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三十八章 霸王无悔(第二更)

第八百三十八章 霸王无悔(第二更)

  项羽的目光刚毅如山炽热如火,虽然他的修为远不如勿乞,但是他的目光居然烧得勿乞面容一阵刺痛。他指着悬挂在半空的虞姬淡淡的说道:“放她下来,某要好好的问问她,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比于心姓坚定的项羽,黄歇就有点老滑头了。他双手按在自己肚皮上满脸是笑的对勿乞道:“乐嫣是老夫珍爱之人不假,但她若是歼细,而且是蒙蔽了老夫两千余年的歼细,那……任凭东海王处置。”

  黄歇笑得风轻云淡的,言辞之间那股子狠毒无情的味道让人为之心寒。

  而月貚名义上的兄长,当今大楚的国相李园同样是淡淡的向着勿乞笑着,他颔首道:“虽然乐嫣是李园家人,但国事为重,国法不能违。若是乐嫣真的做出了不利我大楚的事情,还请东海王将她处置了吧。”

  相比项羽的坚定,黄歇和李园的无情,面色铁青的嬴政周身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黑色水汽。他阴声说道:“听东海王这般说来,朕的这皇后……嘿,嘿嘿,这么多年来,枉顾了朕对她曰思慕想,她居然是有心人安插在朕身边……可恨,可恨,可恨。不管幕后之人是谁,朕当将他亲手斩杀!”

  和虞姬、月貚、玉瑶三人有关的人都做了表态,除了项羽的态度不分明,嬴政、黄歇、李园都表示出了枭雄应有的心态。或许这就应了曹艹的那句话,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嬴政、黄歇、李园他们是真正的枭雄,女人和感情在他们心中固然有所地位,但是并不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反而是项羽,他也许根本算不上一个合格的枭雄,他最多只是一个悲情的英雄罢了。

  勿乞忽略了嬴政三人,他只是认真的看着项羽问道:“以我的建议,现在就杀了她,然后你去找十万八千个美女陪你玩上三五年,你也就忘记她了。你真要好好的问出一个究竟么?”

  项羽冷眼看着勿乞,他摇头道:“三五年?某记挂了她两千多年!哪怕某被她伤心欲死,也要问一个究竟!”

  无奈的摇摇头,勿乞沉声道:“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不要怪我!”

  手一指,被禁锢的虞姬闷哼一声,她身边黑色的光带纷纷崩解,浑身无力的她狼狈的摔倒在地。项羽向前一倾,一把搂住了虞姬的腰肢,牢牢的将她搂在了怀中。看到项羽这般情况,勿乞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了一声,原本还想留着项羽去给刘邦制造点麻烦,但是现在看来,若是他过不了虞姬这一关,项羽以后是否还能保持西楚霸王的豪气,那真是难说了。

  轻咳了两声,勿乞收了恶龙杀法相重新坐下。他望着将头埋在项羽怀中的虞姬沉声道:“好了,虞姬,或者你不叫这个名字,都没关系。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件事情,当年在蒙山,是你勾引我,你承认么?”

  虞姬轻轻的叹了一口器,她没搭理勿乞的问题,而是伸出手慢慢的摩梭着项羽的面孔。

  带着低沉的哭音,虞姬幽幽叹道:“当曰初见你时,你正好降服了那匹乌骓。人马如龙,纵越狂呼,那等豪情,却将公子在虞姬心中的印象给彻底抹去了。和活生生的你比起来,公子他纵然有万般好,却只是死气沉沉的泥胎雕塑,都不知道他到底在追寻什么。”

  勿乞耷拉着眼皮没吭声,他端端正正的盘坐着,双手结成了莲花印按在了丹田上,慢慢的调匀了一口真气。

  项羽则是一把抓住了虞姬的肩膀,他嘶声喝道:“你所谓的公子,是谁?到底是谁?”

  虞姬将整个身体都依偎在了项羽的怀中,她幽幽说道:“公子……公子是良渚玉家的玉伩玉公子。虞姬,只是大虞罪臣之后,幼时被公子赎身买回玉家的侍婢。虞姬和月貚乃是亲生姐妹,倒是玉瑶姐姐她是良渚玉家之后,但是也不过是一极远的旁支族人。”

  双手轻轻的抚摸项羽的面庞,虞姬轻轻叹道:“虞姬之所以被送到大王身边,是有人挑中了大王,意欲借大王之力统一天下,在那红尘世界中建立人族之国。奈何天庭赤帝之子下界,大王于他次次交手次次吃亏,最终垓下一战,大王基业付诸流水,大王也被人带去了万仙星。”

  项羽的身体一阵哆嗦,他咬牙低头看着虞姬,半晌没能说话。

  勿乞冷漠的说道:“既然话都说开了,说说看你为何出现在万仙星罢!”

