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三十三章 托庇门下(第二更)

第八百三十三章 托庇门下(第二更)

  接受昊尊皇的任命半个月后,勿乞和鄣乐公主带着大批部属回到了东海州。

  因为爵位得到飞快提拔的关系,勿乞如今的直辖领地除了东海州还包括了附近从中州以及其他两个一品大州治下划分出来的三十个大州。这三十个大州就是勿乞以后世世代代继承的封地,只要不谋逆造反,每隔一段时间向良渚献上一定的贡品,勿乞和他的后人可以甩开膀子在这三十个大州的土地上做任何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卢乘风带着大批行政官员开始接收新划分到勿乞名下的庞大领地,三十个大州数千个郡数十万座大小城池,从州牧到郡守、城主以及大小行政官员都需要卢乘风一手艹办。如果勿乞现在有数千个子孙儿女倒也方便,将他的后代往这三十个大州一洒,基本的行政框架就搭建起来了,这也是大虞那些世家豪族治理自己领地最常用的手段。

  问题是现在勿乞和鄣乐公主一个后人都没有,他们暂时还没有足够的族人来治理这些州郡,所有的麻烦事就只能交给卢乘风去处理。暂时沿用以前的那些官吏是过渡期的好办法,只要燕不归派出足够的密探严密监视这些官吏就可以。

  勿乞和鄣乐公主懒得理会这些闲杂事务,他们的重心放在了昊尊皇的任命上。

  三十六名秘殿供奉随着勿乞秘密来到了东海州,在东海城下一个连夜赶工用法术开凿出的巨大洞穴中,这些秘殿供奉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座造型怪异的通天塔。

  正金字塔造型的通天塔通体漆黑,但是高有数里的塔身正中被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圆形窟窿。这个贯穿了金字塔的圆形窟窿内闪耀着夺目的灵光,狂暴的空间能量气息不断从中扩散开来,令得地下洞穴中的众多东海将士无比的紧张。

  这个在地下一千里的深度用法术开凿出的洞穴直径有两万里,高有八百里,这座通天塔矗立在圆形的洞穴阵中显得那样的渺小。勿乞指挥着数万东海士卒以通天塔为核心,小心的在坚硬的岩石上雕刻出复杂的法阵纹路。三十六名秘殿供奉无比仔细的检查这些雕刻出来的纹路,随后在合格的法阵纹路上填充一种用秘术炼制的合金溶液。

  闪耀着紫色幽光的合金溶液凝固后变成了深邃的黑色,随着这些供奉的动作,一座直径万里宛如盛开的黑色牡丹的巨**阵逐渐完成。

  数千块从有熊原地下开采出来的能量结晶体被法力送上了空中,悬浮在数百里高处得这些直径数里的巨大能量结晶体蕴藏着庞大无比的能量。所有的结晶体都被雕琢成了完美无瑕的圆球上,里面密布着复杂的各种符文。

  地下的法阵和悬浮在空中的结晶体构成了一座完整的法阵能量网络,当最后一块结晶体升上空中后,地下洞穴内开始股荡起若有若无的能量脉冲,宛如心跳的能量脉冲令得洞穴中的东海将士宛如喝醉了酒一样东倒西歪无法直立。

  三千六百根巨大的黑石柱被立起,黑石柱的顶部燃起了绿色的火光,直径十丈的火柱冲起来有百里高,惨绿色的强光照亮了整个洞穴。这些石柱镇压住了法阵的能量脉冲,稳固了这一方虚空。

  勿乞的神识扫过这直径两万里高八百里的圆形洞穴,因为这三千六百根定神柱的关系,这一方虚空已经变得无比的稳固。勿乞大致盘算了一下,这一方虚空应该能承受得起刚刚踏入太乙境界的仙人全力的一击。

  这些秘殿的供奉果然有点手段,勿乞看着那三十六位忙碌的供奉,不由得暗自惊叹。

  定神柱立起后,这些供奉在那座洞穿的通天塔下举行了盛大的血肉祭祀,大量的牲畜被宰杀,鲜血洒遍了这洞穴的每一寸地面。随着这些供奉喃喃的咒语声,通天塔正中洞穿的窟窿内喷出了令人无法正视的强光,粘稠的灵液化为两条冲击力异常恐怖的水龙呼啸着从窟窿里喷出,瞬间撞在了万里外的洞穴石壁上。

  巨大的洞穴剧烈的颤抖起来,定神柱封锁了这一方虚空,令得洞穴的石壁也变得无比坚固。勿乞看到这足以抵挡九品太乙全力一击的虚空裂开了无数的缝隙,差点被两条灵液所化的水龙轰成粉碎。

  紫气升腾的灵液水龙源源不断的从通天塔正中洞穿的窟窿中喷出,不多时这洞穴就变成了一片灵液的汪洋,而且水面开始急速上涨。短短一刻钟后,这处洞穴就变得和有熊原下方的巨大灵穴一样充满了液化的灵气,浓郁至极的盘古紫气在灵液中往来奔涌,宛如一条条巨大的紫色巨龙。

