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二十七章 惊心动魄(第一更)

第八百二十七章 惊心动魄(第一更)

  良渚城被一团厚达万里的黑色半透明光幢牢牢扣在了下面。以良渚城为中心,直径亿万里的庞**阵全面发动,巨大而诡异的力量宛如无数的隐形巨蟒缠绕在虚空中,将整个有熊原彻底封禁。

  虚空中,近千座通天塔悬浮在半空中,肆无忌惮的释放出令人窒息的可怕压力。每一座通天塔上,都盘坐着一个身形枯槁宛如骷髅的老人,他们双眸中鬼火闪烁,周身散发出浓烈的鬼神气息,根本不似生人。秘殿第一大长老柏皇瞐端着一小锅恶臭冲天的药剂站在正中一座通天塔上,咬牙切齿的跳着脚在那里放声怒骂着什么。

  近千座通天塔,每一座通天塔上盘坐的老人袍袖上都绣着起码三尊黑色的通天塔纹章,这些老人就是大虞秘殿供奉殿最强的武力,同时也是一群曰暮西山寿命不长的濒死之人。

  平曰里这些供奉殿的供奉都服食秘药,在秘殿特意开辟出的阴寒洞穴中进入冬眠状态苟延残喘,除非碰到足以颠覆大虞的重大危机,秘殿供奉殿的供奉绝不轻出,因为他们出动一次,他们所剩无几的阳寿就会迅速消耗。

  无疑这次就是足够动摇大虞根基的危机,供奉殿的供奉们出动了近千人,这已经是整个供奉殿所有进入冬眠状态的供奉中将近一成的数量。加上良渚城开动了最强的防御法阵,这股力量足以应付任何变故。

  这些盘坐在通天塔上的秘殿供奉,他们的血肉都因为长年累月的研究各种诡异的法术变得不似人身,更因为长时间的冬眠而变得阴气森森。但是他们魂魄释放出的神念却因此变得炽热而焦灼,他们的神念不断的扫过良渚方圆亿万里的虚空,在空气中荡起了灼热的狂风,令得有熊原上的气氛越发的紧张。

  良渚城外,有熊军驻扎的数百个军营上空都有秘殿的供奉坐镇,所有将士都被勒令放下所有的铠甲兵器和随身的灵符赤身[***]的盘坐在大营中,若有任何人敢于抗命,则一律诛杀绝不留情。好些军营外已经挂起了一些狰狞扭曲或者通体溃烂的尸体,这些死状惨不忍睹的尸身就是心怀侥幸负隅顽抗结果被供奉们轻松诛杀的有熊军逆党。

  良渚城内,大虞皇宫之中,烛龙山之巅的大殿中,昊尊皇阴沉着脸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周身星光缠绕。浓密的星光中好似有无数巨大的星辰在相互碰撞摩擦,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昊尊皇身上散发出可怖的压力死死的覆盖了整个大殿,以一人之力压制住了大殿内大虞众多朝堂重臣和世家豪族的代表总数超过三十万人!

  数百名身穿黑袍,周身鬼气森森双眸中绿光闪烁的秘殿供奉在秘殿新任第一殿主勾陈不萦的带领下悬浮在大殿中,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下面这些居于大虞高位的人物。勾陈不萦原本是大虞秘殿供奉殿第一殿主,原本的大虞秘殿第一殿主是柏皇宗昤之兄柏皇宗郢,如今柏皇宗郢已经被昊尊皇下令就地解职,封禁了全部的修为投入了秘殿神狱等待审讯。

  甚至在外面率领秘殿众多供奉监视四周动静的柏皇瞐,错非他并非柏皇家家主一脉直系血裔,又有勾陈不萦的一力担保,柏皇瞐也已经被投入了神狱。饶是如此,柏皇瞐在外面也受到了数十名供奉殿供奉的严密监视,深感屈辱和不安的柏皇瞐才会在外面跳着脚破口大骂,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将柏皇宗郢和柏皇宗昤的祖宗十八代轮个骂了个遍。

  脸上带着一丝惨白之气的勿乞站在昊尊皇的左手侧,此刻他的身份已经是大虞东海王。东海州王和东海王只是一字之差,但是权势、地位和领地的大小都是天差地远。东海王是大虞山水州城四等王爵中第二等第一品的亲王爵,向来只有大虞宗室才能得到这等山、水两等王爵的晋封。

  勿乞以平民之身受封东海王,他的爵位等于是连提十几等。这也是昊尊皇为了奖赏勿乞这次立下的功劳,错非勿乞从白山王那里得到了如此耸人听闻的情报,大虞怕是被人颠覆了都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其中也有站在勿乞身边的鄣乐公主的巨大功劳,她将自己参悟出来的利用太古神道推动盘古紫气的法门献给了昊尊皇,这让大虞的军力无疑中提升了十倍以上,这份功劳就记在了勿乞的头上。鄣乐公主只是的了一个大虞秘殿供奉的虚名,这份功劳带来的实质好处自然全给了勿乞。

  阳山王和姬岙站在昊尊皇的右侧,两人都是一脸的忧心忡忡,但是那忧色却掩盖不住他们满脸的红光。他们自然不可能得到勿乞这样巨大的提拔,但是他们心知肚明的是随着这一次大虞的大清洗,他们这一脉在大虞朝堂中的实权和地位都将得到极大的扩张。

