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四十七章 法海无边(第四章)

第八百四十七章 法海无边(第四章)

  第八百四十七章法海无边(第四章)

  大袖一张,好似天地都被这个袖子罩了进去。几个银色丝线勾勒成的玄妙符箓在袖口闪耀,每一个符箓都好似包容天地宇宙有无穷奥秘。巨大的吸力从黑漆漆好似黑洞的袖子里传来,普渡六道大菩萨的身体一晃,就待向袖子里飞去。

  这一袖勿乞只是使用了三十六品天仙的仙力。

  继承了前世的记忆,勿乞的道行已经到了匪夷所思神鬼莫测的地步。纵然他还没有将前世的所有全部融会贯通,但是他的道行也已经突破了太乙境界,直抵比太乙更高的破道大罗境。

  道行高深,一如杀人,道行低的人就好似幼童,拿着神兵利器也无法有效的杀伤敌人;而道行高深的人就好似久经训练的杀手,一根绣花针都能悄无声息的杀死一人。此刻普渡六道大菩萨就是那幼童,勿乞就是那杀手,他以三十六品天仙的仙力卷起大袖,也能将普渡六道逼得喘不过起来。

  一袖挥出,勿乞淡淡的说道:“此间事了,先将虞姬她们送入轮回才是。”

  话音未落,普渡六道的脸上突然闪过一抹灰蒙蒙的佛光,一股晦涩中带着淡淡死意,高深玄奥莫测的佛力波动涌出,将勿乞的袖子‘哗啦啦’的冲得倒飞而起,差点罩在了勿乞自己头上。普渡六道双手合什沉声喝道:“佛门广大,法海无边!”

  随着他一声大喝,他体内连续传来铁环断裂的闷响声,一股浩浩汤汤无穷无尽令勿乞和敖不尊同时色变的可怕佛力呼啸着从普渡六道的体内涌了出来。宛如黄河溃堤,宛如天河倒卷,好似周天的神灵全部发狂一样将那天空的银河打得断裂开银河的星辰纷纷轰下人间,这股巨大绵长不可思议的佛力化为一座高山向四周扩散开,勿乞、敖不尊和鲶蛟根本不及反应就被这股法力轰了出去。

  勿乞首当其冲被这股法力命中,身形不受控制的向后飞起。这道法力的质地倒也不甚高明,就是金仙巅峰的法力本质,也无法伤得了勿乞,但是这道法力的数量太大,宛如洪流一样卷起勿乞将他向后冲去。勿乞连用十八手禁制想要稳住身体,但是灰蒙蒙的法力呼啸袭来,勿乞打着旋儿被冲飞了数万里,根本停不住身体后退的势头。

  敖不尊长啸一声,他的一条龙须飞射而出将鲶蛟卷起,随后他狼闶巨大的身体就被法力冲飞了出去。他身上鳞片‘啪啪’作响,每一片鳞片都好似船桨一样迅速滑动,锋利无比的鳞片切碎了四周的法力洪流,让敖不尊的身体能够勉强自如的在狂暴的法力乱流中游走。但是普渡六道体内冲出的法力太过于宏大,饶是敖不尊的鳞片有破法之力,依旧无法很好的控制身体。

  普渡六道双手合什低声诵唱佛号,他的身形恢复成六丈金身,周身翻滚着红莲业火,双眸中喷出的火光直射勿乞,烧得勿乞身体剧痛。明净的佛焰灼烧着勿乞的皮肤,直向他的肌肤深处烧了进去,虽然皮肤肌肉没什么异样,但是佛焰所过之处勿乞的肌肤生气在迅速的流失,很快他的体表肌肤就变得枯槁宛如柴禾烧尽后的灰烬一般。

  近乎凝成实质的佛力在普渡六道的身边盘旋,化为内外四十二重闪耀着灰色光芒的佛门宝轮旋转不定。宝轮旋转时发出低沉的响声宛如雷鸣,庞大压力铺天盖地的向四周席卷而出,压制得勿乞的法力都难以运转。

  勿乞惊骇的看着普渡六道。

  他依旧是金仙巅峰的境界,依旧是佛门菩萨的修为,他的法力本质也并没有提升到明道境应有的水准。若是说明道境的大能的法力本质是金刚石,金仙巅峰的法力本质就是普通的泥块。松软酥脆的泥块和金刚石相碰,金刚石当可以轻松的破开泥块将其粉碎。

  但是当泥块的数量达到变态的地步时,小小一块金刚石想要破开泥块却又何其困难。

  普渡六道此刻的法力本质依旧是金仙的法力,但是他的法力的数量简直骇人听闻,勿乞八品太乙的法力总量是寻常巅峰金仙的十万倍以上,但是普渡六道此刻的法力总量比勿乞还要多出数百万倍!和普渡六道比起来,勿乞此刻的法力是一条小溪,普渡六道的法力就是一座海洋。

  压倒性的法力优势!

  勿乞和敖不尊齐声惊呼道:“怪胎!”

  普渡六道微微一笑,神情自若的挥手向勿乞打出了一道红莲业火凝成的莲花。他淡淡的说动:“怪胎?贫僧坐镇幽冥世界无数量劫,碍于当年宏愿无法成佛,但是贫僧在此打熬法力,借六道轮回和黄泉之水的力量淬炼佛力,一身佛力堪称佛门第一人!否则贫僧凭什么不理弥陀的法旨?”

