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三十六章 六国大会(第五更)

第八百三十六章 六国大会(第五更)

  数年不见,虽然燕丹等人的修为在勿乞眼里已经变得不堪一提,但是他们在国务的经营上确实不可小觑。短短数年的时间,他们居然在六国的领地之间搭建了超长距离的中型挪移阵,同时也布置了能够传送小件物品的小型阵法。

  燕丹发给五国君主的请帖就是通过被名之为小周天纳物挪移阵的小型法阵送出,借口就是大燕得到了关于大虞的重大情报,希望各国君主齐聚共商对策云云。

  一刻钟后,城守府后院密室中的挪移阵光焰摇动,五国君主纷纷带了一批亲近臣子和侍卫等人来到和安城。五国君臣脸上都透着一股子无法掩饰的疲累,而赵胜和魏无忌的身上干脆还带着伤,虽然他们在身上佩戴了气味浓郁的香囊,依旧掩饰不住他们身上淡淡的血腥味。

  见到五国君臣这般模样,在挪移阵旁迎接他们的燕丹都不由得愣住了。他向赵胜行了一礼,诧异的问道:“两位陛下为何是此等模样?难不成你们被大虞官军发现了?”

  赵胜、魏无忌相互望了一眼,同时悻悻然的摇了摇头。他们叹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赵胜是被一个过路的魔道仙人所伤。那仙人本是一介散仙,被大虞官军灭了巢穴仓皇逃遁,无意中他逃到了赵国开发的领地中,发现了赵国正在训练的一支兵马。这支兵马修炼的都是赵国得到的一门仙道祭炼仙兵的秘法,修炼有成后能将人炼成类似于飞天夜叉那样强横的存在。那魔仙见猎心喜,将这一支兵马三万余人杀得干干净净取其肉身炼制魔兵,赵胜带领大赵文武大臣与其争斗,一场大战下来那魔仙被打得魂飞魄散,赵胜和众多臣子也是个个带伤。

  至于魏无忌则是真个叫做无妄之灾,一头莫名其妙类似狻猊血统的妖精躲避大虞官兵的追杀,一头撞入了大魏开发的领地。大魏军队群起而攻这头倒霉的妖精,结果魏武卒死伤惨重,魏无忌和一众朝臣也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被魔道仙人所伤也就罢了,被一头狼狈逃窜到处乱跑的妖精打伤,难怪魏无忌的脸色格外的难看。

  六国君臣一阵默然无语,众人相互看了看,除了燕丹的气色最好,其他的人脸色都有点不对劲。受了伤的赵胜和魏无忌也就不说了,没受伤的嬴政、屈平和田文都有点中气不足,尤其是精通鬼神之术的屈平面皮发黑双眼凹陷,看上去果真和鬼魂无异,显然是精力消耗过度的征兆。

  相比燕丹面白唇红双眼有神的模样,其他五国君主简直就和逃难的难民无异。

  燕丹心里明白,自己是直接从勿乞手上接过了安乐郡和安邑郡两地作为基础发展,其他五国君主则是要白手起家在盘古大陆自立更生开辟一片基业。从今天五国君臣的面色来看,盘古大陆可不是什么好厮混的地方,没有被大虞官兵当做散修势力给剿灭了,这得算嬴政他们运气好吧?

  干咳了几声,燕丹不好说什么,五国君臣被他带到了城守府地下一间新近修建的地下大殿中。布置得富丽堂皇的大殿内,勿乞正背着手站在一根蟠龙大柱边,仔细的欣赏鎏金柱子上雕刻的蟠龙那精美的龙鳞纹路。

  六国君臣进入大殿,其他人都还好,唯独项羽见到勿乞顿时脸色急变。项羽几乎是下意识的握住了佩剑剑柄,手背上青筋暴起,好容易才扼制住了自己拔剑向勿乞劈去的冲动。其他人都看着项羽,九成的人目光中都饱含恶意,有些人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几乎都要忍不住爆笑出声。

  在众人目光逼视下,项羽的手缓缓的放开了剑柄,他向勿乞点了点头,无比沉稳的问候道:“许久不见,天运王勿乞。上次一别,这次见你和上次似乎有大不同了。”

  勿乞转身过看着项羽,他轻轻颔首笑道:“西楚霸王项羽,你也有大不同了。如果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拔剑杀我,那真会让我看不起你。很好啊,很好,和上次相见时相比,你也有大不同了。”

  沉默片刻,项羽冷笑道:“上次分手时,某说过,你若敢出现在某面前……”

  勿乞挥了挥手,他淡淡的说道:“废话少说,你现在杀不了我。若是你要为了一个女人和我为难,那么我也不介意将你和你楚项一脉彻底抹杀。”

  听到勿乞这般说话,一旁站着许久没吭声的屈平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天运王,你这般说未免太过。不管如何项羽都是我大楚臣子,如今六国乃是盟友关系,你这等说岂不是寒了我大楚君臣之心么?”

  勿乞只是摇头,他向屈平歉然一笑,随后手指连指了三下:“月貚、虞姬、玉瑶,你们三个出来。我只问你们一句,指使你们的人是阳山王的哪个儿子?是姬岱?姬岳?姬岙?或者姬岚?你们是他们用来控制六国的棋子吧?”

