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二十章 再添臂助(第四更)

第八百二十章 再添臂助(第四更)

  堂堂白山王竟然被鲶蛟活活打死。一旁被白山王追打了许久的雷霥突然放声狞笑:“这厮追杀本座许久,嘿嘿,可望了这里是本座的地盘!”

  刚刚鲶蛟连挥一千锤砸死白山王,不仅仅是鲶蛟锤子太重速度太快,更是雷霥在旁边捣鬼。鄣乐公主用解咒之术帮他控制身上魔影诅咒,雷霥立刻恢复了几分力气,他当即调集四周电荷雷劲化为无形的禁锢锁定了白山王的身体,这才让白山王呆呆的站在原地硬抗鲶蛟一千锤。

  可怜白山王的肉身凝炼到那种程度,却终究是无法承受鲶蛟如此连续轰击,硬生生被砸碎了头颅,更连肉身都被鲶蛟一口吞下,这死状也太凄惨了一些。

  满足的拍了拍肚皮,鲶蛟双眼一瞪,望着那两个正手舞足蹈和勿乞相争的通天大祭司怒道:“你们也不是好东西!”‘呜’的一声怪啸,鲶蛟挥动大锤瞬移百里,当头一锤向一个通天大祭司砸了下去。

  那祭司冷哼一声,身边一座白骨祭坛骤然飞起,那婴孩头颅制成的灯盏中大片绿光喷洒而出,恰恰照在了鲶蛟的身上。鲶蛟被绿光射中的皮肤骤然气泡溃烂,无形剧毒疯狂的向她体内涌去。幸好鲶蛟**强悍无比,一身法力神通也是非同小可。剧毒刚刚进入身体,她皮肤溃烂处立刻喷出大片黑色洪涛,滚滚波涛带起惊天动地的巨响,随后化为无数水箭纷纷扬扬的向那祭司射去。

  体内的剧毒也随着水波倾泻而出,水箭中带着丝丝腥臭气息,剧毒掠过虚空,居然连虚空都被剧毒腐蚀得脆弱不堪,被浪头一拍就裂开了数十处小小的窟窿。

  两个祭司连声怪叫,他们背靠背的站定,九座祭坛悬浮在他们身边急速旋转,婴孩头骨制成的灯盏放出的绿光压缩成方圆百丈的一团绿色光幢死死的护住了周身。一个祭司厉声喝道:“东海州王,白山王已死,我们何必以姓命相拼?我等恩怨了了,岂不是好?曰后你在司天殿若有所求,我等尽可以帮忙!”

  勿乞冷哼一声,他看了一眼那些用血蜈剑无法斩杀的恶鬼,淡淡的说道:“哦?不想打了?”

  鲶蛟放出的滔天巨浪一波接一波的轰在了绿色光幢上,阴寒刺骨的水波荡起大片漩涡围绕着绿色光幢全力绞杀,光幢激烈的震荡着,两个祭司的脸色都有点不好看。刚刚开口的那祭司急忙叫道:“诚然如此。我等家族虽然世世代代侍奉白山王一脉,但是也没有为他拼死的必要!”

  雷霥阴沉着脸挪移了过来,他咬牙切齿的咆哮道:“现在不想打下去了?哪里有这么容易?你们的血肉和魂魄都是本座的,就算你们这些祭司的骨头里熬不住二两油来,就算你们的魂魄和寻常人也差不多,本座一定要将你们一小口一小口的嚼碎了才行!”

  人皮所化的魔影还在雷霥的身上肆虐,鄣乐公主全力解咒,也只能极其缓慢的将这些魔影内蕴的滔天邪力逐渐抽取消散。雷霥的身形剧烈的闪烁着,不时有大片电浆从他受损的身体内喷射而出。这些魔影这两天可是让他吃了天大的苦头,这邪恶的物事缠在了他身上,以他的魔神本体都消受不起那噬魂销骨的可怕力量,他的本源力量都被这些魔影吞没了少许,这让雷霥如何不生气?

  勿乞无奈何的摊开了双手,带着恶意的笑容对那两个通天大祭司冷笑道:“看,这就没办法了,雷霥不愿意放过你们,所以……”

  两个通天大祭司齐声冷笑了一声,他们厉声喝道:“莫非你就确定能杀了我等?”

  两座黑漆漆的通天塔从两人的眉心飞出,迎风一晃就化为高有数里的高塔悬浮在众人头顶。两个通天大祭司齐声尖啸,塔座下方射出了数十道惨绿色邪光照耀在他们身边的九座白骨祭坛上,森森邪气席卷而出,无边恶鬼从他们体内窜了出来,张牙舞爪的向勿乞一行人扑了过来。

  这些恶鬼都是和刚才一样勿乞用血蜈剑都难得斩杀的怪异物事,这些东西已经不是恶鬼,而是这些通天大祭司用自身精血和魂魄饲养的黄泉邪灵。勿乞的血蜈剑固然锋利无比更有先天一缕杀机在内,能斩杀时间一切有形有质之物,但是黄泉邪灵乃是死物,他们的生机被藏匿在幽冥黄泉之中,除非黄泉干涸否则他们难以被斩杀。

  勿乞如今修为固然强大,但是想要将幽冥黄泉干涸却哪里能够?

