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三十四章 再见燕丹(第三更)

第八百三十四章 再见燕丹(第三更)

  “有追求的女人很可怕。尤其是有追求又有事业心的女人,更加可怕!”

  踏着一团乌云在高空急速飞过,勿乞懒洋洋的对盘坐在身边的敖不尊和鲶蛟叽里咕噜的抱怨着。敖不尊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道:“是啊,主母这样的就是有追求又有事业心的!啧,这么多新招收的士卒,亏她怎有耐心去对付的!”

  鲶蛟懒洋洋的张开嘴,几根老茧发达的手指在她嘴角里晃了晃,‘嘎嘣嘎嘣’的被她吞了下去。她呆呆的望着勿乞道:“做这么多事情做什么呢?有个舒舒服服的洞穴,有足够的食物,够啦!”

  勿乞和敖不尊望了望鲶蛟,没吭声。虽然已经踏入了明道境界,但是鲶蛟只是明悟了天道,这自身还是稀里糊涂的啊。吃饭、睡觉,这就是她的全部吧?果然是简单的人生最幸福!

  摇摇头,勿乞看着远处天边一行高飞的白鹭叹了一口气。

  鄣乐公主很努力的在艹练东海新军,在很用心的组建全新的东海司天殿。卢乘风正在很努力的整编东海治下的大州和中州三百州的行政班子,每天忙得脚跟不着地。燕不归在发疯一样到处安插密探,拼命的扩张司刑殿的训练营规模训练大批的密探。江云老祖和三火尊者则是在联手研制新的丹药方子,同时努力的调教偷天换曰门的弟子……

  所有人都忙得四脚朝天,他们都有自己的追求和目标。勿乞则是做了甩手大掌柜,他将东海的这些事情丢给了鄣乐公主他们去忙,自己驾云去安乐郡和安城拜见燕丹。

  “都在忙,但是,为什么忙呢?”勿乞双手抱在胸前,懒懒的看着天空流过的白云。他已经有了太乙的修为,再小心熬炼一番,破道境界和合道境界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他为什么还要努力的往来奔波呢?

  曾经的仇人郦阳真人,现在一掌都能拍死,为什么还要给自己身上找这么多的事情?

  一路沉吟了许久,直到云头飞进了安乐郡的领地,勿乞突然笑了起来。不要再让谭朗和乐小白的悲剧发生在自己身边人的身上吧?不要让自己身边这些亲朋好友的命运为他人主宰。既然已经踏入了太乙境界,那么为什么不能走得更高一点呢?

  走得再高一点,高到再也无惧任何的阴谋诡计,再也不用害怕有任何人破坏自己心中这点小小的安宁和幸福。不让自己再一次的心伤心痛,不让自己再一次为人流泪。所以,走得高一点,比那些翻云覆雨的人稍微高一点的位置,这应该是自己如今的追求吧?

  如果是勿乞孤身一人的话,他有了太乙的修为,早就可以找个安静地方隐居,安然逍遥的渡过无限的生命。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走不开了呢,身边的牵扯越来越多,这么多的亲朋好友,这么多的牵挂惦记,他怎么走得开呢?

  斜睨了一眼偷偷摸摸的抓住一条天仙的大腿塞进嘴里啃吃的敖不尊,勿乞低声叹道:“最少,不让这家伙再次被人做成储物戒指吧?那也太可悲了一些!”

  勿乞笑着,很灿烂的笑着,带着灿烂的笑容,他按下云头,降落在和安城南门外百里的密林中。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勿乞、敖不尊、鲶蛟大摇大摆的向和安城行去,以三人的脚力,百多里的距离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

  沿途可见阡陌纵横,地里的庄稼长势极好。当然,在盘古大陆这种地方,庄稼的长势想差一点都难。但是从那种植得整整齐齐宛如尺子笔画过的稻秧可以看出来,精英这些田地的农夫很用了心思,他们是很认真的在侍弄这些田地,只有对农田有着极深厚感情的老农才会如此认真对待庄稼和田地。

  田间村头,有小队的青壮正呼声如雷的演练拳脚。他们挥拳如电跺脚如雷,拳脚交错时发出沉闷的响声,一招一式都极其森严自有法度。这些青壮周身肌肉坟起,显然走得都是体修的路子,看他们的实力大概都和元婴期的锻体修士相当。

  每一队青壮当中都有一个实力远超他们的小头目存在,这些小头目面带精悍之气,举手投足中那股子军伍杀伐之气怎么都掩饰不住。他们的修为平均都是三十六品天仙的水准,也有几个修为远超同侪的,居然有接近二十品天仙的强悍力量。

  勿乞不由得直乍舌,这些人就是大燕这几年训练出来的士卒吧?短短几年时间能有这样的规模,显然燕丹他们下了不少的力气花了不少的精神。勿乞好奇的将神识覆盖了整个安乐郡和旁边的安邑郡,两郡之中这样的训练有素的青壮足足有千万之众。

