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二十五章 舍命一击(第四更)

第八百二十五章 舍命一击(第四更)

  血色长箭无视天地万象碑隔开的万里虚空,径直跳跃虚空来到了勿乞等人面前。

  这时候就看出了勿乞四人不同的应变之策。修为最低的姬岙一个虎扑趴在了地上,他身上突然多了一块用青色龟甲炼制的厚重盾牌牢牢的罩在了他身上。阳山王大喝一声。他双拳迸出大片血光,径直一拳轰向了当面射来的血箭。

  鄣乐公主身形一晃,她的身体在五彩神光中悄然消失,根本不和血箭做任何接触。勿乞则是飞起一脚踹向了阳山王,顺便另外一只脚对着趴在甲板上的姬岙腰间挑了一记,他自己则是运起恶龙杀神通,身形骤然膨胀到百丈高下,周身冒出了无数厚重的紫金色龙鳞。

  姬岙趴在甲板上,身上用积年灵龟甲制成的盾牌悄无声息的被血箭洞穿,箭矢略微颤抖着调整了方向,近乎九十度的调转方向朝他心脏射了过来。姬岙本能的察觉到背后射来的一缕炽热的杀意,他绝望的怒吼一声,竭尽全力的双手撑着甲板重重一甩,想要借力挪开身体要害。

  勿乞的一脚挑在了他腰间,将他一脚送到了数尺外。箭矢激龘射而来,洞穿了勿乞的小腿。

  与此同时勿乞一脚踹在了和那血箭硬碰硬的阳山王腰间,将他整个踹飞了七八丈远,那支本来要洞穿阳山王身体的血箭同样洞穿了勿乞的大腿,所有血水都没入了勿乞的体内。

  鄣乐公主低声怒啸,雷神金身从五彩神光中显出身形,随手挥出就有整整一千道水缸粗细的雷霆当头砸下,命中了正在急骤喘息的卫山王身体。卫山王被雷霆打了个措手不及,浑身精力近乎枯竭的他被连续轰下的雷霆打得焦头烂额,身上衣衫被轰得稀烂,体表皮肤也被狂暴的雷霆撕开了大片血肉,露出了他略成紫金色的骨骼。

  勿乞忙着救援阳山王和姬岙,他的两条腿分别被血箭命中,他自然也无暇躲闪当心射来的那一支血箭。幸好他变化龙人。身体膨胀到百丈高下,原本射向他心口的血箭只是命中了他的小腹,在他小腹上破开了海碗粗细的一个透明窟窿。穿透力极强的血箭击穿了勿乞的身体。从他身后透了出来。

  百忙之中勿乞还能控制自己的肌肉骨骼一阵蠕动。让小腹附近的内脏挪开了位置,除开两层肌肉和六重龙鳞,小腹内的重要器官都避开了血箭的穿射。碗口粗细的透明窟窿看起来狰狞,但是实则对勿乞并没有造成太重的伤害。

  相反是射向鄣乐公主的那一支血箭骤然失去了鄣乐公主的气息,无法锁定目标的血箭径直转折射向了勿乞。这支血箭从勿乞的左边软肋射了进去,从他右侧第三根肋骨边射了出来。幸好勿乞应变得快。但是这支血箭依旧擦过了勿乞的肺脏、肝脏,差点没将他这两样重要脏器洞穿。

  咳嗽了一声,勿乞吐了一口血,踉跄着向后退了一步,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高达百丈的他双腿被洞穿,小腹被洞穿。软肋上更是穿出了一个透明窟窿,四支勾瑰夺命的血箭居然被他一人消受,狩天之弓可怕的威力更是让他实实在在的领教到了。他身上的龙鳞足以抵挡勿乞自身数十次的全力轰击丝毫无损,但是在狩天之弓射出来的血箭前却好似木板一样被轻松穿透,这狩天之弓的威力怎么如此可怖?

  深深的吸着气,勿乞疯狂的调动四周的盘古紫气修复自身的伤口。

  鄣乐公主也在一边狂放雷霆轰击卫山王,一边调动下方茂密丛林中源源不断渗出的青木生气注入勿乞身体。双管齐下之下,勿乞体表的伤口急速的愈合。肌肉正在迅速的重生。

  被四支血箭命中,勿乞唯一暗喜的就是他吸收了鬼界那上古仙人的遣骨之后,他骨髅的坚硬程度实在是超过了他的预计,他腿上中了两箭,血箭只是破开了他的肌肉。击打在他腿骨上血箭轰然炸开,没能对他的骨髅造成半点儿伤害。可见以卫山王拉开的半满的狩天之弓也伤损不到勿乞的骨髅,他骨髅的强度已经远远超过了他如今的境界。

  几乎耗尽了精力的卫山王被雷霆劈得差点死掉,他拉弓的时候被狩天之弓的强大反震之力弄得肌肤都裂开了,肌肉处处都是暗伤。鄣乐公主激发的强力雷霆不断轰下。炸得他血肉横飞实在是苦不堪言。

  此刻他根本就无力反抗鄣乐公主的攻击,一不做二不休的卫山王干脆。

  念诵了一声咒语,厉声喝道:“血禁,咒动!”

