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二十六章 良渚乱起(第五更)

第八百二十六章 良渚乱起(第五更)

  以身为箭,以命为箭,周身精气神全部融入这一箭中,或者敌人死,或者自己灭。

  卫山王的兽魂一箭射出,兽魂也化为一道金光融入卫山王体内。卫山王所化的巨型箭矢骤然变成了丈许粗百多丈长的一道血光,在虚空中一闪就到了勿乞等人面前,首当其冲的就是手持昆吾剑挡在最前面的阳山王。

  阳山王长啸一声,他头顶一道云气冲起,龙之九子中的睚眦手持一柄血光缠绕的凶刀仰天大吼着冲了出来。睚眦兽魂一出,惨烈的杀气席卷四方,睚眦长啸一声后向下一降,骤然和阳山王的身体合二为一。阳山王的身体骤然膨胀开,好似发面馒头一样膨胀开,等得卫山王所化的箭矢逼近他身体不过三寸时,阳山王已经变成了一个身高不过一丈,但是宽有一丈许厚有一丈三尺的肉墩子。

  体积惊人的肉墩子生了两条极长的手臂,每条手臂都是惊人的粗壮。阳山王鼻孔中喷出两条炽热的白气,挥动昆吾剑重重的向当面袭来的剑光劈了下去。

  一声脆鸣,昆吾剑劈进了卫山王肉身所化的箭矢,从箭头一路劈了进去,足足劈开了三尺深。大片鲜血喷洒而出,锋利无匹的昆吾剑打着旋儿飞了起来,阳山王的右臂发出山崩般巨响,从拳头一直到肩膀被一股巨力撕成粉碎,无数血肉喷了出去,痛得和兽魂合身的阳山王嘶声惨叫。

  血光飞掠而过,擦着阳山王的肩膀飞了过去,阳山王那样巨大的身体足足被射飞了一小半,大概有一口水缸大小的一个缺口出现在他身上,他的右半截身躯几乎全部消失了,粉红色的肺脏全部暴露了出来,鲜血好似廉价的泉水一样喷出。阳山王惨嚎着倒在了地上,生命力迅速的消散。

  人族的功法不同于仙人的仙术,再强横的人族战士,哪怕是阳山王这样鸿蒙盘古天境界的至强者,受到这样惨重的伤势也有姓命之危。仙人却是不同,仙人的力量源泉是他们强大的仙魂,哪怕**都被化为灰烬,只要一缕仙魂存在,仙人就没有毙命之忧。经常有仙人被人一剑劈下了头颅,结果那头颅纵起遁光就走,就算丢下了大半截身躯也没什么大不,但是人族战士就没有这样的神通秘法。

  阳山王的上半截身躯几乎被毁掉一半,这对于凡人是立毙当场的伤势,对他也是一般足以致命。身躯遭受如此重创,已经失去了九成九的正常机能,他已经无法吸收外界的盘古紫气,无法吸收盘古紫气以疗伤。

  如果这是在地面上,阳山王只要能身体贴住大地,他还能通过地脉输送盘古紫气进入身体疗伤。但是这里是飞舟上,距离地面有近百里的高度,人族秘法中最后的也是最强悍的保命手段也用不上。

  姬岙失声惊呼了一声‘父王’,他挥起昆吾剑就朝卫山王所化的箭光砍了下去。

  但是勿乞反手一把抓住了姬岙的脖子,将他丢出去了老远。鄣乐公主小手一翻,大片青色生气不断注入阳山王的身体,迅速封住了他不断流血的伤口。同时鄣乐公主双眸紫光闪过,浓郁的盘古紫气在空气中显形,就算是凡人肉眼此刻都能看到四周不断翻滚的盘古紫气。鄣乐公主朝阳山王一指,轻喝了一声‘疾’,大股盘古紫气不断涌入阳山王身体,他碎裂的身体迅速重生,那速度简直有如梦幻,不过两个弹指的功夫他被击碎的肉身就修复如初,只是强度上远不如原本千锤百炼的肉身罢了。

  但是阳山王的的确确的活了下来,受到如此重伤,没有服用任何保命灵丹,他活了下来!

  柏皇宗昤尖叫了起来:“怎么可能?你修炼的哪一门法术?你怎可能聚集盘古紫气为他人疗伤?”柏皇宗昤真的快要崩溃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大虞的祭司能做到这一点,就算是体法双修的大虞通天大祭司也不可能调集盘古紫气将其注入一个伤者的体内。

  盘古紫气的姓质及其怪异,只有修炼人族锻体功法的人才能感应到它,才能将其吸入体内强化肉身或者修复身体受到的损伤。鄣乐公主修炼的分明是大虞司天殿太古神道一脉的法术,她怎可能调动盘古紫气?如果大虞的祭司们都掌握了这种法门,岂不是在战场上大虞的战士都是不死之身么?

  想想看,在和仙人或者佛门的战场上,大虞的战士们被强力仙法轰伤了肢体,大虞的祭司们同时吸纳大量的盘古紫气融入战士的身体,这些刚刚重伤倒地的战士立刻站起来重新挥刀战斗,那是何其可怕的场景!

  柏皇宗昤嘶声尖叫道:“杀了这女人,杀了她,金光童子,杀了她!”

  话音未落,柏皇宗昤又大叫起来:“快,快杀了他们所有人,秘殿的几个老不死往这边来了!”