  被勿乞指名道姓点出来的月貚三女脸色惨变,她们吓得倒退了几步,虞姬嘶声喝道:“这些事情你是如何得知的?你,你,难不成他们说有人找到了解除黒眚禁神咒的法门是真的?”

  月貚则是二话不说挥出了一柄长柄弯刀,反手一刀向勿乞的脖子劈了下去。刀光宛如匹练,清洌洌的刀光反映着大殿内的珠光,在月貚身边的黄歇出手制止她以前,月貚已经一刀劈在了勿乞的脖子上。

  五国君臣齐声惊呼,只有燕丹等大燕君臣连面皮都不动一下。

  只听一声脆响,勿乞的脖子上白印子都没一点,月貚的弯刀却是寸寸碎裂变成了无数碎铁片到处乱飞。月貚怒嘶一声,她矫健有力的身体向前一扑,右手握拳宛如毒蛇出穴一般无声无息的轰向了勿乞的喉结。

  勿乞站在原地纹丝不动,月貚一拳轰在勿乞的脖子上,又是一声闷响,勿乞的眼皮都不跳动一下,月貚则是抱着右拳嘶声惨叫起来。她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一根铁桩子上,甚至比铁桩子还要硬了无数倍,她的腕骨和臂骨被震得粉碎,剧痛让她俏脸发白,大脑中一片空白再也想不起任何事情。

  勿乞轻叹了一声向黄歇怪笑道:“春申公,你这枕边人居然是金仙级的修为,真不知道你这些年如何消受得了她!”

  黄歇脸色骤变,他猛的抬头瞪着月貚怒啸道:“乐嫣,天运王说的可是真的?”

  月貚只是抱着自己的手腕咝咝抽气,正眼都不看黄歇一眼。

  一直站在嬴政身边的玉瑶清啸一声,她右手一挥,数十片青色玉简飞射而出,循着周天星辰之数罩向了勿乞。每一片玉简都带起了一缕云烟缠绕,云中逐渐有点点露水喷出,露水激荡有狂风涌出,风中又凭空冒出了大片土黄色细小颗粒。地水火风四大元力相互摩擦激荡,泛起隐隐雷霆震得大殿内众人耳膜剧痛。

  嬴政眼看玉瑶出手,他下意识的一把抓向了玉瑶的肩膀,大片黑色水汽从嬴政身后喷出,九条蛟龙虚影在水汽中急速涌现,嬴政厉声呵斥道:“皇后,你做什么?有何事情不能好生说?”

  玉瑶冷哼一声,任凭嬴政的手掌扣在了自己肩膀上。她身体一扭,嬴政只觉自己抓住的不是平曰里滑腻娇柔的玉体,分明就是一条坚韧油滑力量绝大的蟒蛇的身躯,一股绝强的力量反弹回来,嬴政五指被震得弹起数尺高,玉瑶轻喝一声,那些玉简已经围住了勿乞组成一座大阵将勿乞困在了阵中。

  阴恻恻的一声冷笑传来,虞姬身形一旋,小手握住项羽腰间剑柄将长剑拔出,宛如幽灵一样荡起数十条残影带起一溜儿长有数丈的剑光向勿乞当心刺了过去。围困住了勿乞的玉简恰到好处的开出了一条缝隙让虞姬冲进阵中,而且四周的地水火风元力缠绕在长剑上,在剑尖凝聚了一颗刺目的宛如流星的光晕直奔勿乞心口而去。

  虞姬轻笑道:“知道得太多,是要死人的!勿乞小儿,你从姑奶奶身上占了天大的便宜,本来就是死罪呢。”

  玉瑶、虞姬联手,轻松的构陷了一个必杀的死局将勿乞困了进去。两女面带得意的笑容,自以为勿乞必死无疑。只有刚刚在勿乞身上吃了苦头的月貚嘶声叫道:“两位姐姐当心!此人修为深不可测!”

  话音未落,虞姬手上宝剑已经刺在了勿乞的心口,但是任凭虞姬用尽了吃奶的力气长剑却死活刺不进勿乞身体分毫。勿乞随手一指弹出,虞姬手上长剑‘啪’的一下炸成了细碎的金属粉末,随后他一挥袖子,玉瑶布下的大阵就好似小孩子用纸片堆起来的城堡一样被他一袖子拍得稀烂。

  玉瑶、虞姬、月貚三女齐声惊呼,她们惊骇的相互望了一眼,身体表面同时泛起了玉色光芒,纵起一条长有百丈的长虹就待遁走。

  可是她们的身体刚刚飞起来不到一丈高,鲶蛟就扛着一柄大锤子飞到了她们头顶。鲶蛟倒也没挥动锤子乱砸,只是轻轻的将自己的大锤子挡在了三女头上,可怜三女化身光虹急速遁逃,却一头撞在了鲶蛟的大锤子上,‘当当当’三声巨响过处,三女翻着白眼落在了地上,额头上渐渐的鼓出了三个拳头大小的青色肉疙瘩。这一下可撞得狠了,三女好悬没撞断了自己的脖子。

  勿乞冷笑了起来,他望着面色难看的嬴政、黄歇、项羽三人冷哼道:“现在,我们可以安心的说道说道了。有些事情,我还要征求各位的意见呢!”

  大袖一挥,三女被一道狂风卷起,身形不受控制的悬浮在空气中,身周有无数禁制将她们牢牢囚禁。

  六国君臣相互使了一阵眼色,走进大殿分别落座。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