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三十五章 技惊全场(第四更)

第八百三十五章 技惊全场(第四更)

  勿乞赤露露的告诉众人他要收服五国君臣。

  大殿内一片死寂,除了满不在乎的敖不尊和没心没肺的鲶蛟,大燕君臣都愣愣的看着勿乞,盘算着他这话是什么用意。收服五国君臣,那么和其他五国实力相当的大燕君臣被勿乞置于何地?既然勿乞有实力收服那五国的君臣,岂不是说勿乞也能轻松的将大燕收为己有?

  这是在暗喻什么?或者说,勿乞想通过这话向他们传达某种信息?

  燕丹和燕齐君的眉头紧紧蹙成了一团,燕丹的脸色还略好看一些,燕齐君则是整个脸都皱了起来,他望着勿乞,目光中满是狐疑和犹豫。他毫不掩饰对勿乞某些用心的质疑,他的脸色和目光在坦白的询问勿乞——你这个女婿是不是对大燕的国祚有了想法?自己这个老丈人正年富力壮呢,你这么早就惦记着大燕的皇位,是不是有点狼子野心呢?

  秦舞阳直接站了起来,他指着勿乞喝道:“勿乞,你凭什么收服其他五国君臣?”

  看着头发丝都根根竖起的秦舞阳,勿乞再看看其他大燕众臣,不由得笑了起来。

  把玩着侍女送上的茶盏轻抿了一口香茶,勿乞淡淡的说道:“最近两年,我为大虞人皇办了点事情。现在我的爵位是大虞东海王,直领的封地有三十大州的领土。另外,中州侯伯仲孚已经领着整个伯家投靠了我,现在伯家是我的附庸家族,所以中州三百大州也算是我的地盘。”

  盘坐在地上的勿乞轻拍了一下身边的地面,面无表情的说道:“确切的说来,安乐郡和安邑郡,现在也是我的领地。秦将军,你觉得我凭什么收服五国君臣?”

  大殿内的气氛越发的诡异。当勿乞说明他现在的爵位是大虞东海王,当他说出他现在直领的封地就有三十大州,而统领中州三百大州的伯仲孚也已经投靠了自己时,燕丹以下大燕君臣的脸色是无比的精彩。

  燕丹面带喜色。

  燕齐君脸色变换极快。

  墨翟、荀况的脸色没有丝毫变化。

  韩非子呆呆愣愣的,他仰面看着天花板,似乎还没弄清勿乞到底说了些什么。

  苏秦眯着眼睛,眼珠子飞快的转悠着,这时候的苏秦看上去就是一条老狐狸。

  其他大燕臣子中,高渐离抚摸着放在膝盖上的筑,双眼迷离似乎沉浸在乐调中不能自拔。田光挺着腰杆,目光只是在燕丹的脸上梭巡,他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荆轲眯着眼看着勿乞身边坐着的敖不尊和鲶蛟,他对国事没什么兴趣,他只是好奇敖不尊和鲶蛟给他带来的巨大压力。

  乐毅双手按在膝盖上盘膝而坐,他的手背上青筋爆出,隐隐杀伐气息在他身边回荡,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东西,他的发丝无风自动隐隐有金戈铁马、刀剑轰鸣声从他急速颤动的发丝中传来。

  在场众人动作最大的是秦舞阳,几乎是勿乞刚刚说出他如今在大虞的爵位和他如今拥有的领地,秦舞阳就整个人蹦起来足足有三丈高。他指着勿乞厉声喝道:“天运王,你可还记得你是大燕的臣子?”

  秦舞阳这一声喝斥让大殿内诸多人的脸色再次微微一变,除了神游天外的敖不尊和两眼发直的鲶蛟,其他人的目光都投在了勿乞身上。勿乞若无其事的看着秦舞阳,缓缓点头道:“记得,当然记得。我不仅仅是大燕的臣子,更是陛下的孙女婿,太子的女婿,鄣乐公主的夫君。唔,我们还没正式举行婚礼,不过若是需要,随时都能举行。”

  秦舞阳笑了起来,他嘴角一撇,带着几分邪意的笑道:“既然你还承认你是大燕的臣子,你如今是大虞的东海王也好,是其他的高官显贵也罢,你治下的领地,是否应该归大燕所有?”

  大殿内的众人几乎是同时呼吸了一声。燕丹、燕齐君眯了眯眼,其他人也都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就算是一直最镇定,甚至有点呆板的韩非都忍不住扭头看向了勿乞。

  勿乞无所谓的摊开了双手,他望着秦舞阳淡淡的笑道:“既然秦将军这样说了,那这三十州的领地献给大燕又有何妨。”勿乞这一句话一说,顿时所有人都重重的抽了一口气——除了神游天外的敖不尊和下意识的掏出了一条天仙的大腿整个塞进嘴里慢慢咀嚼着当零食的鲶蛟。

  ‘嘎吱、嘎吱’,鲶蛟的牙齿嚼碎了那条大腿的骨头,锋利的牙齿嚼得大腿上的几条老筋嘎嘣作响。半截脚掌还挂在她嘴边,这狰狞的一幕让燕丹以下所有人的目光有点怪异,他们宛如见鬼一样看着鲶蛟。燕丹他们这才突然醒悟,勿乞身边以前似乎没有敖不尊这么个高大汉子、没有鲶蛟这么个身材娇小却拿人腿当干粮的小女人啊?

