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二十一章 满门抄斩(第五更)

第八百二十一章 满门抄斩(第五更)

  昊尊皇赐给勿乞的两座宫殿就剩下了一处主殿依旧完好,其他宫殿早就被十绝大阵毁成了黑色的沙尘。除了这座主殿外,勿乞的两座宫殿群和数十处庄园方圆数百里的园林全部变成了腐朽的荒漠,黑漆漆的腐朽泥土上寸草不生,只有几只这两天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乌鸦站在几块幸存的顽石上‘嘎嘎’乱叫。

  主殿正中一张石榻上,勿乞正斜斜的靠着一块兽皮垫子。他面前漂浮着一团黑色的炼狱魔焰,白山王的魂魄正在魔焰中扭动挣扎,发出声嘶力竭的惨嚎声。但是这声音仅仅在灵魂层面上传播,普通人的肉耳根本听不到他那惨绝人寰的叫声。

  炼狱魔经既然是以炼狱闻名,这门功法的歹毒阴狠可想而知。勿乞用炼狱魔焰熬炼白山王的魂魄,短短半个时辰的功夫就让白山王乖乖的将勿乞拷问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这时候白山王甚至不奢求能够重新转世投胎,只求勿乞能够让他痛痛快快的魂飞魄散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小心翼翼的用魔焰烧灼白山王的魂魄,唯恐将他一下子就玩完了,勿乞仔细的拷问白山王他有兴趣的各种资料。目露金光的黄俍站在石榻边运笔疾书,将白山王吐露的各种资料一五一十的记载了下来。

  时不时的,黄俍会从手上厚厚的簿子上扯下一张纸,侍立在旁边的东海州将领就会急匆匆的抓着纸张飞奔出去,带着数十名精悍的士卒狂奔而去。这些纸张上记载了白山王各处秘密据点的详细情报,那些据点内都有着大大小小的仓库,里面收藏了白山王大量的私人珍藏。

  这些珍藏或者是罕见的天才地宝,或者是续命的良药,或者是司天殿秘制的威力极大的灵符铠甲,或者是各种在大虞属于违禁品但是在仙人那里却无比抢手的宝贝。这些秘密据点有些是白山王的数十代以前的祖宗留下来的,里面的珍贵藏品堆积如山,可不是勿乞这个暴发户能比的。

  勿乞小心的拷问白山王,短短半个时辰已经拷问出了三百多处秘密据点的所在地。这些据点明面上和白山王没有半点儿关系,很多地方根本就是有熊原上最普通的平民庄园而已,就连那些庄园的子民自己都不知道他们脚下埋藏着多少价值连城的宝物。

  幸好勿乞如今手下高手如云猛将如雨,有着足够的人手运用,他派出了数百队人马,力求用最短的时间将白山王在外的各处据点内的宝贝全部给挖出来。至于良渚城内白山王府中的宝库么,那已经是昊尊皇的私人财产了,勿乞可没有那个兴趣去良渚城内讨野火。

  白山王一脉最菁华的珍藏都在这些秘密据点中,勿乞若是能将白山王一脉的全部珍藏都给弄到手,六国众人解除禁制所需的天文数字的天才地宝可就不是问题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又过了足足一个时辰,勿乞终于将白山王最后一个铜板都榨了出来。满意的敲了敲困住了白山王魂魄的炼狱魔焰,勿乞笑着问白山王道:“想痛痛快快的死?”

  白山王的魂魄呆滞的看着勿乞:“让我死了吧,你还想怎么?”

  沉吟片刻,勿乞笑着颔首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回答了就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唔,刘邦找上你,到底有什么计划?把你们的计划说给我听,我就给你一个痛快!”

  白山王长叹了一口气,带着啾啾鬼啸声将刘邦的计划兜底净的告诉了勿乞。

  “汉王刘邦,他只是天庭大太子新收的幕僚罢了。我白山王一脉和天庭大太子,已经合作了很多年……”

  大殿的角落里,一个小巧的丹炉撑着,鄣乐公主正打着呵欠在那里炼制一炉霸道无比的‘九死回灵丹’,这是司天殿传下的行军药方,专门用来抢救战场上受了重伤濒死的大虞将士而用。

  大虞的战士**强横,但是一旦受到重创无法自己吸收盘古紫气疗伤,他们强横的**反而会给治疗带来极大的麻烦,起码普通药力就无法渗入他们强横的**。九死回灵丹就是这么一种霸道绝伦的急救药丸,如果真有重伤不起濒死的将士给他们灌下一粒,就还有几分把握将他们救回来。

  一如这丹药的名字一样,这是一种服下后就九死一生的霸道药物。受了重创之人还有几分起死回生的希望,但是正常的人服下了这种丹药,反而会因为五脏六腑的剧痛而活活痛死。当年司天殿创造这张方子的时候,就有大批试药的人痛死当场,百人试药,能够活下来的不足一成。

  大殿内都飘荡着九死回灵丹那宛如刀锋一样刺激的药味。仅仅是闻到这药味,站在大殿门口的几个东海州将领就感觉自己的鼻子好似被人猛轰了一拳,眼泪鼻涕忍不住的想要流出来。他们惊恐的看着蹲在大殿角落里打呵欠的鄣乐公主,揣测着她炼制出来的这药到底有多可怕。

  如是又过了小半个时辰,白山王一五一十的将他和天庭大太子以及刘邦勾搭的情况述说了出来,就连刘邦要他做的事情也都详细的告诉了勿乞,甚至连他为了这件事情准备的武装力量藏于何处、良渚城内有谁会听他的命令行事等机密也都全部交待清楚。

  听了白山王的供述,勿乞沉吟了片刻,然后一把捏碎了那一团炼狱魔焰,将白山王的魂魄生生掐成了粉碎。“有趣啊,刘邦的图谋果然非同小可。呵呵,天庭想要控制盘古大陆么?可是仅仅这样就足够了么?”

