声,手指上炸开了大片细碎的雷光,他的一根手指皮肤被烧得焦糊了一小片,点点鲜血从皮肤下渗了出来不断的滴落。

  雷霥笑了,他一笑包裹着他全身的雷云就剧烈的翻滚,大片雷光不断从乌云中喷出。他笑着对白山王咆哮道:“你真要拼命么?小家伙只是要本座缠住你们,嘿嘿,不用这么拼命吧?”

  白山王眼珠一转,他正要说话,雷霥突然长啸一声,一戟向白山王心脏刺了过来。他厉声喝道:“可是为了那三个太乙金仙的血肉和魂魄,本座也要好生卖把力了!”

  长戟宛如电光一样裂空而来,距离白山王胸口还有数十丈远可怖的雷劲就在白山王胸前激发,大片电浆喷射而出,白山王胸前的铠甲顿时被烧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白山王愤怒的咒骂了一声,他居然转身就走,放弃了和雷霥拼命的心思。

  以白山王的修为,他若是要逃跑三五个雷霥也留不下他,毕竟到了太乙这个境界,除非是十倍以上的人数优势,否则就算拥有压倒姓的实力优势也难以真个重创一个太乙。白山王不顾脸面的转身逃跑,长戟堪堪的擦过他的身体,将他的半边铠甲都挑成了碎片,在电浆中炸成了无数火光飘散,但是长戟只是在白山王背后撕开了一条不大的缺口,将他二两皮肉变成了焦炭。

  雷霥气得乱叫道:“混账,你居然逃走!”

  身形一闪,雷霥径直出现在白山王身前,劈面又是一戟刺了过去。白山王依旧不和雷霥交手,他只是冷笑一声,继续施展身法逃窜。这里是雷霥的雷霆魔力组成的世界,雷霥在这个小小的世界中有着主宰级的力量,他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在任何地方出现,用任何手段攻击敌人。

  但是白山王却好似涂了油的泥鳅一样,任凭雷霥如何刺杀,他只是闷头一心逃窜,好几次雷霥差点将他扎成肉串,但是每次都是差之毫厘没能刺死他。

  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雷霥和白山王已经交手了数百个照面,雷霥一心攻击,白山王一心逃窜,两人翻滚着在高空荡起了大片虚影,看起来无比的热闹但是并无多大实效。

  跟随白山王一并被雷霥困进这一方天地的两个通天大祭司趁着白山王和雷霥周旋的时机,已经无比麻利的在那十几个战将和祭司的帮助下布置了九座白骨堆成的祭坛。这些祭坛用人的脊柱骨和腿骨垒成基座,用人的头颅垒成了祭坛主体,每一根祭坛上都漂浮着三个婴孩的头骨制成的灯盏,里面盛满了从积年的腐尸上提炼出的磷火,阴邪的绿光从灯盏的七窍中喷出,照耀得方圆百里尽成一片惨绿。

  九座祭坛布置成功后,帮助两个通天大祭司布置的战将和祭司纷纷脱光了全身的衣物。他们三人一组的站在了祭坛前,掏出了黑色火山岩锻造而成的祭刀,有条不紊的在自己的额头上抹了一刀,好似察觉不到任何疼痛一样将自己的皮肤完整的扒了下来。随后他们宛如庖丁解牛一般,整齐划一的将自己开膛破肚,将自身的内脏一一取出,整齐的码放在了祭坛上。

  滔天邪气直冲云霄,这里虽然被雷霥禁绝了所有天地灵气,但是这种邪咒之术并不需要调动天地灵气。

  两个通天大祭司割开自己的左手腕,惨绿色的液汁不断从血管中流了下来。他们低声念诵着咒语,二十七张完整的人皮突然发出尖锐的啸声,它们人立而起,化身惨绿色的魍魉之类的邪灵,飞身扑向了雷霥。

  正在追杀白山王的雷霥一个不防,被这些人皮牢牢的附着在了身上。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