  这就是昊尊皇命令秘殿供奉们为勿乞开辟的空间甬道,这条甬道沟通了东海城下的这个洞穴和有熊原下方的巨大灵穴,将灵穴中无穷无尽的灵气引来这里帮助勿乞训练军马。

  直径两万里的圆形洞穴足以容纳超过十亿人在这里修炼,来自有熊原地下灵穴无穷无尽的灵气不虞匮乏,哪怕十亿人在这里修炼都永远不会有灵气不足的担心。加上勿乞玄阴星辰塔加速时间两千倍的能力,只要能找到足够的可靠的冰原,东海州就能秘密扩军亿万,成为良渚东方一个举足轻重的军事重镇。

  等得一切布置妥当,勿乞郑重其事的谢过了这些秘殿供奉,三十六名供奉就和他们来时一样秘密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没有任何外人知道勿乞的东海城的地下居然有了这么一处灵穴。

  欢天喜地的勿乞一把搂住了鄣乐公主的小腰,他放声笑道:“这里就是你我夫妇的起家之本,有了这处灵穴,我们要多少士卒有多少士卒,要多少门人有多少门人,嘿!”

  鄣乐公主也是兴奋异常,她双手插在小腰上,得意洋洋的说道:“训练新兵的事情就交给紫璇吧,本宫要将这个洞穴填满,用新招收的士卒填满!”

  两人正在这里盘算如何最大化的利用这处灵穴增强自身的实力,身后一道冷风出来,金角、银角、金羽、银羽打打闹闹的奔向了这边。金角、银角在前面逃窜,金羽、银羽在后面狂追,金角一边撒腿狂奔一边叫道:“老板,有个叫伯仲孚的老头找你!快去吧,看他的模样好像全家都被人吃了一样!”

  勿乞和鄣乐公主相互望了一眼,鄣乐公主指了指洞穴,示意她来处理这里的事情。

  勿乞点点头,身形一闪遁到了地面,径直出现在原本的东海州牧府如今的东海王府大殿中。进爵东海王后,这座府邸按照大虞的礼制是要扩建的,但是如今勿乞还没空理会这些,故而一应制度都还是他身为东海州牧时的模样,大殿也略显逼仄。

  中州牧伯仲孚带着他三个儿子静静的站在大殿正中,他背着手呆呆的看着前方,脸上表情瞬息万变,但是不管怎么变化,都好似金角所说的那样,就好比他全家人都被人吃掉了,显得格外的难看。

  带着一道阴风勿乞凭空出现在伯仲孚面前,他笑着向伯仲孚行礼道:“州牧大人!”

  伯仲孚的第三子伯云霆曾经是勿乞的顶头上司,就在两三年前勿乞还领军在他麾下征战过,故而向伯仲孚问好后,勿乞很友善的向伯云霆点头示意。

  伯仲孚被突然出现的勿乞吓了一大跳,他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定睛看了勿乞一眼,突然带着三个儿子重重的跪倒在地。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不正常的红晕,伯仲孚嘶声道:“东海王救命,救我伯家一家老小!我伯家虽然世代和卫山王一脉是姻亲,但是卫山王……”

  说着说着,伯仲孚突然岔了一口气,他剧烈的咳嗽起来,嘴角喷出了大片血丝。

  伯云霆兄弟三个急忙伸手按住了自己父亲的后心,用力摩擦他的后心帮他顺气。

  伯仲孚剧烈的喘息了几声,他望着目瞪口呆的勿乞大叫道:“东海王若是能救下我伯家满门,从今曰起我伯家唯命是从,从此伯家任凭东海王一脉驱遣,世世代代不敢有违!若是东海王不信,我伯仲孚可以用自身魂魄发誓,稍有违逆,我伯家从此断子绝孙永世沉沦。”

  望着激动不已的伯仲孚,勿乞板着脸一脸的严肃。但是在心里,勿乞却是乐开了花,这伯仲孚居然和卫山王世代姻亲?但是最近几代卫山王都是佛门大能转世投胎,伯家有了这一层关系,势必要在大虞对地方官员的大清洗中被抄家灭族啊!

  但是如果能将伯仲孚收于帐下,其他的不说,他现在可是中州牧,他可是管理着三百大州!

  有这样一个附庸家族在,勿乞手上的实力可就和以前迥然不同了,也就有点真正的大虞世家豪门的潜力了。以昊尊皇如今对勿乞的信任,以勿乞和阳山王之间的交情,保住一个伯家算什么呢?

  望着不断咳血的伯仲孚,勿乞故作沉吟许久,最终缓缓点了点头。

  “三公子和小王何等交情,伯家有难,小王怎能坐观?且请州牧放心,伯家之事,小王一力承担!只要伯家和卫山王彻底断绝了关联,小王保证伯家不会受到任何牵扯!”

  得到勿乞的承诺,伯仲孚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他轻叹一声,点头微笑道:“和卫山王一脉的关联,已经彻底断绝了,这一点,还请东海王放心就是!”

  勿乞顺势扶起了伯仲孚,两人对望一眼,同时相对而笑。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