  苦笑一声,勿乞摇头嘀咕了起来。这也是勿乞为大燕提供了足够的掩护,所以燕丹他们这才肆无忌惮的如此扩编军队。换了大虞其他地方,不要说两个郡拥有千万大军,就算是一个一品大州的州牧你敢扩编百万的军队,一个谋逆不臣的罪状就已经扣到了头上了。

  除开这些编成了军队的青壮,两郡的城池乡镇中还建起了不少的书院学堂,这可是大虞之前绝对没有的东西。盘古大陆上的普通百姓是从来不学习什么文字历史之类的东西的,他们只是循着祖祖辈辈的生活习惯,循着最古老的模式曰出而作曰入而息。

  在大虞只有宗室子弟和世家门阀的族人能够自幼接受文化、历史、军伍、政务等方面的教育,负责他们教育的机构就是司天殿。因为司天殿在大虞的独特地位,司天殿内传授的各种知识也是不会为黎民百姓所知的。

  但是这几年大燕掌控了这两郡之地后,除了大力发展生产,大力扩编军队,还有就是修炼书院学堂向黎民百姓传授各种文化知识。勿乞就‘看’到很多书院中一些憨厚淳朴的青年正在大燕那些师范的指导下设计各色机括器械,更有人在学习医理、锻造、农耕、天文等技术。甚至在安乐城中还开设了一间学堂,专门传授各种美食烹饪之术,而学习厨艺的人居然还不在少数。

  和大虞各处那保守传统令人窒息的气氛相比,大燕治下的这两郡之地散发出勃勃生机,有一种让人耳目一新的清新氛围。对于安乐郡和安邑郡的变化,勿乞也捉摸不出是好还是坏。

  人心活络了,民智开启了,这是好事。

  但是人心动了,民智开了,见识的诱惑也就多了。如果当这诱惑变成了仙人的长生不死或者其他更加迷人的东西,这些数年前还憨厚淳朴得好比深山石头的子民,他们抵挡得住那般诱惑么?

  当年和安城被道门、佛门的势力侵入的时候,那些修士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耗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才勉强在这里打开了些许局面。但是等在大燕治下的这些子民见识到了和大虞迥异的风情后,一个修士门派如果突然来到这里,这些百姓会不会争先恐后的投靠门下,彻底背弃自己身为人族的身份?

  勿乞嘀嘀咕咕的自言自语,敖不尊和鲶蛟双眼望着天,嘴里咀嚼着一些带着血腥味的不明物事,行迹诡秘的三人摇摇摆摆的走到了和安城门外,顺理成章的被守门的身穿大虞制式铠甲的大燕将士拦了下来。

  超过两百名士卒将三人团团围住,勿乞不由得苦笑了起来,他很坦诚的对着这一队士卒的军官说道:“按照大虞军制,整个安乐郡的驻军不会超过百人。一个和安城的一个城门你们就安放了两百多士卒,这不是摆明了告诉外人这里有问题么?”

  勿乞的话让四周的士卒大为紧张,他们同时拔出了兵器,下意识的向前逼近了一大步。

  敖不尊冷笑了起来,鲶蛟则是兴奋的将手指捏得‘咔咔’作响:“勿乞兄弟,我能吃了他们么?这个小头目的身子骨很结实,很有嚼头很筋道的样子!”鲶蛟的话怎么听都带着一股子邪气,四周的士卒听了更是脸色一变,他们齐声呐喊,就要向勿乞三人发动攻击。

  勿乞瞪了嘴角挂着口水的鲶蛟一眼,低声叹道:“这模样也挺俊俏的,怎么这脑子里就只有吃的呢?”

  一边叹息着,勿乞一边掏出了当年燕丹给他的那块九燕禁牌向外一丢。

  那城门官一把接住了禁牌,他浑身一个哆嗦,当即大叫起来:“住手,住手……这位大人,您是……”

  在城门口闹腾了一阵,勿乞顺利的在和安城的城守府,如今的大燕皇宫见到了燕丹、燕齐君父子两,还有墨翟、荀况、苏秦、韩非、荆轲、乐毅、樊於期、秦舞阳一众大燕臣子。

  时隔几年再见,大燕上下对勿乞都格外的热情。鄣乐公主这一段时间也跟着勿乞东奔西走不在安乐郡,燕丹等人几乎是断绝了和外界的联系,根本接收不到外界的情报。猛不丁的看到勿乞来访,燕丹急忙问道:“勿乞,近况如何?紫璇呢?她怎么没跟来?”

  勿乞笑着和燕丹他们寒暄了几句,随后他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自己的来意。

  “用大燕的名义向其他五国君臣发请帖吧,有些事情需要开诚布公的说一说了!”

  揉了揉手指,勿乞望着燕丹说道:“坦白的说,我现在手头缺人,那五国的君臣个个都是英雄豪杰,我想要他们帮我做事。我懒得到处乱跑去把他们抓过来,所以还请陛下用请帖将他们骗过来吧!”

  燕丹、燕齐君等人全愣住了,难不成他们幻听了?

  勿乞要五国君臣为他所用?这怎么可能?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