  一声咒语,刚刚射进勿乞体内的血箭残留的鲜血突然爆发。宛如洪水猛兽一样的邪恶咒力化为无数狰狞的猛兽在勿乞体内疯狂的穿行,顺着他够血管、经络四处肆虐吞噬他的精血。

  勿乞不由得乐了,换了其他人被这种吞噬性的毒咒入体还是一个天大的麻烦,搞不好就要被这阴损的招数当场弄死。但是身怀万象归元,更有一丝先天第一缕大盗之气藏在体内,卫山王你到底是想要吞噬勿乞的精血还是送礼上门的?

  默不作声的默运玄功,混沌之气混着大盗气息在体内转了九个小周天。侵入体内的精血顿时被勿乞炼化一空。这可是卫山王一半的精血发动的血箭。起码也有六成渗入了勿乞的身体,以卫山王比阳山王更高出了一等的强横修为,这些精血对勿乞而言可是实实在在的大补丹。

  伤口急速愈合,就连被击碎的龙鳞都迅速重生,因为庞大精血的滋补变得红光满面的勿乞笑着对卫山王勾了勾手指头:“还有什么花招,都使出来罢!唔,这狩天之弓不错,天地万象碑居然挡不住他,难不成这帝喾的修为比帝颛顼还要厉害么?”

  被勿乞刚才飞起一脚踢开的阳山王横跨一步到了勿乞身边,他沉声道:“不是帝喾比帝颛顼的修为更强,而是狩天之弓是专门的杀伐之器,我人族上古五帝,包括轩辕黄帝都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禁符,故而能无视天地万象碑的防御径直击杀我等!”

  勿乞的眼睛一亮,帝喾亲手炼制,上古五帝都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禁符的宝贝?他眯着眼看着挣扎哀嚎的卫山王手上的狩天之弓骤然向前迈出了一步。

  那颗小小的黑色骷髅头敏锐的发现了勿乞的异动,它骤然横移了数尺拦在了卫山王面前,桀桀怪笑道:“东海州王莫非想要抢夺狩天之弓?侧是有几分眼力,可惜这弓怎能落入你们手中?”

  张开嘴喷出一道黑气护住了被劈得身体有大半肌肉都碳化的卫山王,柏皇宗昤淡淡的说道:“金光童子若是不拼命的话,他们可就真的要突破此处赶去良渚了。老夫只是一缕分神寄托在这婴童夺魄骷髅中,可没办法和他们相争,能否击杀他们,只能看你的能为了!”

  那一道黑气坚韧无比鄣乐公主连续数十道雷霆轰在上面却硬是破不开这黑气。她摇了摇头低声对勿乞说道:“这里虚空被禁,所有天地灵气都被排斥一空,雷霆之力也被降低到了极限,只能打伤他,想要杀了他却是不能!”

  话是这样说,鄣乐公主五彩神光中灾神金身偷偷摸摸的探出了一根手指,结了一个古怪的法印悄无声息的对那黑色骷髅放了一个灾神诅咒。灾神神力最是晦涩隐晦拍皇宗聆又是一缕分神在此,根本没那个能力查清鄣乐公主的小动作。

  一丝灾神诅咒偷偷摸摸的渗入了黑色骷髅,融入了柏皇宗昤的分神中。和他的分神融为一体再无区别。

  卫山王挣扎着站起。他嘶声道:“叫他们过来帮我!”

  卫山王所谓的‘他们’就是在远处封禁了这一片虚空的十二名通天大祭司,但是拍皇宗昤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他的要求,他冷酷的说道:

  “十二道禁空大阵不能动,否则立刻会惊动人皇现在他只是怀疑这里是否出事,没得消息之前,为了稳固人心他不会轻举妄动,若是这里有丝毫气息泄露,人皇会立刻亲身赶来。到时候我们都有天大的麻烦!”

  宗昤厉声喝道:“还不动手,还等什么?”

  卫山王目光怨毒的瞪了黑色骷髅一眼。他咬牙道:“好,皓旭仙人。我记住你了!”

  阳山王和姬岙齐声惊呼勿乞则是有点郁闷的挠了挠头,卫山王一脉已经有八代王爷是佛门中人转世也就罢了。这柏皇宗昤居然还是某位仙人转世!这大虞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了?

  勿乞也看出来了,不要说外界那十二个通天大祭司要维持禁空大阵不能动弹就算他们能行动,他们也不会出手相助卫山王的。柏皇宗盼似乎是有意逼卫山王拼命,这算是天庭和佛门的某种小小的摩擦么?

  但是卫山王接下来够动作却让勿乞再也无心他顾。

  卫山王他深吸了一口气,头顶一条祥光冲起,一尊身高百丈的八臂金猿在祥光中悄然出现。

  这是以无边神力闻名的神兽撕天神猿,他的力量仅在罕见的几种远古血脉的神兽之下。

  撕天神猿兽魂慢慢的缩小,逐渐的缩小到只有两丈高下。眯着眼睛的兽魂抓起了卫山王的身体,将身体挺得笔直的卫山王搭在了狩天之弓的弓弦上,就好似他是一支长箭那般。

  兽魂龇牙咧嘴的缓缓拉开狩天之弓,慢慢的将狩天之弓拉到了四分之三满的程度。

  卫山王低声念诵着咒语,他浑身鲜血一滴滴的从体内渗出,慢慢的在体表蒙上了厚厚的一大片。鲜血裹住了他的身体,将他变得和一支利箭没什么两样。

  勿乞等人作声不得,以自身为箭,这是真的要拼命了!

  只听弓弦一声巨响,卫山王发出一声哀嚎,被他自己的兽瑰一箭射出。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