  勿乞淡淡一笑,他指着鲶蛟说道:“陛下,太子,诸位臣公,这是你们的老熟人了,龙元江泗水湖的水怪头领鲶蛟,她最近修为略微增进了一点,所以变成了人形。只是这吃人的习惯一时半会改不了,大家就当没看到好了!”

  安抚了一下有点吃惊的燕丹等人,勿乞轻笑着对秦舞阳说道:“东海州治下三十大州,还有中州治下的三百大州,都可以献给大燕。只是如果这样做了,大燕就要帮我扛下那些仇敌。毕竟大虞人皇不会无缘无故的封我高官显爵,我为了这东海王的王位,可得罪了不少人!”

  秦舞阳淡然一笑,他镇定自若的说道:“还请天运王详细说来,看看天运王到底得罪了多少人!”

  勿乞也淡然一笑,很镇定自若的说道:“唔,只是前一阵子宰了天庭三个太乙金仙,干掉了佛门三位佛陀,杀了魔界一位太乙大能,顺便将佛主弥陀随身至宝点化的佛陀浮屠佛重伤一次、打劫了一次而已。唔,顺便毁掉了天庭一处哨卡,杀了天庭那些杂鱼金仙数万人……”

  慢吞吞的将自己这两年做过的事情得罪过的人说了一遍,勿乞可是一五一十的将他杀过、打伤过、打劫过、招惹过的人全部说了出来。燕丹等人的脸色叫做一个精彩,他们也顾不上在那里啃人腿当零食的鲶蛟了,所有人都目光呆滞的看着勿乞,半晌没能消化他这些话中蕴藏的信息。

  秦舞阳的脸蛋更是变得惨白一片,他怔怔的看着勿乞,脑袋里轰隆隆的一阵乱响。当他听勿乞说自己得了这么大的封地,只是想要从勿乞手上多少弄些好处罢了,但是勿乞所说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惊人,他居然能诛杀太乙?

  太乙金仙啊,那是何样的存在?

  如今大燕就连一个金仙都没有,修为最高的就是大燕宗室中几个改修人族功法的宗室子弟,修炼仙人功法的臣僚中,只有苏秦的修为最高,那也是依靠鄣乐公主血祭的功劳凭空获取的仙力修为。连金仙都没有一个的大燕,勿乞突然对他们说他杀死了好几个太乙金仙,这是何等的荒唐可笑,又是多么的吓人。

  秦舞阳哆哆嗦嗦的指着勿乞干笑道:“天运王可真会开玩笑!”

  勿乞看着秦舞阳淡淡的笑道:“人皇可不会用爵位和领地来开玩笑!”

  大袖一挥,一道紫气喷出,勿乞面前的黑石条案突然变成了一块条案状的猪肉。鲜血淋漓的,好似刚刚从猪身上割下来的,新鲜无比的猪肉。但是没有任何一块猪肉会生成两段有云头、下方有立足的条案状!

  一如当年勿乞在草原上,那个驼背老人将满地的青草变成了一大片大白菜,勿乞将石头雕成的条案变成了一块新鲜的猪肉。点石成金这种技法金仙也能做到,但是这种从根本上转变物质的能力,只有太乙金仙有这个能力。

  秦舞阳张大了嘴,众人听到了他下巴处传来的清脆的‘咔嚓’一声响,他用力过猛下巴脱臼了。

  燕丹以下众人呆呆的看着勿乞面前矗立着的那块猪肉,同时吸了一口气。来到盘古大陆这么久了,大燕派出去的各种耳目哨探也和那些东躲藏省逃命的散修势力有过接触,关于金仙、太乙金仙的传闻也听说过无数。勿乞将一块石头变成了一块猪肉,这似乎的确是太乙金仙的手段。

  墨翟死死的盯着勿乞面前的条案状猪肉,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打磨得很是光洁的金属构件递给了勿乞。勿乞笑着向墨翟点头示意,然后他随手一拍,这块金属构件的材质就从三十六种珍稀金属的合金变成了萝卜,而且还是汁液都快滴下来的红心大萝卜。

  大殿内再次死一样的沉默,众人盯着墨翟手上那块金属构件模样的大萝卜看了许久,燕齐君哆哆嗦嗦的举起手向站在大殿角落里的一个美貌侍女指了指。

  勿乞看了那侍女一眼,他沉吟片刻,随手一道灵光指出,那侍女身上的衣衫突然脱落。众人瞪大了眼睛,眼睁睁的看着那侍女身上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变化。那侍女低着头,呆呆的看着自己身上那可怕的变化,过了足足一盏茶时间,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的前侍女摸了一把自己下身那一团陌生的物事,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燕丹张了张嘴,艰难的吞了一口吐沫,然后颁发了一条谕旨。

  “传我旨意,向五国君主发请帖,请他们来和安城一句。”

  顿了顿,燕丹干笑道:“大燕皇位传给鄣乐公主,丹与齐君一并为太上皇就是!”

  大殿内静悄悄的,没人反对燕丹的旨意。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