  红莲当头向勿乞砸下,拳头大小的红莲却给勿乞一种难以抗拒之感。

  勿乞左手一挥,五指上金木水火土先天五行精气化为五条剑气飞射而出劈向了红莲。脆弱的红莲应手而碎,但是红莲炸开从中涌出的红莲业火呼啸涌出,勿乞的左手一震,硬是被冲出的红莲业火冲得‘咔嚓’一声生生脱臼。无穷无尽的红莲业火涌向了勿乞,吓得他身形一闪施展遁法到了敖不尊的头顶,不敢和这足以淹没自己的红莲业火相争。

  普渡六道转身望向了勿乞和敖不尊,他淡淡的说道:“今日尔等就留在此处罢。我佛门广大,神威无穷,贫僧大能,岂是你们能想象的?居然都是混沌魔神转世轮回之体,贫僧生擒了尔等,将你们送入轮回,将你们魂魄中的前世宿慧压榨干净化为贫僧所有,贫僧就算不成佛,也当有佛陀之力。”

  怪笑一声,普渡六道厉声喝道:“只要贫僧有佛陀之力,加上这佛门第一人的宏力,天下谁人还能治我?”

  勿乞冷冷的看着普渡六道,他淡淡的说道:“纯傻瓜一个!你的法力简直是骇人听闻,就算是破道境大罗金仙都没有你这般可怕的法力,不亏你在和幽冥世界坐镇无数量劫。只可惜啊,就算你有这般法力,若是你根本无法调动你的法力,又有何用?”

  普渡六道自信满满的大笑起来:“就连弥陀都奈何不了贫僧,你又能如何?”

  勿乞深吸一口气,混沌灵气第一次循着炼天的功法运转起来。伴随着玄妙的仙音,勿乞头顶冲出一道灰色勿乞,一尊半透明的三足圆鼎被一道微弱的灵光包裹着,慢慢的从勿乞头顶涌出。

  “炼天,天下无不可炼之物!”

  “盗天之术,天下无不可盗之物!”

  “盗而炼之,果然相得益彰妙不可言!”

  勿乞变成了两团纯黑色不断旋转深邃灵光的眼珠中透出一抹微光,他神识笼罩在普渡六道身上,突然手指一勾厉声喝道:“普渡六道大菩萨,你就是依靠你的佛心修为控制你的法力吧?佛心意识,速速归来!”

  手指一勾,普渡六道突然惨嚎一声,他眉心一道灵光飞射而出,被勿乞头顶悬浮的三足圆鼎一口吞下。圆鼎中紫烟升腾异香四溢,不多时就听得一声洪钟响起,一颗拳头大小通体洁白散发出淡淡龙涎香味的宝珠冉冉从圆鼎中飞了出来。

  勿乞抓起宝珠随手向敖不尊一丢,敖不尊又是惊骇又是欢喜的狂笑一声,一口将这颗宝珠吞了下去。他谄媚的望着勿乞怪叫道:“主上妙法无边,想不到居然连这秃驴的佛心本源都能炼成丹药。”骤然间敖不尊悚然尖叫道:“见鬼,佛心本源这种东西怎可能被抽出来?怎可能?这是佛门秃驴们苦修无数轮回的神通之本啊!”

  在敖不尊的尖叫声中,普渡六道大菩萨也发出了惊恐绝伦的怪叫声,他脑海中依旧记得无数的佛门典籍、神功秘法,但是他突然遗忘了这些佛门典籍、神功秘法到底是什么含义!

  就好似一个满腹经纶的书生在殿试的大殿上,在皇帝面前突然忘记了所有的知识;他依旧记得之乎者也,他依旧能将所有的典籍倒背如流,但是他完全忘记了这些典籍到底是什么意思,忘记了从这些典籍中延伸出来的所有学识。

  普渡六道身边缠绕的四十二道佛门宝轮轰然崩解,虽然是他苦苦修炼出来的法力,但是他如今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法力。这些法力就在他身边,他能感应到它们的存在,但是他忘记了如何去控制它们,如何利用它们发挥出足以和佛陀比肩的可怕威能。

  勿乞大笑了起来,他低声笑道:“倒是一个不错的收获!”

  随手一指,头顶圆鼎发出轰隆隆巨响,普渡六道身边的庞力化为一道洪流注入圆鼎中,不多时普渡六道全身法力被勿乞吸得干干净净。

  普渡六道呆呆的望着勿乞厉声喝道:“你,你这妖孽!”

  勿乞耸耸肩膀,很认真的对普渡六道笑道:“说得没错,我也觉得我现在挺妖孽的。道德经和炼天合力施为,简直太妖孽了!我前世若是能有盗得经,嘿嘿,我又怎可能陨落呢?”

  大袖一挥勿乞将普渡六道收入了袖子里,然后一指划出,六道轮回宝轮边那绵延千万里的山脉轰然坍塌,山上所有佛门园林尽成齑粉。

  手指划过虚空,勿乞撕开普渡六道的掌心佛国,将虞姬三女的魂魄取了出来。

  随后勿乞嘴一张,昏天黑地的项羽也被吐出。ro

  最新全本:、、、、、、、、、、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