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二十三章 半路劫杀

第八百二十三章 半路劫杀

  “婴童夺魄,雕虫小技!”

  黑色骷髅发出的孩童哭泣声所化黑色波纹刚刚涌到鄣乐公主面前,她就不屑的在面前空气中连点十九下,指尖丝丝灵光喷出,在空气中勾勒出了十九张长有尺许的符箓。低沉的天籁从这十九张灵符中涌出,有星辰旋转的轰隆巨响、有大海潮汐的雄壮轰鸣、更有狂风吹过万顷松涛发出的雄浑大声。

  以自然天音破魔音邪障,鄣乐公主的应对手法是极其精妙的。

  但是制成这黑色骷髅的人修为显然比鄣乐公主高出了一大截,黑色波纹和灵符撞击在一起,只听得一阵阵巨响不断响起,周围空气向四周急速扩散开去,附近的数十条飞舟摇摇摆摆的被气爆冲飞,好几条飞舟承受不住气爆的冲击力当场碎裂。巨响声中,鄣乐公主手绘的灵符不断碎裂,每一张灵符裂开,鄣乐公主都是搂着勿乞向后退一大步,俏脸的颜色也变得白了一分。

  连续十九声爆鸣响起,鄣乐公主的灵符全部被毁,鄣乐公主面色一片惨白,只有嘴唇却是异样的红,宛如涂了血一般。一丝血迹从鄣乐公主的嘴角缓缓滴落,她咬牙道:“虽然是雕虫小技,但是这人的修为太高了,紫璇胜不过他呢!”

  拳头大小的黑色骷髅悬浮在众人面前,深邃的眼眶中突然喷出了两团红色的鬼火。那骷髅张开嘴桀桀笑着,两排黑漆漆的牙齿相互碰撞发出‘咔咔’脆响,看上去好不狰狞。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从那骷髅内传来:“你们又何必对大虞忠心耿耿呢?本来事情不至于演变成眼下情况!”

  阳山王深吸了一口气,他连续掏出了十几张骨符拍在了自己和姬岙的身上,他咬牙道:“柏皇宗昤,大虞可有对不起你的地方?你柏皇家世世代代都是大虞臣子,你为何要做出这种事情来?”灵符炸开,阳山王和姬岙身上被数十重灵光覆盖,刚刚他们被童子哭泣声重创的魂魄也急速恢复。

  怪异的笑声从那骷髅头内传来:“杀了你们,老夫依旧是大虞的忠臣,谁会知道呢?”

  粘稠的黑色液体从骷髅头的嘴里滴落,每一滴液体落在飞舟甲板上都慢慢的膨胀开来,逐渐长成了身高一丈左右的人形骷髅。这些骷髅骨骼纤细,通体透着一股子邪祟气息,他们通体和人的骨骼没甚两样,只是他们的手臂骨骼尽头不是手掌,而是两柄黑漆漆的长六尺许的锋利骨刀。

  小小的骷髅头内滴出了千多滴黑色液体,一共生出了千多个散发出逼人邪气的骷髅。他们整齐划一的举起双臂,慢吞吞的向勿乞一行人逼了过来。

  随行护卫的飞舟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刚刚鄣乐公主和柏皇宗昤隔空对拼了一记,护卫的飞舟被轰碎了好几条,如今阳山王府上的私军护卫纷纷腾空而起向这条飞舟冲来。

  但是勿乞他们所在的这条飞舟两侧的船甲板突然开启了数千个窗口,随行的三千有熊右军将士面无表情的手持强弓硬弩,对着向这边飞来的阳山王私军射出了铺天盖地的箭雨。他们手持的都是大虞为有熊军特制的龙筋强弓,每一张弓都需要有移星之力才能拉动。同样特制的箭矢飞行绝迹威力绝大,就算是祭起了护身仙器的金仙都难得抵挡这些箭矢的攻击。

  这些有熊军的精锐将士平均每一弹指能够射出一百支箭矢,其中最强的几个将领每一弹指的时间能够连续拉弓射箭一千次。可怖的箭雨封死了飞舟四周的每一寸空间,旸丘王带来的大批私军护卫被箭雨洞穿身体,每一箭都在他们身上撕开了面盆大小的透明窟窿,凡是被箭矢射中的人绝无生机。

  生机迅速流逝的**宛如雨点一样从高空落下,最终只有阳山王带来的数十名一元盘古天的将领勉强在箭雨中保住了姓命,怒吼连连的冲上了飞舟。但是他们刚刚踏足甲板,那小巧的黑色骷髅就发出了尖锐难听的孩童哭泣声,数十名阳山王的忠心护卫身体一颤,来不及祭出灵符护住自己魂魄的他们七窍中喷出大量污血,白花花的脑浆也随着污血一起喷出。

  只是一声长啼,数十名一元盘古天将领齐齐毙命。柏皇宗昤的声音又从那黑色骷髅中传了出来:“一群废物罢了,三位王爷,时辰差不多了,你们可以上路了!”

  诡秘的笑了几声,柏皇宗昤低声诅咒道:“阳山王,你以后万世为猪狗;嶽峰王,你以后万世为鸡鸭;东海州王,你么,呵呵呵,就你这么卑贱的人物,也敢卷入这样的事情来?你不会遁入轮回,你的魂魄,可有人预定了!至于这小丫头,老夫对她还是很有点兴趣的!”

