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偷天 > 第八百五十三章 霸道太子(第五更)

第八百五十三章 霸道太子(第五更)

  六国之人解除了困扰他们两千多年的禁制,就连鬼谷子和荀况这样的大智者都激动得难以自已。像他们这样的豪杰之士,谁能忍受自己的姓命和命运被人艹控?那样纵使活着,却和傀儡有任何区别?

  勿乞耗费巨资帮他们解除了禁制,这无异给予了他们第二次生命,给予了他们自由和尊严。加上勿乞前面给他们的那些修炼宝典,六国之人这才真心实意的对东海盟有了归属感。

  一如嬴政在祭祀之后所说的那一番话:“那些神圣仙佛很了不得么?真以为吾等就是蝼蚁不成?且让吾等放手施为,让那些高高在上者明白,吾等黎民,不可欺也!”

  当然,以大秦皇帝之尊自称黎民有点好笑,但是嬴政的话却赢得了所有人的欢呼。

  欢宴三天三夜,六国之人尽情欢乐,将这么多年他们心头的压力和委屈尽情发泄了出去。在这三天三夜中,安乐郡不知道多少民女和一些来路不明的英俊潇洒却又年少多金的公子哥有了一宿情缘。在勿乞的要求下,这些民女都被那些公子哥带回了家中,数月后,六国宗室和世家迎来了一次生育**,宗室和世家的总人口几乎翻了一倍!

  面对这种荒唐事情,勿乞能说什么呢?他的岳丈燕齐君都嘻嘻哈哈的和大秦太子扶苏在和安城中勾搭了几个富商之女,平白给勿乞多了几个小妈,他还能说什么?

  三曰欢宴之后,勿乞领着东海大军返回东海城。安乐公主和勿乞身边的那些太乙级的仙人则是配合六国之人搬迁他们的子民。江云老祖他们在进入太乙境界后,也都凝结了自己的芥子世界,无论六国中人有多少,他们都能轻轻松松的将这些人带去东海治下的诸州安顿妥当。

  如今大虞还在向东海治下的州郡移民,从各处迁徙来的百姓以万亿计,区区六国子民能有多少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安排下去了。大虞各州都是地域广袤,各郡之间往往相隔数百万里,只要勿乞这个主管王爷不去彻查,天下谁能知道东海多了这么一批子民呢?

  兴致勃勃的勿乞带着众人搭乘飞舟向东海城飞去,数十万大军动用了数百条大小飞舟,一路上飞舟结成的阵势向地面投射了大片的阴影,宛如一片乌云一样遮天盖地的向前飞行。大队飞舟所过之处,地上东海治下的黎民纷纷俯首行礼,勿乞只觉心中畅快无比,这一次回去了东海,一定要好生利用昊尊皇为他开辟的那座洞府,好生训练一批精锐出来。

  有数十位太乙坐镇东海,有大量精锐士卒组成的战阵,加上六国那些豪杰之士的襄助,勿乞自觉就算未来盘古大陆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自己也有了自保之力。

  对比前世孤苦伶仃的元灵老人,勿乞这一世一定要好生活着,舒舒服服的活着。他身边的人,他身边的所有人,谁敢动他们一根头发,那就一定要将对方抄家灭族。像谭朗和乐小白的事情,再也不能发生了。

  地球上的青城已经被彻底摧毁,外域天境的那个青城么,勿乞也给他们判了死刑。只不过现在情况微妙,勿乞还不愿意贸贸然闯入外域天境去将青城满门覆灭,他在等一个时机,等一个他可以畅快的将青城斩尽杀绝却不虞有任何后果的时机。

  飞舟逐渐靠近了东海城,在勿乞的喝令声中,偌大的队伍逐渐散开,三五成群的飞舟准备分散开降落去自己所属的营房。以东海城为中心,这数十万大军驻扎在方圆万余里的郡城附近,每一座郡城外都有相应的军营,这些营房所处的位置,就是一座大阵的阵眼节点所在。

  勿乞等人搭乘的飞舟冉冉飞到了东海城上空,然后勿乞惊讶的发现在他的东海王府门前广场上,一座通体金光灿灿奢华无比的车辇正堵住了自家的大门,数千名通体金甲的天兵天将雄赳赳气昂昂的在自己王府门前列成了一个雁翎阵,在雁翎阵前,十几个被扒光了衣服的大汉正在接受鞭刑。

  勿乞眼尖,向那边瞥了一眼,顿时脸色变得漆黑一片好似夏天雷暴雨前的天空一般。

  十九根通体金光灿灿材质非金非铁的桩子矗立在东海王府门前,黄俍等十九名留守将领身体紧贴在桩子上,脖子、双手手腕、腰杆、双脚脚腕被六个金光灿灿的圆环紧紧的扣在桩子上,丝毫不能动弹。他们的衣衫被扒得干干净净,每个人面前都有两个身材高壮的金甲天将手持龙皮鞭,狠狠的抽打他们的身体。

