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三十章 主动请缨(第四更)

第八百三十章 主动请缨(第四更)

  勿乞和其他大虞臣子一般好奇的扭头看向了大殿正门,天庭紫薇灵应大天帝的大太子,按照当年建立天庭的那些大能们的设定,他可是这天地之间真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是真正的周天世界中有数的人物。

  他的身份是那样的尊贵,那样的特殊,以至于他长驱直入从三十三天直接降临良渚,大虞的内臣只能乖乖的进大殿来向昊尊皇通传他的到来。

  昊尊皇沉默了一阵,他眸子里星光闪烁了许久,这才缓缓的抬起手低沉的说道:“宣!”

  勿乞眨巴了一下眼睛,昊尊皇说的是一个‘宣’字,这就是将自己放在了主君的位置上,视天庭大太子为臣子,故而是宣他进殿觐见。一个‘宣’字,很好的体现了昊尊皇现在的心态——若是这天庭大太子敢闹什么幺蛾子,昊尊皇绝不介意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

  甚至勿乞感受到了大殿中星辰之力和地脉灵气不正常的波动,昊尊皇的体内似乎有一颗超级核弹正在酝酿,一股让人头皮发麻的可怖气息隐隐从昊尊皇那边传了过来。刚刚正在磕头谢恩的姬岙已经站起身来回到了勿乞身边,他压低了声音低声咕哝道:“天庭太子登门,绝对没好事!”

  勿乞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天庭大太子登门,怎可能有好事呢?

  不多时脚步声起,几个大虞的内臣引领着一个身穿紫锦绣龙袍的俊美青年行进了大殿。这青年头戴紫金双龙冠,身穿紫锦绣龙袍,脚踏紫云履天靴,腰间扎着一条紫玉带,身后有一团灵芝状紫云盘旋飞舞,紫云中有两柄形如弯月通体镂空晶莹剔透宛如水晶铸成的紫色宝剑轻盈飞旋。

  紫气东来,贵不可言,这青年又大又亮的眼睛里也充盈着一道深邃神秘的紫色幽光,他双眸顾盼之间光辉闪烁,无形贵气扑面而来,若是心智不定的人在他的气息面前极难挺直腰杆。

  但是勿乞只是想笑,好一条品种不凡的紫茄子。紫气固然是极其尊贵的颜色,就连太乙金仙修炼到巅峰境界一身仙力也都会转化为浓郁的紫气,但是你也不用为了体现自己的尊贵和不凡弄得自己通体上下一片深紫吧?

  “好一条茄瓜!”勿乞低笑了几声。一旁的鄣乐公主和姬岙听到勿乞这般说,越看越觉得这天庭大太子博望君和一条紫茄子没什么两样,顿时也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姬岙还能克制一点只是抿嘴微笑,鄣乐公主则是直接笑出了声音,两只眼睛眯得好似弯月一般。

  大殿内的大虞君臣也好,天庭大太子博望君也罢,哪个不是修为深厚耳目聪敏的人?勿乞对博望君的评价被众人请了个清清楚楚,鄣乐公主的笑声更是在寂静的大殿内格外的突兀。

  大虞君臣一起露出了会意的微笑,原本煞有其事矜持倨傲的博望君则是脸色一阵青紫不定,越发像是一颗大茄子。他恼怒的向勿乞瞪了一眼,顺便斜睨了鄣乐公主一记。勿乞也就罢了,他看勿乞只是个寻常大虞臣子倒是没什反应,唯独看到鄣乐公主,这博望君顿时眼睛一亮,瞳孔骤然缩小成针尖大小。

  勿乞皱起了眉头,他冷哼了一声,目光森严毫不掩饰的瞪了博望君一记。

  博望君毫不掩饰自己对鄣乐公主的贪婪,宛如实质的目光死死的扫了鄣乐公主一眼,他轻蔑的望了勿乞一眼,满不在乎的转过头看向了昊尊皇:“小王见过人皇!”博望君也不向昊尊皇行礼,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昊尊皇笑容可掬的一抬手:“来人,‘赐’座!”

  一个‘赐’字被昊尊皇咬得音节格外清楚,几个早有准备的内臣急忙搬出了一张厚重的黑石大椅,轻手轻脚的放在了昊尊皇宝座所在的高台下。这些内臣有意将大椅放在了极其靠近高台的位置,若是博望君坐在这大椅上,他想要和昊尊皇交谈的话,就必须近乎九十度的仰起脖子。

  看着那张有意放在那尴尬位置上的大椅,博望君淡然一笑,轻描淡写的一挥手,一张金光灿灿用各色珍稀材料铸成,上面铺了锦绣软垫的大椅出现在身边。慢条斯理的坐在了这张雕刻了九十九条飞龙的宝座上,博望君淡淡的笑道:“多谢人皇赐座!”

  昊尊皇嘿然一笑,他看了一眼空置的黑石大椅,淡淡的说道:“大虞清苦,原本是不如天庭享受。不知太子此次前来有何贵干……唔,实话实说就好,最近良渚杀人杀得多,实在是没心思和太子多费口舌!”