  面无表情的昊尊皇坐在宝座上,足足有一刻钟没说一个字。良渚地下庞大的灵气和有熊原周天落下的星辰之力被巨大的法阵全部抽了过来,全部注入了昊尊皇的体内。这一刻,昊尊皇的身体和有熊原的灵气连为一体,通过皇族的秘法,他的实力已经突破到了在场众人无法想象的境界。

  这个境界只有勿乞有着清晰的概念——境界还差了天差地远,但是凭借有熊原无穷无尽的灵气,昊尊皇用秘法将自己强行推到了破道的境界,而且是无限逼近破道境巅峰的水准。这是典型的以力证道的手段,这一刻昊尊皇就是整个有熊原灵气的化身,他举手投足之间都能发挥出足以对抗一方天道的力量。

  或者说昊尊皇在这一刻成为了上古大圣盘古心脏的化身,拥有了一丝盘古的真正威能。这威能是如今的仙人和佛陀难以抗衡的,哪怕只是一丝盘古的力量,那也是足以开辟一方世界的浩然巨力。

  拥有这样的力量,昊尊皇足以掌控大虞的一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阴谋诡计实在是有点不够看!甚至开动良渚最终极的防御阵法,号令秘殿供奉殿出动大队供奉弹压四方,那不是因为昊尊皇的实力不够镇压这些有异心的人,而是害怕那些有异心的人逃走而已。

  如今整个有熊原都被彻底封锁,有熊原偌大一个超级灵穴和昊尊皇合二为一,手掌无穷巨力的昊尊皇居高临下的俯瞰大殿中众多朝臣和世家豪族的当家人物,双眸中的怒火和杀意就算是一块石头都能清晰的感知出来。

  可怖的威压渐渐的凝为实质,化为一片氤氲红光从众人的头顶压了下去。

  人族不论是战士还是祭司的魂魄都和寻常人无异,最多是精研法术的祭司魂魄比常人强大了数十倍,这就是他们的极限。面对昊尊皇近乎破道境巅峰的精神威压,那些心中没有鬼的大虞臣子还能沉住一口气,那些心中有鬼的人早就汗如雨下,一些人更是翻着白眼差点晕了过去。

  可悲的就在于,在这样可怕的威压之下,就算是想要晕也没办法晕过去。他们的魂魄就好似琥珀中的小虫子被那股绝大的威压镶嵌在内动弹不得,连昏迷的权利都被彻底剥夺。

  终于有人无法承受这可怖的威压,一名出身上古圣皇燧人氏旁支家族的族长低沉的咆哮一声,他周身肌肉坟起,骤然向昊尊皇扑了上去。他嘶声吼道:“我只是不想死……为何我们有如此力量,如此权势,我们却还要生老病死?我们为何不能永远享受这一切?”

  昊尊皇手指轻弹,那须发苍白的老人就停滞在了空中动弹不得。这老人虽然是一族之长,但是他的修为不过是中阶的曰级祭司水准,面对昊尊皇和有熊原合而为一的沛然巨力,他哪里有力量反抗。

  淡淡一笑,昊尊皇随手一挥,那老人就口吐鲜血的倒飞了出去,一路摔出了大殿。昊尊皇淡淡的说道:“燧人氏旁支燧人恭一脉,满门抄斩,族中所有姻亲族亲一律株连,所有家财一半赏赐阳山王,一半赏赐东海王!”

  勾陈不萦微微欠身应了一声,他挥了挥手,两名供奉殿的供奉立刻带着大群如狼似虎的阳山王府的私军护卫冲出了大殿。

  昊尊皇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在查清所有的逆党之前,有熊军彻底不能调动,堂堂人皇居然只能依靠一个忠心亲王的私军护卫行事,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但是心酸之余昊尊皇又不由得心生大庆幸,错非勿乞一通胡搅蛮缠使得白山王自出昏招露出了破绽,天知道事情最后要发展到什么程度。一想到自己身边最紧要的有熊军都出现了问题,昊尊皇就不由得一阵毛骨悚然,再想想大虞祭司第一世家柏皇家居然都出了大问题,这更是让昊尊皇又一种死里逃生的后怕。

  想到惊悚处,昊尊皇不由得转过身子用力拍打了一下勿乞的肩膀:“有东海王如此忠臣,是我大虞之幸!”

  勿乞微微欠身略表谦虚,昊尊皇则是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发作,跳起来指着满朝臣子怒吼道:“尔等世世代代都为我人族重臣,尔等享受大虞无数子民供奉,却做出这种事情来,尔等不惭愧么?”

  庞大的宛如飓风的压力席卷大殿,数万名大虞臣子轰然跪倒在地,更有一些人被那威压一冲,居然七窍喷血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所有跪倒在地的人都是心中有鬼之人,在破道境巅峰的精神威压面前,他们实在无法保持他们心底的秘密。

  满朝文武中,十成中有一成半的臣子出了问题!

  这代表着大虞一成半的世家豪门出了问题!

  昊尊皇的脸色煞白煞白的,比刚才他去救援勿乞时听到勿乞的那一声大叫时脸色还要难看了许多。

  那些心中无鬼依旧能站立当场的大虞臣子也都纷纷色变,大虞一成半的世家豪门啊,他们到底牵扯到了多少东西?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