  那龙皮鞭上显然有仙法禁制,黄俍和他麾下的十八名副将都是一元盘古天巅峰的修为,肉身强悍无匹比金刚石还要坚固无数倍,但是在那皮鞭下,他们的皮肉被轻松的撕开,每一鞭都在他们身上留下了深可见骨的伤口。黄俍他们痛得双眼怒睁,张大嘴放声怒吼,但是他们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仅如此,黄俍他们修炼天地真身诀有成,对自身每一块肌肉的控制都达到了完美状态。他们身上被抽出了近百条深可见骨的伤口,他们伤口附近的肌肉急骤的跳动抽搐想要压缩血管控制流血,但是那龙皮鞭上的禁制撕开了他们的血管,任凭他们如何努力都无法阻止鲜血流出。

  在他们脚下,每个人脚下都有一块儿方圆两丈左右的血泊。下层的鲜血已经凝固变成了紫黑色,上层新鲜的血液还在不断流下,一层层的堆在了那下层凝固的鲜血上。看那堆积的血液厚度,血量已经超过了一个正常男子全身的血液总量。幸好黄俍他们的**强横,能够不断的抽取盘古紫气生出新鲜的血液补充消耗,否则他们已经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只是人族功法和仙人、佛门的功法迥异,固然他们能短时间内抽取盘古紫气补充血液损耗,但是每一滴新生的鲜血都在损耗他们自身的本命元气,并不能像佛道修士那样借助天地灵气不断的补充自身。故而黄俍他们能支持的时间也有限度,当流出的血液超过了他们的极限,他们依旧会死。

  留守东海城的将领被捆在东海王府门前施以重刑,驻守东海城的数十万士卒则是密密麻麻的在东海城的大街小巷内倒了一片。看这些士卒刀枪出鞘的架势,他们正从四面八方涌入城池向东海王府发动攻击,但是悬浮在东海王府上空的一座通体漆黑的圆钟击溃了他们的攻势。

  那圆钟偶尔发出一声轻微的鸣叫,鸣叫声充满了摄人心魄的奇异力量,倒地不起的东海士卒都是魂魄受到了极重的震荡而昏迷不醒。

  勿乞的脸阴沉了下来,锻体的士卒好找,适合修炼祭司法术的人难寻。东海如今兵强马壮,唯独司天殿内的祭司稀稀拉拉的就那几个人。明摆着冲进城内的士卒根本来不及祭出灵符保护自己脆弱的魂魄就被那大钟震晕,若是有足够数量的祭司参战,肯定不会是这么一败涂地的凄惨模样。

  数十万大军,其中不乏金仙修为的大将,其他士卒个个都是天仙的实力,居然被人一件镇魂的宝钟给打得落花流水,勿乞只觉面皮一阵发烧,这很有点丢人,同时他的怒火也腾腾的烧了起来。

  挥手示意敖不尊、显圣灵君等妖仙留在飞舟上,勿乞单独一人飞身而下,径直落在了黄俍等人面前。一条龙皮鞭正好抽向黄俍的面孔,勿乞一把抢过那鞭子,一脚踹在了那金甲天将的小腹上。

  一脚,勿乞的一脚洞穿了那金甲天将的铠甲,洞穿了他的小腹,穿透了他的身体从他背后伸了出来。他抡起龙皮鞭重重的向下一挥,这天将连惨嚎声都没能发出一声,皮鞭从他天灵盖劈下,将他半截身躯劈成了两片。他的仙魂还没来得及遁逃出来,就被勿乞一皮鞭撕成了碎片。

  冷哼一声,血蜈剑激射而出,化为道道血光横扫而过,鞭挞黄俍等人的三十几名天将根本没看清勿乞祭出的是什么东西就被血蜈剑绞碎了身体,将他们的仙魂一并斩杀。

  那些雄纠纠气昂昂站在东海王府面前的天兵天将呆住了,他们望着地上同僚残破的血肉直发呆,半晌没反应过来自己应该作甚。勿乞冷笑一声,丢下龙皮鞭双手左右一拍,两道简简单单的掌心雷呼啸喷出。

  每一道掌心雷勿乞只使用了相当于金丹期修士全部真元的法力,但是以他如今对天道的领悟,以他可怕的道行修为,他掌心喷出的两团不起眼的雷光刚刚出手就立刻吸附四周的天地灵气,眨眼间万里方圆内的灵气被他的雷光抽得干干净净。两团混沌雷光带着‘噼里啪啦’的巨响激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左右两列天兵天将的身上。

  已经有天将祭起了护身仙器,但是掌心雷横扫而过,所过之处一切仙器尽成齑粉,两千许天兵天将在雷光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雷光只是吞没了这两千天兵天将,其他地方丝毫无损,就连地上的草叶都没伤损分毫。勿乞对力量的掌控,实在是已经到了‘道’的境界。

  剩下的千多名天兵天将呆住了,他们惊恐的望着举手投足之间诛杀自己大半同僚的勿乞,直如见鬼一般。

  东海王府的正门突然开启,一个身穿紫色长袍、头戴紫色高冠、腰缠紫色玉带、脚踏紫色云靴,通体紫旺旺的宛如一根茄子的俊逸青年缓步行了出来。

  天庭大太子博望君抽了抽鼻子,看了看被勿乞诛杀的那些天将尸体,淡淡的笑了起来。

  “东海王,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袭杀我天庭禁军!”

  “给你一个赎命的机会,将上次本君见到的那美貌女子献出来,今曰就放过你不敬之罪!”

  听了这话,勿乞顿时气得笑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看过《偷天》的书友还喜欢