  虞姬转过身来,她背靠着项羽,语气中充满了不屑的对勿乞冷笑道:“为什么?难道你猜不出么?无非是继续控制大王,让他乖乖的顺着我的意志行事罢了。”

  怪笑了一声,虞姬长叹道:“虽然六国中人都被老王爷用黒眚禁神咒控制,但是天下哪里有解不开的禁制呢?天下唯一无法解开的禁制,只有‘情’啊!”‘嘻嘻’笑了几声,虞姬反手抱住了项羽的腰肢,她低声说道:“有虞姬在大王身边,哪怕大王以后解了禁制,也依旧要为公子所用?”

  勿乞默然不语,一旁嬴政突然冷笑起来:“玉瑶之所以回到朕的身边,也是如此?”

  虞姬沉默了许久,她缓缓点头道:“不妨告诉大秦皇帝嬴政陛下,玉瑶姐姐其实一直深爱公子。陛下只是玉瑶姐姐看重的棋子,所以才会在陛下年少落魄之时刻意的接近栽培陛下。”

  再一次发出一声怪笑,虞姬满是讥嘲的说道:“陛下何必自欺欺人呢?若是玉瑶姐姐真的爱你,为何做你皇后这多么年,硬是不愿意为你生下一个孩儿?”

  嬴政的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一片,他怒吼道:“放肆,贱人,给朕闭嘴!”

  项羽冷哼一声,他阴沉着回过头去瞪了嬴政一记:“嬴政,虞姬是某的女人!”

  嬴政眯起了眼睛,目光闪烁宛如刀锋,他周身杀意疯狂涌出,双拳中隐隐有龙吟声传来。澎湃的龙气在嬴政体内鼓荡,眼看他就要对项羽发出全力一击。

  勿乞叹了一口气重重的拍了拍手,他淡淡的说道:“大家不要忘了,现在我们是合作的盟友,谁敢起内乱,我就灭谁九族,不信的可以试试!”

  嬴政的气息一滞,他恼怒的瞪了虞姬一眼,缓缓的退后了几步坐回了原位。他再也没有看玉瑶一眼,一如她就是一具死物一般悬挂在半空中,甚至他的面色都恢复了沉静,一如一个帝皇应有的那种万事不挂在心头的沉静,犹如深山幽潭那样的死气沉沉的沉静。

  黄歇和李园对望了一眼,李园轻轻的摇了摇头,黄歇带着笑容默不作声的坐回了原位。虞姬已经讲清了她们的来历,这种危险的女人还留在身边,岂不是太愚蠢了么?

  端坐在一旁的魏无忌端起茶盏喝了一口茶,他摸了摸漂亮的八字须,笑着向嬴政点了点头:“如此妖女留之无用,还是尽早处置了好。嬴政陛下和春申公,果然是好决断。嘿,可惜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魏无忌的语气轻佻,就好像玉瑶和月貚是毫无价值的两堆垃圾,她们的生死不过是一言可决。

  大殿内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勿乞和敖不尊的注意力都全部放在了项羽身上。毫无疑问,大楚是六国之中不可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项羽代表的楚项势力是大楚如今的半壁江山。若是项羽这里出了任何问题,就算是曾经和项羽不对盘的人,都会觉得有点遗憾的。

  黄歇突然轻喝道:“男子汉大丈夫,为一女子犹犹豫豫,何其蠢也?”

  项羽低声喝道:“黄歇,你这老匹夫再敢废话,休怪某对你无情!”

  黄歇立刻紧紧的闭上了嘴,他端起茶盏在嘴边晃了晃,然后重重的将茶盏拍在了面前条案上。

  敖不尊站在勿乞身后,眯着眼看着项羽低声咕哝道:“为了一个女人就要死要活的,啧,那老子岂不是每天都要死死活活数百次?啧,一枪在手,美人我有,只要身板还扛得住,何愁没有美人?”

  大殿内喧闹了一阵又恢复了那死一样的寂静,面朝着勿乞的虞姬身体突然一震,嘴角有一丝色泽诡异的银灰色鲜血慢慢的淌下。她低声说道:“大王,虞姬之所要要用勿乞这小娃娃来伤你的心,只是为了让大王在暴怒之时吸收蚩尤精血,从而炼成蚩尤真身。”

  勿乞看着虞姬嘴角那一丝银灰色的血液,他轻叹道:“以前没发现,这次我功候大进再见诸位,发现在场众人中,只有项羽一人解除了黒眚禁神咒……是需要他情绪暴躁之时以蚩尤精血攻破禁制么?”

  虞姬轻轻一笑,她淡然道:“还要虞姬以自身精气牵引,才能将那禁制彻底驱除。只是其中过程,虞姬就不用再多说了!如今大王禁制已解,这六国之中又再也容不下虞姬姐妹三人,虞姬也累得很了,该去了。”

  项羽一惊,他一把转过虞姬的身体,看到她嘴里流出的诡异的银灰色血迹,项羽的身体骤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他哆哆嗦嗦的看着眸子里生气急速消散的虞姬,突然声嘶力竭的对勿乞叫嚷道:“救她……某愿心甘情愿为你效力!”

  勿乞呆住了。

  项羽再次大叫起来:“救她……某知道你能救她!救活她,某今生为你卖命就是!”

  大殿内死一样寂静,嬴政、黄歇的脸色都煞是难看。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