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一十九章 乱锤打死(第三更)

第八百一十九章 乱锤打死(第三更)

  太乙雷劫,这是周天所有雷劫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祸事。曾经有辛辛苦苦从金仙巅峰突破修成太乙的倒霉鬼,因为没有趁手的好宝贝对付雷劫,被雷劫一通乱砸不仅自己身死魂消,连同自己潜修的星球和所有门人弟子都被劈成粉碎的先例。

  鲶蛟自幼爱吃血食,蒙山中的山精水怪不知道被她坑害了多少,偶尔有过路的修士那也是张开大嘴一口吞下从来不打马虎眼的。故而她周身业力极重,甚至业火这种传说中的东西都附着在她身上。错非勿乞引来天道功德为她洗炼根本消了她的恶业,她这辈子想要踏入太乙境界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绕是有天道功德洗炼根本,鲶蛟脑后更有一[***]德金光浮现,已经从造孽无数的凶煞变成了功德之士,她以前的恶业太甚,如今降临的太乙雷劫可是没降低半点儿威力,分明是太乙雷劫中最为可怖的两仪连环一气阴阳轮转清雷。这等太乙雷劫只有一击,但是这一击之力等同于六品太乙的倾力一击,熬得过去就能踏入太乙大道,熬不过去就是魂飞魄散。

  幸好勿乞就在这里,当年他修为还在金丹期厮混的时候都能偷取雷劫之力淬炼肉身和魂魄,如今已经是太乙境界,又有了万象归元**这门逆天神通,空中的太乙雷劫刚刚汇聚,勿乞头顶就喷出了一条浑浊的气息。

  九条饕餮兽魂组成九宫阵图,张开大嘴对着空中不断汇聚的紫红色劫云一空乱啃乱吸。一条条水缸粗细的劫雷之气被饕餮兽魂吞下,被勿乞直接引入体内。这等雷劫是天地间一等一精纯一等一强横的力量,在极端的灭杀之力中却又蕴藏了无量生机,所谓两仪轮转就是这等道理。若是得到少量用来淬体,那是顶尖太乙都梦寐以求的机缘。

  可惜这种雷劫只是在最为造恶多端的金仙突破太乙境界时才会出现,就算是弥陀那样的一品太乙也不敢在他人渡劫的时候跑去吸收这等两仪连环一气阴阳轮转清雷的雷劲淬炼身体,那真个是自己找死。

  但是勿乞可不同,雷劫还没成形,他就开始盗取雷劫之力,任你雷劫之力汇聚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勿乞偷取雷劫之力的效率。绵绵无极的紫红色劫云从虚空中直接涌现,但是始终无法成形,最多也不过是保持了百丈方圆的一小块。

  勿乞尽情的吸收着这雷劫之力,混沌灵气将雷劲裹挟着在体内经络中急速流转,勿乞的五脏六腑和肌肉骨骼都在雷劲极端灭杀之力下迅速崩解粉碎,但是眨眼又在灭杀之后萌发的那一缕无量生机中复原如初。身体的组成部分在生死之间急速转化,宛如铁匠打铁一样将勿乞的身体瞬息间千锤百炼,使得肉身比原本更强韧许多。

  如此一天一夜,鲶蛟的身体在急速化形之中,天空的太乙雷劫居然硬是没能成形。十二个时辰过后,不断涌来的雷劫紫云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量,被勿乞全部吸入体内。勿乞仰天长笑了一声,反手一掌将一缕雷劫之力轰入了鲶蛟的身体:“好了,鲶蛟,还不化形,白山王就没得吃了!”

  一声古怪的,说是龙吟却略带沙哑,高亢中透着无边食欲的长啸从覆盖了鲶蛟周身的紫金光芒中涌出,敖不尊等人首当其冲被那啸声一冲轰飞了出去。紫金色光芒一敛,得到最后一缕雷劫之力相助,顺利脱去了鲶鱼本体成就真龙之身的鲶蛟从中大步走了出来。

  勿乞和鄣乐公主上下打量着鲶蛟,鄣乐公主更是好奇的摸了一把鲶蛟的脑袋。

  身高四尺上下,看似十一二岁的少女模样,粉团团的一张面孔略有点黑,显然是鲶鱼天生的黑肤色带来的影响,但是五官模样倒是秀美得紧。纤细的小身板上穿着一套化形时脱落的龙皮化成的短小铠甲,小胳膊小腿都暴露在外,就好似发育不良的小娃娃一样纤细的胳膊腿看上去风吹都会断成好几截。

  就是这么细小的一个人,双手却拖着一柄勿乞为她炼制的特大号铁锤。

  这锤子的手柄就有三丈六尺长,足足有人头粗细,那锤头就是四四方方的一块儿铁锭,长六丈、宽三丈、厚三丈,黑漆漆的锤头上没有任何装饰,就是光洁平滑的一块儿勿乞从外域星空一颗中子星上取出来的玄冥银铁髓。这锤子和猿青的大棍子一样,刻画了无数降低重量的符阵,才勉强将这柄锤子的重量降低到十万八千斤上下,但是一旦轰到敌人身上,降低重量的符阵崩解,增加重力的符文凝结成形,这一柄大锤子就能有虚空中一颗星辰那样重。

  这么重的锤子加上鲶蛟那无穷的蛮力,杀伤力实在是大得吓人。反正以勿乞如今的修为和强横的**都不愿意正面挨上这一锤子,可见这锤子到底有多大威力。

  敖不尊在一旁‘桀桀’怪笑了起来:“就这么小一丁点人儿?填牙缝都不够啊,哈哈哈!”