  若是用佛门神通,倒是能轻松超度了这些邪灵,所谓一物克一物就是这个道理。但是当着雷霥的面,勿乞可不愿意将自己的底牌都暴露出来。佛门金身他还要留着有大用场,怎可能弄得天下人人尽皆知。

  眼看无数恶鬼当面扑来,勿乞立刻大叫道:“雷霥,将你这世界散开,我自有法门克制他们!”雷霥闻言立刻张开大嘴一吸,方圆万里内无数雷霆电光纷纷没入他嘴里,不过一弹指的功夫这一方天地就轰然崩解。

  勿乞立刻举起右手一挥,轻声喝道:“轩辕诛魔剑阵,起!”

  三百六十柄昆吾剑的真形在高空中一闪即逝,随后无量星光倾泻而下,好似天幕从高处直压了下来,无数斗大的星辰就悬浮在距离众人头顶不到百丈的地方。随后昆吾剑影在众人脚下的土地深处一闪而逝,隔开数百里厚的岩层,依旧能看到那些剑影闪过的痕迹。地上突然喷出了大片灵气,森森灵气汇聚成无铸剑气横扫四方,在众人身边组成了高不可攀的刀山剑林。

  剑影又在众人身体四周急速闪过,五行灵气被剑光带动,化为无形漩涡裹住了那两个吓得面无人色的通天大祭司。勿乞得到昆吾剑并且得了轩辕黄帝剑阵传承的事情天下知之者不过三五人罢了,但是轩辕诛魔剑阵的威名,却是所有人族都知晓的。

  眼看勿乞动用了轩辕诛魔剑阵围杀自己,两个通天大祭司吓得浑身一颤,近乎本能的跪倒在地:“不知东海州王是圣皇传人,还请州王网开一面,吾等曰后定然效忠州王,不敢有丝毫违逆!”

  勿乞思忖了一阵,他摇头道:“算了吧,你们效忠我也不过是两个通天祭司,杀了你们换取功德,我身边还能多出好几个和你们实力相当的人物,他们可比你么可靠太多了!”

  这两个通天大祭司周身业力纠缠,业火直冲高空,比鲶蛟原本的业力还要深重千万倍,他们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以人类血肉血祭的事情,故而才有了这般业力。杀了他们换取天道功德,起码能让勿乞身边好几个人借助功德踏入太乙境界。和他们两人比起来,勿乞自然更愿意相信自己人。

  剑阵向内一合,只听两声尖锐的诅咒声响起,周天星光一阵摇动,勿乞祭起玄阴星辰塔覆盖了方圆百里之地,迅速提升了这里的时间流速。

  一天后,雷霥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已经达到极限,他无奈何的被天道法则驱逐了出去。

  勿乞接过了剑阵的控制权,他周身盘古紫气喷射而出,三百六十柄昆吾剑光芒大盛,真正的发挥出了轩辕诛魔剑阵的可怕威能。比起在江云老祖他们手中,昆吾剑的威力增强了何止万倍?

  江云老祖他们身为金仙,根本不能控制昆吾剑,他们只是借着勿乞输入剑内的一缕盘古紫气,以御剑之术布下剑阵而已。但是要控制剑阵,却还得勿乞亲力亲为,毕竟这是轩辕黄帝炼成的人族至宝,仙人若是冒冒失失的将自身仙力输入剑中,那是首当其冲会被昆吾剑劈死的!

  在大阵内,勿乞耗费了三年时间,逐一攻破了两座通天塔的防御,将两个通天大祭司强行镇压。

  这两个通天大祭司修为不如勿乞远甚,驾驭的通天塔也不是昆吾剑的对手,如果勿乞只是要斩杀他们,只是昆吾剑一次齐射的事情。但是勿乞要镇压他们,也就只能用水磨功夫慢慢的消耗他们的法力。

  两个精疲力尽再无反抗之力的通天祭司被拎了出来,勿乞一声令下,敖不尊、显圣灵君、三火尊者、江云老祖、清心老祖、卢乘风六人一起下手,三下五除二的将两个通天祭司砍成了一团肉酱。

  这两个通天祭司服侍白山王作恶多端,此刻被人杀死,天道立刻有所感应,庞大的天道功德轰然落下。

  敖不尊等六人借助这天道功德之力,立刻一步踏入了太乙境界。

  勿乞看得分明,六个人中进入这一境界最艰难的是卢乘风,最轻松的是敖不尊。敖不尊这厮几乎是功德入体的同时就立刻蜕变,熟门熟路的就脱去了那颗硕大的黑龙头,顺利的踏入了太乙境界,并且将龙头衍化成了一个容貌无比威严的中年美男。

  天空劫云缓缓袭来,勿乞立刻用万象归元**吞噬劫云。

  敖不尊抬头看了看劫云,又凝结了一面水镜看了看自己如今的容貌,他左看看、右看看,自我陶醉了许久,最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天下所有美娘儿,不管你是哪个种族的,等着吧!你们的肉肉心肝大哥回来了!嚯嚯,老子胯下长枪,又要浴血四方啦!”

  江云老祖他们可没有敖不尊这么没品,他们感受到自己脱胎换骨的变化,齐齐向勿乞深深行礼。

  忙着吞噬劫云之力的勿乞向他们颔首微笑,默契之意存于一心,只有敖不尊在一旁大呼小叫,挺着下身向前耸动不已,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激动些什么。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