  三言两语间柏皇宗昤已经决定了勿乞等人的命运,阳山王不由得大笑起来:“柏皇宗昤,你以为你是谁?你能决定本王死后是何等造化?本王对大虞忠心耿耿,更积下了无数功劳,并无一事是见不得人的阴私勾当,本王就算死,下辈子也当投胎大虞豪门世族享受一世富贵,本王的命,岂是你能决定的?”

  柏皇宗昤的声音悠悠传来:“老夫自然无法决定三位王爷死后的境遇,但是佛门坐镇幽冥世界掌控六道轮回的十八位佛陀如今正有三位停留在外域虚空之中,正在等候着三位王爷的魂魄呢。阳山王万世为猪狗,嶽峰王万世为鸡鸭,你们要轮回万世以后才有资格重新为人。至于东海州王……”

  轻叹了一声,柏皇宗昤讥嘲的笑道:“你这等出身卑贱之人,居然能得到圣皇传承,你居然诛杀了天庭、佛门七位太乙大能,你就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呢!”

  勿乞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他喷出了几口污血,慢吞吞的睁开了眼睛。用力的摇了摇头,勿乞有气无力的盯着黑色骷髅头冷笑道:“你家大爷我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那,你呢?”

  嘴一张,一条青色长虹从勿乞嘴里喷出,四柄昆吾剑悬浮在勿乞面前,勿乞将昆吾剑丢给了阳山王、姬岙和鄣乐公主一人一柄,自己也反手握住了一柄昆吾剑:“两位王爷,紫璇,我受伤太重,无法布下轩辕诛魔剑阵,我们和他们拼了吧!昆吾剑乃圣皇神器,这些阴邪小人,嘿嘿!”

  随手一挥,勿乞身形宛如闪电一样向前一窜,剑锋所过之处,三具黑漆漆的骷髅被他斩断了脊柱骨,狼狈的倒塌在地。昆吾剑锋利无比,又是轩辕黄帝亲手锻造的破邪神器,这些阴邪之物那堪昆吾剑一击?阳山王和姬岙同时大笑起来,手持昆吾剑,他们只觉心中豪气大生,对柏皇宗昤也少了几分忌惮。

  阳山王大笑道:“柏皇宗昤,你少说废话,你现在杀不了我们,稍后可就没机会了!陛下派出的接应队伍,怕是已经距离这里不远了罢?”

  尖锐的笑声从黑色的骷髅头内传来,柏皇宗昤厉声笑道:“陛下怎可能知道这里的情况呢?不要看这小女人方才和老夫交手闹得天翻地覆,但是良渚城内可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呢!老夫起码还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足够将你们全部杀掉了!”

  脚步声响起,船舱中三千有熊军精锐大步走了出来,他们迅速控制了飞舟甲板上的各处制高点,杀伤力绝大的龙筋弓遥遥的锁定了勿乞一行四人。鄣乐公主的脸色微微一变,她身后五彩神光急速翻卷,化为一团氤氲的莲花状气劲护住了自己和勿乞的身形。

  勿乞双眼一睁,灰色的鬼气从他双眸喷射而出,长达数十丈的灵光宛如探照灯一般照了出去。他以万鬼法眼向远处眺望,就看到以这条飞舟为中心,十二座通体漆黑的通天塔正围成了一个直径三千里的包围圈,黑色的光幕在通天塔之间轻轻的蠕动跳跃,彻底封死了这一方虚空和外界的联系。

  勿乞轻叹了一声,他低声叹道:“准备拼命吧,十二位通天大祭司封死了这一片虚空,我们是逃不出去了。希望陛下能早点发现这里的情况派出援兵,否则的话……”

  柏皇宗昤不紧不慢的说道:“否则什么都没有用,你们死定了,陛下来不及派人救你们的!”

  古怪的笑了一声,柏皇宗昤怪笑道:“而且,就算陛下派人来救你们,他能派谁呢?你们又怎么知道,救你们的人不是来杀你们的呢?”

  阳山王、姬岙的脸色骤然变得无比的难看,就是他们心神大乱的关头,三千有熊右军的精锐同时开弓放箭,一眨眼就是连续一百波每波三千支足以洞穿星辰的箭矢向勿乞他们激射而来。

  阳山王低声骂了一句娘,他横移了一步挡在了勿乞等人面前。身为鸿蒙盘古天境的绝顶高手,阳山王一身筋骨淬炼得极其坚固,比之不过一元盘古天修为的姬岙强悍了无数。

  一**箭矢命中阳山王的身体,所有箭矢都在阳山王强横的肉身上炸成粉碎。阳山王的身体纹丝不动,他厉声笑道:“就凭你们这群逆党小儿,也敢说要取本王的姓命?嘿嘿,万世猪狗?本王剿灭你们满门之时,一定将你们满门老小的魂魄灌入猪狗体内当做祭品!”

  狂放的笑声还没停歇,远处人影一闪,一道箭光劈空而来。

  阳山王身体猛地一旋,险而又险的避开了要害,箭光带起一声厉啸洞穿了阳山王的右肩,带起了大片血水。

  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那本王可否取你的姓命?”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