  鲶蛟听得敖不尊这般说自己,怪眼一翻就要给敖不尊一锤子。勿乞急忙一把抓住了她脖子,随手将她往雷霥幻化出的那一团电浆雷云里丢了进去:“少废话,敖不尊,你们在外面守着,将那十绝大阵给我破了。紫璇,我们进去,也该给白山王这老匹夫送行了!”

  鲶蛟大叫一声被勿乞丢进了雷云中,勿乞和鄣乐公主也大步行了进去。

  无边无际的雷霆闪电中,雷霥正被白山王和两个通天大祭司打得狼狈不堪。白山王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两柄短柄八棱紫金锤,晃一晃就有无边寒气奔涌而出,正紧追在雷霥身后乱砸乱打。两个通天大祭司站在九座用白骨垒成的祭坛前手舞足蹈的念诵着咒语,二十七张人皮幻化的魔影正趴在雷霥身上放声嘶吼,这些魔影并无常态,宛如液汁一样在雷霥身上乱滚乱爬,不时在雷霥身上胡乱撕扯,每一次都带起了大片的电光。

  雷霥显然被这些魔影牵累不少,他的速度越来越慢,中气越来越弱,偶尔挥动手上雷霆凝成的三叉戟对着白山王挥刺几下,都会因为这些魔影的关系错失了准头。他想要召集四周的雷霆之力化为电鞭轰杀白山王,但是在那两个通天大祭司的咒语干扰下,雷霥似乎对自身力量的掌控也出现了问题,他身上不断有电浆喷射而出,他体内的力量正在不断被附身的魔影抽走。

  “血魂魔尸咒!”鄣乐公主看到雷霥身上附着的魔影,不由得惊呼道:“他们倒是狠心,用二十七个那样的高手炼成了诅咒。想必他们原本是想要用来对付我们的!”

  勿乞下手极快,他随手一指,六道血光激射而出,血蜈剑发出尖锐的裂空声朝那两个正手舞足蹈控制诅咒的通天大祭司杀了过去。鄣乐公主同样是手一拍,已经彻底转化为五色的银莲花飞旋而出,化为一团氤氲之气飞到了雷霥头顶,放出道道彩光护住了他。那些魔影被彩光一碰立刻发出尖锐难听的啸声,拼命的想要钻进雷霥的身体。

  两个通天大祭司发出尖锐的啸声,冉冉黑烟从他们体内冒了出来,数十龇牙咧嘴的鬼影手持各色奇门兵器迎向了血蜈剑。这些鬼影存在于有无之间,看似实体却又好似光影组成的虚像,血蜈剑扫过它们的身体,却没能伤到它们分毫。

  勿乞一愣神,这些鬼影似乎并不好对付啊?

  勿乞和鄣乐公主对上了这两个通天大祭司,那边鲶蛟已经兴致勃勃的扛着那柄大锤子冲向了白山王:“那个用锤子的老头儿,勿乞兄弟说,我砸死你就能吃了你呢!不要跑,吃姑奶奶一千锤!”

  不是虚言,而是结结实实的一千锤宛如暴风骤雨一般向白山王砸了下去。

  正在追杀雷霥的白山王措手不及之下,只能挥动着两柄短柄八棱锤朝头顶压下来的黑影挡了过去。他急忙抬头看了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偷袭他。结果猛不丁的看到鲶蛟那柄大得吓人的锤子,白山王不由得失声怪叫了起来:“这是什么鬼东西?”

  一声巨响,两柄短柄八棱锤喷射出大片火花扭曲成了废铁。鲶蛟的大锤子在那一瞬间迸发出一颗巨型星辰的可怖重力,白山王手上的锤子倒也是难得的神兵利器,但是面对勿乞炼制的霸道兵器依旧是相形见拙。鲶蛟放声大笑着,她挥动大锤子一锤接一锤的轰了下去。

  短短一弹指连轰一千锤,白山王闪避不及,他周身放出大片紫气,硬生生用肉身硬抗鲶蛟的大锤子。

  前三百锤,白山王头顶喷出大片火星,他硬顶着大锤子身形不动分毫。

  又三百锤,白山王七窍喷出大片火光,他挥动双拳向鲶蛟大锤乱打,依旧不落下风。

  再三百锤,白山王嘴里一口血喷出老远,随后一口又一口血喷出来,血里混着内脏碎片。

  最后一百锤呼啸落下,白山王再也承受不住那可怕的打击力,他的脑袋轰然炸了开来。

  鲶蛟放声大笑,她一把抓起白山王缺了头颅的身体,张开小嘴将他一口吞了下去。

  ‘咔嚓’几声响,堂堂大虞议政亲王之一的白山王被鲶蛟生生吞得干干净净。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