  掐指盘算了一阵,勿乞缓缓颔首道:“先是万仙盟主,然后是多宝自在佛,嘿,就连我杀死的那几个太乙,如今也都成了他们威逼女娲圣人的借口。这么说起来,大虞对那些仙人散修逼迫得越紧,反而给了他们更好的借口!难怪他们这些年来不断的在盘古大陆大力发展散修势力,感情就是为了做炮灰让大虞放手大杀,然后以之为借口去娲皇宫讨说法!”

  回想这些年来大虞对盘古大陆仙人和散修的极端手段,勿乞不由得摇头,授人把柄,被人抓住的把柄已经太多太多。加上这一段时间天庭和佛门都有重量级成员被杀,对方掌握的筹码已经足够多,多得只要他们拉下脸皮的话,女娲圣人就算是有心维护人族,却也只能在那些人的面前束手无策了。

  难怪他们能堵上娲皇宫的大门,他们已经占据了道义上的绝对高度啊!

  只不过,这具体的情报要不要告知昊尊皇呢?

  沉吟许久,勿乞突然眼皮一跳,他外放的神识发现他等待的人已经到了不远处。他拔出了一柄昆吾剑,重重的一剑砍在了黄俍的大腿上。咔嚓一声,黄俍的腿骨断折,他嗷嗷一声惨叫,立刻抱着大腿滚在地上放声呻吟起来。

  鄣乐公主宛如一阵狂风般掠了过去,站在大殿内的数十名东海州的将领乖乖的伸出了胳膊腿儿,鄣乐公主挥动拳头,对着他们的胳膊腿就是一通乱打。骨断声不绝于耳,不多时这些东海州的将领平均每个人都断了七八十根骨头,一个个整整齐齐的倒在地上直哼哼。

  收起昆吾剑,勿乞自己身体一扭,咔嚓声从勿乞体内不断传来,他浑身骨骼随着他的心意裂开了数十处,这是盗得经内一门极其无赖的法门,专门用来装死以逃避人追杀的法门‘灵蛇断尾术’,用这门功法自断骨骼,只要在一天一夜内重新运功就能将骨骼重新接好,对自己身体并无丝毫妨碍。

  不多时,隆隆步伐声响起,阳山王、姬岙连同大批大虞朝臣在众多将士拱卫下大步冲了进来,姬岙一进大殿,就被地上痛苦呻吟的东海州将领吓了一跳。这些将领身上到处都是骨骼断裂的痕迹,一些将领显然胸口受到了极重的打击,他们不时从嘴里喷出血红色的泡泡,奄奄一息的他们翻着白眼,显然只剩下了一口气。

  如此凄惨的景象,配上大殿内飘荡的九死回灵丹特有的锋利气息,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勿乞和他的亲兵护卫遭受了何等猛烈的袭击。再配合大殿外那方圆数百里的黑色荒漠,是人都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姬岙激动的冲到了勿乞躺卧的石榻边,他一把握住了勿乞的手叫道:“东海州王,你可安好?”

  勿乞艰难的扭头看向了姬岙,‘咔嚓’一声,勿乞的颈骨也断成了两截,他有气无力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几个字:“王爷……您……来了……白山王不是已经被囚禁在宗狱么……为何他昨夜会出现在小王宫中?”

  勿乞的颈骨断折,他的脑袋弯成了一个很诡异的角度,他斜着眼看着姬岙,这诡秘的景象吓了姬岙一大跳,就连一旁等着看热闹的鄣乐公主都被勿乞吓得惊呼一声,急忙带起一道狂风扑到了勿乞身边,小心翼翼将他折断的颈骨拼凑在了一起。鄣乐公主掌心放出大片绿光,浓郁的生机不断涌入勿乞的脖子,勿乞的眼睛里逐渐有了一丝神采,他喘息着大声叫道:“王爷,小王的亲兵死光了,小王的仆役死光了,小王身边的人,只剩下了这么几个……王爷,你要为小王做主,你要去向陛下申诉,为什么白山王能堂而皇之的带着数万大军围攻小王?”

  姬岙张了张嘴,硬是没能开口说话。

  阳山王大步走了上来,他沉声说道:“谭朗,陛下已经得知了这里的情况,白山王被人私纵脱狱,陛下已经下旨将白山王一脉满门抄斩,无论老幼男女一律斩尽杀绝,你且放心,以后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

  白山王被满门抄斩?

  勿乞心里松了一口气,他挣扎着一把抓住了阳山王的袖子,摆出了一副忠臣的面孔大叫道:“老王爷,小王有……有机密事情要禀告陛下,还请王爷……”

  勿乞凑到了阳山王耳朵边低声咕哝了几句,阳山王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一片!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