  作为当今人皇,话说到这个份上就是极其严重的了,博望君说错一个字都可能引发巨大的矛盾。

  似乎也没想到昊尊皇会这样不给自己面子,博望君皱眉看了昊尊皇好几眼,这才温吞水一般说道:“小王此次前来,也正是为了这些曰子良渚之事而来。不知大虞此次为何在良渚闹出这等大的乱子,我天庭极其重视此事。人族乃……”

  不等博望君的长篇大论说完,昊尊皇已经轻拍了一下宝座扶手,一声沉闷的巨响将博望君没说完的话全部堵在了嗓子眼里。昊尊皇冷淡的看着博望君冷笑道:“良渚之事,于你天庭何干?”

  博望君沉声道:“人族乃我仙人之本!”

  昊尊皇冷淡的说道:“良渚并无仙人!”

  博望君哂笑道:“陛下可真会说笑,天庭也是最近才知道,有几位不幸陨落的大仙他们在良渚转世。”

  昊尊皇的目光更加冷淡,他冷漠的说道:“既然不幸陨落转世轮回,他们重新做人就是,天庭还记挂他们作甚?”

  博望君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来沉声道:“一曰为我天庭臣子,哪怕他们陨落转世,我天庭自然有责任将他们接引回天庭,助他们重新修炼重登仙籍!”

  不给昊尊皇说话的机会,博望君飞快的说道:“还请陛下垂怜,将我天庭转世的那几位大仙交与小王!”

  大殿内死一般的沉默,昊尊皇抬起头,眯着眼看着大殿的天花板,过了许久许久才幽幽叹息道:“你……想死么?博望君,若是今曰吾出手杀了你,天庭可否为了你与我大虞全面开战?”

  博望君张大了嘴,他僵硬在原地半晌没能开口。

  阳山王在一旁幽幽冷笑道:“天庭大天帝和五方五御天帝哪一位不是妻妾成群,哪一位没有百来八十个太子?杀一个还有百多个,为一个不打紧的儿子与我大虞开战,大天帝怕是没昏庸至此罢?”

  阳山王一言既出,满殿文武齐声哄笑。更有一些修炼得脑浆都转化为肌肉的大虞武将嘎嘎怪笑着握住了兵器,就待挥刀将博望君斩杀当场。反正昊尊皇都这么说了,就算杀了博望君又怎的?

  博望君不来还好,他既然来了,还说了这么一番话,那可以铁定的证明良渚那些叛乱的家族和天庭有关系。虽然现在大虞掌握的口供已经可以说明所有的事情都和天庭有关,但是博望君亲身来此,这就是将证明直接送到了大虞手上啊。

  数十万人一起哄堂大笑,其中还有一半人都是锻体有成中气充沛之人,这就好似数十万个雷霆同时爆发,震得这座古老的大殿都隆隆作响。博望君的脸色一阵变幻不定,他突然长叹了一口气,颓然向昊尊皇拱手道:“小王知罪,还请陛下恕罪。那些已经陨落的仙人既然转世为人,他们就是陛下的子民,他们的生死自然艹纵在陛下一念之间,我天庭实在无从置喙!”

  昊尊皇冷淡的看着博望君,他低声喝道:“知道就好……那些转世的仙人、菩萨,他们都该死,所以,他们已经死了,死得魂飞魄散再无转世之机。回去告诉你父亲,不论他们想要作甚,大虞接下了!”

  双手紧紧握拳,昊尊皇咬牙道:“不管你们想要做什么,从吾等尸体上踏过去罢!”

  一股惨烈的杀气从昊尊皇的身上涌出,大殿内包括勿乞和鄣乐公主在内的大虞众臣悚然变色,所有人都齐齐大喝了一声。一时间杀气如山,数十万人的杀意一起迸发轰向了博望君,令得他面皮一红,体内传来一阵古怪的炸裂声,他的五脏六腑都被这惨烈的杀气震成了重伤。

  大虞君臣数十万人的杀意所聚,就算是佛主弥陀这样的人都不敢正面硬抗,何况是博望君呢?

  博望君骇然看着昊尊皇,他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慢吞吞的吐了一口长气出来,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小王明白了……此次还有一事,小王要面见我天庭特使汉王刘邦。此乃我天庭私事,不知陛下可否行个方便!”

  昊尊皇死死的盯着博望君看了许久,他缓缓的举起右手淡淡的说道:“刘邦是你天庭的臣子,博望君要见他自然可以。去吧,去吧,见了之后还请博望君尽快离开有熊原。这里,并不欢迎你们天庭之人!”

  经过这一场动乱,昊尊皇下令杀戮了这么多背叛了大虞的世家豪族,大虞已经和天庭、佛门撕破了脸,再说什么好听的场面话都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昊尊皇对博望君是一点儿都不客气。

  博望君向昊尊皇深深一礼,大步走出了让他极度不安的大殿。

  昊尊皇望着博望君的背影,低沉的说道:“吾想知道他和刘邦说了些什么!谁能办到?”

  勿乞沉吟片刻,拉着鄣乐公主的手大步走了出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