  柏皇宗昤近乎疯癫一样大叫的时候,阳山王和姬岙则是双眼发绿的尖声叫道:“妙不可言,这是何等法门?东海州王,你若能将这法门献给大虞,我等当保奏你破例提拔为宗室才能晋封的山水亲王之列!”柏皇宗昤想到了这种神乎其神的手段被大虞运用到战场上可能给天庭和佛门带来的惨重伤亡,阳山王和姬岙同样想到了这一点!

  若是鄣乐公主的这一手妙法能够让大虞的祭司们都学会的话,大虞军队的战斗力当凭空增加十倍不止。也就是等同于大虞在不消耗更多的资源的情况下扩军十倍,这是何其惊人的事情!以这份功劳,就算给勿乞破格晋升为大虞宗室才能册封的亲王也不为过!

  勿乞的眼睛一亮,他大笑了一声长笑道:“妙啊,这法子倒也简单,到时候让紫璇传给司天殿诸位大祭司就是!嘿,杀!”

  赶在勿乞说话之前,卫山王所化的一道箭光已经逼近了勿乞的身体,血光中发出了尖锐的啸声,卫山王念诵着恶毒的咒语,将全部的精气神彻底逼迫了出来,箭光骤然暴涨数倍,宛如一条发狂的血色魔龙要将勿乞和鄣乐公主一并吞没。

  勿乞举起了昆吾剑,他双手紧握剑柄,荡起一片浩浩汤汤的紫气向血色剑光劈了下去。

  卫山王嘶声尖叫着,他骤然燃烧了一部分的魂魄,将箭光的速度催发到了极限,这一箭已经是有去无回不成功则成仁。击杀勿乞,不能让他将他从白山王那里得到的情报完整的带回良渚;击杀鄣乐公主,这要命的控制盘古紫气的手段绝对不能让她传授给司天殿的祭司。

  眼看昆吾剑就要和箭光硬碰一记,勿乞突然怪笑一声,他头顶一道星光喷出,玄阴星辰塔飞掠而起粉碎了虚空。勿乞和鄣乐公主身形一闪,在星光中向前挪移了十几丈的距离,恰恰避开了卫山王这要命的一击。

  纵然外围有十二名通天大祭司封锁了这一方虚空,这一片空间已经坚固得好似铜墙铁壁一般。但是有天地万象碑幻化的小世界中和了十二道禁空大阵的威力,勿乞凭借玄阴星辰塔的力量依旧能够在短距离内破空遁行。他这一动,卫山王所化的箭矢掠过了他刚才所在的位置,带起一道夺目的血虹向前激射了出去,义无反顾的急冲而过再也没有回头之力。

  “该死,皓旭仙人,这就是所谓的十二道禁空大阵么?”卫山王歇斯底里的咆哮声遥遥传来,他燃烧魂魄加快箭光飞行的速度,此刻他已经无力扭转箭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箭光带着自己的身体向前飞射,不断的消耗着他体内所剩无几的力量。

  黑色骷髅张了张嘴,半晌没说话。勿乞居然还能裂空遁行,这实在是超乎他的预料。

  不容柏皇宗昤做出应对,勿乞已经冲出了天地万象碑烟云覆盖的范围,举起昆吾剑当头一剑向婴童夺魄骷髅砍了下去。青光闪过,小小的骷髅头无声无息的碎成两片,尖锐的啸声骤然响起,裂开的骷髅炸成了一团扭曲的黑烟凝成一个黑漆漆狰狞扭曲的婴孩面孔,张开嘴向勿乞的心脏飞了过去。

  不等这个显化的诅咒靠近勿乞的身体,鄣乐公主冷哼一声一把掐住了这小小的一团黑气,掌心大片雷光闪烁,一丝丝的将这个诅咒炼成了粉碎。

  柏皇宗昤大惊,虽然附身的骷髅被毁,他依旧隔空传来了一声大吼:“诸位还不速速出手诛杀他们,莫非一定要等我们被大虞满天追杀不成?”

  数千里外封禁了这一片虚空的十二座通天塔骤然一闪,他们同时瞬移到了勿乞等人所在的飞舟边。

  低沉的咒语声带起大片的阴风扑向勿乞一行人,邪力充斥虚空,四周光线骤然昏暗下来,光影扭曲,空间和时间都被冻结,勿乞等人被封禁在飞舟上动弹不得。十二位通天大祭司联手,他们还没发出蓄势已久的一击,仅仅是咒法的前势就令人窒息,以勿乞八品太乙的修为都无法承受这可怕的压力。

  就在十二名通天大祭司全力出手之际,一道弥天极地的星光从远处激射而来,眨眼间就到了勿乞等人身边。周身三百六十处要穴内星光闪烁,浑身都不断喷出银紫色强光的昊尊皇亲自来援,他轻轻的一掌向着虚空派出,嘴里轻吐一声咒语,十二座通天塔同时粉碎,塔内的通天大祭司惨嚎一声被自己的法咒反噬,同时吐血委顿在地。

  大虞所有的通天塔在炼制的时候就有恶毒的禁制埋藏在内,这禁制只有人皇和历代秘殿第一殿主知晓,是大虞最隐秘却也最致命的控制手段。十二名通天大祭司根本没来得及提放变生肘腋,昊尊皇只是发动了通天塔内预先埋伏的禁制,根本没有耗费自身半点儿力量就将十二名通天大祭司打得生死不知。

  勿乞嘶声大叫道:“有熊军已有逆党渗入,卫山王乃佛门金光童子转世,柏皇宗昤乃天庭皓旭仙人投胎!”

  昊尊皇脸色惨变,他身体一抖,原本若无其事的他脸部肌肉一阵抽搐,那容貌直如厉鬼一般。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